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一个小工厂主曾经历过的大小骗局 - 希望对创业中或准备创业的

点击:
一.打麻将
  这个故事前几日写在[追踪江湖惯骗“孙启禄”]这个贴子的跟贴里,后曾经想接着写下去,又恐喧宾夺主,所以开贴单写。“心灵的颤音”所写的[追踪江湖惯骗“孙启禄”]属情场之骗,骗财骗色--建议各位MM去读下。老刘所写,乃商场之骗,希望各位朋友读后,能够增强免疫力,识破骗局,不让骗子阴谋得逞。声明:凡文中主人公有“老刘”者,为老刘亲身经历,另有同行朋友经历过讲给老刘听的,老刘会在文中说明。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话说若干年前的某日,生意清淡,老刘正百无聊奈坐在办公室里,忽闻电话铃响,老刘心惊胆颤,以为是供应商催款电话,示意旁人去接。然对方直呼找老板,并不言事。旁人不敢做主,将电话递于老刘,老刘壮胆接过电话,对方语调平和,遂放下心来,没听几句老刘眉开眼笑,原来有生意上门。

  老刘好奇,问他怎么知道我这小厂,对方曰查黄页得知。老刘心下暗喜,看来登黄页的钱真的没白花哟。想自己当初面对黄页客户小姐是何等的不耐烦,暗自羞愧。老刘约他明日来厂实地查看,对方欣然同意。

  第二天,其人现身,乃一年轻男子,明眸皓齿,白衫黑裤,玉树临风,英挺逼人----用词决不夸张,幸好在下乃男儿身,又无断背念,没做他想(后来常想此事其人,就算做鸭,也能发了大财,何苦行骗来着)看过车间,帅哥对设备人员生产能力诸状况表示满意。老刘心虚,见其言词平和有度,遂壮胆问他,本厂弱小何以入法眼。帅哥说你厂小会更加重视我这笔生意,凡事你老板亲力亲为为更让我们放心。老刘的弱点在他嘴里成了优点,怎不让人感激涕零。

  闲谈中,帅哥说自己是老板外甥,舅舅在香港做地铺生意,赚了点钱,就过大陆这边来投资办厂,在龙岗买了块地盖厂房(当时老刘在宝安,离龙岗较远)公司暂时栖身在布吉的一家酒店办公。帅哥明白要求事成老刘收到货款后,给他一笔好处。老刘爽快答应。天色渐晚,老刘真心实意留他晚饭K歌,帅哥坚辞不就,还说小老板做点小生意着实不易,能省的钱就要省,能不花的钱就不要花。斯人如此体贴,当下叫老刘感动地五体投地,恨不能有个亲妹妹,由自己做主嫁给他算了


  分手时,大家约定有事电话联系。于是送帅哥去车站坐上车。老刘站在车窗外,幸福发自内心,笑容驻在脸上,挥手挥了半天。
  然幸福来得太过容易,老刘心里还不踏实。车开走后烟尘还未散尽,老刘摸出帅哥留的名片,除了手机号,挨个座机猛打。电话皆有人接,接电话者有男有女,皆曰X经理出去办事了,有事请打其手机。名片上还有一香港电话,老刘神经大发,找出随身电话卡(当时用的大砖头好贵,老刘节俭,随身带有电话卡,碰到长途或通话时间长的就找电话亭,决不使用大砖头)真的打过去,而那香港电话真的就也有人接,内容大同小异(老刘到现在还纳闷,难道遇上的是一垮境集团?)

  遂放心,坐等天上馅饼。
  等了几天,帅哥并无电话。老刘坐立不安,失魂落魄,暗想他们取消这笔单了,还是另找其人了,还是帅哥舅舅中途变卦不来大陆投资了。。。。。。浮想联翩,头痛欲裂。正心烦意乱间不知所措间,帅哥来电。讲其老板舅舅明日来深视察工作,约老刘面谈敲定此事。放下电话,老刘长吁一口气,对自己几天来的疑神疑鬼和不自信给予了强烈批判,看你那个猴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沉住气者方成大事啊。老刘语重心长告诫自己。

