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二部) 第2节

点击:


  上了飞机蒋砚一边往前走寻找着自己的座位,一边下意识地寻找着“香奈儿”在哪里坐,蒋砚的座位比较靠后,一路上没有看到那个女孩儿,不禁有些失望。
  大约是等了太久,乘客们都有些毛躁,时不时可以听到一些小口角和空姐劝解的声音。两个顾客因为行李的摆放问题争执着,挡住了过道,蒋砚的视线也彻底被挡住,终于散开后,蒋砚一眼就看到“香奈儿”,他心里祈祷着一路走过去,发现自己的座位居然就在同一排,不过“香奈儿”是在靠窗的位置,中间坐了那个男子,自己的座位在男子旁,临着过道。

纵使如此,蒋砚心里还是快乐起来。做猎头的性格让他惯性地想到,这就意味着还有机会嘛。他麻利地放好行李,然后就座,主动向身边的男子打招呼,然后向“香奈儿”也挥了挥手。
  “香奈儿”抿嘴笑了笑,算是回应。那男子也淡淡一笑,点头示意。
  蒋砚注意到那男子脱下了西装,里面穿着一件烟灰色的羊毛衫,手里依然握着《自慢》在看,于是重拾话题:“这本书不错。我已经看了几遍了。”
  那男子有些诧异,随即有些兴趣的问道:“你很早就买了?”
  蒋砚点头道:“我去年就买了,不过今天出差,还是想再看一遍,好书就是耐读。”
  那男子不易察觉地笑了一下,用手点点那本书,表示同意。
  蒋砚兴致勃勃:“就像他书里说的,飞机晚点乘客是多么的好脾气,那是因为长期的受虐心理造成的,是对服务的无要求造成的。”
  男子说:“忽视客户的需求恰恰是丢掉未来商机的最大误区。”
  作为此次航班的空服组长,袁佳妮是个有着四年飞行经验的资深空姐了。她的聪颖美貌和她的大方善良是无论同事还是乘客都无法抗拒的魅力。
  此刻的她正在像以往的任何一次航空经历一样,处理着例牌会发生的所有事务,也接受着各种方式传达的善意或轻佻的搭讪,这一切对她来说,都已经实在是多到有些麻木了。她能做的最好回应就是一视同仁地职业礼貌。
  可是令她奇怪的是,从一上飞机她就感受到有一双眼睛的注视,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个年轻男子,大约三十岁左右的样子,穿戴随意但实际颇为考究,烟灰色的羊毛衫衬出他白皙的皮肤。这些信息都是袁佳妮在几个瞬间捕捉到的,这大概就是职业病。

  老实说,这个男人非但不让人讨厌,甚至他脸上那股淡淡的惫懒之色还是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的。可是奇怪的是,他自始至终都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喝咖啡,翻看着手里的书,不时会安静地注视一会儿她,却没有任何搭讪的意图。但是,袁佳妮可以肯定,那些注视又是充满了兴趣的。
  大约在飞机起飞后一个小时左右,机舱里终于安静了下来。飞机的晚点加上目前已接近午夜,所有的人都已经被疲惫带入了沉默的状态,许多人开始沉沉睡去。
  就在此时,袁佳妮看到,那个男子所在的座位亮起了服务呼叫灯。
  袁佳妮微笑着走了过去,短短的通道竟然走得有些急迫,她惊奇地发现,自己心里居然有那么一点点的期待。
  男子很礼貌地活动了一下身体欠身示意,他皱了皱眉头,用很好听的声音轻声说:“小姐,我遇到了一点麻烦。”
  在袁佳妮表示她很愿意为他帮忙时,他微笑着说:“是这样。首先我想请问您是双鱼座的女生么?”

  袁佳妮有些奇怪,摇了摇头。男子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又问:“那么,您是狮子座的女生?B型血或者AB型血?”
  袁佳妮惊讶地张了一下小嘴,不由自主地点头:“我是AB型,狮子座。”
  男子松开了皱着的眉头,有些开心地笑了:“那太好了。我想,你应该可以帮到我的忙了。”说完,他从自己的外套里取出了两张名片,一张递给了袁佳妮,一张翻过背面放在了小桌板上:“能写给我你的联系方式么?”没等袁佳妮出声,他接着说,“我有个调查和咨询需要你的帮助,不知道你会在杭州逗留几天?从明天起我会在那里三天,然后要返广州。”

  袁佳妮不由自主地回答说:“我只有两天,不过很巧,接下来的一周我都飞广州。”
  男子摸着自己挺拔的鼻子开心地笑了:“那真是太好了。你一定可以帮到我。”
  袁佳妮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到他,想了想,又写下了自己的英文名,然后微笑着道别离开。
  蒋砚饶有兴趣地看着男子做了一系列的事情,他注意到“香奈儿”也抿嘴微笑着注视着这一切,于是突然起了很大的好奇心。他自问对星座也有少许了解,却也无法做到这般地步。老实说,他不信,或者说不服气。
  “你能帮我看看么?”
  男子莞尔道:“看什么?星座?”
  蒋砚点头说:“是啊。”
  男子道:“不如我试试帮你看看是哪一天的好了。”
  那男子没有理会蒋砚眼中已经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挑衅,低着头沉思了一会儿,又抬眼看了看蒋砚,然后微笑道:“其实不可能那么准了。老实说,我不是很拿得准,你大概是11月14日或者11月15日的。”

  蒋砚惊得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箍在身上的安全带一下子勒得他生疼。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脑子拼命地转着,却似乎仍旧一片空白。他的生日的的确确是11月15日,但是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却在申报之日阴差阳错写成了11月14日,所以他一直以来都在各种需要用到生日的场合徘徊在这两个日期间,甚至他还经常自娱自乐地想着自己有两个生日。
  眼前的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香奈儿”在旁边看着蒋砚目瞪口呆继而失魂落魄的样子,不由地吃吃笑出声来,却没有任何惊奇之色,显然司空见惯。
  直到扩音器里空姐甜美的声音提示大家飞机即将降落的时候,蒋砚才回过神来,随着飞机着陆颠簸的冲击,蒋砚镇定了一下,从口袋里拿出名片递给那男子:“我叫蒋砚。先生是否愿意约个时间聊一下?我们在杭州有个很不错的职位。我想你应该是他们理想中的人选。”

  男子接过名片,认真地看了看,放进自己西装的内袋,点头道:“好。有机会我跟你联络。”
  飞机已经挺稳,大家鱼贯向机舱前方走去,蒋砚起身拿行李也向外走去,那男子回过头来对他说:“《自慢》是今年才在大陆出版的,蒋先生去年就看过,想必是看的台湾版。”
  蒋砚顿时尴尬起来,直到那男子和“香奈儿”走出几步,他才想起了什么,追上前说:“对不起。这本书是我刚在机场买的,以前也并没有看过,只是看到这位小姐在看,所以……”说到这里,三个人一起笑了起来,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继续向前走,蒋砚再次追上去,诚恳地说:“先生能不能留个名片,或者哪怕电话,Email也行。”
  男子思忖了一下,点点头,转头示意“香奈儿”,女孩儿笑了笑,从皮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蒋砚。男子冲蒋砚挥挥手:“后会有期。”

  目送两人背影走远后,蒋砚低头看手中的名片,嘴巴渐渐张成了O型。
  名片上简简单单印着:
  远大猎头 萧东楼


  01
  已是深夜,高速公路上车不多,显得空旷安静。
  “不好意思,等了好久吧?”我向开车的祖贺贤的助理隋少棠致歉,飞机晚点了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估计他至少在这里等了超过三个小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