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大商圈·资本巨鳄

点击:
第一章:南江系   

  1 )骆子宾   

  早晨,骆子宾刚刚在他的办公桌前坐下,就看到窗外有几辆黑色的高级轿车悄无声息的驶来。   

  他走到窗前仔细的看了看,从轿车里出来四个男人,一个女人。突然之间,也说不清为什么,骆子宾的心情突然激动起来,有大事正在发生之中,他喜欢这种感觉,仿佛已经能够感受到了来自遥远地带的资本市场即将发生的震撼。   

  一大早就来到集团总部的这几个人,是正通证券交易有限公司的总裁曲凤城、华正证券交易有限公司总裁叶永平、新上任的天川信托有限公司总经理祝高龙、南通基金有限公司总裁符连双,那个气质优雅的女人则是成南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苏妍冰。这五个人,正是南江集团旗下五大攘助,都具有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的实力与才干。   

  曲凤城今年三十二岁,安徽怀远人氏,生得一张娃娃脸,还带有几分书卷气。   

  他年初时刚刚从美国拿到博士学位归国,曾经是美国华尔街一家知名的股市交易公司的分析师,熟谙国际市场上的各种运作。骆子宾曾经偷偷的在心里把曲凤城比喻为股民的噩梦,此人虽然外表和蔼可亲,实则深藏不露,旗下豢养着十几个庄家,在股市中翻云覆雨兴风做浪,斩得无数散户血本无归。   

  曲凤城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战略性经营人才,他作风低调,理性极强,极具商业眼光,凡属他敲定过的战略意图,在公司的长期经营中总是能够显示出其前瞻性。但外表上看,曲凤城给人一种极为稚嫩印象。   

  叶永平却比曲凤城更要年轻,他今年刚刚二十八岁,在香港就读中学,随后远赴欧洲知名的经济学府圣德克拉斯拿到了经济学的博士学位,毕业后回到香港做恒指,一时间呼风唤雨,成为港界有名的金融钜子。两年前,叶永平与大陆南江集团的董事长陈昭河相遇,年少气壮的叶永平竟然有得遇知恩之感,立即追随陈总来到大陆,先是协助曲凤城打造正通证券交易有限公司,然后放手组建华正证券交易有限公司,只用了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将原注册资本不过1 千万的华正扩张到7.8 个亿的惊人数字,目前已隐隐有取正通而代之的架势。   

  年少的叶永平酷爱读颂《金钢经》,而比他年长十二岁的祝高龙却是武术高手,是中国南武术名家祝成金的唯一传人。   

  祝高龙外形粗鲁,长得就象劣质电视剧中的山匪,但心思却是极为慎密,是一条大家都感到头疼的老狐狸。他的生活荒淫无度,手机中贮满了名模小姐的电话号码,身边的女人一天几换,连他自己都搞不清对方的姓名。但是祝老总有钱,犯不着跟小姐们的名字较真,随他怎么称呼对方也不敢怪罪。

     此人经历过大风大浪,国内期市开盘以来,祝高龙就是首批入市的操纵者之一,期市历经坎坷,违规交易层出不穷,每项交易品都被打爆,甚至迫使交易所在交易结束后不得不发出通告,取消当日所有交易成果,沦为期市一大闹剧。证监会高层严令诘查,与祝高龙同批的那些风云人物或是销声匿迹,或是锒铛入狱,祝高龙狡兔三窟,仅以身存。如今祝高龙主掌南江系旗下的天川信托有限公司,接连推出包括华南国道等几项信托产品,以其丰富的运作经验,老道的操纵技巧,再度引起业界的高度关注。   

  南通基金有限公司总裁符连双有一张阴郁的脸,一看到这张脸就会引发人生理上的极度不适,但人不可貌相,他是曲凤城美国的同学,也曾与曲凤城联手在华尔街力推中国板块,引发一股中国投资潮。经曲凤城数次游说,符连双终于答应加盟南江集团,由于他熟谙国际资本市场运作模式,与国际投资商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南江集团董事长陈昭河一见符连双,如获至宝,立即委以重任,终使符连双死心塌地,甘愿听凭驱使。成为陈昭河掌中的杀手秘锏,非涉及上亿元以上的重大项目抉择,决不轻易烦劳。   

