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第33节

点击:


季孙氏听他指的是这两件事,面色微霁,孟孙氏已忍不住“嗤”地笑了出来,庆忌目光一转,讶然道:“孟孙大人何故发笑?”

孟孙氏翻了翻眼睛,笑吟吟地道:“我笑公子到底年轻啊,哈哈,不过吴国地处江南水乡,多沼泽湖泊,不曾建过宏伟大城,公子不晓得这宽河厚墙的作用,倒也不算稀奇。护城之渠修的宽阔,倘有强大敌人攻城时,城上士卒才能更好的守护城池。再则,一旦发生洪涝,又可轻松泄洪。而城垣厚重更加重要,内城乃国君之所在,万一发生兵乱时,城墙险固,宫室君上才能得以保全,此皆国之大事,岂可轻而无备?”

庆忌诧异地道:“这里是鲁国都城,堂堂一国中枢之所在,怎么可能会有强敌出没?鲁国存世已近六百年,从来不曾有谁攻到过城下,孟孙大人是否过虑了?”

孟孙氏哈哈大笑:“公子不闻居安思危、防患未然吗?修一城是如此,治一国更是如此,思则有备,备则无患。做事怎么可以只看眼下而不虑及长远呢。公子身为先吴王之子,难道连这经国之术都不曾学过吗?”

“啊……,学是学过的,只是未能学而致用、融会贯通罢了,今日听孟孙大人一言,这才恍然大悟,孟孙大人,庆忌受教了!”庆忌直起腰来,郑而重地向他行了一礼。

孟孙氏大刺刺地受了他这一礼,正想摆出长者架子,再教训教训他,对面叔孙氏忽地横了他一眼,叔孙氏一双细长的凤目,冷眼斜睨时凛然生威,孟孙氏一呆,忽地明白了过来。季孙意如若有深意地瞥了庆忌一眼,眼底悄然浮起一抹笑意。

叔孙氏扯开话题,毫不客气地问道:“庆忌公子还有闲心研究我鲁国城池吗,如今阖闾登位,吴国已经易主,公子伐吴又大败而归,不知此番来到曲阜有何打算,可是要托庇于我鲁国治下吗?”

庆忌微微一笑,说道:“叔孙大人此言差矣,庆忌此来并非为了一己托庇求生,而是希望能够得到鲁国的帮助,再伐吴国,以雪前耻、报国仇。”

叔孙氏晒然道:“公子败而不馁,志气十分可敬。然而,阖闾领兵多年,战功卓著,在他苦心经营之下,吴国军中党羽甚众,登临王位后更是大肆排斥异己安插亲信,现如今他已牢牢把持了吴国的军队,庆忌公子如今尚有回天之力吗?”

第044章 唇枪舌剑

庆忌双眉一挑,昂然说道:“庆忌前于艾城举兵,天下莫不响应,挥军至吴,烽烟顿起,旌旗指处,鼠辈披靡,姬光叛军闻风而遁不敢抵挡,若非中了姬光宵小之计,为刺客所伤,庆忌现在已然履登吴王之位,枭姬光之首而祭先王了。此番归来,正要招兵买马,再伐吴国,何谈托庇二字?”

他说到兴处,长身而起,便在这宽阔的大殿中走动起来,一时那铿锵有力的声音满殿皆闻:“庆忌失了吴国,失的只是城池疆土,人心未失;姬光得了吴国,得的只是疆土城池,治下之民未曾归心,随时都可能成为他的敌人,要说得失,还很难说我和他谁的得失更大。

君臣之道,乃天之正道,姬光篡君自立,便是逆天而行。失信弃礼,不守道义,这样的人即便登上王位也是名不正而言不顺,庆忌是顺天意而行,姬光是逆天道而行,何来庆忌无力回天的说法?我要讨贼,上顺天意,下合民心,叔孙大人以为邪可胜正吗?”

