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第91节

点击:


※※※

庆忌睁开眼来,只见四下一片黑暗,身旁一堆篝火,火上一只小兽,烤得香气四溢,旁边跑坐着豆骁劲,正聚精会神地烤着兽肉,不由吓了一跳,失声道:“我晕迷了多久?”

豆骁劲听他说话,立即抛下兽肉,喜孜孜地跑过来:“公子,你醒了?”

“嗯!”庆忌摸摸肩上,已被包扎的妥妥贴贴,便坐起问道:“我晕迷了许久么?怎么天都黑了。”

豆骁劲道:“并不久啊,这是一个山洞。”

庆忌仔细一看,不禁失笑,这里果然是个山洞,只是洞口不直,方才又未细看,还以为已经沉睡到了晚上。

豆骁劲道:“今日谷口处不知怎地集结了大队士卒,卑下原还担心,怕他们守在那里公子无法过来,谁想后来他们便离开了,卑下在林中看见公子单骑而来,便下山相迎,到了才发现公子受了箭伤。”

说着他走到一旁,提起竖在地上的两只剑鞘,走回来道:“卑下在林中猎了一头小鹿,正在火上烘烤,方才宰杀小鹿时,已经给公子灌了些鹿血,这些鹿血没舍得洒掉,灌在剑鞘中,公子失血过多,可饮此物,有助恢复。”

庆忌“嗯”了一声,接过剑鞘,忍着腥膻,将两剑鞘的鹿血咕咚咕咚饮个干净,腹中微微鼓胀,一股热力渐渐在四肢游走。

豆骁劲用小刀飞快地片下些烤熟了的鹿肉,另一只手托着由十几片宽大树叶扩垫成的“盘子”在下面接着,然后递到庆忌手上,说道:“公子请用。这个地方非常隐秘,应该不会有人来,咱们的马就藏在洞外,等公子恢复些气力,咱们再走不迟。”

说到这儿,他犹豫一下,终于忍不住问道:“公子,咱们的大事……如何了?”

庆忌微微笑道:“本公子出马,当然马到功成。”

豆骁劲大喜,咧开嘴巴欢呼一声,几乎便要跳了起来。

庆忌吩咐道:“五族杀晏婴,现在也不知谁死谁活。如果五族成功,现在一定在临淄城挟齐君以清洗晏婴一党,如果是晏婴活着,现在必然排遣大将搜索五族叛乱,那样的话,难保不会搜到这里。我们不能久耽,我且歇息一下,等天色黑下来吧,天色一黑,我们趁夜离开!”

“诺!”豆骁劲欢喜地应着,见庆忌托着树叶,“丝丝喝喝”地吃着炙烫的鹿肉,便回到火堆旁,将插在木棍上的小鹿转动了两圈,然后使小刀继续为他削下熟肉。看他欢喜专注的模样,庆忌心中也有些暖意,不过他的心思终究不象豆骁劲那么简单。杀死姬稠,只是一个开始,一个改变结局的契机,同时也是为他惹来杀身之祸的一个引子。

是吉是凶、是祸是福,现在还不好说。此时,他的心神已经飞回了鲁国,飞回了曲阜,飞到了三桓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上。同时,他还想到了率兵去袭击吴国使节的梁虎子和英淘,这边的事已经大功告成,他们如今情形如何了呢?

第099章 斩首

崆澜谷,前军快马返回,禀报前方是一个林深路狭、只容一车通过的山道,吴国使节郁平然郁大夫在车中说道:“前方已近漆城,越是接近鲁国都城,越要小心从事,谷中若有歹人埋伏,我军实不易抵挡,先遣一卫兵马为前驱,以探究竟。”

