皮肤
字号

傲气凛然

点击:
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草根,为了兑现照顾收留自己的姐姐的承诺,
保护肝胆相照的弟兄,拼在大时代里随波逐流,猛然回首,已成一方诸侯。命向上爬,一路行来,可歌可泣,可笑可爱! 面对外敌环视诸侯割据之乱世,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逍遥自在,还是身担天下重任,奋起图强?

第001章 汇春巷的野生混混

“隆冬寒露结成冰,月色迷朦欲断魂;

一阵阵朔风透入骨,乌洞洞的大观园里冷清清;

……涓涓湿透了香罗巾,此生未免太飘零!”

流芳斋二楼宽阔雅致的小戏台上,两名清丽可人的苏州歌女,面对满堂客人,将一首幽怨婉转的《宝玉夜探》唱得无比的婉转幽怨,以致歌声未落,弦声未绝,就赢得台下众看客一片喝彩。

也不知众看客赞的是台上两个年约二八的妙龄歌女貌美如花,还是赞她们的技艺和嗓子如黄莺初啼,总之叫好声、击掌声响个不停,台上两个清倌人只能做出惶恐感激状,仪态万千地抱着琵琶和三弦起立弯腰回礼,惹来更多的喝彩和笑声。

大堂中央偏左位置,三位衣衫普通但气宇不凡的客人面向戏台围坐一桌,位于东西位置的中年汉子脸上毫无表情,有意无意间似乎总是在观察周边情况。

西面位置上的中年人纯粹一身文人装束,他将欣赏的目光从台上收回,一边用纤长的手指轻抚三缕胡须,一边含笑转向主位上的老者,低声笑道:“季公,没想到这成都城也有这般清丽脱俗的江南女子,看来,清公总督巴蜀三年政绩卓越啊,治下日益安定繁荣了。”

主位上胡子斑白、相貌清癯的老者微微一笑,端起茶碗轻抿一口,心情很好地揶揄道:“维岳,是不是一曲评弹,勾起你的思乡之情了?”

“季公慧眼如炬啊!”

徐维岳哈哈一笑,转而颇为感慨地说道:“台上两个苏州清倌人的一曲《宝玉夜探》,确实勾起属下的乡愁了,屈指之间,属下追随季公入川靖边已有三年,几乎每一天属下都铭记心里,如今想起,真如白驹过隙一般啊!”

被称为季公的老者闻言颇有同感,微微一叹,低声笑道:“这风月雪月的日子不多了,过两天你还得随我赶赴巴塘吃苦去,此去不彻底平复疆乱,别指望我让你回来。”

徐维岳哈哈一笑,听到琵琶声再度响起,便停止交谈,端起茶壶想给兴致大好的季公舔茶时,发现壶中水温已凉,四下看了看,抬手示意不远处的店小二。

年轻消瘦的店小二快步走来,恭敬地双手接过瓷壶,低声询问大爷是否换茶?

徐维岳看到店小二虽然满脸巴结举止卑微,但瘦脸干净鼻子高挺,长得也算眉清目秀令人舒服,于是很和气地叮嘱几句。

机灵的店小二连连点头,刚要转身,就被一声如同炸雷似的吼声吓得差点儿跌倒在地。

“有刺客——”

喊声中,同桌的孔武汉子连同椅子飞了起来,猛然撞向侧方几名手握藏刀猛扑过来的恶汉,渗人的撞击声、惨叫声和椅子破碎声轰然响起,震得满堂“嗡嗡”作响,孔武汉子连同两名刺客的冲力又再撞翻两张桌椅和数名客人,在“哗啦啦”一片巨响中接连倒地,全场因此突变顿时惊叫连连混乱不堪。

