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人突击队 第5节

点击:

这件事把夏柳云搞的也是闷闷不乐,计划去看克超,他们在深山里的驻地,没有公共汽车通行,进出都很不方便,只能等机会随部队的车进去。她决定过段时间,请几天假去向克超解释一下。
今天是周末,夏柳云一个人在家里无事可做,同事刘佳来了。
昨天下班后,黄天程就开车把刘佳拉出去玩了一个晚上,黄天程让刘佳务必把夏柳云约出来,中午的时候他会在政府招待所等她们。
夏柳云听到敲门声,见是刘佳来了,赶紧把她让进家里。
“夏姐,干吗把自己关在家里?小心闷出病来,我陪你去逛商店吧。”刘佳进门就对夏柳云说。
夏柳云与刘佳虽同在档案局工作,但俩人不在一个科室,并没有太多的交往。前不久,刘佳突然主动与夏柳云来往的多了起来,一来二去,俩人就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因为夏柳云经常一个人孤单寂寞,真的希望有人找自己聊天。但她想不到刘佳接近她是黄天程安排的。
夏柳云正在考虑今天做怎么过?想不到刘佳来了,有人陪着逛商店当然是最好的事情了,高兴的对刘佳说:“我正愁今天做什么呢?你来的可真及时,等我一会儿,我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女人把逛街当作享受,真的是一点不错,而且也不感到累,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俩人从一个商店出来。刘佳看了一下表,发现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夏柳云说:“夏姐,到中午了,我有点饿坏了,我们去吃点东西吧。”
“吃什么?要不我们到小吃摊随便吃点。”夏柳云也感觉饿了。
“那可不行,我请客,我们去市府招待所吧。”刘佳说着拉着夏柳云上了一辆出租汽车,直奔市区迎宾路的市府招待所。
黄天程是市府招待所里的常客,因为在这里吃喝不用掏腰包,过一段时间,他就让老爸的秘书来签一下字,所有的消费都挂到市委的接待帐上。此时的黄天程已经在招待所里,专等着夏柳云她们到来。
武克超也开车进了招待所,一眼就发现了餐厅门前的那辆轿车,那晚送夏柳云回家的就是这辆车,他对这辆车的印象很深刻,心想决不会是巧合,夏柳云一定是与车的主人在一起,他远远地盯着餐厅门口。
刘佳拉着夏柳云进了餐厅,正要到零点餐厅,黄天程突然从对面走了过来。他假装不期而遇的样子,“怎么这么巧,会在这遇到两位漂亮的女士,真让人高兴。”
夏柳云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黄天程,这段时间与黄天程混的也很熟悉了,知道他是黄副书记的儿子,而且黄天程很会说女人爱听的话,所以对他很有好感。只是感觉他对自己好象有所企图。
女人的心理也很奇怪,绝不会反感自己有所企图的男人,这样的男人让她感觉到自己的价值,这可能是虚荣心在作怪吧。
“黄大哥,你也在这里吃饭,我们正想来吃点东西。”刘佳抢着说。
“太好了,我还没有吃,我们一起吧,我请客。”黄天程热情地邀请她们。
刘佳没等夏柳云说什么,就拽着她跟着黄天程进了一个包间。
等了接近两个小时,武克超终于看见夏柳云她们出来了,不是俩人,男男女女有七八个人,夏柳云她们上了那辆轿车,其他人上了一辆吉普车。
武克超感到很奇怪,看到她们俩人进去,怎么出来这么多人?他并不认识黄天程,黄天程是两年前来的滨海,武克超在部队里,很少回家,所以没有见过黄天程,更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武克超紧紧地盯着前面的两辆车,只见两辆车拐上了东风大街,然后直接朝郊外开去。武克超不敢跟的太紧,怕被他们发现。前面的车出了城后向凤凰山方向开去。
凤凰山是滨海的一处风景旅游区,山不太高,象一座大的丘陵。在山下有一座水库,水库的上游有个很有名的温泉。市里在这里建了一家温泉疗养院,是滨海市的干部疗养院。疗养院在后院里建了十几栋别墅,专门供市里的领导们休养度假之用,也接待来风景区游玩的上级领导。
