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争之世 第100节

点击:


若是叔孙玉不提条件,季孙意如才不信他如此伟大,听说他还有要求,心下已信了几分,便急急问道:“什么条件?”

第109章 又下一城

庆忌见他终于入彀,不由心中一喜,面上却十分沉着地道:“岳父大人只有一个条件,拥立新君由季孙大夫首倡,从先君的公子中挑选。但新君的人选,要由家岳决定。这也算是……家岳的一点私心吧。”

季孙意如此时已是完全信了,他低下头,在心里不断地盘算着,思索着,计较着利益得失。庆忌微笑道:“家岳原来坚决反对季孙大夫攘助庆忌,是因为担心季孙大夫利用执政之权,将兵马、财秣尽数集结于季氏手中。如今季孙大夫只要做一做姿态,又辞了执政之位,对叔孟两家来说,便是没了威胁,他们当然不会再起争斗之心。对季孙大夫来说,因此而免了举国伐之的大祸,也已是极理想的结局。家岳还在等着季孙大夫的决定,不知季孙大夫此番可拿定了主意么?”

季孙意如迟疑着抬起头,向叔孙玉那边望去。可不是么,叔孙玉站在台上,正定定地看着他这边,似乎在等着他的决定。目光再向下一看,季孙意如不由心中一震,叔孙玉那几卫兵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但是人若心中有所思,从神情举止上总能看得出来。若是一群兵中只有一个这样那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数卫兵马人人心怀敌意,想感觉不到都难。

“难道……我若不答应,叔孙玉那头老狐狸就要当场发难?哎呀,不好!”季孙意如脸色大变,这台上一个侍卫都没有,只有一个万人敌的庆忌,若是自己不肯应允,恐怕庆忌立时就会取了自己性命,与此同时,叔孙玉那边挥兵来攻,两下里一接应,自己的人群龙无首,怕要全部葬送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季孙意如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眼见庆忌仍自不急不躁地盯着他看,季孙意如喟然一叹,象霜打的茄子似的,黯然道:“事已至此,老夫还有得选择么?罢了,老夫答应了,只不过……只不过叔孙玉可曾同孟孙氏通过消息?孟孙氏向来性如烈火,他……若不允,我鲁国的一场内乱,仍是难免。要知道,孟孙氏是我鲁国名正言顺的大司马,老夫的兵马虽比孟孙氏为众,但是他前些天藉口演兵习武,调了大批精兵入驻曲阜,老夫和叔孙玉联手,在曲阜城中的兵丁也不过此数。”

庆忌一笑,起身揖礼道:“季孙大夫尽管放心,只要你同意了那就好办了,孟孙氏再如何刚烈,他敢孤注一掷,与季孙、叔孙两大世家为敌么?哦,对了,庆忌这便去见孟孙大夫,还请季孙大夫着令所部兵马有所戒备,万一那孟孙氏真的不识相……”

庆忌脸上露出一片冷厉之色:“那庆忌便在台上生擒了孟孙子渊,季孙大夫再与家岳出兵挟制,罢其孟孙家主之位,立一个肯听命于大人的傀儡,只要能将这一场兵灾消弥于无形,不给外敌可乘之机就是。”

季孙意如唉声叹气,无奈地点了点头,扬声唤道:“阳虎,近前来。”

庆忌微微一笑,拱手后退道:“庆忌告辞。”

阳虎上台,庆忌下去,二人错肩而过时,阳虎以目示意,向他探询地使了个眼色,庆忌只飞快地回了一句:“静观其变,等季氏吩咐。”

阳虎莫名其妙,纳罕地看了他一眼,上台去了。庆忌一步步走下台来,轻轻活动了一下方才一直端着,显得有些酸痛的肩膀,叔孙摇光忙迎上来,关切地问:“公子,怎么了?怎么这么久?”

