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胡雪岩商政谋略 第3节

点击:


让胡雪岩大出意外的是,洋人那方面变了卦,表示年关以前,无意买丝。

外国人也变得门槛精了,知道中国商场的规矩,三节结帐,年下归总,需要 大批头寸。有意想“杀年猪”。

胡雪岩花了多少时间心血在丝业方面,就是为了要弄成“一把抓”的优 势。到了眼下需要向洋人屈服的时候了,胡雪岩彻夜仿徨,想不出善策。与 其便宜洋商,不如便宜自己人!

派了刘不才去和庞二商量,庞二很爽快,调拨了头寸。

丝,是保住了。

军人生意上却冒出了对手。炮局的龚氏父子,走了黄抚台三姨太的路子, 决定跟洋商买一万五千枝洋枪,就在这两夭要立约付款。

听了这个消,良,胡雪岩大为诧异,买洋枪是他的创议,如果试用满意, 大量购置,当然是他原经手来办。中途易手,不用说,其中必有花样。

事情不算太难,这一面有人上折,说有便宜得多的洋枪可以购买。折一 上龚氏上父子就沉不住气了,提出一个办法,双方合作,划出让出五千支枪 的生意来。

胡雪岩机警,发现龚氏父子所签合同语词含糊。洋人包运,极有可能被 小刀会眼红抢去,到时吃了官司,就成了不了之局。龚氏惊骇不已,对胡雪 岩的提醒甚为感激,答应两方面的枪支合在一起运,由胡雪岩这面派人和尤 五联络。

蚕丝生意和军火生意都有了着落。

后来在军火运送上,胡雪岩遇到了大麻烦,地方帮会和太平军有了联系, 准备一俟军火运出上海,就在中途把它抢走。由于事先不知这批军火和胡雪 岩有联系,松江的魏师爷答应出手相助。既然这批军人生意现在由胡雪岩来 做,魏师爷自然是不动手了,但是其他帮会各自独立,去做说服工作很费了 胡雪岩一番周折。不过胡雪岩为人四海,抱定广交朋友,少树冤家的宗旨, 采用招降安抚的办法解了军火运输之危。

蚕丝生意也有一段波折,起因于庞二在上海的大管家朱福年。朱福年因 为有彩头可抽,就私下单方和英国丝商签了约,愿意以低价出卖庞二手头的 丝货。这种拆烂污的行为,正是古应春最为忌恨的,因而和胡雪岩想了个法 子,让朱福年知道自己的私钱既然来路不明,并非无人知晓。朱福年见机行 事,胡雪岩联合对付洋商的目的终于达到,第一笔大宗丝生意就成交了。

此间,胡雪岩带着自己的新欢阿巧姐去苏州拜见何桂清,劝说何桂清早 作活动,想办法调任浙江。进京的花费,面儿上讲明是胡雪岩放款给何桂清。

何桂清见了阿巧姐,思慕不已,神魂颠倒,委托胡雪岩为他觅妾。胡雪 岩把何桂清的心思看得一清二楚,心中不免作酸。但他很冷静,就当估量一 笔有暴利可图,但亦可能大蚀其本的生意那样,不动感情,纯从利害去考虑。

最后终于下了决心,重金把阿巧姐赎出,安置在苏州一个富室朋友家中,准 备择日成全何桂清的美事。

太平军频频进攻江浙那几年,胡雪岩已经站稳了脚跟儿。第一样是钱庄, 这是他的根本。第二样是丝,第三样是典当和药店,在胡雪岩看来,开典当 和药店是为了方便穷人,要让老百姓都晓得胡雪岩的名字,这是利人利己, 一等一的好事业。另一项与民生国计有关的大事业,准备利用漕帮的人力, 水路上的势力跟现成的船只,承揽公私货运,同时以松江漕帮的通裕米行为 基础,大规模贩运粮食。

