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哈佛商魂—12位精英传奇和69条商规评点 第3节

点击:

削减资本收益税,扩大个人所得税等级的范围,以抵销因通货膨胀而引起的
各项开支的增加。里甘认为,如果颁布一项法令,制约联邦开支总额的增长,
就能够在不使通货膨胀恶化的情况下消减税收。他坚定地认为,消减税收将
有助于经济的增长。
总统里根在其就职演讲中说:“现在是时候了,应当重新唤醒这个工业
巨人,使政府能够重新量入为出,减轻我们惩罚性的赋税负担。这些将是我
们的第一批优先任务,在这些原则上绝不会妥协。”里根在向参、众两院联
席会议发表国情讲话时,提出了他的长达300 页的“经济复兴计划”。这个
庞大而复杂的计划,概括地说,就是“三砍一稳”:大砍联邦预算开支,平
衡预算;大砍个人和企业的税率,刺激储蓄和投资;大砍政府下达给企业的
规章条例,发挥企业的积极性;制定一项稳定的货币政策,实现“没有通货
膨胀的经济增长。”里根的《经济复兴计划》是其经济政策的集中表现,反
映了里根经济学的中心思想和主要内容。
里根的《经济复兴计划》关于削减赋税部分的主要内容是:
——大幅度削减所得税边际税率,以增加对工作和投资的刺激。
——实行折旧改革,削减企业税的主要途径是加速折旧。
里甘对里根提出的《经济复兴计划》大加赞赏,二人一拍即合。
路透社曾针对里根的《经济复兴计划》报道说,西方国家领导人欢迎里
根的经济计划,认为这使美国经济有了加强的前景,经济计划将有助于美国
经济回升。法国经济部长说,这是朝正确方向迈出了一步。英国持怀疑态度。
德国企业表示谨慎的欢迎。意大利银行家也反应谨慎。
然而最终,美国报刊在评论里根执政两年的经济“政绩”时,颇具讽刺
意味地指出,美国经济处于战后最严重的危机之中,出现了40 年来的最高失
业率,50 年来的最高企业破产数,有史以来的最大财政赤字。美国著名经济
学家罗伯特·萨默尔森说:“里根经济学寿终正寝了,它的死亡并非由于失
败,而是因为它根本就不存在。”萨默尔森的话不知是在替里根讲情,还是
在向人们解释着什么。但纵横于台前幕后的财政部长里甘却深知其味,他与
总统里根相扶相携着走过一个个责备与同情的关坎,而他心里却装着宏图大
略。难怪世界银行司库尤金·罗特伯格评价说:“他(里甘)真正懂得把世
界联系起来的方式。”
8.从北京给白宫带来了一个好奇有趣的报告
甘在1968 年登上梅里尔·林奇公司的总裁宝座后,又于1971 年,担任
了这家公司的董事局主席和行政首长。他曾以华尔街金融人士的身份访问过
中国,时间是1978 年。里甘当选为白宫财政部长后,于1984 年春天又一次
访问中国。此次访问,意义深远,他的出访实是为里根总统访华投石问路。
1984 年3 月,里甘结束北京之行,给白宫带来了一个令人好奇有趣的报
告: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在缓慢地但却是肯定地移向接受一个自由企业市场,
还邀请外国资本家来投资。许多农业公社正在被解散,中国农民正在得到长
期租约,有权利为赚取利润出售他们的产品。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根据里甘
提供的报告,为总统里根准备了一部反映中国现状的短影片,目的是让总统
预先了解将访问的国家和将要会见的领导人。
在总统里根动身来华之前,里甘曾开玩笑地劝靠他:在欢迎宴会上别去
问他们给你们送上来的食物,尽管大吃吧。4 月22 日,里根开始了他访问中
国的6 天之行。在抵达北京后当晚举行的欢迎宴会上,里根意识到果然如财
政部长里甘所云,宴会隆重而热烈,但他却难于弄清楚他的盘里的几样食物
是什么东西,便只好拨弄它们以图掩饰自己不情愿吃下它们。然而在以后几
天举行的宴会中,里根曾回忆道:“不知怎么地,吃这些东西比起头一次可
顺当多了,我猜想我是真正听取了里甘的劝告了。”
财政部长里甘在促成里根总统纺华后的3 年中,继续对中国发生的种种
变化感到很大兴趣。他认为,中国仍然是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国家,但是在
鼓励小商业,把农业工人从集体农场中解放出来,允许他们租用他们所耕种
的土地,共同分享土地的收益,他们在创造出干事业的人。
里甘在访问中国时,游览了万里长城。当他亲眼看见长城高高耸立,蜿
延消失在两端方向上的群山峻岭之中时,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经历,他说:
“甚至直到如今我还难以充分形容出来。”总统里根也在游览了中国的众多
古迹后,与里甘颇有同感:“那驱车行驶经过的无边无际的麦地田野、点缀
其间的村庄乃其坟堆和中国古代的遗迹——种种这一切,将令我长久难忘。”
9.“斯托克曼风波”
里根政府的财政事务中有三巨头,除里甘之外还有联邦储备局局长沃尔
克(PauIVolcker)和预算局长斯托克曼(DavidStock-man)。三人之间的意
见往往相左,不时发生争吵。例如,里甘说:“我们要经济持续增长,以便
增加就业。”沃尔克马上会辨护说:“增加货币供应会给通货膨胀火上加油。”
但是,里甘与斯托克曼却常常明争暗斗,二人尤如水火不容。
戴维·斯托克曼,1946 年11 月10 日生于得克萨斯州,毕业于州立密执
安大学,获得历史学学位。同年又进入哈佛大学神学院为神学研究生。1970
年到国会工作,曾任众议员约翰·安德森的助手,众议院共和党全体会议执
行干事。1976 年以来曾三次当选众议员。他是州际和对外贸易委员会成员,
共和党经济政策特别小组组长。他后任行政管理和预算局长。
从1981 年2 月18 日晚总统里根提出“经济复兴计划”后,在赞成和反
对两种意见激烈争论过程中,斯托克曼在公开场合没有对里根的经济政策提
出过不同看法。直到11 月9 日《国际先驱论坛报》发表了斯托克曼与财政部
长里甘围绕减税问题的争论。报道说,里甘和斯托克曼在总统面前进行了激
烈辩论,斯托克曼给总统上奏说明他为什么必须减少联邦赤字的原因,而里
甘则表示,他决不能背叛他提出的决不在加重纳税人负担的基础上平衡预算
的原则。
据《国际先驱论坛报》报道,斯托克曼认为,经济衰退将使赤字上升到
如此高度——新的估计为1000 亿美元——因此,再削减社会计划对弥合1981
年度和1982 年度的赤字不会有多大帮助。他认为,最好增加对香烟、饮料或
能源的税收。然而里甘认为,为了减少赤字而增税会抑制经济回升。如果在
减税几个月后就建议增税,那就等于重演里根经常嘲笑前总统卡特作出的那
种令人难堪的倒退。里甘是一个自称的货币主义者,他认为造成通货膨胀的
不是赤字而是货币供应增长过快,减少赤字最好的办法是消减预算开支,这
当然是预算局长斯托克曼的责任。
两人的争吵没有直接针对总统的经济政策。在《大西洋》杂志公布了斯
托克曼对总统减税政策的攻击后,引起了斯托克曼的不安和总统的不满。斯
托克曼对里根减税政策的指责,使得政府内部和国会一片哗然。里根连夜阅
读《大西洋》杂志刊登的采访记后,“怒气冲冲”地来到办公室,要求同斯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