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乱世奸雄治世能臣:牛人袁世凯 第5节

点击:

  1877年2月,袁世凯回到了北京保恒叔父的家里。大概是成婚之后,人也就成熟起来。这次返京,世凯稳重了很多,也有点羞耻意识了,保恒叔父是副部级大官,家里往来的客人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世凯二十了,还没有个一官半职,功名也没有,也不好意思那样去疯玩了。
  稳重了很多的袁世凯在家做什么呢?第一是读书,当然他不怎么爱读那些八股文章,一读那些玩意儿,他就犯困,他爱读兵书,什么《孙子》、《尉缭子》之类的,都是在这个时候读的。世凯做的第二件事就是跟着保恒、保龄两位叔父身边,帮他们跑腿、办事。清末的北京官场贪污纳贿,奸诈伪善,可以说是污秽不堪。世凯对这些东西是耳濡目染,很快学会了这套官场本领。两位堂叔对世凯的表现很是满意,总是在家书中夸这小子办事机敏,若能做官肯定是个“中上美材”。
  

官场见习生
锻炼的机会来了。1877年的冬天,袁世凯返京还不到一年,故乡河南遇上了百年不遇的大旱灾,几乎是赤地千里,老袁家的老家项城还发生了多年难遇的蝗灾,地里的庄稼几乎被蝗虫吃光了。当时在河南当巡抚的人叫李庆翱,这老兄是山东人,咸丰二年的进士,闹太平军的时候也是回老家办团练,靠战功上来了。老李是个耿直汉子,赶上了这大灾之年,他老兄居然奏请十万两白银解困,并自行截留漕米五万石以救灾民。这种似乎是越权的行为,就给了朝中一些不怀好意的言官们口实了,在这些人的运作下,老李被降三级调用。这位山东汉子干脆就辞官不干,回家跟人下棋、打牌了。
  朝廷又调了一个大吏去河南赈灾,这个人叫李鹤年,官居河道总督。这年的12月,刑部左侍郎袁保恒被派往河南协助李鹤年总督办理赈灾事务。这回袁保恒去开封把侄儿袁世凯也带在了身边,叔叔是打算好好历练历练他。到了开封后,保恒叔父把很多公务上的事情都交给袁世凯办理,从多方面培养他做官的才能。袁世凯同学也是很用心用力地去办差,认真学习办事的本事,这次河南实习让年轻的袁世凯学会了很多行政经验,增长了见识,历练了才干。
  1878年的4月份,世凯亲爱的牛妈妈身染重病,孝顺的世凯跟叔父告了假,便从省城开封飞奔故乡项城袁寨看望牛妈妈。
  不幸往往像多米诺骨牌一样,就在世凯在牛妈妈身边端茶倒水尽孝的时候,开封的保恒叔父在这年5月份也感染上了一种严重的瘟疫,与叔父感情深厚的世凯又急忙赶回开封。上苍无眼啊!正当世凯赶回开封的时候,叔父保恒已经撒手人寰,还没来得及见上最后一眼啊!等到保龄叔父和保恒叔父的儿子袁世勋赶来开封后,三人一起料理完保恒的后事。保恒叔父的亡故,让世凯悲痛万分,他不知道还呆在开封做什么,茫然无所依靠的他,回到了老家项城袁寨。
  过惯了城市生活的世凯已经无法适应袁寨那种城堡式的生活方式了,那里的一切让他觉得乏味。他选择去了陈州府城,陈州是河南东部的交通要冲,在当时是很繁华的地界儿。老袁家在陈州城里有座大宅子,是早年世凯的叔祖父袁甲三购置的,现在是空着的。于是,袁世凯告别了家族众人,带着老婆于氏住进了陈州城里的大宅子。1878年的12月,袁世凯的长子袁克定出生在陈州。
  几代同堂的大家庭让人觉得其乐融融,不过这人多了,问题也就多了,矛盾、纷争不可避免。四世同堂的袁家,人口众多,久而久之,矛盾丛生,什么样的人都有,据说袁家已经是“人人坐食,而兼习嗜好”,甚至有的人已经沦为废人,坐吃山空。长此以往,袁家还不得吃光分净吗?还是在1878年,袁家分家了。所有的田产分成了12份,按“保”字辈的兄弟人数分了家。袁世凯是袁保庆的嗣子,他继承了袁保庆应得的一份不菲的家产。
  结了婚,生了子,意味着是成人了。分得了一份家产,成了一家之主了,意味着自己有权力支配自己的生活了。现在的袁世凯犹如一匹无羁的野马,越发*不羁,整日呼朋唤友,酒食征逐。
  袁世凯读书不怎么样,文章也写得有点糟糕,但是文人的嗜好他是一个都不少。说是附庸风雅也好,说是文学青年的热情也罢,小袁同志还张罗一帮秀才成立了“丽泽山房”、“勿欺山房”两个文社,过起诗酒文人的生活。小袁是发起人,又有钱,自然当了两个文社的盟主。有钱,也喜欢花钱,文社的一切开销都是他包了,于是“慷慨好施”的美名就传开了。
  一天,文学青年袁世凯正在家中的仰山堂读书,门房忽然来报说有个秀才想进来欣赏袁家的园林。世凯对读书人有本能的好感,于是就让下人把那秀才领进来了。两人一见面,都发现眼前的小伙长得真帅,两人马上聊起来,是越聊越投机,简直是相见恨晚,最后这俩小伙干脆烧黄纸结拜兄弟了。那哥们是1855年生人,小袁该叫大哥。这位大哥老家是直隶天津的,生在河南卫辉,后来又随家人搬到开封,祖上也是做官的,后来家道中落了。大哥现在陈州府城当教书先生混饭吃。大哥是个锐意功名的人,只是现在还没路费北上参加顺天乡试。小袁一听这情况,就说:“大哥你别愁了,钱不是问题,咱不差钱。”
  小袁解囊赠款,大哥这才得以北上考试。大哥出手,自然不凡,1882年中举,1886年中进士,入翰林院做了天子近臣。这位大哥名叫徐世昌,字卜五,号菊人。徐世昌以后成了袁世凯一生的挚友和谋士。袁世凯经常对人说:“菊人兄妙才也!”
  袁家的能量和势力很大,袁世凯自己又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于是他经常出入官府,和当时陈州地界儿上的一把手知府吴重熹也成了哥们儿。
  1879年,世凯的一位姑父,当了道台的张向宸奉命办理河南赈捐。姑父看到袁世凯还在家晃荡,就让袁世凯办理陈州府的赈捐事务。小袁人缘好,人头熟,最后得来的捐款竟然是各府最多的。姑父一看,这小子真行,于是托人给袁世凯弄了个“中书科中书”的虚衔。虚衔虽是虚衔,品级也才是从七品,不过好歹有个衔了啊。在这一年的秋天,又到了乡试的日子了。经过几年的磨砺,小袁这次是踌躇满志,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再次落榜了。跟着他在文社混的两个哥们儿居然中举了。一怒之下的袁世凯将过去所作的诗文付之一炬,狂啸道:“大丈夫当效命疆场,安内攘外,焉能龌龊久困笔砚间,自误光阴邪!
  烧完书的袁世凯决定走另外一条路!成功的路并不只有科举一条!
  

