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二部) 第5节

点击:

  吃到葱包烩的时候,我多少有些纳闷,因为此物实在普通,就是把油条和小葱包在春饼里,沾着甜面酱吃,实在没什么特别。
  祖贺贤大概看出我的疑惑,就拿起一个葱包烩跟我说:“这在杭州可是大大的有名。这个桧是秦桧的桧。”

  我恍然大悟:“这里面的油条大抵指的就是秦桧了。”
  祖贺贤点点头,放下手里的点心,用纸巾擦擦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望了望窗外,突然轻轻叹了口气,然后转回头看着我,目光中十分恳切:“东楼,你在远大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自古奸臣当道,都免不了要上演岳飞和秦桧的故事,但是最后是否酿成悲剧,则主要是看皇帝是否明理。东楼,你所在的地方关系甚是复杂,你能躲过这一次,能保证躲过第二次吗?”
  我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勉强笑了笑,没有出声。
  “另外,你女朋友的事情我跟伍岳也都知道了,不过不知道怎么劝慰你,尤其隔着电话。也就没有出声,东楼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不要拿哥哥当外人。”
  祖贺贤看着我,似乎有什么话想说,但终究没有开口,只是用力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心里一阵温暖,默默点了点头。
  虽然是深冬,杭州的清晨依然满目清爽,风虽然不及北方般刺骨,却也凛冽。湖边垂钓的老人们已经不见踪影,阵阵寒意还是吹走了那许多怡人的风景。
  不知道为什么,我渴望见到一场久违的大雪,能够洗去我心中久久的阴霾。
  “这次的收购是我们年度计划的第一步,完成得还比较顺利的。黄总和伍总大约今晚就能赶回来,具体的情况我们到时候可以更加具体的分析。今天请萧总过来,我们是想商量一下下一步对收购企业人力资源的状况做个分析,并且确定一下接下来的策略和步骤。”祖贺贤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们现在就提出来探讨一下吧。”

  会议室里坐着天一集团的财务班子和人事班子,业务班子因为黄总和伍岳的出差改由杭州本部的销售总监列席,另外外方的董事会也派了两名代表与会。
  这次的收购动作十分之大,一是投资规模不小,二是行业跨度极大。
  人力资源总监是刚刚到任不久,原本是莱欧雅的HRD,也是我们远大为天一集团物色的人选。此人大名陈少涵,经验丰富,资历也够厚,只是我当时唯一有点担心的是他从未在真正的民营企业待过,虽然目前的天一集团也有外资背景,但是实际上掌舵和运作的人都是地地道道的本土人。而民营企业的很多人力资源总监所做的工作多数又不够专业,想找到两者兼备的这个层面人选说易也易,说难有时候也真难。

  不过当时时间紧迫,我一边找一边把条件基本吻合的候选人先发给天一甄选,但是我会如实写上对此人的优缺点评估,这样客户的反馈也可以避免接下来的寻访少走弯路。
不料祖贺贤却对此人十分感兴趣,立刻要我们安排陈少涵赴杭州面谈。我当时有些纳闷,事后才知道当时祖贺贤已经准备启动并购计划,只是还没有正式公布,所以看到陈少涵的经历中有过多次参与并购和整合的经验,正合他的心意,所以就立刻拍板定案,而离职有个期限,故而不久前才刚刚到任。
  陈少涵礼貌地用眼睛质询我,我微笑着示意他先来,他点点头,轻咳了一声,开口道:“我认为,我们这次并购CBC电器后第一步,就是要先裁员。”
  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的人,加重语气道:“人数嘛,不低于50%!”


  “首先,销售队伍我认为有必要大幅度换血;其次,生产部门由于CBC电器身处一级城市,应该考虑在人工低成本地区重新建立生产线,而本地的生产人员则需要进行大规模缩减。至于各地的办事处,我建议进行大区合并,如果有可能的话,甚至可以考虑跟我们的主营业务的办事处做些业务整合。。。。。。”
  我诧异地抬起头,只见陈少涵自顾自地继续分析着裁员的解构比例,步骤以及相应的善后措施。外企出来的人是不一样,所有流程考虑的都很周到,他甚至提交了详细的赔偿方案和如果因此产生劳动纠纷的解决办法等。
  这就是外企所谓的人性化,他们“尊重”每一个劳动者,会用金钱补偿他们有可能会伤害到对方的地方。但是!动机呢?
  动机自然是不善良的,是冷冰冰的。“人性化”的只是对你动刀后会考虑送你去医院,或者准备好帛金,再或者管杀也管埋。
  我冷冷地看着他,等他说完。我在意的是决策者的态度,祖贺贤会接受吗?正在我脑子里乱转的时候,陈少涵说道:“我的意见陈述完了,谢谢大家!”

  我抬眼看祖贺贤,他脸上没有表情,只是转向财务部门的负责人说道:“陈总的方案你们要具体评估一下成本。”然后他转向我:“萧总,你的意见呢?”
  我斟酌了一下,决定先不表述我的直接意见:“祖董,这次收购项目我们这边会派谁作为直接负责人呢?”
  “黄总会亲自挂帅。他正在CBC做调研。对了,伍总会协助他。”
  我点点头:“我对陈总的方案有保留意见。不过,我希望等黄总和伍总回来后,结合业务上再讨论会更客观。”
  祖贺贤盯着我的眼睛看了片刻,微笑道:“也好,他们二位今晚就会赶回来了,到时我们再碰。散会!”
  人群鱼贯而出的时候,我站起身准备跟祖贺贤单独聊几句,他却回头跟我说:“萧总,我这边还要接待一个市里的领导,麻烦你和陈总一起把这次要面试的几个人一起甄选一下。中午我就不陪你吃饭了,陈总替我招待一下萧总,你们两位也就这次并购的事情好好沟通沟通。”说完,跟我握了握手,走出会议室。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祖贺贤似乎在回避什么,令我心里有些不安。
  我跟陈少涵来到接待室的时候,小米已经安排好几个候选人在做笔试。

  我们点点头示意不要打扰笔试的人,在旁边的另一间接待室找地方坐下。我们不约而同,都没有谈起关于并购的事情,而是就几个候选人的情况开始讨论。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毕竟,陈少涵是从外企一路浸淫过来,他的思维和工作方式也是一贯训练的立场,我没有理由怪罪他。
  下午在我们面试的时候,遇到了一个令人难忘的候选人。
  此人是来应聘大区经理的。
  他一进来我和陈少涵就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一下眼色。我看了一眼小米,她也一脸的惊诧。我转向此人,微笑着请他坐下。
  按照简历显示的信息,他应该是三十八岁,但是面前此人看起来至少有小五十了。
  我请他先做个自我介绍。他看起来有些紧张,衣服穿得正式但是透着过时和拘谨。坐下来后一只手不停地在膝盖上下意识地搓着,大概手心在不停地出汗。
  “我是91年参加工作,在国企做了几年业务,然后到了一家外企做销售,最后是在一家民营企业负责华东区的销售队伍。”
  陈少涵皱了皱眉头:“先生能否说得具体一点?比如哪一年在哪里,具体担任的职务,负责的内容,带的团队有多少人,如何分工?”
  “这个,简历上,不是都有吗?”

  “我们需要你更深入地谈一下。”陈少涵的眉头皱的更紧,“先生你很赶时间吗?”
  “不不不。是这样的,我91年到98年是在红星无线电厂做采购科长。”
  “不会是一开始就做科长吧?做科长是哪一年?”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