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第157节

点击:


南子抬头看了看天,吁出一口气,自侍婢手中接过伞来,淡淡地道:“我自在园中走走,你会去换了衣服,径在殿中侍候。”

“是!”侍婢敛衽退下,南子顿了一顿,举步向园中走去。

后花园中,高矮不一的花树上都沾满雨滴,秋雨萧萧,那沾着雨滴的树叶也不象春夏时那般充满盎然生机,看起来有些萧瑟的味道。

偶见亭台楼阁,屋檐上雨水串成了珠线,打在檐下的小沙坑里,哗啦作响。

前方一个亭子,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一手负于身后腰间,挺立亭中,正自望着亭外雨水出神。看见了他,南子眼中闪出一丝迷惘神色,转瞬又转清明,便向亭中走去。

亭中男子是个玉树临风的青年人,博带高冠,面如冠玉,眉眼俊美,身材修伟。风吹雨帘,时而飘摇入亭,落在他的脚下,他却一动不动,袍袂被玉珮压着,不能被风掀起,却随风轻轻地摆动,肋下狭长的佩剑便也轻轻摇曳起来。

南子轻轻走入亭中,将伞搁在一边,那人不觉人来,仍望着亭外雨线出神。南子忽然叹了口气,走过去,张开双臂,轻轻自后揽住了他的腰肢,把自己的脸蛋贴在他的背上。

那人身子先是一震,继而放松下来,秀眉一张,落寞的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神色。他轻轻握住南子冰凉的小手,温柔摸挲片刻,然后转过身来,轻轻挑起她的下巴,指尖在她唇上温柔地抚摸了一下,一抹温柔的笑意便出现在南子娇媚不可方物的脸蛋上。

看这人样貌,竟是曾与庆忌一同从鲁国来到卫国的宋朝。

“子朝,让你久等了。”

“没什么,你如今贵为君夫人,有许多大事要做嘛。”

南子微微一笑:“如今你已是卫国大夫了,对现在的职位还满意么?”

“当然满意,这一切都因为有你呀。”

南子轻轻嗔道:“说的甚么话,你是我自家哥哥,我不帮你还帮哪个?”

宋朝拉住她的手,轻声笑道:“南子,我仅仅是你的哥哥吗?”

南子的脸蛋儿羞红起来,在他胸口轻轻打了一拳,眉头忽地蹙起,幽幽地道:“唉……,如今我已是卫侯夫人,你不做我的兄长,还能做什么?”

宋朝听了,眼底闪过一丝阴翳,随即飘散,唯有轻轻一叹。

原来,这宋朝乃是宋国公子,姓子名朝。也就是传说中那个南子在宋国的初恋情人。子朝与南子按辈份算是堂兄妹,虽说这宋国立国已五百多年,认真算起来,他们俩个也不知道哪一辈祖宗是亲兄弟,但是同为宋国公室贵族,到了他们这一辈却是要算做堂兄妹的。

然而就是这对堂兄妹,彼此之间却有了感情,这当然要算是不伦之恋,颇为受人非议。宋国国君听到一些风声,生怕两人之间闹出更大丑闻有辱公室尊严,这才急急忙忙地把南子嫁给了卫侯。

南子离开卫国还不到一年,子朝就因在宋国政争失败,担心受到政敌杀害,于是也慌忙逃出了宋国。他与南子相好,在宋国是尽人皆知的事情,如今南子贵为卫夫人,他既逃走,任谁也想得到他是要去投靠南子,子朝担心仇家会在路上设伏,所以没有经陆路直接逃往卫国,而是绕了一个大远,先逃到了鲁国,然后在鲁国又乘船穿越齐国自黄河口入卫,辗转来到了帝丘。

南子正受卫侯宠爱,经南子引荐,治理国家象白痴、礼贤下士如圣人的卫灵公便收留了他,并官拜中大夫,在卫国做了官。

南子见他沉默,自悔失言,忙强颜岔开话题,得意地道:“卫国上下,真是主庸臣奸,糜烂不堪,这样下去,早晚为世家把持,就如鲁国三桓一般。如今南子既为卫夫人,不能坐视社稷江山尽被私人把持,如今正竭力收回权力。

今日,利用内外权臣勾结贪墨的事情,我已把持卫国财政大权的吕大夫和寺人绍都抓了起来,交给大司寇齐豹处置,同时要邓贤、北宫喜两位大夫查抄两人贪墨财产,希望冀此举把财权抓回来。”

公子朝听了微微一怔,奇道:“齐豹和北宫喜已经投靠了你吧?他两人自会依你意志行事,可他二人一向有职无权,被公孟絷摆布得服服贴贴,恐怕起不了大用。至于邓贤,此人素有素有贤名,乃一向来不肯攀附权贵的正人君子……”

南子嗤之以鼻道:“他算什么正人君子,只是谨小慎微,从不得罪人的老好人罢了。”

公子朝笑道:“说他是老好人也没错,此人向来不肯轻易得罪人,是个出名的烂好人,吕大夫背后可是公孟絷,公孟絷势力庞大,会坐视自自己亲信被夺权么?依邓贤心性,恐怕公孟絷一施颜色,他就立即胆战心惊了。”

公孟絷是当今卫侯的兄长,是个跛子,但他却是卫国国君以下权柄最重的人。朝野间,他的耳目众多,势力庞大,已经压过所有公卿世族,任由他发展下去,几代之后,公孟絷家族必然如鲁国三桓一般,权柄倒置,将国君当成摆设。

