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乱世奸雄治世能臣:牛人袁世凯 第3节

点击:

  袁世凯出生不久,就被他爹和叔祖父带到了袁寨之中,过上了艰苦的城堡生活。他爹袁保中是袁寨的扛把子,手握生杀大权。
  那时的捻军,多为淮水流域的走私贩子,常常是骑快马,闪电奔袭。每当捻军前来攻寨或从附近经过的时候,那场面是万马奔驰,犹如飚飞电掣。这阵势,袁家人也是心惊胆寒!袁保中不是吓大的,他下令让袁氏族人只要年满15岁的,四肢健全的男人都拿起武器登上城墙,鸣枪放炮,坚决抵抗进犯的捻军。
  袁世凯的童年就是在这样一个充满着危机的动荡环境中度过的。不一样的童年铸就不一样的性格,小小的袁世凯远比一般的小孩要胆大得多。5岁那年,捻军进攻大袁寨附近,家中的大人把小袁世凯带到寨垣上眺望,小朋友居然毫无惧色,很镇定地看着寨子外面的厮杀。乖乖!这真不是寻常的小孩啊!他不牛,简直没天理了。
  战争很残酷,因为它意味着杀戮,意味着白骨盈野,意味着流血漂橹。可是,对某些人而言,战争又是机遇,战争就会有战功,战功就会有发迹,发迹往往意味着一个人,一个家族的崛起。“一将功成万骨枯”说的就是这个意思。袁氏家族在这场与捻军的战争中实现了崛起,代价就是白骨盈野、流血漂橹。
  1856年,袁甲三率军攻陷捻军巢穴雉河集,“擒斩逾三万,逼入涡阳河死者复数万”。
  1859年,也就是袁世凯出生那年,袁甲三又率军攻陷临淮关,他居然下令“年七十以下、十五以上尽诛之”。
  理学名臣原来也是个杀人狂。
  老子能杀,子侄也不差!1863年,袁保庆攻陷项城尚店,将俘虏的千余捻军悉数杀光。
  在外的能杀,留守的也能杀。1863年,袁保中和袁重三率领团练武装协助清兵攻陷西芦镇,这叔侄二人是大开杀戒,杀完之后的西芦房屋两千余间是全被夷为平地,尸骸枕籍,惨不可言。
  杀戮,就是杀戮让生活在穷山恶水的袁氏家族崛起了,袁世凯的祖辈、父辈们的顶子被鲜血染红了。
  袁甲三在1863年病逝前,已经被擢升为钦差大臣、漕运总督,一度还督办安徽、河南、江苏三省军务,多次得到皇帝传旨嘉奖,并赏戴花翎,穿黄马褂。
  袁保恒先以翰林院侍读学士补用,后来又被提拔为内阁学士,累官至刑部左侍郎。
  袁保龄当上了内阁中书。袁保庆则当上了道员。
  袁家崛起了,可以说的上是累世勋阀。后来,袁世凯在给清帝的奏章里,总是说自己是“三世受国恩深重”,其实说的就是自己的家族很牛,三代煊赫了。
  