青楼奇女子
对科举既痛恨又绝望的袁世凯,决定走自己的路。
  做人要懂得利用自己的长处!袁世凯的长处是什么呢?别的不知道,有钱肯定是一个长处。袁世凯决定利用手里的钱,实现自己的梦想。
  虽然,姑父曾经帮着捐了个中书科中书的虚衔,但那毕竟只是个虚的,不顶个事儿。现在,袁世凯想拿钱捐个实职,混个官当当。袁世凯的想法得到了家人的赞同,亲娘刘妈妈和嗣母牛妈妈为了宝贝儿子的前程,甚至拿出私房钱给他去谋官职。
  1880年春,踌躇满志的袁世凯辞别母亲、妻儿,兴冲冲奔到京城跑门子。
  京城繁华依旧,躁动不安的袁世凯又被眼前的繁华迷住了心智。八大胡同的秦楼楚馆是那么有吸引力啊,酒肆茶楼的牌九桌是那么诱人啊!白花花银子流水般花出去,官却没捐上,行囊空空,钱袋瘪瘪。
  欲哭无泪,走投无路,袁世凯在京城街头茫然孤踱。这时有辆马车擦身而过,在他前面不远处停住,帘掀处探出一张脸来,四目痴对许久,才异口同声叫了声:“真的是你呀!”
  车上坐的竟是烧过黄纸的大哥徐菊人徐世昌。
  当年,这位菊人兄一肚子好才学,却窘迫得没盘缠进京赶考。多亏袁世凯慷慨解囊,送他几百两银子,使他得以启程。进京后,徐世昌果然大有出息,中举人,中进士,入翰林院做了天子近臣。现在看到袁世凯穷途落魄,大哥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17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