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乱世奸雄治世能臣:牛人袁世凯 第2节

点击:

  这时洪秀全翻阅以前在广州应试时收到的别人给他一本叫《劝世良言》的基督教基础知识小册子,把书中内容与自己以前大病时的幻觉对比,认为自己受上帝之命下凡诛妖,一气抛开了孔孟之书,竟然把家里的孔子牌位换成了上帝的牌位。虽然未曾读过《圣经》,洪秀全却开始逢人便宣传他所理解的基督教教义,称之为“拜上帝教”,这就是一山寨版的基督教。
  在洪秀全看来,上帝耶和华是他爹,基督耶稣是他哥。这要是让真正的基督教徒看,不就是一派胡言吗?洪老师还自命是他爹和他哥派到凡间替天行道的天使呢!
  洪秀全最初在广州附近传教,但别人都当他是二百五,没人理他。广州城市大,开化早,市民见识多,老洪也没好意思继续当“二皮脸”了。所以,1844年洪秀全和他的表弟兼粉丝冯云山就跑到迷信落后的广西紫荆山传教。洪秀全呆了没多久,大概是熬不住山区的艰苦,就跑回了广东,冯云山则留在的广西继续发展,在当地的信徒越来越多。
  洪某人回到了广东老家也没闲着,他是回去搞理论的,1845年至1846年间,在家乡的洪秀全写下《原道醒世训》、《原道觉世训》、《百正歌》等山寨版神学作品。
  洪秀全后来又跑到广西会合冯云山,表兄弟俩一起研究,设计出一套拜上帝教的规范和仪式。
  洪秀全的拜上帝教势力越搞越大,加上又是在传播些稀奇古怪的东西,这就与地方政府的矛盾日渐加深,官府打算要办他了!
  洪秀全等人寻思来寻思去,决定干脆造反得了,于是放出飞鸽传书召集信徒前来会合,会众在1850下半年间陆续来到广西集中。在1851年1月,这位精神分裂的乡村塾师正式宣布造反了。
  1851年初,洪秀全自称天王,建太平天国,他的信徒也都变成了军队——太平军。1852年太平军离开广西进入湖南,1853年攻占南京,改名天京并定都在此。
  乖乖啊!一个精神分裂的村儒居然建立了与大清分庭抗礼的政权,真是奇迹的时代啊!
  老洪在南京坐了龙椅后,还想北进,去彻底端掉满清的江山。在南京屁股刚刚坐热,他就派一支2万多人的部队北伐。1853年5月北伐军从扬州出发,经安徽、河南等地,进入直隶,逼近天津。虽然,这支北伐孤军并没有完成扫北的使命,但是却震撼了皖北、豫东南。
  就在这1853年,太平军的部队占领了凤阳、怀远等皖北数个重镇。
  乱世,草泽豪杰竞起!
  淮河流域所经过的皖北、豫东地区,素来民风彪悍,百姓大都好勇斗狠,还有喜欢挑战规则和秩序的人。在明清时代的淮北一带,存在着一个方言词汇:“捻”,意思是一股一伙。“捻子”是民间的一个秘密组织,成员主要为农民和手工业者,早期活动于皖北淝水和涡河流域。
  嘉庆末年,捻子集团越来越多,小捻子数人﹑数十人,大捻子一二百人不等,经常在安徽、河南、江苏﹑山东间贩运私盐,并与清政府发生武装冲突,后来甚至会攻城夺地。
  这种武装走私集团,在平常岁月里,也难以掀起什么大的风浪。但是,这是在风雨飘摇的19世纪中叶,一个小石块都可以让它澎湃。
  精神分裂患者洪秀全带着他的人马横扫东南,还在南京坐了龙庭,这着实让私盐贩子们羡慕不已。你行,我也行!安徽﹑河南的捻众纷纷骚动起来。及至太平天国的北伐军经过时,他们更是联合起来,正当光明地攻城略地了。
  1855年秋,各路捻军在安徽亳州雉河集(今安徽涡阳)会盟,力量最大的当地捻军首领,也是最大的私盐贩子张乐行被推为盟主。
  皖北板荡!豫东板荡!
  南有长毛,北有捻子。大清的咸丰皇上真是苦命!
  

