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个小工厂主曾经历过的大小骗局 - 希望对创业中或准备创业的 第5节

点击:

  老刘对司机管教甚严,唯独懒得搭理此MM,遂让其坐大,蜕变成一小间谍,发展成全厂除老刘外最自由的人。(老刘一直怀疑该MM拿双薪,老刘处支取一份,老刘女友处支取一份,不然何以如此忠心耿耿)
  老刘女友诡计多端,接到密报并不当场发作。晚饭时拿出“金X”几支,这是老刘最爱喝的啤酒。女友劝完酒后,主动谈起往日,言其身后成打的男生追逐,然皆看不上眼,怎么就上了你这猪头贼船,弄得老娘跟着你个猪头惊受怕提心吊胆,过这非人的日子(实话实说,老刘当年做老板做到有时要借钱吃饭,就是这么惨)
  老刘好言相劝,明天会更好,再无它话。
  女友问老刘,你当初有人追吗
  老刘苦笑一声,没有
  那你追过别人吗?女友又问
  也没有。老刘老实作答
  我不信,你心里连个喜欢的人也没有吗?女友还问。
  嗯,倒是有一个。老刘不惯撒谎,招认。事实证明,对自己的女人有时撒撒谎是很有必要的。
  女友步步紧逼:叫啥,现在在哪?
  老刘在酒精的作用下,一时糊涂,说:叫“X雪X”,在“X州”工作
  哼,想她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女友冷冷道。
  老刘无端被冤枉,当然不服气,结果是大吵一架,两天没说话。
  而今刚说上话,老刘又说要去“X北省”了,只怕女友以为老刘是找借口去“X州”找“X雪X”叙旧了。
  事实证明我不是多虑,当晚,女友在老刘百般解释下,还是发彪,并摔碎茶杯一只,母老虎之像展露无疑。老刘针锋相对,还以颜色,摔碎酒瓶两只,然后默默收拾行李。边收拾行李边想,老子办完事后,还真去“X州”找“X雪X”叙叙旧,反正离得近,反正去你也以为去,不去你也以为去了。然后再回家看看老母亲。
  第二天,老刘意气风发地坐在飞机上,一边想着这笔生意,一边幻想和“X雪X”的见面场景,真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老刘拐个弯,写了这么多和女友的事,并不是毫不相干,事后证明,临走前夜那架吵得很有必要,相当有必要。

  坐飞机到了“X北省”的省会“XX庄”,然后打的去“XX县”,一路过程略去不表。单说到了“XX县”见到密斯王那一幕,给老刘留下了刻骨铭心终生难忘的印象。
  老刘喜看足球,今晚开幕的欧洲杯更是必看。正是看足球让老刘明白了什么叫“大热倒灶”,什么叫“眼镜碎了一地”,什么叫“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
  什么叫“大热倒灶”?法国队小组被淘汰就叫大热倒灶。
  什么叫“眼镜碎了一地”?巴西队进不了前八就能让眼镜碎了一地。
  什么叫“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中国队想进一球想赢一场想拿一分却办不到就是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
  然而老刘要说,在见到密斯王的那一刻,老刘才完全懂得了“大热倒灶”和“眼镜碎了一地”的含义。当时老刘的下巴惊讶得差点掉到地上,无它,盖因密斯王声音和长相之间的反差如此之大,远远大于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因而深深震撼了老刘。
  此话怎讲?
  老刘在前面描述过密斯王的嗓音如何甜美,如何动人,如何的嗲,如何的媚,然而见到其人老刘才明白,理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竟然可以如此遥远,女人的声音和她的长像竟然可以如此的不靠谱,想象中的女人和现实中的她竟然可以如此对不上号。用句现在的话说,老刘在那一刻确实被雷到了,深深地被雷到了。那一刻,老刘忽然有种沧桑感,有种无助感。
  老刘又大了两岁。
  理想何日照进现实啊。