那士兵领命去了,前方车上冯亦冯大夫舒展了一下酸软的腰肢,心中泛起些兴奋之意,这一路车马劳顿,如今鲁都在望,心情也不禁放松了些。

第一卫兵马沿着山路过去了,并无丝毫异样。郁平然见状,这才命令中军起行。这谷中山路狭窄难行,一侧临水,山泉奔涌,跑得畅快,宽处约有一丈左右,窄处只有三尺上下,河水湍急,难以立足,另一侧则是茂密山林,树木层层匝匝,直上山顶,便连一条路都没有。这样的密林若是藏上千百人也难以被发现,但是林中纵然有人也难以扑下山来袭击,冯亦见状放下心来,把轿帘一放,不再东张西望。

这一路上各地鲁国大夫对他们还是非常礼遇的,一开始鲁国各地牧守官员对他们有些不冷不淡,但是行了几天后,再有经过的城池,城中牧守对他们都非常热情,在冯亦看来,这是鲁国上下已知道吴国大兵压境,起了畏惧之心,所以对郁平然这样的小心态度,他颇有些不以为然。

再往前方,是一道山壁,山壁不高,只有七八丈上下,势若削成,险峻无比,宽度只能容一车行过,山壁上面则是茂盛的山林,自此处拐过去,就能看到前方峡谷出口,前方的军士们都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只听“嘎……咯隆……咯隆……咯隆……”一阵奇怪的声响,众人抬头一看,不禁大惊失色,只见一方巨石从崖上砸了下来,砸在斜坡上便铿然弹起,带着无数泥土、砂石扑了下来,他们抬头望时,散落的沙石已经扑面而至,一时间迷了许多人的眼睛。

巨石正砸在峡谷拐口处,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随即无数的散石落下,将路封了个结实,此时后方也有东西落下,却是捆缚在一起的七八根巨木,那巨木落地,捆缚巨木的老藤已然断裂,巨木横七竖八,把他们的退路也阻挡住。

这时,两辆马车,连着前后三四十名士卒被堵在峡谷中,与前后的军士都隔断了开来。冯亦掀开轿帘,见此情景不禁骇然失色,尖声叫道:“有埋伏,快快闪避!”

话音未了,又是一块巨石直直朝他的马车砸来。战马嘶鸣声中,御手从座上跃起,拼命抽打马匹,前方已无道路,堵着许多军士,他也不管不顾,拼命打马前行,马蹄乱踏,那些士兵眼见要被马车辗压践踏在马蹄车轮下,许多人仓惶之下只得跳下坡去,滚落到湍急的河水中。

那块巨石擦着车尾重重落下,石屑纷飞,紧接着右侧林中突然钻出一队衣着各异,口中大呼小叫的盗贼,张弓搭箭,顿时一阵密如雨珠的劲箭从河水对面疾射而来,被阻断在山路两侧的士兵见状,但有持弓的兵士也都取弓在手,发箭还击,双方战在一起。

但是山上滚木柴草不断抛落,这些箭手既要抬眼张望高处闪避,又要与对面盗贼对射,可就有些张惶失措,反击的力量明显不足,冯亦车上的御手已应箭倒毙。

郁平然这支保卫使节的大军吃亏在失了地利,又被对方抢占了先机,山上林木、石块、柴草捆一样样乱抛,随即又有许多火把落下来,引燃了地面的柴草,烟熏火燎,左支右绌。对方林木山石一通乱砸,然后便有数十名身手矫捷的汉子自林中闪出来,手持短剑长矛,拖着排木踏板,“砰砰砰”地搭在河上,向这边冲过来,目标只是这两辆使节的马车。

林中仍有许多箭手,这时便专门向左右被隔断的吴军射箭,吴军本不以箭矢为长,梁虎子、英淘这支人马因为招纳了许多北方勇士,这才有许多擅箭的好手,吴军又受山上抛下林木巨石的威胁,是以被完全压制在那儿,虽有人想强行下山,渡河作战,奈何河水湍急难以站稳,但凡下了水的,都成了人靶子,根本无暇救援。

两位使节吓得面无人色,不过马车前还有数十名士兵,这时都挥舞兵器迎了上去,两军交接,顿时金铁交鸣声不绝于耳。“盗贼”群中有两个首领,一使矛、一使剑,身手矫健,杀气凛凛,这些惊魂未定的吴军哪里抵敌得住,片刻间便被他们杀到了马车前面。