吓得魂飞魄散的店小二呆立当场,面对全场大乱瑟瑟发抖。

反应过来的徐维岳匆忙搀扶季公躲避,没等两人挪步,又一个恶汉突然从混乱中杀来,举起两尺多长的砍刀劈向季公。

徐维岳情急之下抱住季公滚到地上,锋利的砍刀带着风声削掉桌子一角,再次飞快扬起砍向地上狼狈的季公,吓得滚到一旁的徐维岳痛声惨叫起来。

值此生死关头,已被吓得半死的店小二没看到滚到自己脚边的季公,只看到刺客挥刀冲着自己而来,慌乱之中,下意识地抬手一甩,手中茶壶砸向了刺客。

刺客刀锋一转劈碎茶壶,怒吼着挥刀劈向店小二,店小二吓得尖叫连声趴下躲避,鬼使神差之下,竟然扑倒在了季公身上,刺客的刀锋飞速而至,尖锐的刀头“噗”地刺入店小二肩部,被肩胛骨一挡,改变方向,穿体而出时错过了季公的脖子,锋利的刀头“咚”的一声扎入厚实的楼板,季公因此逃过大劫。

凶悍的刺客一脚踏在店小二背上,奋力拔刀,枪声突然“呯呯”炸响,身中数枪的刺客身体轰然倒下,飞溅的鲜血洒满一地。

“快快、快扶起大人……”

“亲卫队留下,其他人抓住茶馆所有人并展开搜索……”

“周参领你去通报总督大人,求总督大人全城警戒,搜捕漏网刺客……”

茶楼上下已经被巡防营官兵控制,惊魂稍定的季公推开搀扶自己的两员将领,来到流血不止、陷入晕迷中的店小二身边蹲下,站起来低声下令:“没有此人舍身相护,老夫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了,立刻把这年轻人送回我衙门救治,一定要给我救活他。”

“遵命!”

两名将领立刻上前,蹲下给店小二止血,季公和师爷徐维岳走到那个以寡敌众、不幸殉职的卫队长身边,痛苦地站立良久,才在亲卫们的催促声中离开茶馆。

次日中午,昏迷十多个小时的店小二终于苏醒,几声微弱呻吟,惊动了蹲在门外煎药的年轻女子,年轻女子扔下手中的小扇子匆匆跑进来,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捧住店小二惨白的脸,禁不住失声哭泣起来:

“你这个到处惹祸的龟儿子,看见杀人不晓得躲,嫌自己命长啊?龟儿子的,还要我为你操多少心啊……”

隔壁住着的另一名年轻女子听到动静,立即下床披上棉袄跑来探望,关切地询问情况怎么样?

床上闭着眼痛苦呻吟的店小二怎么也睁不开眼睛,似乎想翻身却又无法动弹,紧接着棉被里发出怪异的声音,两个女子惊愕地对视起来。

刚才还在流泪的女子愣了好一会儿,突然俯身掀开棉被,棉被下出现店小二光溜溜的躯体,两腿间那个小二竟然坚强地竖立起来,棉被和床单上全部都是带着血渍的腥臭尿液。

后面赶来的女子似乎没看到店小二光溜溜的下身,反而惊喜地叫起来:“他尿了、尿了!今早送人来的几位军爷和大夫不是说了吗?只要能熬过一夜再尿出来,他这条小命算是有七成把握保住了!呵呵,易姐你还傻乎乎地干嘛?快换被子啊……‘小茶壶’这龟儿子,坏透了,都伤成这样了,下面那丑东西竟然还敢虎头虎脑的,嘻嘻!估计很快能用了,是吧,易姐?”

“你要死啊,珉丫头!这时候了还有心急跟我开玩笑。”

易姐快步走到床尾的木箱旁,抱起一床干净被子过来,在珉丫头的帮助下,很快给床上的伤员盖上,忙完两人一起坐在床沿上低声说话。

被两个女子称之为“小茶壶”的店小二终于艰难地睁开眼睛,他先是惊愕地凝望两个低声说话的女子,又将目光转向上方的蚊帐和支撑架子,最后目光再次转向两名女子,似乎陷入了呆滞状态。

两个女子察觉到了什么,齐齐停止说话,转向一脸惊愕迷惑的小茶壶,易姐关切地探出身子询问:“怎么样?疼得厉害吗?”

