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凋落的红颜 第5节

点击:

  吕雉得到这个消息,简直如五雷轰顶,立即奔到刘邦面前,日夜哭泣,又赶着为鲁元和张敖操办了婚事,刘邦这才罢休,将一个宗室之女作为公主嫁去和亲了事。  
  然而事情还没有完。当初刚从匈奴围困中脱身出来的刘邦,在返回长安的时候曾路过张敖的赵国,张敖对未来岳父毕恭毕敬,满脑子想着悔婚的刘邦却把张敖当成奴仆使用,不但让他亲自端茶送饭,而且鸡蛋里头挑骨头地随意辱骂。
  刘邦在鲁元公主和亲之事上不得已让了吕雉一步,对女婿张敖的态度也就更差劲。一年后他再次路过赵国,态度压根没有丝毫好转。张敖感激刘邦为赵国复国,又自认晚辈,倒也罢了,国相贯高却咽不下这口气,想要刺杀刘邦。不过刘邦命大,事情最后没能进行。  
  然而这场未能进行的计划不知怎么却在一年后走漏了消息。刘邦大怒之下,一面骂着“早就不该让他当女婿”,一面下令把赵国君臣上上下下全部下狱问罪。  
  吕雉再一次五雷轰顶,她又一次奔到刘邦面前。然而这一次无论她怎样苦苦哀求,刘邦都不买账,坚决把张敖丢进了死牢。  
  正当吕雉和鲁元公主陷于绝望之中的时候,幸亏赵国相贯高忠义高节,没有因为酷刑而把不知情的张敖拖下水,而是将“一人做事一人当”贯彻始终,这才保住了张敖的性命。  
  悻悻然的刘邦将女婿由赵王贬为“宣平侯”,将赵王这个肥缺给了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戚懿之子刘如意。  
  这项任命是如此的巧合,巧合得让人难以相信戚懿会是什么无辜的洁白羔羊。她的政治智商虽不足以让她策划这样一场大狱,但是她幸灾乐祸地看着吕雉母女遭殃却不施任何援手、并最后摘果子却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因此,吕雉与戚懿其实早已不是普通的情敌而已,她们结仇已久,只看最后的赢家是谁。  
  而这时候,在皇帝刘邦的心目中,戚懿的分量可比吕雉要重得多了。因母及子,不用说,戚懿觉得自己为亲生儿子谋太子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然而她不知道,政治不是她头上的步摇;朝堂上的文武群臣更不是那个被她随意揉搓的老头刘邦。  
  果然,当刘邦在上朝时提出要改立刘如意为太子时,立即遭到了严重抗议,朝臣都炸了锅。刘盈已立为太子八年,天性仁厚,与行事出人意表的刘邦判若两人,即使没有嫡庶先后的大规矩,大臣们也乐意让他当未来的皇帝:刘盈一定会是一个很好伺候的老板。  
  然而无论大臣们怎样反对,刘邦却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在这个节骨眼上,御史周昌站起来大声为刘盈辩护。偏偏他有口吃,盛怒之下面对刘邦的质问无法说出更多的话,只能反反复复地大喊:“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废太子,臣期期不奉诏!”  
  当此情景,刘邦忍不住大笑,这场关于废立太子的会议没有了辩论气氛,就此散场。  
  其实在辩论废立一开始,吕雉就得知了消息并且立即赶到朝堂边的东厢房里偷听。当刘邦退场、众臣也渐次散去的时候,她立即出来,当众向周昌下跪叩谢说:“要不是你,皇太子方才就要被废了。”
  周昌是刘邦最初起兵时的同乡,刘邦并不真有多怕口吃的周昌,而是透过他看到了刘盈的支持者有多少、而且这些支持者都是大汉王朝的开国功臣。吕雉作为刘邦的结发妻子,又陪着他吃尽了苦头,在元老和同乡中的影响力,怎么说也比只会跳舞唱歌的戚懿要高得多。刘邦虽然粗于礼法,却是一个有计谋也懂得衡量得失的人。  
  不过刘邦的退让只是暂时的。何况开弓没有回头箭,夺嫡既然开始,戚懿既已公然摆出  
  了与吕雉为敌的架势,就只能拼到底了。她的眼泪流得更多,而且这回是流真的了。于是刘邦还在打废太子的主意。  
  吕雉当然也很清楚戚懿在干什么、刘邦又在想什么。万般无奈下,她让自己的兄弟建成侯吕释之去找智囊留侯张良,向他讨要计策。吕释之软硬兼施,胡萝卜与大棒齐飞,张良终于勉为其难地出了一个主意:如果能让不买皇帝账的商山四皓来辅佐太子,皇帝便能知难而退了。  
  吕雉立即采纳了这个建议,态度谦恭地礼请商山四皓出山。四个老头儿果然欣然应聘,做了太子刘盈的宾客。  
  高祖十一年(公元前196),淮南王英布造反,刘邦让太子领兵平叛。商山四皓闻讯立即向吕释之警告:“太子从未经历战阵,而英布却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太子是难以取胜的。何况他身为太子,胜了是应该的;万一输了,可就废定了。”  
  吕释之吓出一身冷汗,立即转告吕雉。吕雉惊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忙去劝刘邦改变主意:太子年幼却统帅叔伯辈的老将,怎么能得到众人心服?万一因此耽误战机,岂不危及社稷?皇上虽然有病不能骑马,但还请勉为其难,在卧车里指挥也是一样的。  
  刘邦怒道:“什么太子,一点用也没有,还得我亲自上阵!”但是兹事体大,他还是亲自领兵出征了。  
  第二年,英布叛乱平复,返回长安的刘邦又重提废太子之事。  
  不用说,自首辅张良以下的大臣们仍然群起反对,刘邦这次却似乎下定了决心。正在情况不妙的时候,商山四皓在一次宴会上跟着太子刘盈隆重出场了。  
  刘邦一看,不但朝中众臣认可太子,就连不服从自己的商山四皓都对太子恭恭敬敬,看来太子真是羽翼丰满了,假如硬行更换,只怕立即就要捅出大娄子来。