按胡雪岩的看法,做小生意迁就局势,做大生意就先要帮公家拿局势扭 过来,大局好转,生意自然就有办法。

眼光看得这里,胡雪岩就帮助官府,想出了许多办法来治长毛。不久, 胡雪岩的生意就又有了一个新模样。

从红顶商人到受挤败落 道员胡光墉素敢任事,不避嫌怨。从前在浙历办军粮军火,实为缓急可恃。

经臣奏派办理臣等上海转运局务,已逾11年。转运输将,毫无缺误。

关陇新疆建定,虽曰兵精,亦由器利,则胡光墉之功实有不可没者。此次新疆底定, 核其功绩,实与前敌将领无殊。

胡雪岩,商贾中奇男子也,人虽出于商贾,却有豪侠之概,前次浙亡时,曾出死力 相救。上年入浙,渠办赈抚,亦实有功桑梓。

——左宗棠奏折 太平军李秀成兵围困杭州不过四十天,城内就闹起了饥荒。先是胡雪岩 起开办了施粥厂,没多久,粥厂不得不关闭,但官米还在计口平卖,米卖完 了卖豆子,豆子卖完了卖麦子。又不久,米麦杂粮都吃得光光,便吃药材南 货,熟地、米仁、黄精,都可以代饭。再后来就是吃糠、吃皮箱、吃钉鞋、 吃草根树皮。

到胡雪岩间道潜出杭州时,杭州城内尸积道旁,兵士争取心肝下酒,饥 民亦争脔食之。

胡雪岩受王有龄重托,到上海办米。两千石米好弄,运米却只有海道可 走。尤五原是和沙船帮势不两立的,现在少不得去和沙船帮讲好话,请他们 派人帮忙运粮。

还要雇华尔的洋枪队护送。

粮食到了杭州城下,却运不进去。太平军把杭州城围得严严实实,城内 几次派人往外冲都没有成功。苦捱半月余,洋人限定的最后日期到了,丝毫 没有通融,非开船不可。胡雪岩无奈,往杭州城方向拜了几拜,权当生奠, 然后痛哭失声而去。

十八船粮食转运宁波。宁波城也已经被太平军攻下。不过宁波有租界, 在“中立区”避难的中国人,有七万之多,粮食供应,成为绝大问题,随船 运到的这些粮食来得正是时候。

接头联络的商人要胡雪岩给粮食开个价。胡雪岩却另有心思,他不准备 让对方付钱,但是对方需做出保证,将来以同样数量的粮食归还。哪一日杭 州城收复,哪一日粮食就得起运,去接济那里的饥民。

杭州城终于不保。王有龄自道“不负朝廷,只负了杭州城内数十万忠义 士民”,在巡抚衙门,上吊殉节。

胡雪岩原有再入杭州城,与王有龄同生共死的想法,为的是二人的交情, 怕的是旁人说他只晓得富贵,不知道啥叫生死交情。王有龄拿《史记》上赵 氏孤儿的故事跟他作比:守城守不住,不过一死而已,容易,到上海办米就 跟“立孤”一样比较难,要做保全赵氏孤儿的程婴。

同治元年,左宗棠从安徽进入浙江,稳扎稳打,先求不败。第一步肃清 衢州,作为他浙江巡抚在本省境内发号施令之地。又委浙江藩司蒋益澧为主 将,攻富阳,窥杭州,夺回杭州是迟早间事。

胡雪岩开始计划,重回杭州,由刘不才作先锋,去收服一个张秀才,化 敌为友,做个内应。

等清军夺回杭州,张秀才父子因为开城迎接蒋益澧育功,获得了一张七 品奖状,并被派为善后局委员。张秀才趁机进言,杭州的善后,非把胡雪岩 请回来主持不可。蒋益澧深以为然。

随船运来了一万石粮食。蒋益澧大出意外,这些米真如从天而降,令人 惊喜交集,当即应诺抚慰官军,整饬军纪,严禁骚扰。藩库的收支,均交阜 康代理,蒋益澧又派军官,送胡雪岩到余杭拜见左宗棠。

左宗棠对于胡雪岩是有些不以为然的。一是外问传闻胡雪岩在公款上有 手脚,准备上折严参,二是以胡雪岩和王有龄的关系、他居然做不到誓共生 死。

胡雪岩款诉心曲,连番多礼,到底将左宗棠的湖南骡子脾气拧过来了。

及至得悉胡雪岩已有一万石米运到,左宗棠甚为感激,落座升炕,留客吃饭。

胡雪岩对这位人物的脾性已很了解,拿李鸿章和他相比,称许他只会做事, 不会做官,左宗棠听了,大为过瘾。从杭州的善后谈到筹款的事,胡雪岩都 有一套办法,滔滔不绝,言无不尽。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