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个小工厂主曾经历过的大小骗局 - 希望对创业中或准备创业的 第2节

点击:


  老刘举起酒杯冲着那人说,这位是“合X”的吧,生意谈成了吗——老刘的本意说来有点小家子气,老刘在琢磨该他埋单还是该那人埋单,如果那人生意谈成了,当然是该他埋,老刘不会去抢人之美。

  那人一愣,没有马上答话。杨总抢过话头代他说,呵呵,他是我们公司管后勤的,不是“合X”的,“合X”的人已经走了。回头得好好宰宰他们,公司一下要了他们四台叉车呀。

  老刘以为是自己记错了,也没在心里再追究这事。席间其乐融融,宾主尽欢。令老刘意想不到也大为感动的是,宴毕帅哥他们主动埋单,因为人家给老刘生意做,老刘这回是真心实意抢着埋单,不像有时和朋友在一起时的装装样子,可是老刘抢都抢不过。

  老刘酒量还好,喝了几瓶啤酒没什么反应,阿建杨总他们几个脸都红了,开始和老刘称兄道弟。
  上楼回房后。杨总又打了电话给老板:哦,张生内好,几时能到?哦,在排队过关啊,没甘快哦。刘总还度。哦。哦。啊。啊。。。。。。
  老刘在旁边听出来,老板还在香港靠罗湖那侧,在排队过关(当时过关是挺麻烦的,要很长时间,写到这里,老刘想起深圳的二线关来,也挺耽误事儿的,不知道何日能撤掉)老刘心里嘀咕,岂不是又得等很长时间,看来今天一天得交待这儿了。烦。

  杨总说,刘总,干等也是等,要不咱搓两把?
  老刘说没问题,不过别玩太大,我身上没带太多钱。
  杨总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咱又不是专业赌徒,纯粹是消磨时间,就玩一二的(事后证明,杨总一伙不仅是专业赌徒,而且是专业诈骗集团)
  一二的就是广东麻将一百两百的,广东麻将玩法比较简单,一如老广之性格,不善此道如老刘者也自认玩得不错,一二的正常玩下来,输赢也就几千块钱。老刘本不爱赌,但因为开个小工厂,做点小生意,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偶尔也玩上两把,所以对这种场合并不太怵,对杨总的提议也不反对,更没感觉异样。

  但老刘说的是“正常玩下来”,如果做成大胡,是要翻番的,比如清一色对对胡杠上开花,输家要掏多少呢,清一色3倍,对对胡2倍,杠开2倍,加上广东麻将玩自摸不玩平胡,输家要掏3X2X2X200=2400,中一匹马就多输2400。还有,比如十三幺,直接就是十倍。另外,明杠暗杠都要算钱的,一二的明杠100,暗杠200。点杠者包赔到底。
  话说回来,以上所举那些极端的牌现实中很难出现(出千除外),所以老刘当时也无所畏惧,反觉得杨总善解人意,出了个好主意,自己只好客随主便了。
  杨总拿过一个皮箱过来,打开,从里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装的麻将。
  老刘当时无意中朝他的皮箱瞟了一眼。瞟了这一眼后老刘的眼睛就再也挪不开了。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老刘速度有限,对不住在线等的“万宝路”等人,承蒙错爱,废话不说,接着来。
  话说老刘一分钟前还觉得杨总出了个消磨时间的好主意,欣欣然准备准备打蛇随棍上,客随主便了,为何一分钟后脸色大变?
  那皮箱里装的不是刀,不是枪,也没有美元,英镑啥的,但这一瞟确让老刘头脑发炸,心脏紧缩,寒毛倒竖,浑身打个激凛,当时情绪怎么形容也不为过。
  盖因一刹那电光火石间,老刘想起前一阵子一个同行“老L”讲过的遭遇。

  那皮箱里还有一盒麻将,另外有几副扑克,几副长牌,还有色盅等,大小赌具一应俱全,在里边码得整整齐齐。
  正经的生意人怎么会随身带这个?莫非他们就是“老L”所讲之人?老刘心下一沉,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杨总当时之所以在老刘面前大咧咧地打开这个箱子,一点也不避讳,估计一是喝多了(由此可见,男人有点好酒量是多么的重要,阿建杨总们多了,而老刘还无比清醒)二是可能他们以为从思想上把老刘彻底摆平了,以为老刘已经对他们确信无疑了,放松了对细节的要求——这两点是老刘事后回想的。

