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胡雪岩商政谋略 第2节

点击:


借了地缘就有人缘。胡雪岩一到湖州,当地的漕帮老大郁四就和他交了 手。郁四见胡雪岩落门落坎,自己也有心做一做蚕丝方面的生意,相见之下 话题就投机了。

胡雪岩知道,这个大生意有两点别人所没有的长处,自己的头脑和郁四 的关系,两者配合得法,可以所向无敌。

跑腿儿的也有了。有上个叫陈世龙的后生,孑然一身,身无恒业,学过 刻字店的生意,因为没有耐性,所以半途而废,人却年轻聪明,口齿伶俐。

胡雪岩派了他去尤五那里,联络运丝的事。因为有消息说上海小刀会要起事, 只怕碰得不巧,把货物陷在了里边。尤五说不定知道小刀会的内情,此去就 是想请教他一条避凶趋吉的路子。

尤五果然知道小刀会的动向。不过他是局外人,决不会卷入漩涡。回话 告知胡雪岩,七月底以前没事。

这下就可以放手去做了。收丝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由胡雪岩跟衙 门里联络,设法催收通欠,税吏到门,不完不可,逼着有丝的人家非卖去新 丝纳官不可。

胡雪岩觉得这个办法太毒辣,叫老百姓骂杀,在湖州就站不住脚了。而 且,这样做对王有龄的官声也甚为不利。

这样就只能悄无声息地去购买,丝行里显得格外忙碌,人手不够了。

事情一多,把胡雪岩的闲情逸致都催逼得无影无踪。阿珠整日见不到胡 雪岩,受了冷落,满怀幽怨。这样拖下去也不是个了局,胡雪岩暇时细恩, 迹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把阿珠和陈世龙促合到一起。好在胡雪岩和阿珠相处, 虽然几次都到了携手交好的时刻,机缘却总是不凑巧,所以二人的关系还是 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可抱憾的。

自己的心事给陈世龙和盘托出了,陈世龙自是万分感激。胡雪岩了却了 一桩心事,就祖船备货,要赶在七月底以前把丝运到上海。

王有龄却接手了一件意想不到的差使。新城有个和尚,聚众抗粮,黄抚 台要王有龄带兵剿办。新城的民风强悍,如果带了兵去,说不定就激起民变。

不剿即抚。候补州县里倒有个叫秘鹤龄的,主张“先抚后剿”。主意是 很不错,只是出主意的人恃才做物,不愿替别人去当这送命的差使。嵇鹤龄 穷得“嗒嗒滴”,但就是不肯哭穷,不谈钱。

胡雪岩自觉非说动稽鹤龄不可。刚好稽鹤龄新近悼亡。胡雪岩穿上袍褂, 戴上水晶顶子大帽,坐上轿子,径自来拜稽鹤龄。胡雪岩的办法,一是直上 灵堂跪拜,实是逼迫嵇鹤龄非见不可;二是赎回稽鹤龄在当铺里的典当之物, 从心理上软化;三是曲意安排,为亡妻的嵇鹤龄续弦。再加上胡雪岩很是来 得的口才,由不得嵇鹤龄态度和缓下来。一番畅叙,激出了嵇鹤龄当仁不让 的豪气,嵇鹤龄虽是读书之人,对《游侠列传》却甚感兴趣,听说胡雪岩有 江湖上行走的朋友,自觉倾慕已久,更是有意结交。所以对新城之行,竟是 自告奋勇。

回头来料理自己的丝货。到了上海,胡雪岩板持不卖,洋行方面因为小 刀会起来的关系,是在观望之中,所以最大的两项“洋庄”货色,茶和丝都 变成有行无市,混沌一团。

和洋行打交道,结识了通事古应春,谈起洋务,古应春对两种人最是感 到鄙夷不屑,一种是开口就是“夷人”,把人家看作茹毛饮血的野人,再一 种是听见“洋人”二字,就恨不得先跪下来叫一声“洋大人”。至于自己人 互相倾轧排挤,让洋人有机可乘,占了大便宜,这类人就尤其可恶。

胡雪岩看他那愤慨的神情,知道他必是受过排挤,有感而发。“不遭人 妒是庸才”,受倾扎排挤的人,大致能干的居多,看他说话,有条有理,见 解亦颇深远,可以想见其人。于是有心笼络他成为自己的帮手。尤五是江湖 上,古应春是洋场上,胡雪岩自己在官场上,都有一番关系势力,三方面一 凑,可以大大做它一番市面。

