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驻守在新疆的那群爷们 第5节

点击:

  “你还敢顶嘴,瞧你那点出息!”沈丹心里真的气坏了,其实她生气的不是向小天顶嘴,而是她这个刚烈脾气最看不了别人唯唯诺诺的样子。
  “丹丹,小天有自己的想法这是好事呀。如果真有什么安排也等他上完高中在说嘛!”向如玉破天荒的跟老婆顶了句嘴。
  “闭嘴!吃你的饭!父子俩都是这个样子,你们早晚气死我!”沈丹显然并不给他这个面子。
  向如玉很不爷们的低下了头,端起碗来开始吃里面没有一根菜的米饭。
  向小天心里狠狠的鄙视了下他,但还是很感激,因为他们两个每次跟老妈顶嘴都是需要很大勇气的。
  “好了~好了~有什么话吃完再说,菜都凉了。”说话的是向小天的奶奶,向小天之所以从小大愿意留在乡下不愿去城里也有很大成份是因为她,甚至在小时候的择偶标准一度是按照奶奶来的。话不多,三百六十度全方位会照顾人,这么多年照顾一条腿的爷爷和自己,从来没有抱怨过一句,甚至连生气的表情都没看到过。
  这时向少华似乎也在打着圆场说道:“对嘛,对嘛,先吃饭!一天就知道吵,怎么不上学就没出息嘛,我就没上过,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我以前就想着法子让如玉去读书,可结果呢!看看你们两个现在也算是知识分子,难道就很有大成就吗!在说了,我不是说了嘛,小天是个好苗子,将来可以去当兵的!”
  “噗…”
  在向如玉夫妇还没做出回答的时候,第二口饭已经从向小天嘴里喷了出来。
  
