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越南战争实录 第2节

点击:


  为了增加彼此的思想交流,深入地探讨社会主义和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1922年秋季的一天,胡志明对中国旅法同志谈起了加入法国共产党的事。他说,共产党是讲国际主义的,不论是什么国家什么民族的人,只要是志同道台,都可以加入共产党。他希望能有一些中国同志加入法国共产党,并主动提出愿作介绍人。旅法中国党、团组织的领导机构开会研究了这个问题,大家认为让一部分同志加入法共,可以进一步加强同法共的联系,更有利于今后斗争的开展,于是,决定赵世炎、陈延年、陈乔年、王若飞、肖三五人加入法共。同年九、十月间经胡志明介绍,这五位同志成为法国共产党党员,领了党证,并在胡志明居住的巴黎十七区法共的一个基层支部过组织生活。

  当时,在巴黎的中国党、团组织,机关是合一的,领导机构也是统一的。总部设在巴黎南部意大利广场附近的戈德弗鲁瓦街17号一家旅馆内,中国旅欧党、团组织建立后,曾派人同法国共产党、法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联系。法国的党、团组织曾派人给中国同志做报告。法国共产党组织和领导的集会、游行活动,也常常吸收中国同志参加。于是,就在这洋的交往活动中,胡志明与中国党旅欧支部的负责人周恩来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

  在相隔30多年后,经过艰苦奋斗和流血牺牲,中越两国人民都建立了独立的国家,中越两党也分别成了各自国家的执政党。

  1956年11月21日,胡志明主席在河内欢迎周恩来总理首次正式访问越南的宴会上,曾当众介绍周恩来说:“周恩来是我的兄弟,我们曾在一起共甘苦,一起做革命工作。他是我30多年来的亲密战友。”周恩来在讲话中也谈道:“胡主席刚才提到我个人在30多年前认识了他。是的。34年前,我在巴黎认识了胡主席。他是当时我的引路人,他当时己是一个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者,而我那时候还刚刚加入共产党。他是我的老大哥。1922年,我在巴黎地下铁道第一次见到他,就给我留下了十分深刻难忘的印象。”

  1923年6月,胡志明作为各殖民地国家农民的代表,从巴黎来到莫斯科,准备参加同年10月召开的农民国际会议。在农民国际会议上,胡志明当选为执行委员会委员。大会结束后,胡志明一度回到巴黎,同年年底,又回到莫斯科。继续在东方大学学习,并进行理论研究二作。在东方大学,胡志明常常同在巴黎时就已认识的中国同志共同讨论列宁关于民族殖民地问题的学说,分析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的形势。马克思列宁主义革命理论的指导,使胡志明和中国同志之间的友谊和感情进一步加深了。

  在莫斯科期间,胡志明曾主编《中国和中国青年》一书。这本书,胡志明最初是用法文写的,并在法国出版,1925年在莫斯科出版了俄文译本。张太雷作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驻少共国际的代表,为胡志明撰写这本书提供了许多关于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活动情况的文件和材料。与此同时,胡志明还在莫斯科撰写了大量文章。这些文章,有的寄回巴黎在《穷苦人报》、《人道报》和《工人生活报》上发表,有的在莫斯科共产国际的机关刊物《国际通讯》上发表。这些文章,有不少是以中国和中国革命为题材的。

  1923年11月9日,胡志明以阮爱国的名字,在巴黎的《工人生活报》上发表了《英国的殖民政策》一文。文章揭露了英国帝国主义在中国进一步推行殖民政策的阴谋。他希望中华儿女团结起来,和帝国主义进行殊死斗争,直到斗争取得胜利。作为农民国际执行委员的胡志明,在莫斯科期间同中国同志接触的过程中,对中国的农民问题有了一定的了解。

