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2009台海战争

点击:
       “轰隆隆………”一阵沉闷的雷声紧接着刚才那道耀眼的闪电撞进卓凡耳朵,卓凡不禁皱了皱眉头。心里暗道:“这北京怎么总是在下班的时候下雨?不过,下了雨晚上可以凉快一些,大家可以睡个好觉了!”

  卓凡站起身来看了看窗外,这是一个拥有完美形象的年轻人,英俊年轻而且气宇轩昂,在挺拔的眉骨下面的鹰隼般锐利的眼睛使面容如刀刻般显得格外硬朗,健壮魁梧体格和一米八的个头,映衬着窗前昏暗的光线形成了一幅完美无暇的画卷。天空中乌云密布,光线似乎比刚才暗了许多,长安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开始为了躲避马上就要倾盆大雨向远处的商场和地铁车站跑去,而骑自行车的人也纷纷拿出雨衣披在身上,而长安街上的车流仍然向个有气无力的蠕虫缓慢的挪动着。

  “下个月就要开奥运会了,怎么还是这么堵?到时候可怎么办啊!?”卓凡苦笑着将自己的念头从窗外拉回桌上的笔记本电脑上来,电脑屏幕显示的既不是办公的文件也不是最新的电影、游戏,而竟然是与他隔壁房间的图象!

  “已经四天了!怎么除了看电视就是看电视!?电视有那么好看吗?”卓凡气恼地想。他住进贵宾楼饭店已经四天了,一直在通过墙上针孔摄象机监视着隔壁房间里的那个姓黄的美籍华人。

  最新型的针孔摄象机巧妙的被安装在房间的工艺顶灯座上,极难被发现,床头的灯座和卫生间里也安放着小巧的有线窃听器,所以被监视的对象虽然用便携的反侦测设备检查过房间,但仍没有发现。也难怪,那个黄姓的美籍华人今年已经是第3次来北京了,每次都是这么在宾馆里默默地住上些日子,然后又悄悄地离境,行踪是那么地诡异,却又完全不引人注目。他进出大陆已经十数次了,从没有出过问题,原本的提心吊胆和谨慎小心早就被以往的顺利行动所逐渐消磨掉了。由于每次都换个入住的宾馆,所以他这次进了房间只是敷衍似的检查了一下就安心地看起了电视。可他万万也没有想到,这个小小的房间里从电话到网络端口无一不在隔壁人的严密监视之下。

  卓凡懊恼地盯着屏幕,英俊的面颊上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显得似乎比他实际的年龄要老成许多。这四天来他早已经厌倦了监视隔壁那个粗俗男子的一举一动,更反感他每次上厕所时因为便密而发出的令人反胃的声音。可为什么?……为什么他除了打电话到前台要吃的以外,既不和外界联系,也没有人联络他呢?……他来北京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说心里话,卓凡一点也不喜欢现在他从事的工作,本来是这个月就可以从石家庄陆军学院侦察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可不知什么原因,学校莫名其妙地让他提前一个月做了毕业论文,之后被一纸调令,调到了总参三十九处。原本已经内定被特批跨军种分到东海舰队的海军陆战队第4旅当少校侦察参谋的他,现在不得不足不出户地听别人拉大便,真是让他沮丧到了极点。当初刚收到调令的他原本一万个不愿意,可找到了校长也只是得到了一句冷冰冰地:“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也就只好垂头丧气地独自一人来北京报到。每次当他想到自己在看别人拉大便的时候,自己的同学都在威风凛凛地指挥着侦察分队,就不免暗暗问候这个倒霉的三十九处的三代祖先。

  正在卓凡暗自神伤的时候,无线电监听装置突然亮了红灯,与此同时,被监视的那个黄姓华侨,似乎被电击了一样拿起了床头柜上的手机,查看了起来。
  “是短信。”卓凡暗想,同时立即查看了监听装置记录下来的数字信号。
  “拷!是加密的!”卓凡心里暗骂,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没有解码的程序,信息内容只能由总部的大型计算机来处理了。
  这时,那个被监视的对象似乎犹豫了一下,马上手脚麻利地收拾起了东西。看来他要离开了。卓凡不动声色地在电脑上敲了一串字符,信息连同刚才截获的手机信号迅速被发回了总部。

  猎物看来就要出动了!

