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驻守在新疆的那群爷们 第4节

点击:

  其实就在刚才温季雨就已经看到了这块洼地,不过此时,那个敌方连长还在树后。巧的是就在温季雨和向少华说话的时候。敌方连长也看到了这块地,并迅速的跑了下去,两人会面后,经过短暂的惊愕便交起手来,但是温季雨显然不敌不知道在浴血中厮杀过多少的敌方连长,迅速的被制服。
  可就是这样温季雨愣是没发出一点声音,因为此时他心里很明白,他这边稍微有一点动静就可能引起向少华那边的注意,决不能连累他遭遇不测。
  项少华扶起温季雨,温季雨扶着向少华弯着腰大口的咳嗽并喘着粗气,显然刚才如果不是向少华来的及时他可能现在都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就在喘息的时间,敌方连长已经从地上迅速的站了起来从腰间拔出一把军刺超向少华他们扑了过来。
  措不及防,就在向少华拍着温季雨后背的那一刻,借着月光一把闪亮的军刀刺了过来,直接插到了温季雨的后背右肩处。
  “啊!!!”随着温排长的一声惨叫,向少华立刻转身一个标准的正蹬直接踹到了敌方连长的肚子。
  “噗~啊!”敌方连长丢掉了手中的军刺,后退了两步捂着肚子露出难看的表情,显然这一脚踹的不轻。
  “排长!!!啊~~~~”向少华转过身去看到温季雨已经趴到地上后背鲜血流了一地,人也好像晕死了过去,大叫一声捡起地上的军刺朝着敌方连长刺了过去。
  敌方连长腹痛还没有过去,见刀过来,下意识的拿手去挡了一下。“呲”的一声手背被划出一道口子,可他还没来得及疼痛,第二刀便已经朝他胸口刺了过来。敌方连长就势蹲下抱住向少华的双腿往后撤一小步,项少华直接后仰摔倒在地,手中的刀也滑了出去,敌方连长直接向向少华身上扑去,可向少华却向右一翻,连长扑了个空,向少华手中却拿起了刀,直接向敌方连长后背扎了下去!
  “啊!!”敌方连长叫声撕裂天空,而向少华的血性似乎也被愤怒完全给激发了出来,连续刺了六下,直到看见躺在地上的人一动不动才停手,然后迅速向前爬站了起来跑向温季雨。
  “小心~~”
  温季雨虚弱的从嘴里发出这几两字,因为声音实在太小,向少华并没有听见,他只看到了排长的表情,但是却听到了“叮!”的弹簧音,身为军人对这个声音在熟悉不过了,这是手雷拔掉引信的声音。
  “排长!!!”向少华头也没回直接向温排长身上扑了过去!
  
