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第333节

点击:


“哼哼,只怕他去得回不得了。”

“此话怎讲?”

成智午阴阴一笑,端起杯来,慢慢啜了一口酒,闭着眼睛回味半晌,睁开眼睛赞道:“这酒甘冽上口,回味无穷,真是名不虚传,诸位,何不静下心来,好好品尝一下呢,这可是……越国王室御用的白茅啊!”

第278章 观天下……

薛氏苦笑道:“成兄,如此时刻,我们哪里还有心思喝酒……”

介氏目光一闪,忽地动容道:“越国王室专供的白茅?你……你怎有这样的酒,难道……难道……”

他这一说,众人都是各族族长,远比普通的东夷汉子精于心机,立时有所领悟,不由齐齐变色,耸然看向成智午。

成智午笑而不答,却道:“诸位,我这儿有个好消息,是关于钟离谷古君海的,你们想不想听?”

提起古君海,几人不由咬牙切齿。要不是古君海,他们何以这般狼狈,古君海几次攻击,双手染满了他们族人的鲜血,他们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难消心头之恨。一听这人名字,几人眼睛都红了。

阳氏咬牙切齿地道:“古君海?提起那凶魔,能有甚么好消息!若说好消息,除非那古君海已暴毙身亡,受了天谴!”

成智午微微一笑,说道:“呵呵,差不多。古君海现在还没有暴毙身亡,不过……他的大限却也快到了。”

又是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几人迫不及待地问道:“成兄,你到底有什么消息,快快讲来给我们听听。”

成智午含笑道:“大盗古君海自从在钟离谷扎下营寨之后,独断专行,耀武扬威,较之当初的展跖更加跋扈。季氏家臣公山不狃和仲梁怀,展跖在时对他们也礼敬有加,而古君海原本是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人物,现在却爬到了他们头上,驱使他们为自己卖命,二人已生反心,正在秘谋杀死古君海。”

阳氏急急地道:“怎么可能?如此机密,一个不慎泄露出去,立时便是杀身之祸。他们怎么可能大意到让你知道?”

成智午道:“不是我打听到的消息,而是他们主动透露给我知道的。”

“主动透露给你?”

“不错!”成智午庄容道:“古君海的势力在公山不狃和仲梁怀之上。若杀古君海,两人实力必然大减。他们本是三桓家奴,一旦力弱,天下之大,难有容身之地,唯有得到我东夷部落的认可,他们方能在这里得到一席之地容身。

古君海的人掳去我们不少族人,从这些人口中,公山不狃知道我们不赞成东夷立国。须知东夷一旦立国则归附吴国,而吴国大王庆忌与鲁国是盟国,他的两位王妃更是鲁国三桓宗室之女,彼此关系之密切可想而知,因此一旦嬴蝉儿立国称王,便连东夷也没了他们存身之地,于是他们找上了我……”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顿,郑重说道:“只要我们答应将来划一块地方给他们割地自立,他们便将那双手染满我东夷人鲜血的大盗首级双手奉上,同时帮助我们破坏嬴蝉儿立国之事。你们看怎么样?”

几位部族族长对古君海皆恨之入骨,说起来,公山不狃也是古君海的帮凶,可是冤有头、债有主,不管怎么样,主使者是古君海,没有不恨持刀人,却恨他手中刀的道理。再者说,这伙悍盗十分了得,在鲁国大军的讨伐下犹能东奔西走,他们可没有力量歼灭这伙为祸东夷的大盗。如果能借公山不狃和仲梁怀之手除去这个心腹大患,便饶过了他们,划一块土地给他们也无妨。反正东夷土地辽阔,各部族靠山的吃山,靠水的吃水,大片土地都荒芜无用。不过……

几位族长沉吟良久,郭氏族长方徐徐说出了大家心中的担心:“成兄,与公山不狃和仲梁怀尽释前嫌,划一块无主之地给他们倒也无妨,只要能杀得了古君海那大盗还是值得的。可是,到那时就算加上公山不狃和仲梁怀的人马,我们能对得了嬴、风两大氏族,还是对付不了吴国人马呀。”

成智午嘿嘿一笑,得意地道:“这就要说到另一路援兵了,不过众位族长我成智午虽然信得过,但是此事干系太大,还要各位共同立下不得泄露的血誓,我才能够告诉你们。”

众人无奈,只得举起手来,向天地鬼神发下东夷族中最毒的誓言。那时天下人莫不崇信鬼神,少有敢于破坏誓言的,夷人部落尤其如此,见众人郑重发下誓言,成智午放下心来,这才压低声音说道:“我告诉你们吧,宋国的确不能久战,但吴国近来种种举动已令邻国猜忌不安,楚越两国有心攻打吴国,一举消除心腹大患。

如果吴国发兵伐宋,后方必然空虚,楚越两国便会趁机出兵攻打姑苏。试想,楚越两国联手,趁吴国内部空虚出兵征讨,吴国必受重创,到那时吴王庆忌最好的结局也是元气大伤,只能缩回吴国,哪里还有余力为东夷撑腰?嘿嘿,现在你们有信心对付那个女人了么?”

