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商圈·资本巨鳄 第5节

点击:


  陈董询问起骆子宾的意见的时候,曲凤城神色不变,依然是一脸忧郁。叶永平却是非常认真,两只眼睛望着骆子宾,好象他骆子宾的建议真的能起什么关键作用一样。祝高龙一脸的高深莫测,任何时候你也休想看出这只老狐狸的内心想法来。符连双仍然是那张死板的面孔,好象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欠了他几个亿一样。   

  苏妍冰的眼睛正出神的盯着她的靴尖,她这双靴子是巴黎的名牌手工产品,售价高达几百万。这双标志着她的不凡身价的靴子穿在她的脚上,靴尖那玲珑的曲线带有一种优雅的力量,让这个神秘的美丽女人看起来更显神秘。   

  大家都在等待着他,骆子宾是一定要说话的,可是他应该说些什么呢?感觉到一滴汗珠正从他的鼻尖淌下,他嗫嗫的开口道:“还是再听听几位老总的意见吧,你们大家都是实战经验丰富的专家,看法比我专业得多。”   

  伸出一只手指头,陈昭河面有愠色的说道:“子宾,你随便说,随便讲,我们也只是听听而已。”   

  骆子宾猛然抬头,正遇到陈昭河那双毫无表情的眼睛。这是他第二次听到陈昭河对他说这句话,他一时之间无法确定这其中有什么关联。   

  5 )   

  骆子宾第一次听到陈昭河对他说这句话,是在去年的秋天。   

  那是骆子宾一生中最为消沉的日子,他对自己完全失去了信心,已经不再相信自己这一生会有什么作为。最让他难以承受的是秦迪的柔情,很长时间他弄不明白这个问题,秦迪究竟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心态,居然始终对他抱有信心,即使在他最潦倒的时候她也没有离开过她。   

  秦迪一度曾经是骆子宾的一个竞争对手,当初他还在成江晚报做编辑的时候,秦迪就是成江新闻的记者,这个女孩子漂亮的惊人,最吸引人的是她的两条长腿,修长优雅情趣盎然,极易令人心动。但是,美貌的女人自有美貌女人的苦恼,再加上她的私生活原也失之于不俭点,秦迪所辛辛苦苦挖掘到的每一份报道都因为她的美貌而获得了异样的眼光,甚至有心怀忌恨的女同事偷偷替她起了一个污辱性的绰号,管她叫公用洗手间。这使秦迪颇为愤恨,抓住一个机会在晚报社大闹了一场,强迫那些污辱过她的女同事向她道歉之后,就立即辞去了成江新闻的记者职务,加盟当时的成江晚报与骆子宾成为了同事。直到这时候,骆子宾才知道,秦迪虽然看起来清纯秀丽,不谙世事的模样,其实却早已有过婚姻史,她的前夫是成江市一家大型房地产开发公司的部门经理。   

  导致秦迪美满婚姻破裂的契因是由于另外一个女孩子,她在秦迪丈夫的公司作合同预算,两人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接触,一时没有把握住,就陷了进去,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只是快乐工作中的一个小小插曲,浪漫而又刺激,压根就没想到过要为那个女孩子负责。但是女性的心态却与男人完全不一样,若非是希望与信任,又怎么可能轻率答应一个有妇之夫的要求呢?由于女孩子不肯罢休,事情终于弄得脱不开手,传进了秦迪的耳朵里。   

  听到了风言风语之后,秦迪压根不信,她觉得自己非常了解自己的丈夫,他不是这种人,如果是的话自己当初也不会选择他做丈夫了。虽然不信,但秦迪心里对这个传闻却倍感疑惑,她解决疑惑的办法非常特殊,亲自下厨炒了几个可口的菜,开了一瓶湘酒鬼,把老公灌了个烂醉,终于把这桩隐密的事情全给抖落了出来。弄清楚这一切之后秦迪气得浑身哆嗦,她想也没想,顺手抄起还剩半瓶酒的酒瓶子,照老公的脑壳砰的重重一击。老公的酒一下子醒了,却被砸得昏了过去,等他从医院中出来苦苦哀求秦迪的时候,却已为时太晚,从此这桩美满的婚姻就成为了他们两人共同的过去。   

