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驻守在新疆的那群爷们 第3节

点击:

  “打!”温季雨见好对方放松的时机一声令下,随之见到那个警戒兵眉心出现了一个洞,应声倒下!
  “糟了!”温季雨心中惊道,原来那个连长在自己发出声音的同时就已经迅速的倒了下去,刚才那个坐下去的姿势只是个假象用来诱导我们,可能他已经早注意到我们,但无法确认,不过子弹虽然滑过了他,却打到了他身后的那个绊倒的小战士直中太阳穴!
  温季雨的行动也是经过自己周密计算的,按照那个军官坐下去的时机开的枪,谁知战场的情况瞬息万变,岂是他能预料到的。
  因为此时的装备还无法达到每个人都能配备到自动式步枪,在开完第一枪之后,两个人只能迅速的上膛在找时机。
  电光火石之间,对面已经做出了反应,连长就势一滚一蹬已经掏出手枪半蹲在了一颗树后,做出攻击准备!
  而那个战士直接来个标准的前扑,匍匐前进爬到了前方的一根大树根后利用好了地形,顺势上好枪膛。看来这同样是一只训练有素,经常见血的部队,并没有一点的失利而丧失自己的判断。
  经过短暂的初次交锋,双方立马做出了二次交火的准备,不同的是敌军连长这边也已经做好了攻击,鹿死谁手,尚不可知。
  温季雨惊愕的同时,敌军连长这边心里同样翻天覆地:“如果早能判断出来就好了!如果让兄弟们找好隐蔽的地形休息好了!甚至继续快速前进,到前边休息,遇到他们还能让他们措手不及,还有个拼刺刀的机会,都是自己不好,判断失败,白白丢了两个兄弟的性命。”
  战场瞬息万变,战机稍纵即逝!就在连长还在自责的同时,那个叫大生的战士已经已经超向少华的方向开了一枪作为试探,随之一声枪击撞击声第二枪的子弹已经上膛。
  看到战士已经进入攻击状态,敌军连长也迅速调整了自己的情绪,伺机准备着!
  温季雨这边也马上就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寻找第二次的攻击的时机。刚才对向少华开的那一枪虽然没有直接打到他,但方向没问题,子弹是从他头顶飞过去的。温排长向向少华示意做的很好,并没有马上回击,以免暴露。虽然他们知道方向,但具体方位不知道,对这边就还算有利。
  这种少人数的遭遇战不比那种大规模冲锋,拼的是一个士气、热血,现在这种情况一定要冷静和耐心,判断好时机,否则很可能马上结束战斗,也可能拖到很久。
  而敌方连长这边也在冷静的思考着战术,手雷在将近五十米的距离,不起身全身用力的话,没把握直接扔过去,但那样会暴露自己,很可能被直接击毙,从王班长的中枪位置来看得话,虽然只有五十米,但晚上能借着月光打中这个位置,对方的枪法绝不简单。
  他思考了一会,看双方并没有做出行动,冲着那个叫大生的战士小声说:“大生我们一会分开行动也引开他们,从刚才的枪声及方向来看,他们最多两个人,咱们各自对付一个,你刚才开枪的方向应该没有错,接下来你连续攻击,吸引他们的目光,掩护我。并要判断出那个狙击手的具体位置,你来对付他,我往左跑,换个方向对付左边的那个。”
  “收到!”大生回复到,但视线并没有离开准星。
  “准备~~~开枪!”
