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人突击队

点击:
第一回 军事演习

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集团军正在某地区的山岭地带展开一场实兵对抗演习。
参演部队的红方某团指挥所里,团长和参谋长正在沙盘前研究着敌情。
这是一场没有预案的接近实战的对抗演习,划定出演习区域和双方投入的兵力,但红蓝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兵力部署。
双方各投入一个机械化步兵师,以消灭对方有生力量,或歼灭对方指挥部为胜利标志。
“把侦察连长武克超叫来。”团长眼睛盯着沙盘,头也不回的说。
“是,团长。”身后的参谋立刻回应,然后转身拿起电话,接通了团直属侦察连,“侦察连吗?让你们连长立刻来团指挥所。”
只有十几分钟,野战帐篷外响起了一声洪亮的报告。
“进来。”参谋长笑着对团长说,“一听就知道是这小子来了。”
一身作战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武克超走进指挥所,向团长和参谋长分别行了军礼,“报告首长,侦察连长武克超奉命来到,请指示。”
“好小子,劲头很足啊……准备的怎么样了?”团长用爱惜的眼光看着武克超。
“一切准备就绪,就等首长下命令了。”武克超大声回答。
“好,让参谋长把具体的任务给你讲一下。”
“来这边,克超。”参谋长拉开了墙壁上的军事作战地图,拿起红外线激光发射器,一个红点落在了地图上,参谋长在上面划了一个椭圆形的圈,“这是我们的演习区域,南北展开一百公里,东西纵深有三百公里。这是蓝军控制区域。师指挥部制定了一项‘斩首行动’,准备派出一只侦察分队,潜入到敌人后方,演习开始后,摸清蓝军指挥部的位置,争取一举歼灭。”
“把任务交给我们吧,我保证完成任务。”武克超急切的说。
“哈哈……看你急的那样。”团长又接着说:“师指挥部同时指示我们,根据侦察发现,蓝军为了迷惑我们,设立了两个指挥部,一明一暗,一个是移动指挥部,一个是固定指挥部,因为他们发出指挥信息的时间很短,我们现在还无法锁定他们的具体位置,也不知道对方指挥员藏身在哪个指挥部里。”
参谋长接着说:“你们侦察连的任务是,摸清蓝军指挥部的确切情况,力争端掉它,或是把情况传回来,我们实施空中打击。”参谋长看了一下手表,“现在是十六点,给你们两个小时的准备时间,十八时开始行动。演习开始的时间定在后天的十八时,你们只有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到达潜伏地点。演习开始后,你们伺机行动。”
“我最后补充一点,为了使行动保密,从现在开始,指挥部与你们停止一切无线电联系,由你全权指挥这次行动,你要根据具体情况,决定行动方案。”团长很严肃的对武克超说。
“我们在这个区域进行了三个月的野外实战训练,对这一带的地形比较熟悉,请首长放心,a我们有把握完成任务。”武克超信心十足地回答。
“好,完成任务后,我亲自为你们摆庆功宴。”团长高兴地说道。
武克超赶回营地,立即召集指导员欧阳奋进和排长们开了个短暂的会,把上级下达的任务讲了一下。
武克超与指导员交换了一下意见,然后安排三个排长回去,从每个排抽出五名军事尖子,由排长任组长,组成三个战斗小组。再加上武克超一共19人组成了突击小分队。
指导员带连里领其他人随团指挥部行动,武克超带突击分队潜入到敌后。
十八点,夜幕刚刚降临。武克超带领突击小分队快速向蓝军后方插去。在行进了六个多小时后,前面侦察的尖刀组突然向小分队发出信号,武克超命令战士们隐蔽起来,前面带队的排长回来向武克超报告,已经进入蓝军的严密封锁区,看样子很难通过。
武克超把三个排长叫到一起围成团,拿出地图,让战士用雨衣把周围挡起来,武克超借手电筒发出的微弱红光,看了一下地图,又看了看手表,指着地图说“我们现在在这个位置,六个小时,我们行进了大约四十公里的山路,我们行进的速度还可以,让战士们抓紧时间休息半个小时。我带两个人去侦察一下,回来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武克超来到前面,用远红外线夜视望远镜仔细观察前面的情况,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条公路蜿蜒盘绕在半山腰,公路上停着一长串车队,有装甲运兵车,新型坦克车,还有很多运输车辆,这里很可能是对方的集结地。巡逻兵在不时地来回巡视,看样子要想穿过去是很困难。
武克超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一公里外有座大桥,桥上不时有车灯闪过,武克超心里忽然有了办法。
退回到突击分队隐蔽的地方,向排长们说出了他的行动计划:“我们向后退回两公里左右,然后从右面下去,有一条河。我们野外训练是我观察过这条河的情况,河面很宽,但是水流不是很急,我们下到河里,顺河向下流漂,十多个人隐藏在河水里,敌人很难发现我们。顺流而下十公里就出了这座山,就可以通过蓝军的这道防线。”
“好办法,神不知鬼不觉就渗透到敌人的后方。”三排长赞同武克超的提议。
“但是有一个问题,秋后的河水很凉,现在又是深夜,河水最多零上四五度,如果是长时间泡在冷水里人会受不了,严重的时候还会使人失去知觉甚至昏迷。”
“我们的战士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这点考验一定能经受得住。”二排长很坚定地说。
“好吧,回头你们给各自的队员交代一下,下河前,三个人一组,用绳子串连起来,一排长在最后,一定注意不能让一个战士出现意外。”武克超特地叮嘱一排长。
突击分队来到河边,一排长让几个战士砍了一些松树枝,插在战士们的背上,在水里看起来象上游漂下来的散落树枝。
河水比想象的要凉,战士们刚急行军,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突然下到冷水里,顿时透心凉,牙齿不住的打颤,十多分钟后四肢就被冻的失去知觉,他们靠坚强的意志挺着。在很多情况下,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双方智慧和武力的较量,但是具有坚强意志的一方,往往是最后的胜利者。
突击分队悄然的向蓝军后方漂去,在河里,战士们可以清楚地看见盘山路上行进的车辆和巡逻的士兵。
两个多小时后,河面突然变宽了,水流也缓慢了很多,武克超示意战士们上岸,战士们已经冻的说不出话了。
爬上岸,战士们趴在地上,四肢几乎失去了知觉,只有大脑还保持着清醒。
武克超强打精神,命令战士们赶快起来活动一下,清点人数,把衣服的水拧干。
天已经开始放亮,武克超让战士们拿出压缩饼干,补充一下体力。他坐在旁边拿出地图,一边嚼着饼干,一边思考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一个方案闪过武克超的脑海里,他把三个排长叫过来,指着地图说:“我们现在有三条路可走,一是这条公路,这显然是行不通,因为沿途有敌人很多哨卡;二是从这里上山,翻过这座大山,也可以插到蓝军后方,但是这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我们时间不够,我们必须在明天天黑前摸清蓝军指挥部的情况。第三个方案是从这里过去。”
“这里可是沼泽地带,危机四伏,一不小心就会陷于绝境。”一排长见武克超指的是一片沼泽地带,担心地说。
“正因为这样,蓝军一定会疏于防范,我们在进行野外作战训练时也接触过沼泽地,如果小心谨慎地探好路,还是有把握穿过去。这块沼泽地大约有二十多公里宽,我估计半天多的时间我们就可以穿过去。你们看怎么样?”
“好,只有这个方案可行。”排长们都同意了。
“就这样办,准备行动,三排长领两个人在前面探路,注意寻找水草茂密的地方走,一定要小心水草稀疏和水洼处。”武克超一再叮嘱三排长。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52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