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夏日落 第5节

点击:


    “没找到。”连长说炊事班长跪死在我屋里不起来,你快去一趟。指导员问咋回事,连长叹了一口气,说我把他叫到我屋里,先开导一番,后检讨一番,说我拿连队三包大米很不对,不像一连之长。说你送我那两条烟我也吸过了,折合一百二十块。这样我就把三百块钱退给他,这熊兵就忽然跪在我面前,抱住我双腿呜呜哭,死说要转不了志愿兵,他一辈子就完啦。我说这和转志愿兵不是一码事,主要我作为连长,不该这样儿。他说我要退他三百块钱,他一辈子就再没前途了,说他家弟兄八个,七个在家种地,祖宗几代都盼着能出一个吃商品粮的人。还说他奶奶的,他今年回家偷偷结了婚,老婆孕都怀上了。说他弟兄八个,六个打光棍,他老婆是冲他能转志愿兵才肯和他结婚的。你看这他妈啥熊事,孩子都快生了,我们还不知道他结过了婚。

    “没和他说枪丢吧?”

    “哪敢呀”

    指导员把灯灭掉了,有兵从寝室出来小便,披个上衣,一出门就洒在墙角上,声音很响,像河从三连流过,臊味顺风飘来。连长撮了一下鼻子,说三连垮了老高。指导员没接话,等那兵尿完,径直到连部,进了连长宿舍。

    炊事班长果然还跪在屋中央,一叠钱扔在桌上。一见进屋的不是连长,而是指导员,炊事班长怔一下,似乎想起,一条腿已经朝前伸了,可他却冷丁又把那条腿缩回,转过身子,面对指导员,依原样跪着,把头深深勾下,僵硬着不动。

    指导员问:“你干啥?”
    炊事班长不吭不动。
    指导员说:“有话站起来说!”
    炊事班长依旧不吭不动。

    指导员压低嗓子喝:“我让你站起来!”
    炊事班长偷瞟一眼指导员,依然不吭不动。

    连长进来了,立在指导员身后。

    指导员走到桌前,把手电筒竖到桌上,站到炊事班长身后,他忽然看见炊事班长几乎拉断的后颈,又细又长,脑窝深得厉害,如一眼窑洞。两条大筋,在窑洞两恻,像两条从旧房上扒下的檩木,瘦干地横着。自那檩木左右,水湿一片。汗粒从发茬中滚出来,落进窑洞,又漫进衣领下的脊背。他想起那年自己老家遭水,房窑全塌,汪汪洋洋,情景也就如炊事班长的后颈窝。

    “连长拉那三包大米没人知道吧?”

    炊事班长跪着的身子没动,把头扭过来,脖子拧得如一圈红麻花。他的头仰了,领下的喉结尖尖大大,暴出来如一粒晒干的红枣。额头上的纹络,又细又密,新婴出世的前额也不过这样。他没有开口说话,只向指导员轻摆一下头。

    “你走吧,”指导员说,“以后三连吃好吃坏凭你啦,安心地干工作……三连的事,你和谁都不要讲。”

    炊事班长迟疑地站起,僵住,盯着指导员的脸,又瞟着桌上的钱。

    指导员说:“走吧,只要把饭烧好……”

    炊事班长便走了,擦着连长的身子。指导员忽然发现他很高,背驼了还高出连长半个头,炊事班的锅台也无非到他大腿根。他在炊事班干了近五年,入伍时十八岁,眼下二十三,二十三就驼背了,要再烧五年饭,也许他背会弯成一张弓。连长一直目送他走到屋门外,回过头来说,打死他都不会偷枪的。

    指导员说凭良心也该转他为志愿兵。
    连长茫然地望着桌上的钱。
    “枪咋办?”

    “你说呢?”
    “搜。”
    “搜?”
    “紧急集合把部队拉出去。”

    事故或案件,就是在紧急集合中恶化的。一声枪响,这座驻扎四个连的兵营,在将晓的天中一个抖动,三连的夏日落便倒在了血泊里。

    人便死了,是年一十七岁,年龄轻得如蒲公英,是人生中极好极好的一段儿。



 第04章

    也许当真如高保新所说,没有紧急集合就好了。原意是把三连官兵拉出营区,来个三公里越野,或五公里快速徒步,留下人员在全连检查一遍。从时间推算,这支全自动还没来及移出营区,不定就在主连附近哪个地方埋着,或在猪圈边的河里沉着。然谁能知道,紧急集合的哨子一响,部队未及集合完毕,枪便响了。

    连长的哨子是铜的,从他当连长,便随他指挥着三连的一切活动。响起来又尖利,又刺耳。指导员用过一次,哨子响,他的耳朵也嗡嗡鸣叫。指导员说我真受不了,连长倒乐呵,说我就爱吹这把哨,比我们村头大槐树上的老钟还响亮。那老钟一响,三邻五村都睡不着觉,那个时候奶奶的,队长大事小事都敲钟。这次连长吹响哨,时候是在早晨四点四十分,一声接一声,如几秒钟后有地震,整个三连的房舍、设施都在哨音里哆嗦着。连部兵的通信员、卫生员是提早起床的,连长哨子一响,就直奔各排,通知排长说,快!快!二级战备,紧急集合。二级战备,紧急集合!

    时候在秋末,天将冷未冷,还热还凉,是部队野外训练的上佳时机,比如师演习,团演练,营连紧急集合,是兵营常事。尤其是在星期六。听到连长的哨子时,兵们都还沉在梦里,一翻身下床,就有吵闹声:

    谁他妈昨晚没回来,让大伙跟着活受罪!

    几级战备?!水壶带不带?!
    操!我的武装带放到哪儿了?
    别吵!别开灯!快一些!
    你这熊兵,要打仗敌人早到了你床前……

    乱是乱些。要往日,连长会在各排寝室门口,掐着秒表扣分的。可今儿他没有,且自己违犯紧急集合不许开灯的军规,突然到一排,啪一声拉响灯开关,寝室立马雪亮。所有兵的动作、表情就都摆在他眼前。

    他要看哪个兵紧急集合有异常。
    拉二排寝室灯……
    拉三排寝室灯……
    拉四排寝室灯……

    无所获,如突袭了敌人兵营,敌人早就撤走了。文书和指导员站在两排寝室前,看哪个兵走出寝室不一样,然而哪个兵走出寝室都一样,扛着背包系扣子,系完扣子正帽子,嘴里嘟嘟囔囔,抱怨星期六也不让睡个囫囵觉;说他妈的,谁把我的挎包背错了,我的挎包是新的。连长脸上阴落丧气。回到连部门口,指导员问说没情况?他说看不出。接下他就立到路边的晒鞋台子上。那一行水泥晒鞋台,是让晒鞋的,也是紧急集合时让他站立的,每次他立在那台上,比全连人高出两个头,他的心里就漾荡惬意,仿佛登上了阅兵台。可今儿登上去,那惬意没有了,脸上阴沉又阴沉,和没了星月的夜色溶一块,看不出是夜色映在他脸上,还是他的脸照着这夜色,就那么木站着,铜哨子握在右手里,僵僵呆呆,心里跳出(口当)(口当)声。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5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