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驻守在新疆的那群爷们

点击:
     第一卷 边防连
  引子
  
  下面讲的这个小故事是发生在解放战争临近结束之际一个不知名的山头上,要不是我爷爷亲口讲述给我,我想除了祖国会记得以外,没人会知道!
  ————
  “趴下!”一个几乎听不到声音在空中飘荡,因为此时到处都是轰鸣声,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这个雷区下边究竟埋了多少炸药呀,在怎么样也不会同时引爆吧!向少华此时的脑子很乱,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想这个,但他现在却还保持着一个意识:不能死,我得活下去,因为排里还有不少兄弟,等着他去救,得让他们活着,这是一个班长应尽的责任!
  爆炸声渐渐的消逝了,而此时缠绕在空中的却剩下了叫喊声和呻吟声!
  “大家暂时不要动,也不要救人,没受伤的开始报名字!”这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声音很响亮,中气很足!
  “是排长”向少华心里一阵激动。随之:“向少华-到”“陈有生-到”“王开放-到”
  “就咱们四个没受伤吗?你们三个先不要动,等灰尘完全降下来再听我安排,先听声音,视线之内,记住受伤同志的位置!”排长的声音响起。
  “收到!”
  三个声音响亮的回复,能听出来虽然突遭此大难,但无疑的证明这是一只训练非常有素的部队。
  时间不是很长,慢慢的灰尘已经完全落下,大家的视线有些恢复,但伴随着漫天的叫喊声和呻吟声四个人的心里犹如同刀割一般。
  “少华,你再去勘察下战场,看看还有没有余雷,要小心!”排长的声音再次响起,并伴随着两个凝重目光的对视,向少华还是点头道:“是!”
  虽然很想去救离自己不到三米的战友,但他还是毅然的执行了排长的命令。“有生,开放咱们三个救人,分开从不同的方向,要注意脚下!”
  “收到!”两个声音同时回应,只不过听起来还是很稚嫩,能判断出这还是两个孩子。
  这是一只行动先遣小队,两个班的兵力加一个带队排长,任务:判断雷区!
  排长叫问温季雨,书本网,祖上几代都是私塾先生,奈何时代变迁,命运无常,到了他这却投身到解放革命中了。
  向少华是二班班长,他负责殿后,在当时的情况下可能在探雷任务中是最安全的位置了吧。
  温季雨没有事,是因为他运气好作为尖刀兵却并没有踩到雷,而是后边的战友引爆了,气浪直接把他炸出了雷区,向少华是因为没赶上,但是此时活着的却比死了还要痛苦。
  四个战士分工明确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他们现在有着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没有哭。
  因为他们明白此时要的不是眼泪,是信念。
  “要活下去,要把战友安全的带回去!”这句话占据了四个人的全部想法。
  “报告排长,发现四颗余雷,无法排掉,但已标注位置!”经历了如此重创后,向少华的声音依然铿锵有力。“嗯,十七人牺牲六个,重伤五个,轻伤两个。还有咱们四个,有生你原路返回报告组织这里的详细情况,让连里来人把兄弟们接回去,要快!注意安全!”而此时温排长却发不出同样的声音了,声音虚的像个老人,手底还在帮着一个战士绑绷带。“少华,你去把大家的水分配下,争取让每个人都喝上一点。”
  “好”看着排长的样子,向少华此时同样的却怎么刚硬不起来了。
  时间同样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大家都在的等待着,但每个人脸上都很坚毅,没有一个人露出绝望的表情,因为他们相信,会有人来救他们的。
  部队会把他们带回家的,此时除了温季雨还在走动着巡视受伤的战友外,连向少华他们两个都坐在地上,努力的在缓解着身体和情绪。
  “来了!”发出声音的是王开放,喜悦、激动、希望,各种情绪交织而来!
  很快的,在带队干部的指示下,在场的伤员们包括尸体,都被迅速的接手,有秩序的返回。
  这时在连长旁边发出了温季雨的声音:“报告连长,我想继续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不行!”被称作连长干部发出了很浑厚带着不可置疑的回答。
  “部队还是要前进,如果您不让我去,那么这样的情况很可能在次出现。”温季雨的声音同样带着坚定。
  连长低头不语犹豫着,片刻:“好吧,但一定要注意安全,若果遇到特殊情况,立即返回报告,切记不可擅自行动!”
  “是,保证完成任务!”话闭,一个标准的军礼。
  “报告连长,我请求和排长一同任务!”是向少华的声音。
  “不行,少华你随部队回去,还有那么多兄弟需要你照顾呢!”是温排长抢在了连长前边,他生怕连长答应,那样他可能又要肩负上一份未知担心。
  “如果您一个去的话,万一出现个什么意外,谁也不知道,那和没执行任务任务有什么区别。况且,刚才我有休息,排长你却一直在忙着治疗,体力上我也比您更充沛,而且连队那么多人兄弟们不用我照顾也可以,否则即使去的话也是我一个人去才对!”
  “那也不…”
  “好吧,你也一块去!”这次是温排长的话没说完,连长的话却先说了出来。
  “谢谢连长,保证完成任务!”向少华立正答道。
  “你们两个记住,一定不要出现意外,我不能再因此在失去任何兄弟了。”连长面色凝重的说道。
  “是!”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说罢头也不回的奔着下一个目的地跑去。
  “排长你看,地上好多脚印,并且丛林的迹象来看,明显有部队行军的痕迹,而且他们走的快,好像是要紧急撤退一样,看来附近并无雷区了。”向少华说道,虽然是个庄稼孩子出生,甚至连自己的名字还不怎么会写,但跟着连长打了几年仗自己还是有一些独到眼光的。
  温季雨点头:“嗯,没错!但还是要小心,我负责前方,你负责脚下、左右。”
  “是!”
  两人的对话并没有影响行动速度,依然保持着警戒状态快速移动着。
  转眼间已经到了深夜,两人到现在,滴水未进,而且还是在高强度行军!
  “好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歇一下吧,在这种视线下盲目前进,即使不出意外,过分的浪费体力会得不偿失的。”温季雨转头对着向少华说道,并向旁边的很高杂草丛走去。
  两个人就这样背靠着背,在杂草丛里坐了下来,他们身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干粮,即使休息,也就只是给自己腾上个喘口气的功夫。
  温季雨从怀里拿出了一块手表,先是看着表发了一会呆,这是参军时父亲送给他的,意为不要让他忘了回家的时间,然后借着月光看了下时间小声道:“已经九点多了,看来咱们两个今天晚上只能这样对付一宿了。”
  “诶,排长!等打完仗了您能教我识字吗?我到现在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呢!”向少华并没有回答刚才的话,而是像个孩子憨笑着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怎么突然说这个,想识字很简单呀,不用打完仗,执行完这个任务回去我就教你!”温季雨带着和蔼的笑声小声的回答道,他年长向少华几岁,一直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弟弟看待。
  “真的!太好了!”激动的向少华都想站起来抱着排长亲一口,但碍于情况还是忍住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7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