  骆子宾私下里认为,秦迪这个女人的能力远在他之上,他曾经看到过秦迪有一次组织报社的全体女性员工进行计生体检,但见她指挥有度威严有加,发号施令之间颇有几分大将之风,使骆子宾心里暗暗折服。或许仅仅是因为性别的原因,或者是秦迪自身也不愿意过于张扬,所以她的才华才会被她的美貌所掩盖。不排除他内心中对这个美丽女人怀有一种非非之念,但却从未曾预想过这种现实,这未免太有违生活的逻辑。   

  但生活的逻辑是生活本身,生活的本身就是骆子宾与秦迪的距离最为接近,而且骆子宾的才华有目共睹,尽管他始终未有机会一抒胸怀,但以一个四旬男人的智慧、阅历与经验,就已经足够了。   

  由于组稿、校审、排版等原因,报社的编辑经常性的轮流加班,骆子宾是个男人,当然不便和秦迪争论,所以凡是加班的活计就全部由他承担了,不少次秦迪在报道上出现了明显的偏差,也都被他一一校正,事后只是简单的对秦迪讲了一下,让秦迪日后注意。久而久之,秦迪在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有一天晚上专门请骆子宾在相思鸟西餐厅吃饭,或许是为了避嫌吧,她还特意的拉上了报社另外两个女编辑做陪。   

  酒桌上大家喝得都很有节制,聊的话题也非常泛泛,酒足饭饱,秦迪埋单之后,和一个女编辑逛夜街去了,骆子宾则一个人无所事事的漫步街头,实际上他成家很早,妻子是他大学的同班同学。几年前他费了牛劲把妻子送到法国留学,此后就好久失去了妻子的消息,忽然有一天妻子归来,惊喜交加的骆子宾才知道她这次回国是离婚分家来了。这次婚变对他来说太突然了,伤害很大,从那以后他对女人就失去了好感,颇有点看破红尘自暴自弃的样子,好长时间才矫正过来扭曲的心态。   

  毫无目标的漫步之中,骆子宾忽然之间酒力上涌,便在步行街的长椅上暂时坐下休息一会儿。他所坐的位置,背后是车辆川流不息的长街,对面是十几家高档女装店,骆子宾注意到一个身材纤细的漂亮女人独自在每一家时装店里逛,忽然之间那个女人转过头来,向他嫣然一笑,迷蒙的灯光下,女人那一张俏脸美艳不可方物。骆子宾心猛的一跳,才发现这个漂亮女人竟然是秦迪。   

  “老骆,我看你这人实在是闲着没事,替我拎包陪我逛街吧。”秦迪风情撩人的向他走过来,每走一步故意让坤包打在她那雪白的小腿上,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骆子宾说道。灯光下她的笑容带有一种强烈的穿透感,骆子宾几乎想也未想的就答应下来。事后很久骆子宾才知道,其实那一天秦迪根本就没有走远,出了门后就借故和那个女编辑分了手,然后徘徊在附近等待骆子宾。   

  她为什么要等待骆子宾呢?这个问题就是连秦迪自己都回答不上来,要说她希望与骆子宾发生点什么事的话,未免失之于草率,唯一的理由就是她喜欢让男人陪伴着逛街,逛街是每一个女人都喜欢的,让男人陪伴也是每一个女人都喜欢的,而由一个不那么讨厌的男人陪伴着逛街,却只能是大多数女人的希望,因为男人不喜欢逛街。   

  看一看骆子宾的遭遇就会知道,陪女人逛街是一桩非常累的苦差事,骆子宾那天晚上陪秦迪买了一身套裙,试穿衣服后的秦迪在他面前走来走去,由他评头论足。她的胸脯高耸,腰身纤细,因为在更衣室里换衣服时过于仓促,露出了后面的一截内衣,骆子宾告诉她让她塞进去,她调皮的冲骆子宾吐了吐舌头,把身体转了过来。骆子宾看了看熟视无睹的营业员,硬着头皮替秦迪把内衣塞进去,手指触碰到了她那滑嫩的肌肤,仿佛感受到了一种颤瑟。   

  快到夜晚十点时候秦迪才让他打了辆出租送她回家,当时发生的事件具体细节骆子宾已经非常模糊,只记得两个人都坐在了出租车的后排座位上,车辆突然拐弯时,秦迪那软软的身体一下子靠在了他的身上,他听到一个轻若无闻的声音: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