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一部) 第4节

点击:

  我笑着打断他的话:“他们给你多少钱?”
  他犹豫着说比这里多三千,我说那很好啊,你应该跳槽。他楞住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接过他手里的辞职报告,刷刷签上我的名字,递还给他,他没接住。
  那张纸盘旋着落在了地毯上,无声无息。
  我把头靠向椅背,疲惫地转向窗边。从窗户反射出来的角度看过去,里面的我很陌生。
  往事的回忆总有着撕扯的疼痛。窗户里面的那张脸依然让我感到陌生,我用手指冲着那张脸点了点,站起身不再看它。
  我走到沙发上坐下,点了根烟抽了两口。
  原来斯提芬就是他,虽然未曾谋面,倒真也算是旧相识了。想不到三年前在他挖我的项目经理时,我用猎头公司挖走了他的整个团队,今天我却坐在了猎头公司的办公室,动着挖他跳槽的念头。人生真是无常,我不禁微笑着摇了摇头。
  走出电梯来到大堂的时候,屈臣氏的店里在放着叶蓓的歌:

  当秋风停在了你的发梢
  在红红的夕阳肩上
  你注视着树叶清晰的脉搏
  她翩翩的应声而落
  你沉默倾听着那一声驼铃
  象一封古早的信

  你转过了身深锁上了门
  再无人相问


  05
下午的时候,我示意小米联络赛弗科技的人事经理陈继玲,一是探探口风,二来也先挂个号。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见机行事约个时间,让IT组的leader贝蒂先去跟陈经理面谈一下,做个初步的沟通。
  晚上小组例会的时候,小米说已经跟陈经理电话沟通过,明天贝蒂会带着助理过去拜访。我大概给贝蒂交了个底,鼓励她循序渐进接下这个单,给IT组扬扬士气:“据我初步估计,这个职位的年薪至少在一百二十万以上,换句话说,猎头佣金不会低于三十万。”
  贝蒂有些振奋之余更多的是发憷。我安慰她我会全程支持她做完这一单,“放心。不会让你孤军作战!”她这才把没有彻底表现出来的振奋释放到底,信心满满。
  我提醒她明天见到客户后不要操之过急,主要以建立关系为主,不要开门见山表明来意,通过一些IT行业我们的成功案例给客户以印象和信心即可。
  我站起身:“一定要留意客户的话和其它信息。首次见面,必要的陈述后,更重要的是倾听。其实每个HR都有一肚子的苦水,只要你能让她向你倾诉,你就成功了一半了。”

  晚上难得清闲没有应酬,我吃完晚饭一个人上网浏览,悠哉悠哉的,十分惬意。
  收邮件的时候看到一封发自海群的已读邮件,猛然想起他上次跟我提起的事情,就忙把那封邮件又点开来,找到那个网址链接了进去。
  海群是一家大型股份制集团下属公司的行政总监,我们很多年的朋友了。谭剑铭没出车祸前,我们经常一起厮混,不分彼此。
  前几日他给我介绍了一个网站,是一些精英阶层的人物自发搞的一个虚拟俱乐部,以BBS形式为主,交友聊天。据说里面现在已有核心会员200余人,另外见习会员有700多人,他们的入会标准很高,要求有良好的社会地位、殷实的经济基础、相当的智商和情商并且需要在某方面的领域有一定知名度。
  海群说我应该加入他们,对我所从事的职业必有大大的好处,里面的人脉必然是宝贵财富。