  第一章:家
  
  “爷爷~爷爷,奶奶叫你吃饭!”随着一句清鸣的童声,向小天推醒了躺在靠椅上睡觉的老者,老者睁开眼冲着向小天慈祥的一笑:“好,去吃饭,把我的拐杖拿来。”向小天取来靠在旁边的那副双拐,递给了爷爷。
  而这个老人与普通人不大一样,因为他只有一条腿,他的名字叫:向少华!
  “爷爷,用我扶你吗?”向小天冲着向少华直率的问道。
  “不用!”向少华虽以年过古稀,但说话依然中气很足,爽朗之气一表无遗。
  “可是,爷爷!爸爸明明给你买了轮椅了呀,你干嘛不坐,那样你每次出来晒太阳小天就可以推你出来呀,要不虽然路短,可你摔倒了怎么办?”向小天担心的追问道。
  向少华却严厉的回答道:“男子汉顶天立地!人活一世,连走个路都别人帮助,那还能干成什么!小天你记住,在你今后的人生中需要战胜的并不是‘路’而是自己。”
  向小天呆呆的点了下头:“哦!知道了!”
  不知道十三岁的向小天能不能现在理解这句话,但他确实把这句话记住了。而也就是这爷孙短短的几句交流,在以后的生活中曾经帮他度过了数次困境。
  回到房间,向小天坐在饭桌旁看到菜还没上齐就开始发呆,其实慢慢的回忆起来,自从他有意识起便感觉到他大部分的生命都是在发呆中度过的,除了胡思乱想以外好像还真没干过什么实际的事情!
  今天是端午节,家里人难得聚在一起,父亲向如玉、母亲沈丹都在北京的同一所里大学教书,逢年过节才回来一次,向小天自己则跟着爷爷奶奶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子里生活。
  向小天问过他爸爸,爷爷奶奶怎么给他起个这么奇怪拗口的名字,向如玉却说名字不是爷爷奶奶取的,是你温爷爷取的。
  “温爷爷~~似乎只记得我小时候他好像抱过我,呃~又好像没抱过!想不起来了!”向小天嘴里小声的嘟囔着。
  “叮。叮。叮~~”伴随着一阵敲碗的声音,妈妈沈丹发了话:“哎。哎。哎,菜都上桌了,不好好吃饭瞎想什么呢,也不帮忙端下碗筷一天就知道发愣,早晚呆傻了你!”
  向小天噘着嘴应了一声:“知道啦!”说完低头就开始猛造了起来,说是吃,但简直就是狼吞虎咽,往嘴里随便送几口就是一碗饭,连他自己都感觉到,好像自己除了吃饭快没什么别的长处了。
  沈丹看到他这个着急的样子便又开始唠叨起来:“慢点,怎么这个毛病老是改不掉,吃那么快干嘛,又没人抢!”
  可还没等小天回应,向少华却大笑着说道:“哈哈,吃饭快好,想以前打仗时候那真是吃饭快也算一种军事技能呀,可能随时就行军走了,千万别有饭没时间吃,那样饿着肚子打仗就不好了。看来小天还是很有战备意识的,是个当兵的好材料,哈哈!”
  “噗!”
  向小天在嘴里嚼的饭一口喷了出来,心里想到:“得!最害怕的那句话,最终还是从爷爷嘴里说出来了!”
  “干嘛呢!还让不让人吃饭了,还有没有点样子。”沈丹看着向小天一脸怒气的说道。
  向小天冲着沈丹吐了下舌头:“没,没什么,只是有点噎到了而已!”
  “难道女人每个年龄段都会这样子吗?那男人岂不是很惨;小时候听妈的,然后听媳妇的,最后在听闺女的!天哪!”当然最后这句是在他心里想的。
  沈丹:“你…”
  这时一直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向如玉似乎是为了打住沈丹的唠叨抢着说起话来:“在过几天就进行中考了,最近状态怎么样啊?”
  “很好呀,随便答几道题就能考上的,我心里有底!”向小天心里谢死老爸了,别看他平时一身书生气,还是个妻管严,但在他心里一直都是把他奉为‘关键时候能救人于水火’那种人的。
  “那就好,但是不管上什么高中你可能都要离开爷爷奶奶去寄宿学校了,我们这次来也是打算把你接到我们大学的附属中学去,你怎么看?”向如玉接着问道。
  “不去!”向小天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答道。
  向如玉奇怪道:“嗯?为什么?”
  向小天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又认真答复一遍:“我不知道,可能是你们的太突然了,我还没具体想过,但总之我应该不会去!”
  向如玉却并不奇怪儿子这样的回答,心里似乎早就知道答案,点头道:“没关系,你心里有想法就行。”
  “那你总得说个目标吧,就这么含糊的回答,我们怎么能放心的下嘛!你说说你从小到大,虽然没犯过什么大错,但也没有什么拿的出手特长,难道长大了真想当个默默无闻的路人甲吗?”这次说话的是沈丹,她可受不了吗向如玉那种跟孩子说话的方式,在学校也是这样,似乎从来都不会生气,不过也可能就是这样她才看了他吧。
  “那也没什么不好呀,至少麻烦少!”向小天小声嘟囔道。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