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驻守在新疆的那群爷们 第2节

点击:

  “排长你知道,我虽然没你大,但我跟着连长打了快五年的仗了。咱们连又是尖刀连,一直都在东奔西跑的,五年来我一次家都没回过,这兵荒马乱的,甚至连爹娘的生死都不知道。其实有很多次我都想找你帮我给他们写封信的,可话还没说出口,新命令就下来了。”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离别的向少华每次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是这次他是真的想哭了。
  温季雨听后语气却没有变依然微笑着回答道:“所以我们就应该打赢这场仗不是吗?这样我们就能更好的保护我们的家人,保护他们不受到伤害,保护更多人,不应该在让他们经历我们这种事情。”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部队中大多数像向少华这种铁铮铮的汉子每个人心里的痛楚并不少,只不过他们都没有接触正规的教育,并不会去表达自己的想法,只能把痛深深埋到心里默默的忍受,而中国就是靠着这样一群甚至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汉子,铸成铜墙铁壁,保护着我们的亲人我们的家园。
  所以他要做的并不是给予他们同情安慰,而是信心和信念。
  向少华却又憨笑着说道:“其实,您即使写了信他们也不会认识,据我所知我们村好像还没有识字的,呵呵!”
  “没关系,那回去我也帮你写,至少要让他们知道你是平安的!”
  “嗯,谢谢排长。其实俺虽然没什么文化,但跟着部队、连长包括您打了这么多年仗,也明白好多,在将来其实笔杆子要比枪杆子厉害。所以打完仗以后,我不光自己要跟着您学字,将来也要让我的儿子好好读书。等咱们国家强大了,到那时跟本用不着保护,因为根本没有人敢欺负我们,呵呵。”
  “恩,好!我答应你,不过你小子得先找到媳妇再说。”温排长感觉到自己来到连队两年这是这个战士说的话最多的一次,因为两人互相的说了轻松的话题,好像这次任务也随之变得轻松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四周一片寂静,甚至连个虫子叫的声音都没有,只有天上的明月和漆黑的四周证明着这还是在晚上。其实时间流逝的并不是很快,但宁静往往伴随着暴风雨,可能是因为两个人是在太累了,谁都没有注意这一切。
  与此同时,在他们要前进方向的大约两公里处,一支四人的小侦查分队,同样紧张疲惫的搜索着,因为据留守侦查兵报告:他们前天布置的雷区引爆了。
  他们的炸药足够消灭一个连的,而他们的任务是确定敌军的伤亡情况以及他们接下来的行军方向。
  “我们还要走上几个小时的,大家注意保持节奏,附近虽然没有我们布置的雷区了,但难免碰不到敌方的侦查分队!”说话的人声音低沉有力,而且思路清晰丝毫没有被夜间行军影响了判断。
  “是,连长!”另外三个声音同时响起很明显声音夹杂着一丝疲惫,但也没有影响速度,可以看出这只部队同样训练有素,而这样一支四人小分队就能派出一个连长,同样能看出这次的任务对他们的重要性。
  “咕噜、咕噜~~”温季雨睁开眼,摸着肚子无奈的笑了起来,并在心里嘀咕:“太不争气了!还有不知道多久的路要走,身体却不配合了,必须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调解下,否则明天早上执行起任务来恐怕会更加困难,希望没有吵到少华!”并往后边忘了一眼,看见熟睡的少华心便踏实了起来。
  此时的他却再也睡不着了,双眼凝望着月亮,又小声的喃喃道:“今天才是月初,怎么月亮反常的又圆又亮呢?”
  在这茫茫的森林中,借着月光的照耀,两个消瘦的身体就这样背靠着背,倚在一块小石头上显得格外的凄凉。
  就在此时,温排长的心里一颤,对于这反常的气氛,出于军人的本能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虽然他参军只有几年,甚至还没向少华长,但自小出身书本网,博览群书,在加上天资聪颖,胆识过人,在师里也算战功赫赫,无人不晓!只不过一直放不下连里的这群救过他无数次性命的生死战友,放弃了一次又一次的晋升机会,甘愿在连里只当一个小排长!
  “今后要换我来保护你们了!”
  温排长心里默默的说道,并轻轻的推了下还在熟睡的向少华:“少华,醒醒,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久经沙场的向少华虽然被突然叫醒,但并没有表现出很疲散的状态,反而两眼警觉,仔细的观察着四周。
  “排长,怎么了,四周并没什么异常呀,要不要我去巡视下。”向少华小声的问道!
  温季雨面色凝重的摇着头:“不用,没事最好,只不过你有没有感觉到四周静的吓人,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总感觉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向少华:“经您这么一说,确实有点,而且您看今天的月亮怎么会这么圆呀,不是才月初吗?”
  “恩,我看这样咱们两个分开找一个好的伏击点,如果没事最好,咱们两个可以就那样休息一夜。有情况的话,依托有利地形也会便于战斗,我看了一下四周,你就趴在这,这块石头是个很好的遮蔽物,我去右边那颗粗树根下。”温季雨安排罢,并走向那颗要两个个人才能抱得住的大树。
  “排长,还是我去那边吧。石头坚硬一些,能防得住子弹!”向少华起身同样向那边走去!
  温季雨却很严厉的回复道:“回去!执行命令!少华,咱们目前跟踪的这条线路还是敌人撤退时留下的,而且在这种山地森林的地形下又是深夜,方位极不好辨认,我想即使有敌军来袭,很可能继续走这条路线,所以我们的伏击位置都很重要,记住如果人数过多切不可擅自攻击,一定要看我手势。”
  “是!”向少华没有在置疑,对他来讲听排长的话并不是单纯的服从命令而已,更多却是处于对排长的信任!
  然后便一个标准持枪趴下姿势,迅速的找好了伏击点,并借着准星仔细的巡视着四周。
  温季雨也找了一个合适的伏击点趴了下了,并掏出手中的怀表看了下,已经凌晨四点多了,距离天亮最多还有三个小时!
  “希望不要有任何意外!”温排长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
  其实天不遂人愿,这话真的应对了温排长的祈祷,但是对刚才的四人小分队说也合适,拖着疲惫的身体,高速行军,又是在这个时间段,任谁也无法持续保持着高度警觉。
  “啊~”一句声音不大的惨叫从一个年轻的小士兵嘴里喊了出来,随之就是“噗通!”的一声,他被地上的树枝绊倒了。
  “不要出声!”说话的是那个身材高大的连长。
  “有没有事?算了,我们还是原地休息一下吧,王班长你负责警戒,大生你扶小李到树下检查一下!”连长说罢还是紧张的环视了下四周,经历过无数生死的他似乎也感觉到了今天晚上也有些不寻常。
  距离前方不到五十米处他们的所有情况已经被全被借着月光的温排长两人看到。此时向少华已经全部进入战斗状态,只是眼睛还是像着温排长那边瞄着,他在等待着命令,一个攻击的指令!
  温季雨却并没有立刻做出回复,他还在仔细的望向那边仔细的确认着什么。
  这时温季雨做出了几个简单的手势:先伸出了四个手指,然后又指了下自己又敬了个礼,随之指了下向少华,做出个端枪的动作,又伸出两个手指,把手放在眼睛处比作望远镜,抹了下脖子。”
  “一共四个人,我打军官,你打警戒,剩下两个见机行事。”向少华明确了排长的指示,点头做出回应,并全神贯注的瞄准着目标等着排长下攻击命令。
  与此同时,对面的连长似乎放松了警惕,可能实在是太累了,他也找到了一棵树坐着靠了下来,只剩一个警戒兵,在紧张的环视着四周。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