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人突击队 第4节

点击:

黄天程那里受过这种委屈,他立刻打电话告诉了老妈。想不到他老妈竟然让青城公安局的警察,开着三辆警车,到学校来抓打架的学生。
那天校长正在开教务会,听到有警车响着警笛来到学校,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赶紧跑出来问原因,当知道是两个班级的同学打架的事,而且是黄天程的母亲让公安局的人来处理,立刻把校长气坏了,没有跟学校打招呼,就随便到学校抓人,仅仅是因为同学之间打架,二话没说把青城公安局的人赶出了学校。这件事在社会传的很广,影响也很坏。都说公安局是给黄天程家里开的。后来这件事被黄智铭知道了,把他夫人和儿子大骂了一场。
黄智铭告诉他夫人:“不能再这样护着儿子,你这样不但害了儿子,而且会连我也一起害了。你去听听群众说什么,儿子都被你宠成花花公子了。”
“我不护着儿子难道还让人家随便打吗?你只知道忙你的工作,你什么时候操心过儿子的事,现在反而来说我不对。”黄智铭拿他夫人没有办法。
黄智铭被提拔担任滨海市委副书记,他夫人和儿子都一起搬到了滨海。黄天程到滨海后不久,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结交了几个狐朋狗友,外号叫猴精、老刀、杜六的这几人,经常跟随他吃喝玩乐。无事可做时,便把追女孩子玩当成最大的乐子。
几个月前,黄天程在市府家属大院里遇到了夏柳云,立刻被她的美貌吸引住了,想不到大院里竟然有如此漂亮的女人,模样、身材还有气质,没有一样不让黄天程垂涎三尺。
黄天程感到奇怪,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个漂亮的女孩?他的魂被夏柳云勾去了,他发誓要一定要搞到这个女人。
他很快就打听出了夏柳云的情况。知道夏柳云已经结婚,爱人是军人,而且她公爹是副市长后,让他难受了好几天。夏柳云的身份让他感到难办,使黄天程不敢轻易下手。但是色胆包天,他决不甘心这么漂亮的女人得不到。
黄天程学习不好,但在追女人方面却是天才,鬼点子特别多。他知道想要玩夏柳云这样的人需要特别小心,否则偷鸡不成还惹火烧身。让几个小兄弟仔细的调查夏柳云的情况,他要制订一套进攻计划。
很快他发现夏柳云有一个叫刘佳的同事,是一个好玩的女孩,他找准机会,约刘佳出来吃饭,刘佳做梦也没有想到黄书记的公子会请自己吃饭,兴奋了很长时间,她哪里知道黄天程的目的,她只是黄天程达到目的的一枚棋子,黄天程与她玩乐,是搂草打兔子,捎带得。没有几天就把这个女孩搞到手,领着她到酒店吃喝,然后去舞厅玩乐。混的很熟以后,黄天程就让刘佳约夏柳云出来玩。
这个刘佳对黄天程言听计从,爱慕虚荣的她,能攀上黄天程这个靠山,内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自然对黄天程言听计从。
武克超回家的那次,就是黄天程安排好了,他让刘佳约夏柳云出来玩,上午她们逛街,下午再遇到黄天程,一起去吃饭,随后到舞厅玩到十点多,夏柳云从未在外边玩的很晚,坚持要回家,黄天程只好把她送了回来。
夏柳云虽然是个很正派的女孩,但是对娱乐活动也感到很刺激和好奇。跟着黄天程他们玩过几次后,逐渐喜欢上了灯红酒绿的场所。感觉自己以前的生活真的是很枯燥无味,特别是武克超不在身边,自己除了看电视,没有一点事情可做。被刘佳她们拉着去了几次舞厅后,很快就喜欢上了跳舞,跳上几曲疯狂的迪斯科,那种激情她以前从未体验过。
黄天程设计好计划,一步一步的在引诱夏柳云,先是吃饭,再是去舞厅,玩过几次后,就开家庭舞会。带她去郊外的一栋别墅里参加舞会,他们当着夏柳云的面跳最流行的贴面舞,夏柳云对这种舞难以接受,坚决不同意跳这样的舞。
过了两个多月,黄天程一直没能得手,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让他心里痒痒的难受,自己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可以逃脱。越是得不到,吸引力就越大。这个夏柳云让黄天程寝食难安,对她又不敢动硬的。
这一天,黄天程和老刀、杜六、猴精几个小弟兄一起在市府招待所的餐厅里喝酒,他不住的叹气。老刀问黄天程:“大哥你还能有什么难事,为什么叹气?”