  ※※※※※※※※※※※※※
  黄姓华侨收拾好行李就下楼结了房费,出门打了一辆车低声对司机说:“机场”。他没有意识到,一张大网已经悄无声息地张开了……而此时,雨正下得很大……

  当他来到机场的候机大厅的时候,因暴雨而延误的航班使刚投入使用的新航站大楼显得那么的拥挤,雨虽然小了许多,但能见度仍然不高,到处都是滞留的旅客在喧嚣的大厅中提高了嗓门在给家里的人抱怨或者推迟原有的约会时间,使原本空旷的侯机厅被嗡嗡的说话声变得更加嘈杂。他拉着行李箱来到候机厅中心的室内喷泉旁边,喷泉没有喷水,边缘上坐满了等候飞机的旅客。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他扫视了一下周围,把一支鲜红色的派克金笔别在了自己的西服上衣兜中,并拉开了手提包的拉链,让手提包虚掩着。
  不多时,一个很不起眼的中年人一边旁若无人的打着手机一边向他身后踱了过来,看四下无人注意,左手迅速地将一个小纸包投入了黄先生的手提包。而他自己加快了脚步径直向大厅的角落走去。这一切似乎瞬间就完成了,也丝毫没有人在这拥挤闷热的侯机厅里注意到他们的行动。

  忽然,在水池边坐着的几个年轻旅客呼地一声站了起来,将黄先生扑倒在地,在他还未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一个湿臭的毛巾就塞进了他的嘴里,脑门上则顶上了一支冰冷的手枪。黄先生痛苦地抬起头,恍惚中看到不远的地方刚才给他东西的那个中年人也被几个人按倒,心里不禁一凉,“完了!这次真的是完了!”

  在所有侯机的乘客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的时候,那群人就抬着被按倒的两个人迅速的消失在不远处的一个消防通道中,几个手快些的人还想用手机或相机拍几张照片,可立即就被似乎从地缝里钻出来的机场保安挡在了身前,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失去了拍照的机会。正在懊悔间,机场广播员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亲爱的各位旅客朋友,气象条件已经好转,由于暴雨的原因延误的航班现在已经开始安排陆续起飞了,请还没有更换登机牌的旅客尽快到就近的服务台更换登机牌,对大雨给您造成的不便我们深感抱歉!”
  大厅里的人群立刻开始焦急地向安检入口移动着,刚才发生的事情,似乎已经没有了半点波澜……
  ※※※※※※※※※※※※※
  机场高速
  卓凡一脸轻松地驾驶着一辆帕萨特轿车向北京城的方向急驰,后面跟着一辆蓝白相间的囚车,两辆车闪着警灯高速行驶着。
  “还真是顺利,也不枉我熬了这么几天的夜了!”卓凡得意地想。“才一个月我这已经是第3次行动了,虽说辛苦,可比起以前的生存训练,简直就是小儿科!唉,来这里真是大材小用啊!”想到这里心里不免又是一暗。
  “嘀嘀”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卓凡立即按了耳机上接听的按钮。
  “卓凡吗?我是凤凰山!”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卓凡心里一凛,凤凰山是39处政治委员的代号,那是个极为神秘的人,卓凡只知道这位顶头上司姓赵,其他的几乎一无所知!此时与他隔了好几层级别的政委怎么会突然找上自己呢?卓凡实在不明白。他忙回答“我是卓凡!”
  电话里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停顿和犹豫,连珠炮似地下达了命令:“你立即赶往南苑机场6号停机坪。”
  卓凡一楞,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完啊?怎么又有新任务?但多年的军人习惯还是让他先条件反射似地先回答了一个“是!”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说“这次的任务不是还没有结束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6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