  也正是看到符连双的到来,骆子宾才判断出南江系在经过几年的精心打造之后,一定是有惊人的大动作。   

  骆子宾曾经听到过流言,说气韵优雅、端庄秀丽的苏妍冰是陈董的情妇,但以骆子宾对董事长陈昭河人品的观察,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小,甚至可以说绝对不会存在。但苏妍冰至今单身却是无争的事实,南江旗下,陈昭河几大臂助之中,苏妍冰是骆子宾唯一没有具体接触过的,所以在他来说这个美丽到了极点的女富婆还是一个谜,他甚至无法判断出这个女人在陈董旗下的真实作用是什么。   

  五个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直接进了会议室,骆子宾正在犹豫着是不是应该和他们打个招呼,这时候陈董事长的秘书杨清影走过来:“老骆,你还在这里麻蹭什么,陈董叫你过去开会!”   

  骆子宾急忙站起来,拿起一个笔记本,跟在杨清影身后急匆匆的走进办公室,捡了个不引人注意的位置坐下来。他刚刚坐下,叶永平就笑眯眯的同他打了个招呼:“老骆,听说你这些日子精心研究汇市,有什么心得没有?跟我们大家聊聊。”   

  骆子宾羞红了脸,急忙摆手:“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几位老总都是权威人选,哪轮到我说话。”   

  会议室的房间很大,一张红色的圆桌却占去了大多半的面积,桌上及房间四周空空荡荡,没有任何摆设,人坐在里边会感觉很突兀。或许是和骆子宾有着同样的感觉,坐在一边的祝高龙却在同美女苏妍冰打招呼:“阿冰啊,昨天晚上我去你家,敲了半小时的门你也不给我开,害我站在门外吹冷风,太狠心了吧。”   

  苏妍冰笑吟吟的道:“我不知道是你老祝来了,要是知道的话,早就把那条黑贝放出来了,还轮得到你现在在我面前油嘴滑舌?”   

  这些权高位重的老总们坐在一起时,居然也象普通的员工一样耍贫胡闹,这是骆子宾第一次见到,觉得很是新鲜。他装做埋头研究文件的样子,悄悄观察身边这几个人,注意到祝高龙的插浑打科似乎是在进行一场排练得已经非常娴熟的表演,语调中缺乏诚意,而苏妍冰的欢声笑语之后却似乎掩饰着一种极度的忧伤与倦怠。   

  骆子宾不确切对祝高龙与苏妍冰的感觉会不会是他自己的错觉,而在一边,曲凤城却一声不响,满脸慎重,坐在他身边的符连双始终是满脸的阴沉,好象极不情愿参加这次会议一样。   

  忽然之间门被人推开,南江集团董事长陈昭河出现在大家面前。   

  陈昭河进来之后,停了一下,用目光同大家打了个招呼,苏妍冰那双平静的眸子似乎突然亮了一下,这线激震与瑟颤旋即沉落下去,化为一片寂寞。这双无奈的眼神,令骆子宾不由自主的突然想到了他的情人秦迪的那双眼睛。   

  生命中,有些记忆竟是如此的相似。   

  2 )   

  这是骆子宾第一次参加南江集团最核心高层的会议,与会者除了陈昭河董事长之外,再就是南江旗下五大攘助,甚至连董秘杨影清都没有资格与闻。陈昭河对于骆子宾这种破天荒的厚遇与重视令他诚惶诚恐。   

  骆子宾原本是成江晚报的一个小编辑,主要负责投资版块的组稿和技术性分析,他把掌控投资版块视为自己人生的一大契机,已经近四旬的人了,如果再不图强奋起的话,他的一生或许就会从此划上句号。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8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