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个小工厂主曾经历过的大小骗局 - 希望对创业中或准备创业的 第4节

点击:

  不知道啥原因,老刘在和别人交谈中总是跑神,有时别人说得热火朝天,老刘思绪早跑到八百里天外。女友美其名曰“发散性思维”。但老刘有个长处,一旦思绪收回后,注意力会非常集中,攻其一点,找其漏洞。
  此刻老刘把思绪拽回来后,又问王经理:我没在内地报上登过广告呀。
  呵呵,我们看的是“深圳XXX报”。王经理在电话那头说。声音好听,笑得也好听,老刘又差点迷糊了。
  老刘心想你们内地人还看深圳的报纸呀,我们自个都不看。老刘说:是这样啊,“深圳XXX报”的影响力可真大。
  哟,刘先生,你们是改革开放的窗口,经济建设走在全国的最前头,“深圳XXX报”我们天天看的呀。
  乖乖,几顶大帽子虽然是给深圳戴的,但那一刻却把老刘的脑袋砸晕了。
  王经理又在电话里说:刘先生,您看过后,给我们传过来一个报价好吗?
  老刘点头如捣蒜:好好好。
  还有呀,日期从今天算起,您看能不能完成。不能完成就别勉强,我们再找别人。
  老刘在心里火速盘算一下,时间抓紧些应该能如期完成。于是赶紧答应:工期没问题,呆会核定一下报价马上给你传过去,大概一个钟头后,您看行吗?
  那好吧,刘先生,您把价弄准点,我就搁这儿等您。拜拜。。。。。。
  老刘的心快要醉了,一半是因为上门的生意,一半是因为王经理的这声“拜拜”

  老刘一边在电脑上整理报价,一边心下暗衬,就冲这声“拜拜”,王经理也得改叫密斯王算了,声音那么嗲,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人。再想想自己的文员MM,声音粗哑不说,还黑得可以,都是女人,就连声音差距咋都可以这样大哩?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花了十几分钟,老刘胡乱弄个报价单,打印出来,然后坐那发呆。
  为啥说胡乱弄个报价呢,难道是老刘吃饱了撑的,或是脑子进水神经短路了,不想做这笔生意?
  当然不是。因为头次的报价往往不算数,作为乙方,要考虑对方实力,对方什么样的实力咱就报什么样的价,俗话说叫“看碟下菜”,或是“到什么山唱什么歌”;要考虑对方的回扣问题,有的要求不高,有的胃口很大;还要看对方和你联系洽谈的是谁,拍板敲定的是谁,谁在中间能起关键作用,这中间的利益怎么平衡;如果对方是老板出面和你谈,回扣能省掉吗?一般情况下也是不能的,因为有些人不能成事却能坏事,作为乙方,你还要摆平这些人。
  总之,当个小老板是够难的了,在员工面前是假模假样的假大爷,在客户面前是不折不扣的真孙子,总之在员工和客户之间两头受气,两头不能得罪;还得应付工商税务卫生消防安检等等大爷。另外,还要严防同行之间的挖墙脚撬客户。。。。。。
  发完牢骚接着讲。老刘十几分钟弄出来报价单后,为啥不马上传过去,这样不显着手脚麻利,办事利落吗?
  不能。
  因为这样显着你不重视,草草了事,也显着人家东西简单,以后会制约你的讨价还价。总之你要熬到约定时间的最后一分钟才传过去,最好还要如释重负地长长出一口气(假如对方能听到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老刘就这样呆坐着,不时地看看表,等着时辰的到来。