※※※

东夷大地上,几位身背箭壶长弓的矫健武士从野草丛生、片片荒芜的原野间策马驰过,呼啸而去……

他们行色匆匆,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儿来,又到哪儿去。

数日之后,悠悠大江之上,一叶偏舟飘摇而来,此时正是细雨缠绵的时候,立在船头,身披蓑衣的那个中年汉子,正是那几名武士中的一人。

船过大江,便到了江南邗邑,他被迅速接近吴王庆忌所在的军营。

庆忌听罢来自东夷的最新消息,不禁仰天大笑:“万事俱备矣!蔡大夫,你速赴彭城,向赤忠将军传达寡人旨意,与宋国好好的演上一出大戏。”

“臣遵旨!”早已做好起行准备,一直在等候着这一天的吴国行人蔡义精神一振,立即拱手答应。

“午冬至,你马上赶去钟离谷,命他们依计行事。”

“诺!”

午冬至重重一抱拳,也转身退了下去。他原是展跖手下,当初在鲁国漆城被庆忌招降,在卫国时便已已做了两司马。后来因为人机灵,熟悉鲁国风土人情,且深谙蛇行鼠窃之术,便被调进了耳目司,公开身份是行走于鲁吴之间的一个商人。如今他已和昔日群盗重新拉上了关系,是可以自由进出钟离谷,帮他们销卖脏物,购买药品、美酒等不易劫掳之物的贼商。

庆忌又自袖中摸出一道虎符,唤来耳目司的一个信使,那人身材瘦削,相貌平凡,看起来毫不起眼。见了庆忌也只长长一揖,一言不发。

庆忌吩咐道:“你通过耳目司的渠道务必安全赶去於余丘,俟嬴蝉儿称王三日之后,向梁虎子将军呈上虎符,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耳目司的小吏双手接过虎符,又是深深一揖,悄悄退了出去。

“郁大夫……”

“臣在!”

庆忌踱到他身边,笑道:“寡人特意把你从姑苏召来,是有一件大事要你去做。”

郁平然欠身道:“大王请吩咐。”

“寡人要你持节赴鲁,向鲁国要求一件事情。”

庆忌说道:“鲁君姬宋,与寡人一向有嫌隙。此人对我的事,必然多方阻挠。不过自孔丘被贬,姬宋势力大挫,已经难以同三桓抗衡。你可以从三桓处着手,务必达成这件大事。”

“是,不知大王要臣办什么事?”

庆忌眼中泛起一丝笑意,说道:“借船!”

郁平然离开后,一旁英淘忍不住说道:“大王,我吴国南武城已经被打造成水师大营,战舰如云,单以水师而言,我吴国规模堪称天下第一,战舰质量更远优于鲁国,何必要向鲁国借船呢?”

他率兵赴陈国伏击偃将师的楚军大胜而归,率兵回国途中便被庆忌派人把他叫了来,随在庆忌身边。如今已经有三日了。

庆忌冷冷一笑,深沉地道道:“勾践心思缜密,既阴且柔,寡人不相信这样的一个人想要对付我吴国时,在吴国不会暗布耳目。当初寡人与公子光一战,这勾践率兵赶来趁火打劫,能昼伏夜行,避过我无数耳目,又能屡屡抢在我们前头,与公子光相会秘议,哼!他在我吴国不但耳目遍布,而且必然早在多年前就已安插、培植,因此这一战,南武城的船一条也用不得,否则必然打草惊蛇!”

英淘瞿然警觉,钦佩地道:“大王英明,若非大王说出来,臣还……不曾想到。”

庆忌哈哈一笑道:“这个么,寡人可不敢抢功。提醒寡人的,是自越国赶来投靠寡人的一个破落公族子弟。”

他吁了口气,说道:“天气炎热,又无战事,不必穿着甲胄了。且换上便服,与寡人到江边垂钓纳凉去。”

他抻抻懒腰,轻叹道:“从鲁国费城赶回卫国之后,直到现在,寡人已是难得偷闲了,但愿以后不会再如此繁忙。”

英淘轻笑道:“大王是我吴国之主,中兴之君,想要过闲云野鹤的日子自然不易。”

庆忌微微一笑没有多言。天下诸侯林立,各国君主们其实也不是那么辛苦,每天总有些逍遥的时候,像庆忌这般忙碌的的确不多。倒不是要做一个明君就必须事必恭亲,日理万机。在庆忌想来,只要在大政方针上定出方向,具体事务要臣子们去做才是正理。但是现在不同,天下风云变幻,历史堪堪走到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上,这对他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遇。抓住这个机会,让吴国抢到前面去,才不会在这股历史洪流中被淘汰。

消灭越国、蚕食楚国、吞并东夷,此时正当机会,完成了这一步之后,相信整个中原已经因为晋国的解体而彻底进入动荡时期,到那时他已具备了成为江东猛虎的条件,接下来就要蛰伏起来休养生息,积蓄国力、静观天下之变,做一个逍遥自在的看客了。

到那时,苦日子就该熬到头了……

长江水,带着磅礴的气势,以雄浑不可挡的巨大洪流滚滚东向,卷着堆雪似的浪花向大海涌去。江边树下,两个人正坐在石上,双脚濯于水中,手中稳稳地擎着一根竹杆。

江面上,不时有头戴竹笠的渔人摇着小船儿穿梭往来,他们看到了坐在岸边垂钓的两个常服男子,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那其中有一个是手握重兵的吴国将军,另一个更是叱咤风云的当世枭雄。

两面屏立苍翠旭染的青山、波澜壮阔的江水,一轮高挂的红日,将所有的一切都变成了它们的陪衬,坐在树下的那两个垂钓人,也成了这副宏伟画卷中的一个画面。

“太阳好毒啊,坐在这树下面临大江,还觉有些闷热。”英淘就着卷动不息的江水洗了把脸,向庆忌笑道。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