“哦,呵呵,没甚么。季孙大人唠唠叼叼,左右不过说些他不肯助我也是为情势所迫一类的话,只好陪他闲叙一番。”

庆忌说着,抬头看了远处孟孙氏的高台一眼,只见孟孙氏倒是端坐台上,不肯向这边张望打量,但他的子侄和管事,都站在一边朝这里张望不已,这里的情形,他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庆忌一笑,对叔孙摇光道:“你先随休俦管事回叔孙大人身边,我去见见孟孙大人,马上就来。”

叔孙摇光一呆:“见孟孙子渊,见他做甚么?”

庆忌拉起她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边走边道:“既然季孙都拜了,还差他一个孟孙么?当初赴曲阜,孟孙子渊也是宴请我的主人之一,便也顺道拜访一下好了。万一一会令尊不肯答允我们的婚事……,怕是没有机会再向这位孟氏家主道别了。”

“嗯”,叔孙摇光心里甜甜地任他牵着小手向前走,走出一段距离,到了叔孙氏和孟孙氏两座高台的中间位置,叔孙摇光站住了脚步,抬起头来,直视着庆忌,勇敢地说:“你去吧,我在父亲身边等你,如果父亲嫌弃你,我……就跟你去浪迹天涯!”

“嗯!等给他生了外孙子再回来,不怕他不认,哈哈。”

叔孙摇光的脸蛋腾地一下成了大红布,但她却无恼色,只是羞喜地白了庆忌一眼,俏然返身向父亲所在的那座高台行去。庆忌微笑着看了眼她曼妙优美的身姿,深吸一口气,昂首阔步,充满自信地向孟孙子渊处走去。

……

似乎一样的场面,不同的是,对面坐着的是孟孙子渊,而非季孙意如。庆忌神色平静,稳如泰山,孟孙子渊却须发如张,眼瞪如铃,只是除了台下孟孙子渊的亲族近侍,远处的人可看不出二人之间的神情变化。

庆忌把对季孙意如说过的话对他又说了一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不止是叔孙玉的女婿,而且是季孙意如的盟友,季孙盟友、叔孙佳婿、吴国公子,这身份,够资格与他谈判了。

甫听说鲁君已然被杀,美梦破灭的孟孙子渊又惊又怒,这老头儿性情暴烈,老而弥坚,想也不想便向庆忌挥出一拳。只可惜老不以筋骨为能,便是他壮年时也不是庆忌对手,何况偌大的年纪,他的肩膀只一动,庆忌就一个箭步到了面前,拳只挥出一半,就被庆忌握住。宽袍大袖,肢体的动作不甚明显,台下剑拔弩张,在别人看来倒像两人正握手言欢。

直到庆忌说出他与季孙意如、叔孙玉三人莫须有的盟约,孟孙子渊才泄气坐下,绝望地道:“叔孙玉这匹夫,难怪不肯将女儿许与我孟孙家,原来早就与季孙老儿打定了这样主意。”

“孟孙大夫,这你可是错怪家岳了,说起来,这不过是三天前的事。”

“嘿!三天前?我呸!两天前他就在与我饮酒,何曾向我提起过这桩事来?直到与季孙老贼定下了盟约,他才让你知会与我,枉我与他这么多年来称兄道弟!”

“孟孙大夫,谁不想为自己打算呢?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得为家族、为子孙着想吧,家岳知道孟孙大夫性如烈火,怕先说给你听,你若不允,一旦张扬开来,三桓内战,受害的何止是一家一姓。还请孟孙大夫体谅。”

孟孙子渊气咻咻的,眼见季孙氏、叔孙氏两大家族的兵卫全都杀气腾腾,两位家主站在台上,遥遥逼视着自己,恐怕只一摇头,立刻就要身首异处。唉,兵临城下,夫复何言?

孟孙子渊颓然坐倒,把牙根咬得格格直响。

庆忌一笑:“孟孙大人还在执着于什么呢?意气之争吗?人生一世界,草木一枯荣,是不是孟孙大夫非要让孟孙世家在三桓之中除名才甘心?”

