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一部) 第5节

点击:


  我在办公室呆到七点多的时候,突然接到海群的电话,这才想起今天晚上是他的生日,一忙起来居然给忘了,我连声致歉,声称将立刻飞车前去谢罪。我不敢再耽误,换了身运动装和波鞋,收拾东西下楼取车。
  停车场里静悄悄的,我今天早晨来得比较晚,车子被迫停在了很深处的一个拐角,离电梯口十分之远。
  我快步走过去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空旷的停车场回荡:“他知道个屁!奶奶的,他真以为自己是孙悟空啊!你先不用急着回来……好了,不是不想你,大事为重嘛。好了好了,我要开车,还有事,就这样!拜拜!”
  说话声音停止后,立刻是一阵引擎发动的声音。我闪身隐在拐角的柱子后面,马胖子的黑色帕萨特从不远处拐出来后,向停车场的出口疾驰而去。


  06
  周一一上班,贝蒂就欢天喜地地过来跟我讲,陈经理通知她两天后可以过去投标了。所招的职位就是营销总经理。
  我立刻召开了项目会议,亲自兼任该项目的项目经理,由贝蒂担任执行项目经理,IT组的三个顾问全部加入此项目组。我布置了项目的大致分工,安排了项目计划书的编写进度,详细讲解了撰写的细节,并给贝蒂交待了两个重要任务。
  “首先,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与陈经理做个私人沟通,并最好能通过她拿到朗铁军的手机号,因为,我们需要了解朗铁军离职的真实原因。”
  “第二,了解一下这次负责招聘的话事人,将来我需要跟他有个详尽的沟通,所以我必须提前对其有个了解。”
  周三晚上下班前,贝蒂拿着项目计划书来给我过目,我提出几个修改意见后她们迅速做了修改并开始正式打印装订成册。
小米去买来了匹萨和可乐,大家一边吃一边忙活着。八点多的时候,马胖子出现在办公室,看我们热火朝天地忙活着,他笑眯眯地跟每个人打着招呼道辛苦。走到我办公室,他停住脚步:“萧总,准备的怎么样,没问题吧?”

  我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但是他给我的这个消息确实准确无误,于是微笑着告诉他我们会尽力,而且我一定会亲自跟进这个项目。
  马胖子正色道:“萧总你一定要亲自抓这个项目,对我们来说这一单还是十分关键的。首先,它将是我们远大猎头有史以来最大的IT行业猎头单;其次,这对奠定我们在IT行业的猎头地位有着莫大的好处,标杆项目啊!”
  看我点头认可,他又补充道:“如果你有把握,也有信心,需要资源投入尽管开口。我已经把这件事汇报给董事长了,他也表示会给予你最大限度的支持。”
  我心中更加疑惑,不知道这一切转变都从何而来。马胖子一向对我都是口蜜腹剑,嘴上说哥们儿,脚下使绊子的,这次......也许这个项目真的太重要了,作为他是远大猎头的一把手,如果能够利用我做下这一单,对他来说,好处还是大于坏处的。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马胖子已经又习惯性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扭着屁股走掉了。他一边向外踱着步子,一边接着手机:“好的。真的?那我可要验验货了。”说完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一丝淫笑。挂下电话,他对众人严肃地说:“我还有个很重要的谈判,就不在这里陪你们了,大家都辛苦,这里一切就拜托萧总了!”说完闪出门口,走廊里脚步声急促远去。

  小米好奇地问我:“马总急着去验什么货啊?我们又不做贸易?”
  我微微一笑,让她去忙,没有回答她。
  第二天早上,为了保险起见,我让小米跟着贝蒂他们组一起去赛弗科技投标。
  十点钟不到,小米她们就耷拉着脑袋回到了公司。我心里一沉,但是更多的是奇怪,就走上前问她们怎么回事,何至于这么快就出了局?
  小米跟我回到我的办公室,关上门,小米告诉我,马胖子真不是个东西。
  原来这单子注定是个死单。事情的原委大概是这样:半年前,tracy对赛弗科技连蒙带骗接下了一单招聘项目经理的case,并拍着胸脯向客户保证一定能找到人,还顺手收了别人的定金。

  “其实,萧总,在你来之前哪做过什么像样的IT行业啊,我们在这方面的案例和资源几乎是空白。”
  接单之后,翠西胡乱推荐了几份简历,然后就将此事搁浅。更有甚者,最后眼看无望,翠西竟然不顾行规,顺手挖走了他们的人力资源部经理,也就是陈经理的前任,所以陈经理本人对此事一无所知。赛弗科技管理层十分震怒,当时就将远大猎头列入了黑名单。
  上午招标会一开始,贝蒂她们刚一自报家门,就被对方的副总经理一番羞辱,几乎溃不成军。他们几乎是被撵出了公司,在电梯里,贝蒂就气哭了。接下来,小米用了另一部手机进行cold call和背调,总算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皱着眉头听完小米的描述,说:“老马怎么可以这样纵容tracy他们?这不是自毁长城么?”
  小米向外面撇了撇嘴:“萧总,您还不知道吧?他们俩…….”我愣了一下,恍然明白,不由得更加厌恶。
  我安慰了贝蒂,告诉她们不要灰心,而且此事是我的疏忽,与她们无关。转头我对小米说:“小米,帮我约好赛弗科技的负责人,我明天亲自去登门拜访。”
  小米愕然道:“头儿,这种单子我们还是算了吧?”
  我清了清嗓子,走出办公室,大声说:“小公司做事,大公司做人,做人就要负责!”我听到马胖子的办公室里,传出了几下干咳声。

  不出所料,我们吃了个闭门羹。对方的林副总根本就不见我们。陈经理一脸为难地向我们低声解释着,我心里有数,就礼貌告辞。
  在楼下的大堂,我让贝蒂先回去,让小米和我留下来等。我们打量了一下大堂,仅有的两个长沙发上竟然坐满了人。怕会错过,我们只好站在电梯口附近的柱子旁等着。
  这期间我分别给石方和另外两个朋友打过电话,转辗了解到赛弗科技的这个林副总的一些背景,甚至还扯到了一些故人,IT这个圈子说大不大,说小还真小。大家的一致说法是此人是技术出身,为人十分耿直,爱憎分明,脾气也十分火爆。看来当年翠西的卑劣行径一定极大地激怒了他,这个结怕是解不开了。
  放下电话,我脸色一定十分难看。小米看看我:“头儿,是不是没戏了?”
  我苦笑了一下,点点头。

  小米咒骂了马胖子一声,说这个情况他怎么可能不了解?摆明是在玩我们嘛!
  此时我心里已经渐渐明白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马胖子摆明了是要给我难堪。大约我最近半年实在是风头太劲,令到许多人不舒服了。翠西早不休假,晚不休假,偏偏这个节骨眼儿上消失,目的就是让我们查无对证。
  而且他大张旗鼓地向董事长汇报了此事,又兴师动众地鼓励我们投放资源,也是想让我一败涂地后下不来台。
  马胖子啊马胖子,难为你为我萧某人费了这么多心。
  小米探询地问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面色坚毅地摇了摇头。小米看我神色凝重,没敢再问什么。

  接近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几个人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小米在我耳边急促地说:“头儿,那个穿灰色短风衣的,就是林副总!”
  我定了定神,大步迎了上去。几个人被我拦住,都是一愣。我微笑着自报家门,并向林副总递上名片。
  林副总接过来看了一眼,随手将名片递给身后的人,面色中掩饰不住的厌恶:“我们不会再跟远大有任何的合作,请不要再来纠缠了。”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