南子蛾眉一挑,说道:“我知道,何止是邓贤,满朝上下,又有几人敢与权倾朝野的公孟絷抗衡?正因如此,我才一定要对付他。君之所以为君,靠的不是臣子的忠心,而是君主之权,君主之势,君失势,则臣必制之。哪怕这臣如今是忠的,谁能保证他今后也是忠的?他是忠的,谁能保证他的子孙后代也是忠的,权力必须掌握在自己手中。”

所以春闺寂寞的南子转而把精力放在了政治上,她想把权力抓回来,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公孟絷。凭她一人自然不成,于是齐豹、北宫喜全落入了她的眼中。

齐豹、北宫喜都是卫国世族公卿,但是两人都被公孟絷压制着,在朝中毫无作为。这个跛子将齐豹、北宫喜视若无物,戏弄他们已经到了令人难以容忍的地步。他时常找个罪名剥夺齐豹的职务,收回他的采邑。等到要用他时,便重新升他的官,发还他的采邑,一俟用完了人,立即找个借口再度罢他的官,收他的地,反复如此,齐豹被这个跛子已经折磨的快要疯了,北宫喜的处境和他大体相同。

如今卫夫人南子俨然是卫国政坛上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她的特殊身份和地位,使她成为唯一可能和公孟絷对抗的人,齐豹和北宫喜自然毫不犹豫,马上投到了她的门下。在南子的扶持下,公孟絷对他们的欺侮不再那么肆无忌惮,但是正如公子朝所说,他们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同公孟絷对抗。

南子嫣然一笑道:“这我当然了解,但是邓贤那个滥好人不敢得罪公孟絷,同样也不敢得罪我。如我所料不差,他听了这差使,一定寝食难安,想尽办法都会推脱。明日,我会请卫侯带我出城秋围狩猎,届时叫上邓贤,你也同去。邓贤必然会找机会向卫侯辞了这件差使,吕大夫与公孟絷关系密切,他公孟絷总不会厚着脸皮自己来查这案子吧?到时自会有人巧妙地向卫侯提示,举荐你来查案……”

她弯弯柳眉一挑,得意地笑道:“我相信,你是不会屈服于公孟絷的淫威的,是么?”

公子朝恍然大悟,击掌道:“这个法子好,若是你直接举荐我,不免要让那老糊涂起了戒心了。”

他激动地抓住南子肩头说道:“南子,你真是用心良苦啊,处处为我考虑,这般苦心打算,为兄真是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

南子轻轻挣开他的手,幽幽地道:“你呀,也就这时才记得我的好。我来到卫国这么久,不曾见你捎来过只言片语,有时候一个人想想,真不知为你背负了那么多骂名,喜欢了你这样没有良心的人值不值得。”

公子朝见她伤心模样,便柔声说道:“南子,我怎么会忘了你呢,你嫁来卫国做了夫人,那是何等风光,外边本来就有你我的风言风语,我怎么托人给你传递消息?一旦泄露,岂不于你不利?”

南子一脸不屑地道:“什么风风光光的夫人,很体面么?那老货喜欢男人多过女人,在他眼中,南子还不如一个清秀少年,我嫁来还不是空守……”

下边的话有些难以启齿,她收住语言,抬起眸子,望着公子朝,痴痴地道:“你真的一直念着我?”

公子朝一脸正色地道:“当然,在我心中,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珍贵的了,这次政争失败,被迫逃出宋国,就是因为对手抬出你我的事来攻击我,将朝中自诩正直道德的公卿大夫们都拉到了他们一边,我才一败涂地。可是即便如此,一路逃亡,我也没有半点后悔,只要有你,我别无所求。”

“子朝……”,南子感动地扑入他的怀中,紧紧抱住了他的身子。再精明的女人一旦陷入爱情,都只会盲目的看不清一切,公子朝一番话已听得南子有点忘情了。

公子朝怀中抱着她,眼珠却骨碌碌一阵乱转,也不知在寻思些什么,过了片刻,他似乎想好了措辞,紧了紧南子的娇躯,在她耳畔柔声道:“我这次来到卫国,能重新见到你,一生再无他求了。可是……咱们之间的关系,恐怕早晚会传进卫侯耳中,那时他会怎样对我?而我……我怎舍得从此与你只能相见却不能长相厮守,怎舍得离开你再度逃向他方?

南子,你做的对,若要摆脱别人的掌控,唯有把力量掌握在自己手中去控制别人,你在卫国已经控制了极大的力量,但你毕竟是个女人,权柄号令不出宫城,只能透过依附于你的那些权臣来发挥你的力量,你需要一个和你一心一意的人在外面帮你,这个人除了我再也没有旁人。想办法利用卫侯对你的信任和宠溺,尽快让我成为上卿,掌握足够的权力,你我内外联手,那时……卫国上下,还有谁敢对我们说三道四?”

南子听得一阵心悸,不管卫侯如何待她,但她毕竟是卫夫人,站在她的立场上,是无法坐视丈夫大权旁落,为人所制的,所以她才想处心积虑,拿回权力,然而公子朝这番话……她本想倚重公子朝,相信他对自己没有贰心,可是以他这样的想法,公孟絷倒下之后,他会不会变成第二个公孟絷?

南子轻轻推开公子朝,盯着他的脸庞,那张脸雍容高贵、俏美如处子。但是他的眼神犀利冷静,那却是一双很男人的眼睛,充满了对权力的渴望和杀伐决断的狠厉。他到底是男人,男人的心里,野心、欲望、权力与骄傲,都是远甚于爱情的强烈追求。

男儿志在天下,象他这样才智双全的人,在宋国时一心谋求权利,功败垂成逃到卫国后,有了自己这个卫夫人做强援,他又怎会甘心只做一个衣食无忧的中大夫,他要的是经略治国的抱负、指点江山的野心,他要的是把别人踩在脚下的权力啊。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