  杨总看到了老刘的脸色很难看,强笑解释道,我们几个在大陆办完正事也无聊,没熟人带也不敢去找小姐,怕大陆公安,就闷在酒店里玩玩。
  老刘心里很紧张,但还是挤出笑脸敷衍道,男人嘛,不玩这玩啥。说完还干笑几声。
  阿建杨总他们几个也干笑——也许当时他们笑得很自然。总之,老刘不自然起来,也觉得别人不自然了。
  双方一时有点尴尬,冷场了一小会。

  阿建几个抬上麻将桌,当时还无自动洗牌桌,是折叠的,两人轻轻巧巧就搬了过来。
  众人把老刘让上桌。老刘坐下,故作镇定,说,咋弄的,整点啤酒还上头,杨总,你看我脸色是不是很难看?
  杨总笑说:脸色是有点不好看,我们还以为你很能喝呢。说完,哗啦一声把麻将牌倒在桌子上。

  老刘开始想脱身的办法。那时条件简陋,不像现在还能躲进厕所发个短信什么的。怎么办?敌我力量悬殊,老刘孤家寡人一个(老刘对司机要求严格,去客户处都是要求他在外面等着,吃饭也不带他上桌)手包拿在手上,大砖头放在身旁茶几上,司机在楼下,他只有BB机。对方露过面的已经是五个了。
  老刘急中生智,坐在麻将桌边把手包乱翻翻,说,哎呀,身上现金不够。

  杨总说,没关系,先玩着再说嘛。
  老刘起身拿过大砖头,给司机留言:速取两万送到。。。。。。杨总这是几号房,老刘扭头问杨总
  1605房。杨总在旁边搭腔。

  司机肯定是莫名其妙,他平常被老刘严要求惯了,马上回老刘电话:老板。。。。。。
  老刘在电话里自说自话:快点快点,我等着用钱。啥,卡不在你那,在我这?我看看。哦。是在我这。这样吧。你到大堂来,我拿给你,密码是。。。。。。听不清?再说吧。。。。。。

  老刘故意在说密码的时候把声音约略放小,在这样一个时刻也讲究个细节真实。老刘边说边往外走,身后阿建杨总几个坐着没动。
  等到了房门口,老刘夺门而出,一气跑到10楼(写到这里,老刘忠告诸位,男人有个好身体也是很有必要的。老刘的超出一般的奔跑能力在后来的一次夺回手机的较量中再次得到了验证)谁知道这时电话断了(那时大砖头模拟的,信号不好,经常让老刘出洋相,数字的一出老刘就毫不犹豫把这大砖头甩了)老刘急得够呛。在10楼发了几秒钟的呆。

  好在平常要求严格,司机醒目,马上又把电话打过来,老刘慌慌张张地对司机说,快,把车打着火,司机还想多问。老刘按下手机,然后按了电梯,直奔停车场而去。
  总算是脱身了。那一刻老刘觉得天是那样的蓝,空气是那样的清新。

  老刘一身是汗,脸色苍白——-这是事后司机说的。
  看到这里,一定有人不明白当时老刘为啥这样慌张,为啥这样武断地下结论,说不定人家就是正经生意人,说不定老刘你由于多疑把一个好生意生生给弄毁了。
  别急,后面还有,听老刘慢慢道来。

  有一个细节佐证了老刘当时的判断。老刘冲下楼坐上车走后,阿建杨总他们竟然没有给老刘打过一个电话,从那以后也没再联系过老刘。估计是知道老刘已识破骗局,该伙骗子倒贴一场饭局,这是老刘历次经历的骗局中,唯一占骗子便宜的一次。老刘想,这伙人是“做大活儿”的,在目标身上掏点本钱倒也无所谓。

  当时为啥惊醒过来呢,因为在这前不久,老刘听很熟的经常来往的一个同行,叫“老L”的(老L是个老广,国语说得结结巴巴,偏还爱说,老刘的女友听其讲话就忍俊不禁)在东莞被人以类似谈生意打麻将的方式诈去四十多万,还有一个“老C”(老C性格很好,当年给老刘介绍了好些生意,老刘爱和他一起喝酒,现在还有往来)被诈去七八万,还有一个不太熟的,忘了姓名,也被诈去十几万。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