小茶壶还是那副迷惘的表情,失血过多而裂开道道小口的嘴唇嚅动几下,问出句令人意外的话:“这……这是哪个地方?”

易姐先是一愣,转念一想气得不行,蛾眉倒竖,指向小茶壶:“你又想偷懒是不是?哪一回你在外面挨打不是躺在我的床上养伤?别以为你拿命换来一百两赏银就能吃一辈子。你不小了,开年就十七岁了,难不成你还指望老娘天天护着你,养你一辈子?”

“易姐别生气啊,你又不是不懂这癞皮狗的德性,你真想收拾他,也得等他养好伤再说嘛。”

珉丫头嗲声嗲气地劝易姐几句,转向床上双眉紧皱龇牙咧嘴的小茶壶,妖艳的脸上满是揶揄的笑容:“啧啧!我说小茶壶,你出名了啊!你拼死挨刀舍身救人的事,估计现在已传遍全城了。我说啊,回头你得把事情前前后后跟我们这些姐妹说说,让我们也沾沾光,不过,现在你得老老实实躺着,千万不能再惹你姐生气,否则你不死也要脱层皮。”

“等等!嘶……”

小茶壶激动之下想坐起来,牵动左肩伤处,痛得他直冒冷汗,好不容易在易姐的搀扶下半坐起来,小茶壶抱着包扎的手臂,疑惑不解地看看易姐,然后转向眉目含笑的珉丫头:“刚才你……你说她是我姐?她她……不比我大吧?”

珉丫头看到小茶壶一副傻乎乎的样子,忍不住“咯咯”娇笑:“狗日的又犯贱了,哈哈!好好,她不是你姐,是你妈!哈哈哈……”

易姐气得脸色变青,冷冷盯着一反常态的小茶壶:“你个龟儿子的,你给我听好了,我不是你什么人,和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不过我得告诉你,一养好伤你就滚出去!”

“这这……”

小茶壶心知不妙,可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记忆中他根本不认识眼前两个女人啊!

一时间谁也没出声,气氛非常尴尬,要不是门外炉子上药罐里的药汁溢出来发出一片响声,这个叫易姐的年轻女人转身就跑出去,彼此间恐怕更加糊涂。

珉丫头摇摇头站起来:“好了,小茶壶,把你平时装傻骗人的鬼把戏收起来,莫要再惹易姐伤心了,这么多年要不是她疼你养你,恐怕你的骨头都打鼓喽!唉……不说了,我去伙房给你带点儿肉稀饭来,你好好歇着。”

小茶壶看到珉丫头要走,连忙大声叫起来:“喂喂!慢点儿啊,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喊我做小茶壶?难道我没有名字?”

珉丫头愣了,想了一下扔下小茶壶,大步走出房门:“我说易姐,这是个问题啊,小茶壶满十六岁了,不能再老是小茶壶、小茶壶地喊了,应该给他起个名字了撒。”

“啥子名字?五年前捡回来就喊他小茶壶,到现在我都不晓得他姓什么,他自己也晓不得自己姓什么,怎么起名字?这个野生的瓜娃子,有没有名字都无所谓,你看他没良心的样子,我现在恨不得打死他拖去喂狗,挨刀砍脑壳的死瘟丧!”

“唉啊!这也是个问题啊……”

床上的小茶壶呆呆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心里已经极度抓狂:狗啃的……老子竟然没有名字啊……

第002章 啥子叫感情

小茶壶在两个女人伺候下喝完药汤和一碗稀粥,期间不管珉丫头如何在言语上揶揄他,易姐如何数落他,他始终表现出令人意外的安静和乖巧,对一切不闻不问,逆来顺受,任凭两个女人摆弄唠叨,再难听的话他也能坦然承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5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