  第二章:初中
  
  清晨天还蒙蒙亮,已经有一大批学生在去赶往学校的路上了,在农村交通不如城里那么发达可以坐公交,路程远的基本都是骑车,但是有一个例外。
  呼吸均匀迈着轻盈步伐的向小天在路上满腹牢骚的奔跑着,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自从上幼儿园到现在都十几年了,父母在城里教书,爷爷又不方便,从未像其他小朋友那样有家长接他上放学,只能是自己走。可是向小天从小就比较爱发呆,也不知道小脑袋瓜在想什么,走在路上没少撞电线杆,掉沟里。总是上学迟到,回家误饭。但是规定四年级以前不让骑车,所以他想出来一个虽然很讨厌,但是却很管用的方法:跑步。
  起初还是很难适应的,但是至少在跑动的时候不能胡思乱想了,他很满意,但是后来跑步越来越顺,越来越自然,这样一下就是近十年。果不其然,后来也让他练就了在跑步当中发呆,他很是郁闷,因为每次清醒都是伴随着叫骂声,不是差点撞到别人就是被撞,自行车还好说,汽车的话就只能祈祷命大了。
  向小天进入教室看到满屋子的人已经到的差不多了,除了几个认为学习无用的学渣们估计还在床上睡觉,稍微有点心的已经借着这早上的大好时光,在疯狂的背书了。
  向小天看着这些甚至连抬头打招呼都是在浪费时间的祖国花朵们摇着头走向自己的座位,虽然他自己也把自己划作“学渣”一类。但有一点和他们不一样就是他始终认为:永远都不要认为学习没有用,知识只有用的上和用不上之说,绝对没有有没有用之说!
  这也是他每天被迫早起跟着这帮“花朵”奋斗的原因之一!
  虽然很讨厌那些莫名其妙的麻烦,喜欢懒懒散散自由的生活,但有时想想看还真的不想成为妈妈口中说的那样成为一个路人甲。所以也想早点克制掉发呆的毛病,干点有意义的事,但无奈就是克服不了,更重要的是:什么事情才算有意义呢?
  “早呀,小天!”说话的是一个声音很甜的女孩,并不是很漂亮,但是很清秀,跟向小天可谓是青梅竹马,甚至从一年到现在一直是同桌,除了上学、放学走不到一起,几乎干什么都是一个频率。
  向小天坐下后边整理着书桌边道:“早上好,小楠!奶奶说让你今天来家里吃,昨天老爸他们回来过端午,老妈她们做了好多菜,都没吃完下还剩了不少,昨天找了你好久都没见到人,去哪了?”
  齐晓楠自小父母双亡,爷爷奶奶早逝,母亲生她的时候就难产死了。父亲在送她进入一年级校园的时候,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有自行车,是抱着她跑到学校的,但是因为着急没注意看路,被侧面开过来的一辆面包车撞到了,被撞的前一刻,似乎是出于本能把齐晓楠丢了出去,不偏不倚的砸到了正在抬头看学校牌匾名称发呆的向小天。
  从此齐晓楠然后就靠着这么吃百家饭长大了,学费是学校资助一部分,村里人凑一部分,说来奇怪,齐晓楠的家里包括院子房间都是一尘不染,而且还有一身好厨艺,也不知道跟谁学的,随便几个菜叶子都能让向小天吃上一碗饭。不过正所谓穷人孩子早当家,说怪那也是向小天自己想的,因为他不止一次的跟齐晓楠说过,要是咱俩换个位置,我早饿死了,就是能天天去你那蹭吃的,也得让自己脏死。
  齐晓楠回道:“昨天去王婶那了,她家里盖房子,好多工人都留下吃饭,人手不够,我一早就去她家帮忙了。对了,小天!还有几天就考试了,你准备去哪所高中?”
  向小天露出无奈的表情道:“去哪我能决定呀,不过我不想离家太远,你呢?”
  齐晓楠冲他露出个甜甜的笑容道:“你去哪我就去哪,我比你学习好,跟上你肯定没问题!”
  向小天听后立马打断她:“你可别,你有大把的前途,别跟我似的,一天二十四小时脑袋空白二十个,剩下四个还是在做梦。我帮你想好了,其实高中无所谓,也就分什么重点不重点,没什么区别,我就不相信什么清华北大的学生都是那些重点出来的!只要你有心,自学都能上哈佛!所以重要的是大学,学费比较贵,你要听我的意见话,去我爸的大学,爸妈在那可以帮你多辅导,那样你拿奖学金的几率就大些,压力也就小了,省的在去打工,分开心思!”
  齐晓楠笑着点了下头:“好,我听你的!”
  “呵,答应的真快!”向小天皮却笑肉不笑的答应了句,心想:“受不了这种单细胞的家伙!”
  “傻瓜!”齐晓楠撅着嘴摇了下头,冲向小天做了个鬼脸便低头看书了。
  “唉,晓楠,你说我去当兵怎么样呀,我适合当兵吗?”向小天已经收拾好书桌,并摆上一本打开的语文书,但是他的眼神对着的却是房梁上的电风扇,连眼皮都不眨的对着齐晓楠说道。
  齐晓楠放下书奇怪的问道:“嗯?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你才多大,就是想去也去不了呀!”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爷爷的原因吧,你也知道他的情况,咱俩可是从小到大听他故事长大的。可你也了解我呀,我是想当个大财阀的,嘎嘎!挥金如土,请一堆保姆,连牙膏都有人挤那种,哈哈!”想到这向小天却反常的两眼放光特别精神,一反常态,而且还嘿嘿傻笑了几声!
  齐晓楠白他一眼回道:“爷爷我知道的,可他自己已经打了那么多年仗,他还想让你去吗?”
  向小天歪头想了下说:“我真的不知道,他没直接跟我说过,我只是感觉他有这个想法,但是我害怕,你说如果他真的跟我说了,我会放弃自己的梦想去听他的吗?”
  齐晓楠认真的回答道:“如果爷爷真的跟你说了,我希望你去,我们还年轻,愿望还有很多机会去实现,但是爷爷他们却不一样了,我想他现在应该不是让想你帮他去完成他未了的心愿,他可能是真的希望你能继承他的想法。我感觉这是一种寄托,一种传承。”
  向小天对他她了下嘴回道:“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点道理,有点说服我了,可是就我这性格,到那呆几天不得就让人收拾回来呀,就我这小体格子,也就跑个步还行,听说还有格斗,我会不会被揍得很惨呀!我还老是爱发呆,你说要真是上战场了,关键时刻我吓得走神了,就是不被枪毙,也得把我打回武装部呀。那得多丢人,还有……”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