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我的火锅从厨之路 第4节

点击:



  休息的时候,我也到***去看,那么专业的名店,也挡不住夏天的寂寞,推出了川菜。
  晚上,在住处附近,一个人出去走的时候,那时城管还没有管得太严,大街两旁的夜市,密密麻麻,一字排开,吃客熙熙攘攘,生意火爆得很,小炒,烧烤,火锅都有。
  夜市摊上的火锅,假如不是很有名气的那种,就算有高人,限于节约成本的考虑,往往不会高明到哪里去。但是生意出奇的好,光着膀子的男人,姿态曼妙的女子,就这冰啤,大快朵颐,正是挥汗吃毛肚,汗热当风凉。
  据说,在山城重庆,火锅最初本为江边艄公挑夫,市井中贩夫走卒所喜好,后来精明商人发掘、包装,也逐步登入了大雅之堂,夏日的夜里。在这个离火锅发源地2000多里的城市,我都感受到了它骨子里的豪放,在它的故乡,该更是一番动人的热闹场景吧?
  我的火锅,假如搬到夜市上,景象会是如何呢?
  机会是会让我一试的。九八年夏天,世界杯开战前夕。餐饮部决定,在CT食都前的场地上,全部铺上塑料绿色地毯,安放大屏幕,推出夜市。
  三星级宾馆推出夜市,当时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卖点,生意当然也小火爆了一把。夜市经营主要是炒菜和火锅,炒菜生意不错,火锅每天更是不停的翻台。往往一桌客人刚走,桌子还没有收拾,就有客人坐上去了,有的客人,还坐着凳子在旁边等。


  这里讲个小插曲,一天一桌客人刚走,旁边等了半天的几个客人大概一没留神,另外几个客人就坐上去了。于是两拨客人争论起来,先等的那拨客人是老主顾了,争论不赢,非常气恼的问我:老板(夜市火锅我招呼场子,客人都叫我老板,没办法),你说,是我们吃还是他们吃,要是他们吃,我们马上就走!
  我为难的看了坐着的几个客人一眼,肯定不能叫他们起来呀。只好说:不好意思,对不起,麻烦您稍稍等一会儿,旁边那桌客人就要吃完了。说到这里,看到客人脸色并没有缓和(也难怪,等了半天没位子肯定有气啊!),就连忙笑着说:您这么抬桩我真的很感谢,这样,等下您的这桌我请客!
  说完,连忙要服务员斟上茶水。所幸一会儿,就有一张桌子空出来了。看到客人吃得差不多了,我就到里头“忙活”去了(万一他记得我刚才的话,半真半假要我请客,我请还是不请呢?呵呵),客人呢,当然也不好大张旗鼓的到处找我要我结账哦。
  一天,我刚忙完,就听见有桌客人客气的招呼我过去:小师傅,打扰一下。我一看,这是一对中年夫妇,这几天每天都来的。
  他们含笑说:我们是XF的(这是一个离省城近600里,也是有山有江的大城市),我们觉得你的火锅还不错,能否有兴趣到我们那里去开店?
  我笑了一下:不行吧?人生地不熟的。

  他们说:不要紧,我们有个建议,你看如何呢?我们投资,你来招呼,不要你投一分钱,赚的我们分成。
  我怔住了,还没有想到我的火锅这么被人看得起。一时间也不晓得说什么好。那两位见状笑了笑说:不要紧,你可以考虑一下,考虑好了给我们打电话,我们还要在这里呆一个礼拜的。说我,从随身的包里撕下一页纸,给我写了一个电话号码,他们那时都有移动电话了,还是不错的,呵呵。
  他们走后,我还是有点动心,说不定这是一次自己当老板的机遇呢?但是又左思右想的考虑了好久:又怕骗,怕赚了钱人生地不熟的别人不给你么办?又担心生意不会好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只有回来,反而失去现在的工作。就这样,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的过了一个星期,那张写有电话号码的纸在口袋里都放烂了,还是没有拨那个电话。

  多少年后的今天,我都一直考虑:假如当初到XF去了,我的人生道路必定是另一种不同的结果,比现在好,还是坏呢?或许,当初,应该出去闯一番的,毕竟,年轻这个理由就已经足够!