“妈得,还不是为了夏柳云那个小娘们,老子费尽心机就是搞不到手。”黄天程恨恨地说。
“大哥要不要我们帮你,给她来个霸王硬上弓不就得了,还用费什么劲。”外号‘老刀’的家伙是个楞头青,但是做事心狠手辣,一直给黄天程充当打手,干了不少坏事。
“你知道个屁,她男人是个军官,她公爹是副市长,你以为她那么好惹。不小心把她惹急了,够你小子受得。”黄天程恨恨地说。
“那……既然如此大哥还是算了吧……”杜六低着头轻声说。
“可那小娘们真的是太吸引人了,搞不到手心里就痒的难受,再说哥们看上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过,这事让人知道了还不笑话咱们。”黄天程不甘心的说。
“我有个主意,保证大哥能手到擒来,咱们把她诓到郊外,给她来点迷奸药,不就可以解决了。”猴精慢言慢语地说道。
这个‘猴精’真名叫陈浩哲,就因为特别机灵,脑子一转就能想出办法,所以外号叫猴精,长的挺文静,瘦弱的身体,戴一副无边眼镜,总用细长的烟嘴叼着烟,是一个吃人饭,不拉人屎的家伙,满脑子的鬼点子、馊主意,深得黄天程的器重。
“好办法,还是你小子鬼点挺多。”黄天程立刻来了精神,“这个周末就办,还是去山上干部疗养院的那个别墅,让刘佳把她约出来,另外你们再找二个女孩,人多了不会让她起疑心。哈哈……”黄天程感觉好象已经把夏柳云搂在了怀里。
第四回 惹出事端
侦察连驻地的操场上,官兵们正在跑着一万米,这是他们每天的必修课,武克超双腿绑着沙袋,跑在前面,他已经超过了其他人快一圈了。战士们都在纳闷,连长怎么这么玩命的跑?
没人知道武克超心里窝着的火,这几天他都是通过这种方式把内心的压抑释放出来。这种的事情无法对别人讲的,只有自己默默忍受着痛苦的折磨。
武克超一直在想,无论如何要把事情搞清楚,如果是自己多心而冤枉了老婆,就老婆赔礼道歉,要是小云真的做出对不住自己的事情,也决不会轻饶了他们。周末一定回去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星期六早上三点多钟,武克超就起床了,他换上便衣,拿上他的高倍望远镜,开着那辆212吉普车回了滨海。
天刚放亮,武克超就赶到了市府家属大院,门卫见是挂军队牌的小车,没敢询问,直接把车放了进去。
市府家属院的各楼之间的间隔很宽,都有绿化带。武克超把车停到不被人注意的树后,远远的可以看见自己楼道出口。
大院里逐渐人多了起来,一些退休的老干部们开始在大院里晨练。武克超看见了母亲与十多位老人,在不远处的小花园里打太极拳,他本能地把身体压低了一下,好象害怕妈妈看到自己。
九点多钟,武克超突然看见妻子从楼道里走了出来,身边还有个女孩子,俩人挎着手臂,显得很亲热。
武克超觉得女孩挺眼熟,但记不得在什么地方见过,他突然想起了,好象是在自己的婚礼上见过,是妻子的同事。因为不常回来,妻子单位的同事他大多不认识。
看着俩人渐渐远去,武克超才想起来发动车子,远远的跟了过去。想到跟踪自己的老婆,武克超突然感觉有些悲哀。
武克超有种直觉,今天要发生什么事。他总是很信任自己的直觉,这是特殊训练的结果,用直觉去判断未知的事情,准确率往往超出理性的推理。
夏柳云与同事有说有笑的逛着街,即便不买东西,遇到商店就进去转一圈,她绝对没有想到,武克超后面跟着她们,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这段时间夏柳云也感觉很后悔,几月没有见克超了,他好不容易回家了,自己却跑出去玩了一天,惹得克超生了一顿气,也没能解释清楚,他心里不定在想什么?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5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