黄天程假借他老爸的名义,时常到这里来享乐,这里的设施好,环境优美,而且安全,一般老百姓是进不来的。他们时常带女孩子来这玩,把这里当作玩弄女孩的最佳场所。有些女孩甚至把能来这里玩乐,视为炫耀的资本。
武克超看见前面的车进了疗养院的大门,停下来等了一会儿,然后也直接开车进去,门卫见是部队的小车,也不敢询问。进到疗养院后,武克超没有发现刚才的两辆车,他把吉普车停到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从车上下来。
武克超先在前面几栋楼前看了看,没有发现目标,然后向里面寻找。后面的院落很大,到处长着大树,环境很幽雅。小楼之间的距离都很远,有几十米,中间部位是花园。每栋小楼前都有一个小型的停车场,能停四五辆车。
向里走了有半里多路,在西北角的一栋小楼前,武克超发现了刚才的那两辆车,他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然后沿着旁边的绿化带向小楼摸过去。
武克超没有走正门,而是来到边上的窗户前,透过窗户刚好可以看见别墅一楼的客厅。
黄天程领着夏柳云和刘佳进了餐厅的包间,已经有三个男的和两个女孩在里面,他们以前都见过面,有的是一起吃过饭,有点是跳过舞,都很熟悉,不用相互介绍。
为了得到夏柳云,黄天程真是煞费苦心。把一切计划安排的那么周到。一边吃喝一边假装商量去那里玩,几个人都提议去凤凰山玩。
夏柳云听刘佳讲过凤凰山温泉疗养院,不但环境优美,内部的档次也是本市最高的,所以也想去看看,就没有反对。黄天程见一切都按自己的计划发展,心里暗暗高兴,一伙人酒足饭饱后,直奔凤凰山而来。黄天程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双愤怒的眼睛一直盯着他们。
疗养院那边,黄天程早就安排好了,他特意找了一栋僻静的小楼,告诉服务人员,他们来到后,不要随便打扰他们。
进到小楼里,几个人迫不及待的放上音乐,搂在一起跳起了交际舞,跳了没有一曲,就已经不是交际舞了,而是抱在一起的贴面舞。
黄天程想邀请夏柳云跳,夏柳云推脱了,坐在客厅边的沙发上,看着刘佳她们在跳。
黄天程见状,向一个小兄弟使了个眼色,然后坐到了夏柳云身边。
“小云,是不是很累啊,要不到楼上休息一下。”黄天程关切的问。
“不用,可能是喝了些酒,我坐一会儿就可以了。”
“那就喝杯咖啡吧,可以提神,解酒。”黄天程边说边向那个小弟打了个手势。
不一会儿,小兄弟端过了两杯咖啡,黄天程端起一杯递给了夏柳云,然后自己端起了另一杯。
夏柳云喝了几口咖啡,感觉苦的厉害,也就不想喝了。没几分钟,她逐渐感觉身体内有些燥热,头有点发晕,然后就把头靠在了沙发背上。
黄天程见状心中一阵狂喜,知道在咖啡里的药起了作用,他握起夏柳云的一只手,摇了摇,“小云,是不是想睡觉啊。”见夏柳云没有反应。黄天程立刻把一只胳膊伸到夏柳云的背后,一只胳膊伸到腿弯处,把夏柳云抱了起来。
武克超在窗外,把客厅里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他不知道夏柳云喝的咖啡里被下了药,也听不见他们说了些什么。他突然看见黄天程抱起了夏柳云,心中压抑的怒火一下子喷发了,他冲到门口,一脚就把门踢开了。
“把她给我放下。”冲进客厅的武克超用手指着黄天程大喊了一声。
屋内所有的人都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喊镇住了。
正在跳舞杜六和老刀醒过神来,见进来的人很陌生,从未见过,马上走上前来,推搡武克超的前胸。
“你他妈的是干什么的?……吼什么?……想找揍是不是?”
武克超一言不发,一只手抓住一个人的胳膊,同时把两个人摔趴在地上。其他人立刻吓傻了。
黄天程抱着夏柳云的两只胳膊一松劲,把夏柳云丢在了沙发上。指着武克超问:“你是干什么的?……你想干什么……你知道我是谁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5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