  第二天,老刘起了个大早,刮了胡子,换上西装,还打了领带(西装领带已经几年没有上身了,为了这趟生意,几天前就翻出来熨烫好备用)老刘和司机吃罢肠粉(好久没吃早餐了,这次去人家那里见大老板,老刘怕肚子空空脑子不清醒答错话)正准备上车,发现司机穿着拖鞋,于是大发雷霆(他平常就穿拖鞋,但这次行程老刘格外重视,再加上老刘早就怀疑他在加油过路费方面搞手脚,借机大骂了一顿,还要他“不想干趁早滚蛋”——这家伙是老刘女友娘家亲戚)司机上楼换鞋去了,趁这段时间老刘也抽了支烟,平静一下心情,整理好思路。

  由于布吉老刘不太熟悉,其间打了几次电话,才找到那间酒店,赶到时已经十点多了。帅哥正在酒店大门口迎接老刘,感动。
  他们租的是间两进的套房,客厅很大。老刘进去的时候,房里还有一拨人在谈别的生意,老刘凝神听了一会儿,好像是帅哥他们公司要采购一批叉车,安徽“合X”的代理商正在和他们公司的人谈,他们公司的人对价格不满意,说厦门“林X”的报价比你们“合X”的要和理,云云。双方争得面红耳赤,不亦乐乎。其间甚至有这样的言辞:我们“合X”好歹是民族产业,他们“林X”外资的,咱们大家都是中国人,中国人的钱不能让老外赚了去等等(由于专业的缘故,老刘对“合X”和“林X”的产品很了解。事后想起,这伙人的双簧够专业的了)

  帅哥对老刘说,这伙人脑筋太死了,就是不肯让价,都谈了几回了,其实我们公司也看好他们的“合X”的。这里太吵,刘总,咱们到里间去谈。

  进到里间,帅哥拿出一卷图纸摊在桌上,都是0号的,一看就是绘图仪弄出来的,整洁清爽,老刘心下甚为欢喜(老刘有个怪癖,喜欢干净整洁的图纸,有一阵子,甚至把没用的图纸拿回家糊在墙上)再看右下角,标有"SANYO"的图戳---小日本的全套图纸(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弄来的)老刘静下心来,花了一个多钟约略看了看,在心里给了个报价。这中间帅哥一直没吭声,偶尔给老刘的茶杯添水,其间去了外屋几次,在争吵中间加了几句。

  这次老刘自认是逮着大鱼了,对老刘来讲,这是笔好大的生意。
  老刘对帅哥说,这价和谁谈,你吗?帅哥说还要和杨总说一下,就是刚才外面那戴眼镜胖的。等会我叫他进来。
  杨总进来了,帅哥介绍说这是刘总,这是杨总。老刘赶忙起身握手,杨总说,唉,真难搞,刚打发走,总算降了。

  老刘壮着胆子把价格加了10%说给杨总听,杨总不以为意,说这事阿建负责——(阿建就是帅哥)今天叫你来,主要是和我们老板见见面,他现在正从香港往这边赶,我给个电话他,看到哪里了。

  说完,杨总走到一边拨个电话:张生,以嘎海宾度,人来着度,正等亘内(张先生,您现在在哪,人已经到了,在等您呢)——老刘能听出来,白话有点客家音。
  打完电话,杨总说,SORRY,BOSS还没过关。

  老刘说没关系,咱等等。为了套近乎,老刘没话找话,说杨总是客家人吧,XX的?
  杨总说某错,七几年游过去的。
  杨总又问老刘哪里的,老刘说北佬,来这瞎混。杨总打哈哈。不是猛龙不过江呀。老刘说哪里哪里,都要讨饭吃了。
  到目前为止,骗子们的言行举止都很得体,各种背景细节只让老刘越来越相信他们,老刘精神上松弛下来。
  杨总说,老板没这么快到,不如咱下去吃顿饭吧。

  老刘欣然同意。
  来到二楼酒店,要了个包间,阿建杨总另外还有三个加老刘共六个人。因为阿建杨总也没特意介绍这三个人,老刘只是冲他们笑笑点点头。坐定。阿建既不谦让老刘,也不看菜谱,张嘴就点了几个菜。老刘在心里暗自祈祷,帅哥今天可不要宰我呀。还好,阿建点的菜既上得了台面,也还可口,算是惠而不贵,老刘在心里估计可能就五六百块钱,遂放下心吃喝起来。

  那另外的三个人在老刘感觉里,有一个好像是“合X”的,因为老刘刚进房时,特地注意了一下他们的讨价还价,印象中那个人是“合X”的,他怎么也坐在这桌上呢,杨总不是说把他们打发走了吗?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