叔孙氏张了张嘴,可那反驳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庆忌口口声声什么民心天意、王道仁义,好象他掌握了这些‘超级武器’,就一定能打回吴国去似的,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只好拿来哄人,哪里真能起什么作用。偏偏这些礼乐王道都是他所看重的,正是鲁国引以为傲的国策,让他如何反驳?

庆忌堵住了他的嘴,趁机侃侃而谈道:“姬光逆贼,谋杀君上,以暴力服百姓,以兵戈迫黎民,此非王道之治,倒行逆施,天怒人怨,三位大人认为,这样的人能够长久吗?庆忌身为先王之子,于国来说乃是储君,于家来说乃是人子,庆忌领军反抗姬光暴政,正是国恨家仇,乃堂堂正义之师,如何不能取胜?”

“说的好,说的好,公子言之有理,老夫深以为是。”季孙氏见叔孙、孟孙吃瘪,心中不禁暗笑,连连点头称是,为他擂鼓助舞,叔孙氏却是哑子吃黄莲,有苦说不出。

孟孙不断向叔孙示意,眼睛都快扭抽筋了,见他还是一言不发,只好亲自上阵,扔开道义不谈,问起了更具实质的东西:“公子固然是上承天意,但是依附于阖闾的力量也不可小觑,公子总不能只凭仁义教化让他们弃甲投降吧?我听说公子此来曲阜,身边只剩下两百护卫,以区区两百兵卒取一城亦难如登天,如何再伐吴国?”

庆忌说道:“庆忌率精兵三万伐吴,大江遇刺后晕迷不醒,所部又受姬光的舟师偷袭,这才导致大败。但是因为当时正值夜晚,全军弃船上岸撤退,是以主力得以保全,死伤者不足四分之一,如今约有两万士卒已返回艾城,加上留守艾城和运送辎重粮草的人马,庆忌如今尚有近三万良莠……”

叔孙和孟孙都吃了一惊,身子向前一倾,双手按到桌上,齐声问道:“甚么,你……尚有三万军兵?”

庆忌眼皮都不眨地道:“不错!庆忌手上,尚有三万兵!”

叔孙、孟孙暗吸一口冷气,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阳虎。阳虎虽位不在朝堂,却是实际上操纵着鲁国军政的人,这个消息是真是假,也只有他可能了解一些。还没等他们望过去,阳虎就眼观鼻、鼻观心,成了一具泥雕木偶,二人以目相询,阳虎恍若未见。

孟孙略一思索,向对面的叔孙递过去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二人以目示意,开始交换起彼此的意见来。

庆忌瞧见他们表情,不禁心中暗笑。他不指望这番话马上就能取信于他们,只要能让他们疑神疑鬼那就够了。想查?难着呢,这个时代的斥候哪有那么厉害,交通和信息传递那么落后,想搞到点情报难如登天。别说他这三万“空军”远在卫国,就算是两军对垒,既没有望远镜,又没有空中侦察,想摸清对方虚实也难啊,要不然后来孙膑的减灶计如何能够成功?

翻翻春秋时的史书,统计出的当兵吃粮的人数都超过整个周天下的总人口了,那怎么可能?史官们还不是煞有介事地记载了下来。曹阿瞒打赤壁,大嘴一张,20万人就说成了80万。民国政府公布的剿匪战报统计起来,剿灭的人数都够“共匪”们死去活来十几回了。这就是政治,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不一定要让你本人相信,只要你身边的人、你那一阵营的人有相信的,那就能起到削弱、分化的作用了。

如果现在坐在“知礼堂”上的还是原来的庆忌,以他的坦荡胸怀是决不会夸大其辞的,但是现在的庆忌是什么人?撒谎吹牛有什么关系,能达到目的就行了,有位伟人不是说过么,胜利者是不应该受到谴责的。

坐在主位上的季孙意如用耐人寻味的眼神深深地注视了昂然站在那儿的庆忌一眼,“啪啪啪”三击掌,吸引了众人的注意,然后捻须一笑,说道:“庆忌公子远来,老夫已设下酒宴,诸位,我们不妨移席再谈,庆忌公子,请。”

众人出了‘知礼堂’,沿临水回廊而行,池边芦苇花絮飘飞,宛若漫天蝶舞。叔孙氏与孟孙氏有意落后一步,同庆忌、季孙氏拉开距离,孟孙氏低声问道:“你说庆忌的话是真的么?”