  1924年1月4日,他发表的《中国农民的景况》一文,对中国农村的阶级分野、地租形态进行了分析,着重指出了在三座大山压迫之下广大中国农民处于极端贫穷的地位。文章最后强调:“要消除上述现象,中国同志必须深入发动群众,教育农民,使他们真正认识自己的强大力量和权利,并有足够的能力可以实现耕者有其田的口号。”

  胡志明在莫斯科完成的最重要的著作是《法国殖民制度的罪状》一书,1925年在法国出版。在这本书中,胡志明以大量事实揭露了法国殖民者在印度支那的罪行,成为讨伐殖民主义的檄文,这本书的出版,就像在殖民主义的营垒中投下的一颗重磅炸弹,在这本书的后面附有胡志明写的另一篇文章《寄给越南青年》。在这篇文章中,胡志明号召越南青年赶快行动起来,勇敢地投入到争取国家独立、民族自由的斗争中去,文章说:“可怜的印度支那!如果您那些暮气沉沉的青年不早日复苏,您将沉沦无底!”文章还满怀深情地赞扬了追求革命的中国先进青年。胡志明希望越南青年向中国青年学习,学习他们坚韧不拔的反帝爱国精神。这篇文章对唤起越南青年投身革命,为争取民族独立而斗争具有不可估量的作用。

  1924年底,胡志明离开莫斯科,来到中国的广州。广东是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的故乡,是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策源地。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阶段之后,由于中国共产党实行反帝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广东成为全国革命的中心,成为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的革命根据地。胡志明来到广州的时候,正是以广州为中心的中国革命搞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在这种非常时刻,作为享有国际声誉的一位无产阶级革命家,一面积极参加中国的大革命,一面通过多种渠道,精心地领导着越南人民的反帝斗争。就在胡志明到广州之前,即1924年9月,在中国的北方爆发了第二次直奉战争,即以吴佩孚为首的直系军阀集团同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集团之间的战争,胡志明透过这场战争,看到了帝国主义列强加紧侵略和控制中国的野心,于是写了《亚洲的一些问题》一文,发表在1925年初出版的第19期《国际通讯》上。在这篇文章中,胡志明抨击了帝国主义扩大侵略中国的阴谋,赞扬了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力量维护国家主权的立场。文章写道:

  中国的事变,如果我们把它看作是与全局即亚洲的总形势攸关的话,就日益值得我们注意,在中国爆发的内战,实际上只是法日和英美各帝国主义之间的一场比剑而已。

  吴佩孚——英美帝国主义的人输了;张作霖——法日帝国主义的人胜了。可是,真正的胜者既不是日本,也不是法国,而是一个幸运的不当任何帝国主义集团的奴才的第三力量。我的意思是指孙逸仙(孙中山)的革命党。

  曾几何时,中国的将校们刚放下武器,法国就已要求偿还所谓义和团运动赔款中还欠下来的钱;日本要求割让给它一些通讯基地;美国要求必须执行一个与道威斯计划相似的计划;英国要求管制中国的铁路。回答这些要求,孙逸仙和他的国民革命党,即国民党说:且慢!我们,我们要求必须废除不平等条约,废除耻辱的退让。总之,中国应该是中国人的,中国人应该有根据自己的意志解决自己的事务的自由,其它的将来再说吧!

  在胡志明来到广州之前,己有一批越南爱国志士在广州进行活动。

  1912年,受中国辛亥革命的影响,潘佩珠等越南爱国士大夫在广州成立了越南光复会,这个组织以“驱逐法贼,恢复越南,建立越南民主共和国”为宗旨。然而,由于脱离了群众、力量薄弱,在几次派人回国组织武装暴动都未能成功的情况下,这个组织便趋于瓦解,正当这个时候,传来了孙中山改组国民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三大政策的消息。这给潘佩珠很大的鼓舞。他认识到“现时代风潮,已经趋于世界革命”,于是,决心跟上时代的潮流。

  1924年,潘佩珠召集在广州的一些原属光复会的越南爱国志士开会,决定取消光复会,成立越南国民党。他们效法中国国民党,制订了越南国民党的章程。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75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