胡雪岩的分析让古应春颇受鼓舞。三个人一合计,眼前就有一笔现成的 生意:军人。购买洋枪,帮助地方办团练。

生意谈得很顺利,胡雪岩急于先带几百支枪回去试用,对价钱就扣大不 扣小。老外认为跟胡雪岩做生意很痛快,额外送他一支最新式的“后膛七响”, 以表敬意。

有尤五的关系在,一路上的安全不成问题,王有龄对这笔枪也颇感兴 趣,因为地方要练兵自保,防备洪杨,朝廷对练兵一事也颇嘉许。能有新式 装备,起码眼前就可以激励团练的士气,对自保的实力是大大有益。

嵇鹤龄之行大功已成。嵇鹤龄不负所望,协同地方绅士,设计擒获首要 各犯,已经解到杭州审讯法办。抚台已经出奏了保案,为出力人员请奖。只 是首功的嵇鹤龄只给了一个明保。

胡雪岩深知其中的鬼道,回去后就封了两千五百两的银票送到了抚台手 下办事的文书手中。然后通知王有龄,可以去见抚台了。抚台当面答应王有 龄交海运局差使,由嵇鹤龄接任。

团练却是官督民办,地方上自己筹了饷,自己保管。湖州富庶,地方上 也热心,团练经费很充裕。有了胡雪岩购回的这批洋枪,是个很好的“药引 子”,湖州团练的大批经费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存入阜康。

还可以跟抚台上个条陈,兵在精而不在多,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现在能买到洋枪,对防务大有神益。这些道理,抚台在内,上上下下,都是 明白的。看来筹买洋枪是多多益善,随后的生意还忙得很。

不过眼下黄抚台有调动的消息。如果他一走,来接他的人不知怎么样。

王有龄心里没着落,颇有激流勇退之想。

局面刚刚打开,这种想法颇为不利。胡雪岩想了一个办法,既然黄抚台 此人极难伺候,倒真还不如换个人来,只要继任于王有龄无碍。当然,最好 的办法,是去劝说何桂清调任浙江。要做就要趁早。自然有一批花费,胡雪 岩这里可以替他想办法。

短短半年工夫,胡雪岩经手的款项,已有五十万两银子之多,杭州、湖 州、上海三处做生意,局面已经架起来。抚台的去留,关乎王有龄的官运前 程,自然也关乎自己的生意。既然何桂清那里可能性甚大,倒不妨游说一番。

先要去湖州一趟。一为丝行生意,二是郁四新近丧子,又和家人闹不和, 心境颓丧,需要自己去抚慰调解。这两桩事办完了,自己却撞了个意外的喜 事。

原来,胡雪岩结识了一个寡妇,一见之下甚是倾心。详细打听后,听说 寡妇的小叔豪赌,却又死要面子,不肯自己的侄女给人做小。胡雪岩觉得这 事要谈起来,甚是棘手,犯不着为此耽误了生意。

郁四一手经营,把各方面关系都疏通了,请胡雪岩做了个现成的新郎官。

胡雪岩深觉郁四盛情可感,难得他这片心,这番力。交朋友交到这样,实在 有些味道了。

为了这个曲折,胡雪岩又收了这个豪赌的小叔刘不才。凭着刘不才的赌 技和玩乐场的手面,交上了南浔的阔少庞二。庞二爷是丝业世家,几代蓄积, 其殷厚之处,远非外人所能想像。如果把庞二的丝和胡雪岩的丝加起来,占 到上海市面的百分之七十,实力尽够和洋人较劲儿。胡雪岩已经得到了极机 密的消息,江苏的督抚,已经联衔出奏,因为在上海祖界中的洋人,不断以 军械粮食接济刘丽川,决定采取封锁的浩施,断绝内地与洋人的贸易,迫使 其转向。“助顺”。这一来,丝茶两项,来源都会断绝,在上海的存货,洋 人一定会尽力搜购,只要能够“垄断”,自然可以居奇。

庞二是阔少作风,遇事最拿得出果断,全权委托胡雪岩去和洋人谈交易。

胡雪岩深知有了庞二的委托,不但对洋商的交易,可以顺利达成,而且自己 的声望,立刻就会升高,所以话头留得越发“落门落槛”。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8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