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夏日落 第4节

点击:


    再拍第二个兵的肩,喂——该你上哨了,那兵有鼾声响出。
    拍第三个,该你上响了……
    拍第四个,该你上哨了……
    拍第五个,该你上哨了……
    拍第六个,该你上哨了……
    拍第七个,该你上哨了……

    凌晨时候,兵们都睡得地道,鼾声夹着甘甜的暖味,在寝室漫溢。三连四个排,四个大寝室,两排红房子,每个寝室他都去了,共拍了二十一个兵的肩。连四排的新兵张辕子,有次政治理论考试,全连考得最差,得了九十八分,他说你的脑子不会转?怎么不知道邓小平不干军委主席了?现在军委主席轮给了江泽民。这一空你要填对咱们全连人人一百分。这总不算得罪他小张吧?说这话他小张也记挂在心上,那现如今的政工干部简直没法政工了。尽管如此,他还是缩心蹑脚,偷步到小张的床铺前,拍拍他的肩膀说,该你上哨了,见小张哼了一声,又翻身昨过去,心才放摊开,大步走出寝室来。

    该去找饲养员了。

    猪圈离连远,在营房西墙下,要穿过一片桐树园。泡桐树是豫东的特有货,名人焦裕禄当年在兰考,为根治风沙就栽了这种树。泡桐树宜干沙地,这座军营,除了泡桐,别无他树。桐树木质轻,虫不蛀,制家具棺材都是好材料。十年前南线的那次战争,这里曾伐过一批,解板烘干,用火车运往南线,现在这儿依然小林森森。指导员从这片林地穿过去,被饲养员踩出的小路弯弯如鸡肠在树间缠着。秋末的夜间,桐叶在风中旋旋落下,每一片都又黄又大,像是因病肿胀的脸。指导员拿有手电筒,灯光一柱,在林间照着。晨露不断从树上跌下,打在他的身上、手上,或林间的叶上,怦怦啪啪,像十年前他所历经的枪林弹雨。想到十年前,他身上生了一个哆嗦,不觉脚下也生出风声。

    到饲养员的门前他脚步放慢了。

    不远处的猪圈里,突然有猪群的哼叫。
    他把手电筒光射在猪圈里,看见有几只猪被他惊醒,正哼哼着朝他张望。
    他把灯光灭掉,面前立马黑漆黑。
    饲养员的屋门呀地一声打开了。

    “谁?!”
    “我。”
    指导员按亮手电筒,饲养员赤背光脚穿裤叉,手拿一张铁锨横在他面前。
    “你干什么的!”
    “认不出我是指导员?”他把灯光从饲养员脸上移开来,照着饲养员手里的铁锨。
    “拿锨砍我吗?”

    “我以为有人偷猪……”

    “别没入党你就想不开。”
    “我没想不开指导员……”
    “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

    “这次没入不是给我记了一个三等功?我一个喂猪的,连一封信都写不全,能记一个功都不错了……我识足。”饲养员这样说时,身上直打颤,上身冷山鸡皮疙瘩一层儿。不消再说,饲养员决不是偷枪的。你看他眼角的眼屎,光身子的寒样,说话的神情,偷枪了他会睡出眼屎吗?会拿一张铁锨在手吗?会脱光身子睡觉吗?算啦,看他冷的,让他钻被窝睡吧……

    “有人偷猪吗?”
    “二连昨天还丢了一头。”
    “谁偷的?”
    “可能老兵偷去卖了,每年退伍前都丢。”

    “把锨放下……你去枪库拿一支全自动来。”

    “用枪?”饲养员惊惊地看着指导员的脸,“真有人偷了也不敢开枪呀。”

    “去睡吧。”指导员朝后退了一步,说着你冻得,快去睡吧。就把饲养员的屋门关上,长长出了一口气。到猪圈那儿转转,如真的去看了猪丢没有一样,才又返身回来。他回来时,饲养员却依然光身站着,铁锨靠在门口,双手抱着肩膀,说你也回去睡吧指导员,咱们连的猪不会丢,它一哼我就醒。指导员说那我就放心了……别有什么想不开,下一批发展党员就考虑你。

    饲养员抱缩的双肩直一下。
    “你多费心指导员,我叔说只要我入党,退伍就能让我干村里治保主任。”
    指导立住。
    “你叔是啥?”

    饲养员声音很大。

    “副村长。他还有心让我慢慢接村长的班。”

    默一下,指导员想问他你入党就是为了回村当治保主任?批他几句入党动机不纯。然一想到丢枪,他忙说,你睡吧,我知道了,等着下一批填表就是啦。

    饲养员关门睡了。

    指导员重新步入那片小林,天色已近黎明,星月都已隐退。林里空气新浓,仿佛有雾流动,有一丝一丝的清凉,在人脸上触摸。照射出去的灯光里,凝滞的潮润如冰冻的水,清清白白。终于没找到,与我有关的兵们到底没有拿。指导员心中浮起一层轻松,如走在寒冬腊月里,望到一堆野火。让连长找到吧。他找到了都好,都解脱,且你也就不需分担一星责任。谁让他那么贪财呢?没准就是炊事班长偷去了,把枪窝在哪儿,等到了转志愿兵时候,如愿以偿倒罢,倘若不,谁都别想落出好结果。连长你也真是。兵都当了半辈子,还他妈那么浓的农民气,给一包烟也抽,给一瓶酒也喝,半斤花生米也在嘴里送,活脱是贪图小利的生产队长,谁唤进家里吃半碗面条,就给谁指派一样轻松活,多记二分工。当一个连长,就如半个皇上,无论谁休假回来消假,都要先到你屋里,三桃五枣,也都捡进眼里,要真送一个冰箱、一台彩电,那也值得,可这会……事大了,不知要比你拿连队三包大米大多少。教训……比人跌进水井都深刻。高保新,你这辈子,什么错误都可犯,但绝不要栽在烟酒大米上……露珠打在指导员的灯罩上,光团中有几片灰点,他拿手擦了灯罩,又在脸上摸一把。有股寒气袭到身上,他猛扭一下身子,寒气便从身上走掉了。找到吧,他想,让连长找到吧,偷枪那个人,一定要和连长有关系,然后,把事情吞死掉,把这贼处理退伍,就风平浪静了。因为他偷枪和连长有关系,因为你没把这事张扬开,连长感激你,他连长大事小事都该听你的,再不会像上次那样,让七班长入个党,得想方设法给你连长说好话,比和兵们谈心还要难……

    “老高吧?”

    指导员把灯照过去,连长正急急走过来。

    “奶奶的,这熊兵……”

    “找到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152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