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个小工厂主曾经历过的大小骗局 - 希望对创业中或准备创业的 第3节

点击:


  按“老L”的描述,后面的事情是这样的:
  头两局熟输赢不大,也许还让你小赢个几千,然后旁边有多人要买马,因为牌局温和关系良好而你手风也顺,你不可能拒绝人家买马。
  再几把下来,你就会输上几万了。

  这时当事人一般都没现金可给,那些人会安慰你,没关系,输的钱以后在付给你的货款里扣。闻听此言,你当然会精神一振,就算别人收手不玩了,你也会坚定地玩下去,想翻本,想捞回来。再几把下来,大概就输上十几几十万了。

  当你输到十几几十万时那些人就会变了脸色,让你立马掏钱,掏不出来可以,要写个欠条给他们。老刘说的输四十多万那位“老L”,是东莞本地人,有点身家也有点势力,当时给那些人说,我有点钱,不过在香港,现在手头不方便,能不能宽容个十天半月。

  谁知那些人立马拨通香港那边,当场给了他一个港币帐号,让“老L”电话转款过去。“老L”这才改口说没有。那些人警告“老L”不要耍花招,张口就报出他的住址,家有几口人,小孩在哪念书等等,“老L”立马服软,写下欠条,乖乖筹款奉上。

  这类事情在上世纪90年代中到02,03年这段时间,在广深一带发生很多,后来在老刘印象中少了,原因有二,一是老刘没当小老板多年,小老板朋友之间的来往少了,听说的也就少了;再一个就是此类事情发生的次数太多,套路大白于众,很少再有人上当,骗子们可能转变方式,转移战场了。

  也许有人会问,你为什么不报警呢?老刘当时也问过“老L”。“老L”答:不是没想过报警。问题是警方会以为你赌大博欠人钱了想跑数,才跑来报案,谁会信你?何况赌这么大也是犯法。还有,家里厂里人家状况人家都了解清楚了,人在明你在暗,你说该怎办?

  想想也是,这边玩六合彩玩爆的,为了跑数,都是第一时间赶去报警。没有玩爆的就乐此不疲。
  深圳的向来得风气之先,恐这类事情会转向内地。希望内地做点小生意的朋友们碰到类似的局面,会想起老刘的故事。
  老刘有个好习惯,凡事过后总要总结一下。此次事件中老刘非但毫发无损,还蹭别人一顿饭吃,原因有以下几点:

  1.朋友同行之间要多交流信息,一个人的眼界见识始终有限(老刘再次谢谢“老L”)

  2.骗子都会极力营造细节,越大骗细节越真实,但破绽也出在细节上(杨总如果不在老刘面前亮出皮箱,老刘不知要糊涂到啥时候,而杨总们营造的叉车谈判的那一幕,至今让老刘佩服,最让老刘佩服的是阿建第一天张嘴要回扣,这打消了我最初的疑虑)

  3.违背人之常情的事,要打一个问号(阿建去老刘厂里不吃饭不K歌,中午吃饭不让老刘埋单等等)

  4.男人有个好酒量很重要,在意想不到时就派上用场了(想想那天老刘要是喝醉了脑子不清醒了怎么办?)男人有个好身体也很重要(老刘想起自己狂奔下楼的情景,真的是飞一般的快呀)

  5.司机在本次事件中表现不错,得益于老刘平日的严格要求。可见对下属的严格要求有多重要,关键时刻就看出素质了。(假如老刘留言而司机半天不回电话,情形会是怎样?这个司机开初素质不高,老刘一进客户公司,他就跑去玩了,不知所踪。有一回还跑去看录像。后被老刘慢慢调教好。回程路上,老刘给其100元,是奖金也是封口费,恐女友担心)