叔孙氏阴沉着脸色道:“真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季孙老儿已有了理由。”

孟孙氏双眉一蹙:“他肯信么?”

叔孙氏冷哼一声:“那老狐狸,他信不信都会拿来大作文章的。别慌,沉住了气,酒席宴上莫论政事,宴后,请过府一叙。”孟孙氏微微点头。

展获和阳虎走在最后面,阳虎伸手拂开一片吹到面前的芦苇,看看最前面朗声谈笑的季孙氏和庆忌,又看看中间窃窃私语的叔、孟两位家主,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

第045章 季孙询计

庆忌离开鲁国王宫的时候,天色已经晚了。季孙意如在城中为他安排了一处住所,这是季孙意如自己的一幢别居,叫“雅苑”,前后三进院落,清幽雅致,品味不凡,还拨了些仆佣侍婢供他驱使。

阳虎和展获陪他到了雅苑安顿下来,因为两人向来不合,在庆忌面前三人也无法聊些什么话题,安顿之后阳虎和展获便起身告辞,庆忌含笑将他们送出门去,一俟他们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立即唤过再仇,密密嘱咐一番,令他马上离开曲阜赶回艾城,通知吕迁等将领好生布置一番,严防外人进出军营,同时大造舆论以壮声势,再仇领命,立即取了盘缠和换洗衣物出城去了。

阳虎离开雅苑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府邸,而是赶到了季孙氏的宅院,他知道,这样的大事季孙意如是一定要同他商议一番的。果不其然,一到季府,进了大厅就见主上换了一袭黑色的麻衣盘坐在膝上正在等他。

季孙意如面前一个长条几案,案上放着一个银制的茶海,沸水滚开。身后一个挽着双鬟的女子,看年纪不过十三四岁,眉目如画,轻腰如折。她将香软的怀抱做了靠枕,让主人偎得舒服了,一双白生生的小拳头轻轻捶着他的肩头。皓首与红颜,相映成趣。

阳虎不敢多看,叉手施礼,便退到一旁。季孙意如慢条斯理地使一根木签将那新茶一根根地挑开放入茶海,看着那茶叶随着沸水翻腾,香气渐渐溢出,嗅在鼻端神情气爽。

季孙意如吸了口气,然后身子向下滑了滑,枕在女孩儿的大腿上,手指在她腰间轻轻揉捏着,双眼微闭,半晌才道:“庆忌……已经安顿好了?”

“是,已经请他在雅苑入住了。”

季孙意如“唔”了一声,缓缓问道:“阳虎,依你看,庆忌所言,尚有三万兵将的话,可信么?”

阳虎嘴角微微漾起一抹笑意:“主人,他是否真有三万兵,有什么打紧呢?咱们又不是真要助他复国,不过是借他之力,集孟孙、叔孙之权,只要能达到咱们的目的,他有多少兵,又有什么关系呢?”

季孙意如笑起来,他的大手在那少女胸前樱桃上一捏,惹得少女娇呼一声,季孙意如那仍带一抹滑腻感觉的手指已点向阳虎,呵呵笑道:“你呀你,既有此心,在知礼堂怎么不替他证实确有三万人马呢?”

阳虎陪笑道:“未得主人意思,阳虎不敢擅作主张。再者,主人是有心助他的,若是阳虎出面为他作证,恐怕弄巧成拙,反让叔孙、孟孙两家犹疑不信。”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