  “砰。砰。砰~~~”随着一阵急促的枪声,敌军连长的身形已经随着月光向左边他刚才盯好的伏击点跑去。
  “糟了!被误导了!”温季雨瞬间明白了,对方已经判断出来他这边的情况,想要把我们分开!随之脑子快速的闪过几种方法,如果自己呆在原地不动的话,那么已经丧失了有利地形,现在已经无法判断跑出去那个人的位置,可能遭到伏击的会是自己这边,但如果贸然出去的话自己现在可能被当做靶子。
  “算了,与其呆在这里损失两个人,还不如出去和他拼上一拼,至少在他开枪时候以少华的枪法绝对能判断出他的位置,这样最少还能保住一个!”温排长做完决定后小声的向向少华转达了自己的意思。
  “排长,要不还是我出去吧,我去引他,您的枪法比我好。”向少华把身子埋在石头后对着温季雨低声说道。
  “执行命令,难道你没发现吗?对面的敌人绝对不简单,在咱们击杀了他们两名同伴的情况下,他们依然能不慌不乱的制定战术,冷静的试探射击。而且刚才朝你射击的那个人我能感觉到他的枪法绝不比你差,所以无论咱们两个处于什么位置,都有可能被干掉。你接下来要掩护我,我要想办法朝右边过去,如果我没判断错的话,他们那个人应该会和我一个方向。”温排长对向少华说着话,眼睛却一直在向右边看,判断着位置。
  “少华,我相信你!保护好我。”向少华还没来得及回应。温排长却微笑着回头跟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
  “嗯!”向少华没有再多说一个字,向排长坚毅的点了下头,瞄准好准星做好了射击准备,此时在他的眼里只有一种东西:敌人。
  “砰。砰。砰~~”
  同样是一阵急促的射击,温排长借着这短暂的机会已经向着右边预计的位置跑了过去。
  与此同时那个叫大生的战士见连长已经离开,对面还是没有开火迅速的给自己换了个弹夹,继续保持射击姿势!就在这时突然看到对面露出了一个人脑袋瞄准着步枪指向自己,出于本能他直接一低头躲在石头后,紧接着就是一阵急促的枪声。
  作为一个专业的射手他们都知道,接下来的僵持时间内,每一个细小的判断失误,都会直接的结束掉自己的性命,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在完全暴露自己之前干掉对方。
  因为刚才的几次速射的打光了子弹,向少华只得低头埋下身子换弹夹,而恰恰这几秒钟的时间给了大生射击瞄准的机会,向少华又被动了。如果他一抬头可能会直接一击毙命,现在他要想个办法,把对面的目光引开一下。
  向少华心里明白,这种近距离的对峙,比如扔个石头吸引目光的这种方法根本不行,因为对方甚至不用转头,只要用余光稍微一瞄就能看穿。
  “要立刻做出决定,不能拖很长时间,否则排长那边就会有危险,对了,排长…”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时向少华把自己的身体平趴了下来以便石头完全能够挡住自己,然后慢慢的托起枪,把枪口小心翼翼的伸进石头右边的杂草丛里,把准星对准了右边的某棵树。
  “砰~砰~”间接的两枪时间节奏把握的很好。
  “右边!糟了!连长!”大生迅速的把头向右边看去,突然他心里咯噔一下,但是已经晚了,一颗子弹直接命中太阳穴!
  向少华在开枪完毕立刻以S型的姿势跑向对面,要确认对方完全无法对自己构成威胁,无数次的生死经验告诉他:战场上,决定优势后,哪怕是自杀的机会都不要留给敌人,否则接下来很可能发生同归于尽式攻击。
  看着倒在石头旁的那具年轻的尸体嘴里默默道:“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假如是你先向旁边开枪的话可能死的就是我了!”然后迅速的检查了旁边的两具尸体,确认没威胁后便向右边小心的看去。
  向少华借着月光迅速的往右边移动的到了旁边的一颗树后边,以防暴露自己,此时他的心里很奇怪,为什么没有看到排长以及敌人的影子,并且连声音也没有听到,他继续按照刚才的方式往前移动。
  紧接着他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就在前面一个不深的小土坑里,温季雨被人单腿跪在腰部,右手肘部反过来死死压在背上,而脖子被那人另一手掐的好像随时要断气了一样。
  “排长~~~”向少华大叫一声,飞速奔跑起来,跃起一脚,直接踹中那人脸部。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