“你好大胆子,竟敢威胁我?”孟孙子渊向他怒目而视。

庆忌神色不变,淡淡地道:“山有高低,水有深浅,没有本事,岂敢与大人谈判?孟孙大夫,现在似乎不是你充狠耍横的当口。允与不允,关系的是孟孙家族的存在与否,与我倒没有太大关系,你说是吗?”

孟孙子渊胸膛起伏,半晌才“啪”地一甩袖子,铁青着脸色道:“匹夫!老贼!”然后仰天长呼一口气,恨恨道:“若非为了孟孙家族,老夫纵死也不会受此屈辱胁迫!”

庆忌莞尔一笑,长揖一礼,温文尔雅地道:“多谢孟孙大夫成全,庆忌这便去见过岳父大人,把孟孙大夫的意思告诉他。孟孙大夫,庆忌告辞了。”

“滚!快滚!老夫根本不想看见你的丑样子。”孟孙子渊仰首向天,眼角都不看他一下。

庆忌哈哈一笑,举步下阶……

叔孙玉看着眼前的庆忌,再看看正担心地候在台下的叔孙摇光,两人都是一身雪白衣裳,男的风度翩翩,女的仪容袅袅,端得是极般配的一对玉人,不谈相貌,他的才干、能力,也无一不是上上之选,难怪女儿喜欢了他,只可惜……,唉!只可惜,虽然一向宠着女儿,这一次却不能由着她的心意了。

叔孙玉暗暗一叹,向庆忌冷冷问道:“庆忌公子所为何来?”

“庆忌此来,有两件大事,这第一件么,便是向令媛叔孙小姐求亲。”

叔孙玉嘴角露出一丝讥诮的笑意:“庆忌公子可是在说笑吗?人贵自知,我的女儿,虽非公室之女般尊贵,我也断不会容她嫁给你这颠沛流离的落难王孙!”

第110章 长风破浪会有时

庆忌晒然一笑:“想不到叔孙大夫也是目光短浅,毫无远见之人。昔年公子重耳,奔走各国,惶惶不可终日,历三十年,何等凄惨?最终犹能复国登位,成就一代霸主。齐桓公、秦穆公慧眼识英雄,对他礼遇非常,先后将宗室之女与亲生女儿嫁给他以笼络人心,他们不愧均是天下霸主中的人物,眼界何等高明?从此两国睦好,互为倚助,传为千古佳话。如今庆忌,较之当年重耳,不知强上多少,何以叔孙大夫只看到庆忌今日的落魄,却看不到来日的辉煌?”

叔孙玉耸肩而笑:“重耳虽然落魄,彼时列国情况却也与今日不同。如今庆忌公子但凭卫国艾城一地,便想把那姬光推下王位,重夺吴国江山么?”

庆忌神色不变:“叔孙大夫以为不可能吗?前次兵发吴国,庆忌便势如破竹,若非江上遇刺,焉知今日不会已经然登上吴王之位?”

叔孙玉道:“此一时,彼一时也。百姓庶民不会管你是遇刺还是兵败,只要你败了,在他们心中不败的声威便会大打折扣,吴军对你的畏惧之意便会大为减轻。姬光有伍子胥、伯噽这些能臣相助,很快就能稳定吴国局势,得到吴国民心。而你,再度举兵谈何容易?若是等上三年五年,便再难撼动他了。”

庆忌听得暗暗钦佩,原来倒是小觑了这个叔孙玉,想不到他能看的如此透澈。历史可不正是这么发展的吗,姬光得吴王之位,不过几年功夫,就巩固了地位,得到了吴人的拥护,开始放心大胆地四处出兵征伐了。

但是此刻,庆忌当然不会拍这个准老丈人的马屁,赞他大有眼光,庆忌仰天打个哈哈,胸有成竹地道:“若是庆忌能在明年三月间便再度举兵,而且能得鲁国之助,施以奇袭,叔孙大夫还认为庆忌毫无机会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249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