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人突击队 第2节

点击:

接近傍晚的时候,突击分队顺利穿过沼泽地带,所有队员都变成了泥人,每个人都累得抬不起脚来了。
武克超发现前面不远处是一片树林,悄悄对战士说:“大家坚持一会儿,进入前面的树林里再休息。”然后带领突击分队向树林摸了过去。
进入树林后,前面的侦察兵突然发现树林深处有蓝军在活动。听到有情况,疲惫不堪的战士们立刻恢复了斗志,迅速进入战斗状态。
武克超立刻示意战士们隐蔽起来,然后命令一排长带两个人过去侦查一下。一排长半小时后回来报告,是蓝军的一处后方补给站。看样子象刚吃过晚饭,因为在大后方,警戒不是很严格,只有在外围有哨兵。
武克超想了一下,命令两个小组在外边警戒,他亲自带一个战斗小组摸进了补给站。
绕过外围的哨兵,武克超潜伏进了补给站里,在旁边有几辆油料车,他们从车底下爬过来,武克超发现不远处停着一辆战地指挥车,车旁边有几座帐篷。帐篷里不时地传出说话声。
武克超悄然无声的来到指挥车旁,车里没有人,他从后门上了车,然后轻轻的把车门关上。武克超在车里迅速搜查起来,他发现了一张物资供应记录,他把这张记录单抽出来,塞到口袋里收藏好。
几分钟后,武克超从车里溜了出来,向几个队员做了个撤退的手势。很快他们就退到了树林外边,然后带领突击分队快速移动到几公里外的一道沟渠里停了下来。
武克超掏出记录单,对照着地图看了十多分钟,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果断地说:“从蓝军物资调配的资料上分析,移动的指挥所是一个幌子,他们真正的师指挥部根本就没有在演习区域,而是在这里,这个叫小营的山村,离这大约还有一百二十多公里。”
“他们这不是违反演习规则吗?导演部为什么不制止他们?”一排长小声说。
“演习并没有规定指挥部必须要设在哪里,而且强调说要贴近实战。如果是真的在打仗,这里真的是很好的指挥所。我想这也是集团军首长有意对我们进行的考验。”
“连长,你说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三排长问。
“空中打击肯定不行,会伤及无辜百姓。临行前团长命令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见机行事。看来‘斩首行动’必须由我们来完成。”
“那我们是否向指挥部汇报这个情报?”
“不行,我们的无线电一打开,立刻会暴露我们的行踪,蓝军的指挥部就会迅速转移,再想寻找它就很难了。”
武克超收好地图,看了一下表,接着说:“抓紧时间休息半个钟头,吃点东西。再十多个小时我军就要发动进攻,演习就要开始了,一天内蓝军的指挥部不会有大的行动,所以我们要在明天下午赶到小营村。”
第二天的下午三点,武克超带领突击分队摸到了小营村对面的山坡上,队员们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而且行军一百二十多公里,身体已经达到极限。可一看到目标已经在眼前,所有的疲劳都消失了,战士们立即进入战斗状态。
小营村位于对面半山腰的悬崖下,只有十多人家,与突击分队潜伏的这座山隔着一条几百米宽的大山沟,山村只有一条下山的路。周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武克超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着村里的情况,心里想:“真他妈的绝了,选这么个好地方,在悬崖下,大炮和飞机也很难攻击到它。”
武克超仔细地数着对方布置的岗哨,村前、村后以及对面的山顶都有固定哨,强攻肯定不行。他目测一下山顶到村庄的垂直高度,大约有四十米,一个大胆的行动计划在心里形成了。
“我布置一下战斗任务,二排长,你带领二个狙击手和两挺轻机枪,埋伏在这边的山坡上,三个小时后我带其他人迂回到对面山顶,在他们吃晚饭的时候发动进攻,你们看我发出的信号,在这边打掉他们的哨兵,那时的太阳光刚好从这面斜着照村子,他们看不情你们的具体情况,我们从上面攻进村子。门前停着几辆越野吉普车的那个院落,一定是指挥部,我带几个人攻击这里,一排长和三排长你们各带一个组攻击两边的警卫连。大家明白了吗?”
“明白了。”
“好,开始行动。”
武克超带领突击分队绕过山沟,从后面爬到对面的山顶,首先干掉了山顶的哨兵,然后带领突击队员从天而降,几分钟就解决了战斗,圆满完成了‘斩首行动’。
演习导演指挥部裁定红方偷袭成功,打掉了蓝军的师指挥部,演习以红方的胜利而结束。
演习总结会上,武克超受到了集团军首长的表扬,团里准备为他申报二等功。
随后参演部队相继回到各自的驻地。
第二回 祸起猜疑
为了这次军事演习,武克超所在的部队,从三个月前就从驻地拉出去进行野外训练,加上参演的时间,他们已经快四个月没有回来了。
武克超刚回到连队,刚进连部坐下,留守的值班员就来向他报告:“报告连长,您母亲来过好几次电话了,询问您什么时间回来?”
“我妈没有说什么事吗?”武克超问通讯员。
“报告连长,没有。”
“还有……我爱人来电话没有?”武克超停了一下,接着又问通讯员。
“报告连长,嫂子没有来电话。”
“好了,没有事了,你回去吧。”通讯员转身出了办公室。
武克超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心里想这次的野外训练,加上演习,自己有四五个月没有回家了,母亲一定是想自己了,回头先给母亲打个电话。
武克超他们部队的驻防在滨海市,但是离滨海的市区却有一百多公里。武克超的父亲是滨海市的副市长,是位副厅级干部,母亲是滨海市人事局副局长。父母本想让他在政界发展。但是对绿色军营的向往,准确的说是对军人风采的渴望,使他决意报考军校。
军事指挥学院毕业后,父母通过关系,把武克超调到本市的驻军来,想让他留在机关工作,但是他坚决要求到基层连队,认为机关不能满足自己的愿望。部队首长也发现武克超是个不可多得的军事人才,有意对他进行培养,就把他调到了某团直属侦察连任排长。过硬的军事素质,超前的思维意识,再加上是指挥学院的高才生,一年时间,武克超就被任命为侦察连连长。
担任连长后,武克超想尽快地提高自己各个方面的能力,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学习训练中,没有思考个人问题。但是母亲却想尽快的让他成家,一个劲的为他介绍对象。母亲的打算是让武克超在部队混几年就赶快转业。让他在滨海先有个家,这样一来就能让武克超尽快回到滨海来。
母亲请人给他介绍了一位中学教师,叫夏柳云。夏柳云的父母都是商业系统的一般职工,虽然与武克超有点门不当,户不对。但是人长的非常漂亮,聪明伶俐,活泼大方。武克超扭不过母亲,与夏柳云来往了几次,逐渐喜欢了夏柳云,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俩人就确定了关系。
俩人订婚后,母亲就通过关系把夏柳云调到了档案局工作,成了机关工作人员。
现在已经结婚一年多,武克超忙于军事训练,俩人是聚少离多。到现在也没有孩子。
母亲在市政府家属大院里给他们搞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虽然是旧房,请人装修了一下,还算得过去。与父母的房子虽然同在一个大院里,但离的比较远,因为武克超不在家,平时夏柳云都是在武克超父母这边吃饭,只有晚上才回到他们的小家睡觉。
武克超回到连部办公室,拿起电话,接通母亲办公室的电话,没响几下那边就接了起来,“你好,那位?”。
“妈,是我。”
“小超啊……你什么时间回来的?这么长时间也不给妈来个电话。”
“我们在野外搞训练,紧张的不得了,也不方便打电话,演习结束了,今天回到驻地的。这不马上给您打电话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5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