  老刘经历的惊险场面不少,也曾在宝安的大街上和三五个小偷力战,都没怎么怕过,但独这次印象深刻,次次回想起来觉得后怕。点解?盖因其团伙策划之完整,心思之缜密,计划之周详,细节之真实,铺垫之繁多吓着了老刘,是其用心之深让老刘怕,是其“阴”让老刘怕,怪不得司机当时说老刘“一身是汗,脸色苍白”
  另外,老刘想说的是,无论赌场多么可怕,千术多么高明,只要你“据拒腐蚀,永不沾”就问题不大,本故事中的骗子们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把目标拉下水,好让他们得逞。
  第一回“打麻将”的故事就说完了,下回说个去内地被骗的故事,题目就叫“去内地”

  二。去内地
  老刘不是个经商之人,厂里业务生意始终没有大的起色,于是病急乱投医,在深圳本地的几份报纸上打起了广告,小方格那种,也不贵,包月的好像两千来块,记不清了。
  “话说若干年前的某日,生意清淡,老刘正百无聊奈坐在办公室里,忽闻电话铃响,老刘心惊胆颤,以为是供应商催款电话,示意旁人去接。然对方直呼找老板,并不言事。旁人不敢做主,将电话递于老刘。”
  抱歉,第二个故事发生时,确实和第一个的情形相似,遂借用,见谅。
  对方是个女声,在电话里说:我再拨过去,麻烦你开一下传真机。
  老刘见不是催款,爽快放下电话。对方很快拨过来,老刘打开传真,静候。
  不一会,收到几张传真纸,上边歪歪扭扭画了几个图形,老刘站在日光灯下,看清楚了图纸所画何物,原来是联接上下水管道的三通,四通,弯头。旁边标有几行字,仔细辨认是:共需要九万套,需六十天供货,A三万,B三万,C三万。ABC分别指向那几个画得歪歪扭扭的接头。
  老刘注意到传真纸的抬头,有单位名称:XX县XXX贸易公司,并盖有公章。
  当时的背景是各地大搞城市建设,房地产也开始蠢蠢欲动(当然比不上现在火)上下水管道淘汰了金属的,改用PP的了,PP管就有很多厂家生产,比如北方著名的“X德”,这边的“X塑”等等,但是生产配套接头的不多。盖因其工艺不同,塑管是挤塑产品,简单,而接头是注塑产品,较复杂,有些结够形状不归则的三通四通模具相当复杂,有些地方生产不了。
  老刘在心里盘算了一下,是笔大生意。


  老刘找个借口把文员MM支出去。此文员MM是老刘女友同学,兼文员兼出纳兼打杂兼跑腿兼招待兼老刘的出气筒(女友在家做老板娘,把她同学放在老刘身边。够聪明)老刘有着小生意人的精明,凡和商业机密有关的,必摒开旁人,更别说后宫之人。
  见文员不情不愿走开后,老刘关上门,照传真纸上所显号码,拿起电话拨过去。电话通了,老刘干咳两声,柔声说:您好,我找王经理
  先前女声正是王经理,她说:哟,是刘先生吗?
  这一问把老刘问傻了,相隔千里,她怎么知道我是谁。
  传真表明,对方是X北省XX地区的,王经理也间接证实了这点,她的
  普通话带着当时很火的一位小品老大妈的口音。
  老刘愣了一下,赶紧问,王经理通过啥渠道联系上本公司的?(声明一下,老刘开的是个体户厂,不是有限公司,对外交往中有时大言不惭自称“公司”)
  哟,你广告都打到报纸上了,我们一看报纸就看到了呀。
  王经理声音很豪爽也很媚,北方女人通常的那种。当时差点勾起老刘的思乡之情。唉,几年没回家了,“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呀,不知家里老母亲身体还好吗。
  喂,刘先生,你说话呀。
  老刘一惊,这才找回缰绳,把思绪拽回来。


  说句题外话,现在的社会就业困难,但机会不少于任何时期,创业的人越来越多了,但也总有人想不劳而获,妄想从别人的辛勤汗水中分一杯羹。当你开了工厂或是开个公司,就会有人盯上你,各种各样的骗局也随之而来,老刘希望各位GGMM不要把此文当作小说来消遣完事,而是从中见识领会骗子们的各种手法套路,提高警惕,为自己的工作生活保驾护航。言归正传。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