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二部) 第3节

点击:

  “萧总客气了,分内之事。”隋少棠连声表示回应,“祖董再三说要来接你,可是身体不好,大家都劝阻,这才作罢。黄总和伍总都出差了,要不怎么轮得到我来接驾啊?”
  小米听着我俩寒暄,眼睛望着车外,有些出神。这是她第一次到杭州,对这个被称为“人间天堂”的地方悠然神往已久。

  我拍了拍她:“这是高速,你看不到什么的,一会儿到了市区再看吧。”
  小米笑嘻嘻地回过头:“头儿,我是在想刚才那个姓蒋的小猎头。他是不是这个时侯还张着嘴站在机场呢?把猎头当成猎物,哈哈。”
  我想起刚才像尊雕塑一样站在机场的蒋砚,也不禁微笑起来。老实说,我有点喜欢这个年轻人,也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帮到他。
  “头儿,其实你怎么能那么准确地判断出他的生日呢?以前见你帮人断过星座,想不到你近来功力大有提升啊。”
  我笑了笑,说道:“其实没有那么神,也都是可以推算的。”

  小米大感兴趣,坐正身体说:“真的啊,你教教我!”
  “其实这本来就是我要教给你们的第四种武器,既然你问到了,我就先讲给你听听吧。”
  “好啊好啊!”小米一下子兴奋起来。
  “这第四种武器呢,就叫做量心尺。”
  “量心尺?”

“在中医理论里面呢,有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望、闻、问、切。其实在识人、辩人方面,道理也都是一样。”我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望呢,顾名思义,就是要观察。观察他的穿衣,神态,眼神等等。蒋砚从一开始呢就是被你吸引了注意力,所以他打量了你好几次,后来注意到你看的书后,就下决心从这里入手跟你搭讪,说明此人观察力极强,也能快速找到解决问题的捷径。加上他的衣着和举止,当时我就断定此人不是sales就是HR了。只不过他是手比脑子快,没有仔细消化。”

  “也就是说,他知道运用定海神针,去探知客户的心理和意愿,只不过功课没做足?”
  我赞许地点了点头,接着往下说。
  “闻呢,自然就是听。他跟你说话的方式和语气,以及内容呢,都说明他是一个对周围的人或物有着极度强烈好奇心的人,但是又同时有着浓厚的个人兴趣和口味,换句话说,他们对环境和事物的探索精神到了巨细靡遗的地步却又有独特眼光。而且他敢于和你搭讪就说明除了职业本能还有他的自信心和勇气。”
  “问呢,自然就是要向他提问。我一共问了他两句话,第一次是问他对书的看法,当然,他很聪明地撒了个小谎,无伤大雅。因为《自慢》这本书刚刚出版不久,我想他自然不会看过台湾的原版书。不过他后来也坦率承认自己之过,还算是光明磊落。说明他做事还是有计划性的,而且知道如何在适当的时机包装自己。第二次我帮他判断日期时,他的反应强烈直接,说明这个人十分直接,而且一开始他对我多少是有不信任和少许敌意。”说到这儿,我看了小米一眼,微笑着继续说,“但是一旦他表示钦佩后,他也绝不掩饰自己,并且坦诚表明自己目的。”

  “切呢,就是判断了。其实根据这一系列依据,我基本断定他是天蝎座的14日,只是他身上有少许的矛盾性格和分裂之处,这一点呢,又很接近15日出生的人,所以我就无法准确断定他的具体日期了。”
  小米听得不停点头,突然她疑惑道:“头儿,这些能判断出他的星座我还可以理解,但是这么准确的时间,我就费解了。”
  我哈哈大笑说:“这个就是要靠经验和有心积累了。因为工作原因,我职业生涯中见人无数,我会留心身边每个人和见过的每个人所拥有的性格特质和生日的对照,时间久了,就会有一个自己的数据库甚至数学模型了,这个要靠你自己了,这是个死功夫,没有捷径可循。”
  “其实,做人力资源的人,星座啊,血型啊,甚至麻衣相术都要有所涉猎,这些不能作为决定因素,但一定是很好的辅助依据。”
  小米说:“星座我以前也经常看啊,但是真到事儿上都没什么用。”

  “当然不能只看这些,除了我们常用的太阳星座,你起码还要了解上升星座和月亮星座的算法,三者结合看一个人才会比较准。我刚才大致推算出他的日期后,反过来大致判断其年龄后,又试着用月亮和上升星座粗略倒推了一下,反证出一些吻合度后,再做了一些调整,才能比较确切的知道他的日期。”
  小米若有所思:“不过好在你还是没能断定出来他的准确日期,要不别说他,我都觉得活见鬼了。”
  话音未落,我的手机震动起来,是短信。
  我拿起看看,是个陌生号码,打开后,原来是刚才的蒋砚。
  “萧总,您好!我是刚刚跟您在飞机上邻座的蒋砚。我在刚入行的时候就听过您的大名,一直仰慕得很。想不到我们是在这样的情景下见的面,只是我表现得太狼狈了。希望您不会见怪我今天的一切行为举止,但是真的闻名不如见面。您太神了!我的身份证生日是11月15日,但实际生日是11月14日。原谅我的语无伦次,非常希望将来有机会能接受您的教诲!”

  我看完后,微笑着把手机递给小米说:“喏,你真的活见鬼了。”
  小米有些疑惑地接过来,看完后愣了半天,才喃喃道:“什么活见鬼啊,简直就是活神仙。偶像啊。”说完眨巴着眼看我。
  我笑了笑没有理她,接着说:“课上完了,布置一份作业。”
  小米“啊”了一声嘟哝道:“还有作业啊?”
  “还记得飞机上的那个袁佳妮吗?”
  “那个乘务组长?”
  “你回去分析一下我跟她攀谈的原因,并用我教你的量心尺和定海神针,做个案例分析出来,回去你先给大家做培训,我来补充。”
  小米慌忙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一样:“我不行的。”

  我板着脸:“不行的话以后你就不要那么好奇老想听第一次课了。”
  隋少棠一直在微笑着听我们聊天,此时出声道:“你们萧总是让你做大师姐呢!”
  小米这才高兴起来:“那我就试试吧。哈哈,大师姐,嗯,我喜欢。”
  隋少棠打趣小米说:“看来你很崇拜你们萧总嘛。”
  小米仰起头,大声说:“我们头儿那可不是盖的!”

  隋少棠忙点头道:“你们萧总真不是盖的,看人不要太准哦。今天真是长见识了,我们祖董经常说萧总年轻有为,看来所言不虚啊。”
  我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隋助理见笑了。雕虫小技而已。你的话我可不能接,我要是说你们祖董看人才真的是有眼光,那不是又把自己大大地夸奖了一番?”
  三人一起哈哈大笑。
  不知不觉,车子已接近市区,城市的灯光寂寞而坚强,静静守候着漫漫黑夜。


  到了酒店,隋少棠迅速帮我们做了简单的check in,因为天一集团是该酒店的长期签约客户,所以长年留有预定的房间,所以手续十分快捷。
  到了房间安顿下来后,隋少棠说:“萧总,时间太晚了,出去吃宵夜可能不大方便,我刚才已经叫他们送点东西上来吃,萧总不介意吧?”
  “不介意,隋助理考虑的很周到,我们要表示感谢才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