  刘邦放弃废太子的打算

  宴席结束之后,刘邦目送四皓簇拥着太子远去,终于放弃了废太子的打算。  
  心情沉重的刘邦自然知道,这个决定对戚懿母子的将来会有怎样致命的后果,然而他已经无力变更。  
  戚懿得知这个消息,不但绝望而且恐惧,她又流着眼泪乞求刘邦,然而这一次,刘邦只  
  能叹着气说:“你为我跳楚国舞,我为你唱楚歌吧!”戚夫人无奈,只得站起身,跳起最令刘邦着迷的“翘袖折腰”之舞,刘邦唱道:“鸿鹄高飞。一举千里。羽翼以就。横绝四海。横绝四海。又可奈何。虽有矰缴。尚安所施。”  
  一生随心所欲的刘邦,终于在暮年不得不面对自己无力保全嫩妇娇儿的悲凉。他非常了解吕雉,知道她在多年生死关头的磨炼中,已经变成了一个怎样心狠手辣的政治人物。韩信和彭越这样的不世英雄都死在她的计策中,只会撒娇弄痴的戚懿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怪只怪戚懿不自量力,更怪自己没有及时制止她的幻想。  
  愁肠百结的刘邦不知道怎样才能在自己死后,仍然保全戚懿母子的性命。这时大臣赵尧先生向他提出了一个建议:让吕雉和刘盈的恩人,那个口吃的周昌先生去做赵王刘如意的国相,吕雉一定会给周昌这个面子。  
  刘邦迫不及待地抓住了这根稻草,不容分说地对倒霉的周昌“委以重任”——由“皇帝宰相”降级到赵王国去当“国相”。  
  公元前195年,在自己营造出的平安假象中,刘邦心有不甘地离开了人世。

  吕雉发泄积蓄已久的怨毒(1)

  狠毒的报复,可怕的人彘——吕雉多年含垢忍辱,对以戚懿为首的宠妃们早已恨之入骨。现在她果然熬过了丈夫,并成功地当上了皇太后,她要发泄积蓄已久的怨毒了  
  刘盈登基为帝时只有十七岁,王朝实际上控制在太后吕雉的手中。  
  吕雉多年含垢忍辱,对以戚懿为首的宠妃们早已恨之入骨。现在她果然熬过了丈夫,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6/17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