  趁着今天闲来无事,我倒是饶有兴趣进去瞅瞅。经过一系列的注册手续和验证身份后,就在我的耐心已经快达到极限时,终于注册完毕了。可是它居然还要做两套测试!点开题目后,我打眼扫了一下知道这是测试IQ和EQ的把戏,也就耐下心来测试了一把。
  老实说,凭我多年的面试和人才测评的经验,做这些题实在是手到擒来,它每个题背后隐藏的动机我都十分了解。当我信心十足地将题做完点击“提交”时,出来的结果竟然令我大跌眼镜。屏幕上弹出来的分数居然只有70分!
  我继续点开分数清单,发现我只有两道题选择的答案分值较低,其余几乎都是最高分数,但是为什么给了我这么低一个分数呢?我正要发作,突然发现右下角还有一个banner上闪动着“结果分析”,就压住怒火再次点击。
  里面弹出一段话:“亲爱的朋友,你的分数实在是太高了!所以我们不能给你高分,因为我们大胆预测,您不是手边有标准答案就是从事着HR或者相关工作。如果我们答对了,请接受现实面对低分;如果我们答错了,来吧,砸了你面前这可恶的电脑,我们绝无半点怨言!”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还真是一帮有趣的家伙,有点儿水平。

  折腾了半天总算正式登陆了进去,其实也不过是个制作精良的BBS而已。我大致浏览了一下他们的板块分类,正在琢磨先进哪个,突然看见网页的正上方闪动着一个flash广告,说是正在举办第三届杀人游戏,往各路高手前往“一品堂”一试身手。
  就是这样,我一头撞了进去,成为该次游戏的最后一个报名者。
  戏剧化的是,我居然抽到了四个杀手之一的“曹沫”。我知道其它三个杀手也分别以历史上的著名刺客命名,分别是“荆轲”、“专诸”和“聂政”。游戏于三日后正式启动,裁判要我作好充分准备,与现场杀人游戏不同的是,网络杀人游戏是要写“杀手帖”的。
  裁判给我留言说:“你是生面孔,我会找人带带你。干得漂亮点,你是第一杀!”
  就这样,我认识了小花,那个披着“聂政”马甲的我的杀手同伴。
  贝蒂的赛弗科技之行似乎相当顺利。她跟我汇报说人力资源部的陈经理对我们公司十分感兴趣,而且俩人还聊得相当投机。虽说第一次见面,但彼此都留下了十分良好的印象。第二天下午,陈经理就带人来回访和参观了远大猎头。考虑到时机未到,我没有跟她碰面,只是示意贝蒂送一份我们给高级客户准备的“纪念品”:一支包装精美的“waterman”一次性签字笔。

  贝蒂接待完回来后到我办公室,有点兴奋地说:“刚才我送她出门,在电梯口我把咱们的纪念品递给她时,她神秘兮兮地小声跟我说,过几天可能会有大项目,叫咱们做好来参加招标的准备。萧总,她说的会不会就是您说的那个职位?”
  我点头道:“我想是吧。跟紧她,但不要太急。切记,不要太急!”
  快下班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久违的电话,电话来自浙江。这个朋友跟我之间颇有些曲折,事实上,在当年盛世软件上市前夕,有过几轮融资的过程,当时许多风险投资机构都纷纷前来洽谈,这个朋友就是其中一家风投的首席代表,大名梁书。虽则最后投资的事情因为那一场著名的行业雪崩无疾而终,但我们双方却给彼此留下了还不错的印象。

  “萧总,好不容易才找到你的电话啊。不够意思,换了电话也不通知一声。”
  “梁总言重了,我现在也是无颜叨扰老朋友啊。”
  寒暄几句后,梁书拐入正题:“萧总,我真的找了你半年了,冒昧问一句,您现在哪里高就啊?”
  我坦言相告后,对方愣了足有半分钟,然后叹了口气:“想不到你真的有如此决绝转行的决心和勇气。如果我能早点找到你,想来我们的合作也不会有什么障碍。”
  原来梁书是准备找我加入其所在投资公司的投资银行事业部,专攻IT行业和高新技术。他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套说辞用来说服我转行对我的可行性与必要性。
  “怎么样,萧总,还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梁书试探性地问了一句后,就自我解嘲地笑了起来。我想,以他对我的了解,知道我断不是那种半途而废之人,因而自己随即也就释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