一门荣耀万骨枯(1)
为了*这波突起的私盐贩子,1853年朝廷派出了一个叫周天爵的兵部侍郎率领三千清兵进驻皖北重镇宿州。同时,又派出原籍安徽的工部侍郎吕贤基回皖办理团练,协助周天爵的部队作战。朝廷给吕贤基配了一个助手。这个助手就是时任兵科给事中的袁家二老爷——袁甲三!
  运气有时候真是造就牛人的必要条件!在朝廷的人力资源配置上,袁甲三仅仅是个帮衬的配角,给事中不过正四品,跟在人家副部级吕大人后面当然只是个小角色,何况还有个国防部的副部长周大人。运气就是运气!1854年,就是到安徽的第二年,这位周天爵大人居然病死了。能不死吗?周大人生于1772年,一个80多的老翁还要去战场上折腾,真是呜呼哀哉啊!后来不久,袁甲三的直接领导吕大人在镇守舒城的时候,城被捻军攻破了,吕大人投水为国捐躯了,享年52岁。
  周大人和吕大人的不幸正给了袁甲三一个机会。皖北一带,大军一时无人统领。于是,朝廷命袁甲三接统宿州的清军,同时还接替了殉国的吕贤基大人担任督办安徽团练大臣。
  袁甲三此时手握重兵,又有杀伐大权。他要大干一场了!不过,雄心与现实还是有差距的,捻军的战斗力真的是很强大啊!袁甲三接连受挫,袁甲三越挫越强。在坚强意志的支配下,袁甲三的人马很快成为捻军的一支劲敌。
  此时,袁甲三的一位老哥们——曾国藩,正带着他的湘军在长江中游和太平军激战。袁甲三在皖北担负着切断太平军和捻军联合作战的重任,使得曾国藩得以全力应付太平军,而无北顾之忧。两位学问上相互切磋的哥们,在血雨腥风中再次诠释了“友谊”的真谛!
  残酷的战争把整个袁家都卷进来了。袁家可以说的上是个“书香门第”,这个家族对家国、君父有着虔敬的忠诚。太平军和捻军的造反行为在袁家人眼中就是“上逆天理,下违父教”的大逆之罪。袁家人决定用行动来捍卫他们的忠诚和理想。于是,在袁甲三的带领下,袁家的男人们全力投入到*捻军的战争中去。“保”字辈中的袁保恒和袁保庆都到袁甲三的军中带兵,转战皖北各地,据说是“出奇制胜”,身先士卒。袁甲三的次子袁保龄也到他爹的军营中当了个参谋副官,叫什么“从佐戎幕,赞画左右”。后来,袁甲三的侄儿袁保庆还被督办河南团练大臣毛昶熙调回故乡河南,负责组织训练河南各州县的团练武装,并多次率领骑兵在项城、沈丘、夏邑等县围攻捻军,战功卓著。
  袁家的桑梓之地项城与安徽临泉县接壤,是捻军活动的重要地区。更可怕的是,项城距捻军的老巢安徽亳州雉河集仅仅只有一百多里。1858年(咸丰七年十二月),捻军的一个叫王庭桢的首领发动了项城、沈丘、新蔡、阜阳四县的捻众举事,占领了项城城关东边的新兴集、尚店等地,四出攻掠富户,还放话出来要拿下项城。王庭桢的动作太大了,住在张营的袁家感到了巨大的危险。袁家人未雨绸缪,把老弱妇孺等家眷都送到陈州府城去避难。男人们则留在了项城,他们选择了战斗!
  这时袁家的当家人是袁保中,也就是后来牛人袁世凯的亲爹。袁家还有一个说话分量很重的人,他就是袁保中的四叔袁重三。这叔侄二人担负起了保卫桑梓的重任。

一门荣耀万骨枯(2)
袁氏叔侄双管齐下,一面利用袁家在地方上的声望,联合项城一带的富户大族,组织了一支规模不小的团练武装;一面又在项城东北四十里找了一个易守难攻的险要之地,筑起了一座大堡寨。
  “堡寨”这玩意在中国的历史那是相当地长了,大概起源于西晋末年,五胡乱华的时候,很多有势力的大家族都找了些险要之地,修建城堡,聚族而居,训练家兵家将,抵抗来自任何势力的袭击,以后凡是乱世,这种堡寨就冒出来了。
  袁家人倡议修建了这个堡寨,袁家的势力又很大,所以这个寨子就被称为“袁寨”。当时,小小的项城县境内也有堡寨一百七十多所。袁家的袁寨是最牛的,围墙敦厚坚固,四角和寨门上面耸立着“炮楼”,墙外有壕沟环绕,门前架设吊桥,防卫森严,远近闻名。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177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