过继阔少(1)
袁家在战争中牛起来,可是再牛的人家也会有烦心事儿,袁家也有。袁家的烦心事儿发生在袁树三家的老二袁保庆身上。保庆早年就娶了个老婆,姓牛,也是个大户人家的闺女。牛小姐过门后,肚子也很争气,先后给保庆生了两个儿子。命啊!有些人的命有时候就真的不好。保庆的两个儿子居然先后都夭折了!难道是杀人太多报应吗?
  保庆夫妇很是难过,也很焦急,不能绝后啊!和那个时代的很多中国人一样,保庆相信风水、八字之类的玄妙事物,于是他请了陈州府城中的一位有名的算卦的来看了看。
  先生看了保庆和他老婆的八字,掐指一算,头一晃,就对保庆说:“你这几年,年年都要克你老婆,但你命中应该不止一个老婆,不如先把剩下的老婆娶够数,这样或许能给你老婆消灾免难呢。”
  在战场上的保庆虽然是个杀人狂,但对家人,对爱妻,他的感情是深厚而弥久的。他害怕老婆会有不幸,另外,他真的很需要一个儿子。在爱老婆的强烈情感驱动下,保庆纳了两个小妾,一个姓王,一个姓陈,据说长得都还可以。
  两个美妾过门后,保庆的性生活很是频繁起来。保庆绝不是什么淫棍,保庆的目的是要儿子。两位美妾的肚子也先后有了反应。这下把保庆兴奋得很是可以。不过,很快这种兴奋就冷却了。王小妾先后生了两个女儿,陈小妾也随后生了一个女儿。盼儿子,盼儿子,最终还是没盼来带把的。保庆心急如焚,而又无可奈何,只好慨叹命中无子了!这年他已经过了四十了!
  保庆想要个儿子那么困难,可他大哥袁保中咋就那么命好呢?大哥保中先后娶了两个老婆,生了八个孩子,六个儿子、两个女儿。人丁兴旺,命真好!于是,保庆就把心思放在他大哥的几个孩子身上了,他想要个侄子过继当儿子。保庆选中了他大哥的三儿子袁世凯。选袁世凯也是有原因的,这要从袁世凯刚出生说起了。袁世凯刚出生的时候,他妈咪,也就是袁保中的小刘夫人奶水不够了,大概是生得太多、太快所致。这时候,正好赶上保庆的老婆牛氏也是哺乳期,牛氏牛氏,真是人如其名,那奶水是相当地丰沛啊。于是,袁世凯就被爹地和妈咪抱到叔叔家,交给婶娘喂养。保庆和牛氏早就是盼儿心切,加上袁世凯生得是虎头虎脑,确实可爱,他们夫妇对世凯那是视若珍宝,疼得胜过亲生骨肉。既然有这么深厚的感情基础,保庆当然选择了世凯。保中一家看弟弟年逾四十还没有儿子,对世凯也真是疼爱,也就同意把世凯过继过去了。1864年(同治三年),袁世凯就正式过继给二叔袁保庆家当儿子了。
  从此之后,小袁世凯就有两双父母了,双倍的疼爱,真让他的童年幸福像花儿一样。
  1866年(同治五年),袁世凯的嗣父袁保庆混上了个候补知府,要前往山东济南等缺,他便带着一家老小赶赴济南。到了济南,保庆将家小安置妥当后,就聘请了当时在济南府一位很有名望的举人给小袁世凯当启蒙老师,此人名叫王志清,据说学问很牛,八股文做得很是了得。袁世凯此时年方七岁,也正是上学的时候了。
  小童袁世凯似乎对学习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整天想的就是怎么玩,什么上树、抓鸟、斗蛐蛐,都能强烈地吸引他,这些远比那些沉重的书本要强多了。孩子毕竟是孩子啊!保庆忙于工作,也没有多少精力管教这个似乎有多动症的孩子;而家中的嗣母牛氏对这个袁世凯更是比亲生的还亲,疼爱到了溺爱的地步。

过继阔少(2)
“慈母多败儿”,这句话是有一定道理的。父母的溺爱,加之童年动荡不安的生活,让小袁世凯很早就形成了一种浮嚣的性格,读书心不在焉,还经常托词逃课。或许是因为目睹了太多的血腥屠杀,还是孩童的小袁世凯就喜欢成群结伙地与人逞强斗殴。
  济南府远比老家项城繁华得多,在这浮嚣的都市里,一切都是那么有诱惑力,书斋里的小小书桌已经安放不了小袁世凯那颗驿动的心了。
  孩提时代的袁世凯,给大人们的最深刻印象就是“顽劣”,不能像大人们期待的那样循规蹈矩,认认真真地读书,这或许真是天性使然吧。
  1867年,袁保庆在候补知府的位子上已经等了一年了,还是没等到空缺,不过官职倒是升了,从候补知府升为候补道员了。第二年,也就是1868年的时候,保庆的一位哥们当上了两江总督,这人在闹长毛的时候也在袁甲三的麾下混过事,后来功劳和运气都比保庆强不少,官也升得快了,这人叫马新贻。老马很念旧,看着老哥们在家闲着发慌,就想拉一把。于是马新贻就上奏朝廷把袁保庆调到南京当差,保庆到了南京,先是替老马管理手下的“左标兵”营务处。后来,老马又给保庆安排了个肥缺——署理江南盐巡道,督销官盐。盐巡道是个可以大把大把捞钱的肥缺,每年的公私进款都不少。老马对哥们还真是够意思!
  小袁世凯跟着保庆到了南京。保庆捞了这么个大肥缺,袁世凯也跟着沾光,过上了锦衣玉食的阔家公子生活。
  袁氏家族的老家项城,虽然是个穷地方,但是那旮旯的有钱人子弟却是很喜欢玩,玩得很疯。还是他们县志上说的:“豪富之家子弟娇生惯养,虽终年延师,而以读书为故事;稍长嗜好益深,游惰冶荡。”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17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