  时辰到,老刘快乐地吩咐文员MM出去买包烟,然后小心翼翼地拨响对方传真,还是密斯王接的:哟,刘先生,您可真守时。
  老刘言不由衷地说:哪里哪里,匆匆忙忙搞出来,还急得一头汗。接到你们的传真后,本公司相当重视,工程部和经营部全班人马停下手中事情,紧急会商此事(本厂工程部加上老刘,一共两人;经营部唯老刘一人耳)现在报价给您传真过去,有什么意见和看法请随时联系我,好吗?
  密斯王笑齑如花(这是老刘当时想象的,老刘力求真实还原当时情境下的心情想法做法,以鉴阅者)说:好的。哎,刘先生,我觉得您是个办事认真的人,我说得对不对呀?
  老刘矜持地笑笑:呵呵,王小姐,老刘就这一个优点还被你说中了。
  密斯王在那头说:人家都七老八十了,还小姐呢,哎,刘先生,您多大了?
  老刘和密斯王扯了一会闲话,才把传真发过去。在这当间,文员MM回来了,她一定好奇怪,老板脸上怎么是暧昧的笑,而且半天都止不住呢?(事后证实,她把老刘不同寻常的笑汇报给了老板娘)


  傍晚,老刘还沉浸在快乐之中。对方又来电话,又是密斯王:刘先生,您的报价我们老板看过了,感觉您是个实在人,和其它几家比起来,您公司的价格还不太离谱。。。。。。
  虽然密斯王电话里肯定了老刘,但老刘闻听此言一阵紧张,不知对方找了几家报价,自己又胜算几何,老刘一点把握都没有。眼下别无它法,只有紧紧抓住密斯王再说。何有此言?老刘感觉其对自己印象不错,有其言为证:刘先生,我觉得您是个办事认真的人。又有:感觉您是个实在人。
  当下紧紧抓住密斯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策略,因为除密斯王之外并无别人和老刘联系过。(在老刘绞尽脑汁考虑怎样抓住密斯王这根稻草的时候,骗子们已经派密斯王先抓住了老刘,把老刘耍得团团转)
  老刘说:王小姐,是这样的,本公司比较小,又是我一个人说了算,有些事情运作起来比较方便,有些开销不需要发票。。。。。。(老刘是暗示回扣方面的事)
  密斯王叉开老刘话头,说:电话里先不谈此事。我们老板让我约三家厂商过来谈,谁先到谁先谈,前面的谈好了,后面的就不用过来了。要想做成生意,就得在最短的时间内赶过来。刘先生,您有没时间呢?
  老刘电话这头又是一阵捣蒜:有时间有时间。
  密斯王追问:您啥时能到呢?
  明天就动身,最迟不过后天到您那里。老刘脑子一热,打下包票。
  放下电话,老刘在心里盘算,明天一大早从深圳坐飞机到“X北省”的省会“XX庄”然后打的去“XX县”。这样基本上当天就能到他们“XXX贸易公司”了。
  这样盘算完,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另一件事又冒出来了,怎么解决?老刘一阵苦恼,真是“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这“又上心头”的烦心事和老刘的私生活有关。
  事发当年,老刘尚未到而立之年,但老刘用情专一,在男女之事方面,从来是敢想不敢干,敢说不敢做。当年老刘头顶“老板”这一破帽子,姑且不论这帽子是何等的支离破碎,何等的无真材实料,既不能为老刘遮风挡雨,也不能给老刘锦衣玉食,但“老板”之名却着实给老刘提供不少艳遇之机会。但老刘或因条件不允许,或因内心之煎熬,一一谢绝,一一错过。(写到此时,老刘痛恨女友之“狡诈”,在老刘身边安插一司机一文员,令老刘动弹不得)
  就在此番电话的前几天,老刘接过一电话,是一高中同学打来的,告知找到“X雪X”了。“X雪X”是老刘情窦初开时的暗恋对象(老刘的体会:当男人不懂爱情的时候,心中的爱情才是真爱情)自高中毕业后,各自远走高飞,下落不明,从此再未联系。
  此番来电告知老刘,“X雪X”在“X南省”省会“X州市”工作。老刘得此消息,大喜,发自内心的狂喜,脸色涨红了,讲话结巴了,眉飞色舞,手舞足蹈。
  老刘反常的表现,或者说是失常的表现,引起了文员MM的重视。皆因老刘生就满脸横肉,平日里面无表情,又喜故作深沉,很少有七情上面的时候。她当时就借口“陪老板娘买衫”走了,找老刘女友告密去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