  90年代后期,记忆中好多国营企业举步维艰。体制,人事,竞争等等,CT宾馆也慢慢不行了。
  2000年刚过不久,那扇厚重的玻璃门就悄然关闭了,黯然的退出了这个城市的舞台。
  走出那扇门的一霎那,真是百感交集,这里,我呆了5年,一个打工的,特别是一个厨师,在一个地方做五年,算是少见的。这里,我结识了好多朋友,有些,可以说是终生的良师益友。这里,我也完成了我那一段不算完美的婚姻。
  这个时候的我,虽然对火锅技术和经营有了些自己的想法,但也清醒的认识到,在厨师这行,我找工作并不容易。
  当年学厨,想学红案却学了火锅。几年下来,红案还是几年前的水平,进朋友场子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虽有说法一招鲜吃遍天,但这个“独门铳”局限性太大了:一般火锅店,筹备之初都会有主理厨师的人选,再说现在马上步入淡季,一般店子谁上火锅呢?

  拜托了一些朋友帮我留意,自己翻看报纸招聘信息,每天满大街转悠,那些日子,每天茫然的做着这些事情,前途完全不知在何方。失业的滋味,我想很多朋友都有。选择了厨师,对失业应该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当这一天真真切切降到自己头上的时候,那真的是难受,反正我是这样的。
  转悠了快个把月,也没有个头绪,托朋友帮忙,或许是淡季来了火锅没市场,或许是对我红案水平信不足,总之也没有回音。早知现在,当初到XF去还好了,时不时这个念头仍在脑海里浮起。
后来,看老这样也不是办法,算了,索性回老家自己开店算了!
  这个想法,当初在CT宾馆自己火锅“风光”的时候都已经想过,当初有这个想法,那可以用“雄心壮志”来形容,现在呢?“穷途末路”了!


  可是真正要付诸实行,发现困难好多的:开火锅店,家乡小城行不行?我的本钱也不多,孩子也马上要出世了。可是没办法,干玩着不行啊,说不定成功了呢?咬牙上吧。
  回到老家,联系熟人,帮找门面,人忙得焦头烂额,一切都好像还顺利,等合同都签了,定金都交了,房东却变卦了。
  在找门面,预算投资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有好多原来没有估计到的开支超出了我的弹性预计,看来我那一点可怜的钱不够用。房东变卦了也好,反正孩子也马上就要出世了,索性不想那个心思了,等孩子出世再说吧。这样一想,人轻松多了。
  那几个月,是我从厨以来,应该也包括以后闲得最多的一段时日。在老家,孩子等待出世,我也待业。成天象个殃鸡子,斗斗小地主,帮家里做点可做可不做的事情,想着迷茫的前途,心头空虚得很。


  好不容易挨到了孩子满月,我又回到了省城,只不过,回去的时候是两个人,来的时候是三个人,我可爱的女儿,会给我带来好的运气吗?
  忘记了是2000年6月还是7月的一天,我仍在大街上转悠的时候,看到一家大酒店门前气球高拱,彩旗飘飘,新店开张?排场还蛮大呢,仔细一看——CYXTD火锅烧烤城。
  马上进去,心想,不管怎么样,有个事情做,先呆着就行了。
  当然,这么大的店面,既然号称“火锅烧烤城”,火锅技术一定有它独到的东西,这里,我能见识到什么呢?和我学的火锅有什么样的区别?想到这里,也不禁激动和向往起来。
  找到老板(后来才知道,不是真正的老板,是老板的弟弟),一番自荐,刚开张,正好差人。终于又做本行了,但我不是大师傅,仅仅是站案子,一个月工资才开600,看到这里,如果你嘲笑我,那是你没有理解“饥不择食”这个词。

  进去了才知道,火锅店刚开张,在电视台做广告一周之内五折消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