  写到此时,老刘想起当下时髦的网恋,多少年轻人趋之若鹜,网上柔情蜜意,你侬我侬;网下见光就死,你怨我悔。当初老刘见到密斯王的时候就是“见光死”的感觉,只是那时没有这个词。老刘上网较早,但是不爱玩网恋,当初的密斯王脱不了干系。
  密斯王浓眉大眼,一头大波浪卷发,肤色黝黑,身材粗壮。上身着一半透明的花衬衫,能看清里边的半截白背心,下身着一踏脚健美裤(这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时髦装束被她整整延长了十年寿命)脚下蹬一双大码高跟鞋,鞋上满是泥土。在高跟鞋的帮助下,密斯王的个头超过了老刘,吨位则让壮实多肉的老刘都望尘莫及。
  在漫天晚霞的印衬下,密斯王款步向老刘走来,夕阳给密斯王全身镶上了一道滚圆的金边。老刘清晰地看到,随着密斯王的走动,其胸前的“兔子”与腰间的“游泳圈”一起跃跃欲试地颤抖着,仿佛时刻准备离她而去。老刘绝望得闭上眼睛。
  握手,摇了又摇。老刘的手在密斯王的手里显得细嫩而又绵软。两人坐上满大街随处可见的“奥X”,前往“XXX贸易公司”。一路上,密斯王热情似火,话语连连,声音不改其甜美本色。老刘则似入定老僧,闭目养神,心湖不起半点涟猗。
  “XXX贸易公司”坐落在一条僻静大街的门面房里,阔气得很,独占两间门面,迎面是一大幅落地屏风,上面有金色大字:团结奋斗,开拓进取。老刘观察了一下,旁边还有门面房大门紧锁,显见是没租出去。
  狮子王(老刘在心里已经把密斯王改口叫做狮子王了)引老刘进去。北方的门面高大开阔,进深也长,老刘进到屋里,四下打量了一下,两桌,五凳,一长沙发,一电视,一电话,别无它物,另有青壮年若干。老刘感觉不好。这是第二次感觉不好。
  狮子王指着坐在桌前的壮年男子介绍说:这是我们王总。又对王总说,这是深圳来的刘先生。
  王总高大魁梧,长像颇似当时一当红摇滚歌星“XX朔”。老刘偷懒,直接把“XX朔”拉来借用,并无侮辱歌星之意,实因二者太过相象,与其费力描写,倒不如拉来镜像供阅者参考。王总眼神阴沉,右脚离开鞋子搁在凳上,左手小指忙于鼻孔清洁工作。老刘再次感觉不好。但必须承认,此时老刘并没怀疑此项生意本身之真假。(老刘一向的原则: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然而有时你就得以貌相人,以斗量水)
  握手。(幸好握手用的是右手,谁规定的呀)王总示意老刘坐下。老刘正欲开口,女友来电话:猪头,你在哪里,有没见着“X雪X”呀?
  老刘忙接电话:我刚到客户这里,正经事还没谈呢,谈完了一定去见她。老刘口出此言,只为气气女友,并不是坦白招供下步行程。
  女友说:看你敢。说完把电话挂了。
  王总从桌上拿过几个接头给老刘,问:这些你能做吗?
  老刘接过来看了看,答:没问题。
  工期能保证吗?
  没问题
  那就好。王总说完,转头向狮子王说:你先把刘先生带去安排一下住宿。


  下面要写旅店了。提到旅店,必然要提到床,有了床,又有密斯王这孤女和老刘这寡男,想象空间巨大。但不用老刘声明,各位看官朋友都知,就冲密斯王的基本面,老刘已不可能与其来电,这次的骗,必然和色诱无关。关于色诱,老刘的小老板朋友中还真就有人中过招,有男被女骗,有女被男骗,以后有空慢慢写来。
  住宿的旅店离“XXX贸易公司”不远,就在同一条街上,号称三星级,但外表破旧不堪,墙上污渍斑斑,楼道里时有可疑男女出没,卫生间热水时断时续,床单上有可疑的卷曲毛发若干。。。。。。最可怕的是,半夜里竟有老鼠出来活动,嘻嘻嗦嗦的声音叫老刘那个怕哟(老刘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鼠蟑螂,当晚老刘一夜没睡好)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