冯亦此人无勇无谋,早被这场面吓得魂飞魄散,一见手下抵挡不住那杀神一般浑身浴血的两个大汉,吓得大叫着跳下车来,手足并用,便要爬上坡去。山壁陡峭,纵让他从容攀爬,也未必上得去,何况如此紧张时刻。英淘旋风一般扑来,挺剑直刺,旁边一个士兵挥矛拦阻,矛锋尚未刺至英淘身上,便被梁虎子一矛掷翻于地。英淘势如疯虎,根本不管他向交相刺来的兵器,一个箭步冲到冯亦面前,剑光一闪,血气迸现,冯亦大呼一声:“郁氏老狗……”,话未说完,一颗大好人头已滚落在地。

英淘和梁虎子一步不停,马上又杀向后边的另一辆马车,郁平然一手按剑,站在车辕上,身边已无几名军士,眼见面前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迅速向他逼近过来,郁大夫退无可退,竟大呼一声,持剑落地,向英淘扑来。

“当”地一声,两人利剑相交,急急冲来的英淘竟然被震退两步。

“咦?”英淘一惊,他没想到这位郁大夫竟有如此敏捷的身手和气力,当下挥剑再刺,旁边梁虎子一矛挑开一名军士,使矛横扫,与他联手。那郁大夫连刺两剑,闪身向后一退,忽地左腿一痛,已被梁虎子长矛刺中。

郁大夫一个踉跄,单膝跪地,这时英淘已和身扑来,剑光怒卷,“噗”地一剑狠狠刺入他的胸膛,直贯入柄。郁大夫怆然大叫一声,单手把剑一挥,英淘一剑刺出,立即侧翻滚开,这一剑贴着他的肩头劈了过去。梁虎子紧跟着抢上一步,又是一矛,“噗”地一声刺入了郁大夫的咽喉。郁大夫目眦欲裂,虎目圆睁,整个身子向一侧歪倒,竟是死不瞑目。

英淘与梁虎子对视一眼,目中都露出喜色,英淘一纵上车,剑挑车帘,往车内一看,便纵声大呼道:“消息有误,车中并无财帛,速退!速退!”

当下六七名士兵齐声呼喊,一群人正在交战的全部收手,随着梁虎子和英淘两个人退向对岸,这些人来势汹汹,来的快去得更快,刹那间如风卷残云,消失在莽莽林海当中,只留下一地死尸。

那负责护卫的将领此时才能从支棱八翘的巨木缝隙间钻了过来,匆匆奔到冯亦大夫尸体前看了一看,只见尸首两分,已是绝无活命可能,再到郁平然郁大平面前,单膝跪倒,目中含泪,那位郁大夫血染袍襟,虎目圆睁,也早气绝多时了。

那位将领扶住郁大夫尸身,郁大夫咽喉处的血液喷出,溅湿了他的下颌,此时血染的三绺胡须隐隐松脱,中间一绺胡须竟然脱落了下来,颌下一片光滑,那位将领并不以为意,将他尸身抱在怀中,只叫了一声:“四弟……”,便已泪水潸潸。

※※※

夜幕降临,庆忌与豆骁劲牵着马悄然行走在丛林之间。他们离开峡谷,只驶离双锋山不远,经过一座小镇,便发现镇口人影幢幢,显是早已布下了兵卫。见此情景,庆忌便知晏婴未死,现在必已返回临淄,对五大世家反攻倒算了。庆忌立即下马,与豆骁劲牵马绕入林中,不料前行不久,便见前方火光熊熊,几队兵士甲胄不卸、兵器随身,正在林中巡戈。

“公子,怎么办?”豆骁劲抚着马首,防它嘶叫,一边对庆忌焦急地道。

庆忌双眉深锁,略一沉吟,脸上露出一片杀气,冷冷地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务必要尽快赶回曲阜。如今既不能悄无声息地离开,那便杀开一条血路!”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