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一部) 第3节

点击:

  我想了想,问石方:“你身边有没有资源,可以找到接替郎铁军在赛弗科技的人选?当然,略逊于也可以,一时之间到哪里去找能跟他同一数量级的人物。”

  石方点了根烟,思忖了片刻,说:“我倒是大概有几个方向,回头梳理一下发email给你。”
  我也点了根烟,脑子里迅速盘算着一些事情,却发现许多事情之间仍旧欠缺合理的逻辑。我考虑良久后,打了个电话给我的助理小米,要她帮我落实几件事情,尽快给我答复。
  正事既然已告一段落,我们便天南海北地胡扯起来。一瓶红酒很快就被我们干掉。
  那天晚上,我们聊起了很多旧事,有着许多感伤。
  凌晨五点,我被石方的电话吵醒。
  他在电话那头语气急促:“东楼,睡了没?你自己上网看看吧。”
  我睡得迷迷糊糊,没有转过弯来:“上网?看什么?”
  石方一字一句地,似乎在给我念标题新闻:“南天王挂印而去,何去何从?旧东家临阵换将,疑云重重。”
我“腾”地坐了起来,整个人立马清醒了过来。举着手机,我脑子高速运转着,却依旧是一片空白,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04
  直到坐进办公室的时候,我的脑子还是有些乱糟糟的,理不清头绪。
  网上的新闻标题很大,实质内容很少,只是说据赛弗科技内部相关高层人士确认,郎铁军确实已于日前离职,原因暂不发布,会在稍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向业界说明。记者还问到一个大家都关心的问题:郎铁军的去向。该高层人士回答说这个问题似乎应该由郎铁军回答吧。记者又想办法致电郎铁军,可惜这位南天王的手机一直处在留言箱状态。

  本来我还准备抢个先机,如果这个消息迅速扩散,并且得到印证之后,那么众多的竞争对手一定会汹涌而至,到时候想做这个单的话,少不了又要一场恶战。
  我打开电脑,再次浏览几个门户网站和业界的几个知名网站,果然,这个消息已经不同篇幅地在相关版面作了刊登,内容大同小异。
  我摇了摇头,登陆自己的邮箱收邮件。石方动作果然够快,已经把我要的东西send了过来。我打开后仔细研究了一下,迅速把目光和焦点集中在全氏信息集团中国区的营销总监Stephane(斯提芬)身上。
  此人中文名叫做周伟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应用数学专业硕士毕业,曾在朗讯、爱立信等通讯企业从事过研发及市场工作,后转型至销售,在孙正义投资的一家软件公司担任KA销售总监。三年前过档到全氏集团担任中国区营销总监至今。
  全氏集团在中国做得不错,信息安全一向是比较敏感的IT领域,但是作为一家外资公司能够接下大量的政府订单,至少说明他们的产品过硬、政府公关能力优秀、销售团队彪悍。全氏中国与赛弗科技一向都是业内的正面竞争对手,尤其是在南中国区,几乎所有的够分量项目都会正面交锋。我想,赛弗科技的老板们不会不认得这个斯提芬周。

  目前的局势,消息已经半透明,如果想做这个单子,比谁先到客户那边已经没有太大意义,我想还是找到合适的人选再去找客户的话,底牌会更有分量。
  我正看着电脑出神的时候,小米端着杯咖啡走了进来。小米的英文名叫Michelle,原本是一个TEAM的见习顾问,我来远大之后看她机灵醒目就要到了身边做助理,但是从她给我做助理的第一天我就习惯性地喊她小米,一直到现在所有的人都改了口。
  小米放下咖啡后,将手里的一个文件夹打开,开始汇报昨晚我要她落实的几件事情。
  “我们公司的DATABASE(人才库)里面完全没有此类candidates的资源。另外,赛弗科技的所有背景资料我已经整理完毕,项目建议书的草稿也已经起草完毕,核心部分要等您亲自确定。第三,赛弗科技的HR经理陈继玲的联系方式已经拿到。”
  说完,她把几个装订好的文件放在我桌上,然后合上自己手里的文件夹说:“至于我们公司之前是否与赛弗科技有过正面接触,我现在还没查到。现在IT组的leader贝蒂刚来不到一年,原来负责IT组的Tracy(翠西)刚好请了年假回家,目前手机还联络不上。”
  我皱了皱眉头:“我们的客户档案没有存储备案么?”

  小米无奈地笑了笑:“以前的IT组做得十分之差,贝蒂接手前的档案管理这块也无从谈起。不过这次等翠西回来后,我会配合贝蒂把以往的档案重整一下,争取尽快恢复原始状态。”
  小米出去后,我闭上眼睛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打电话给石方问他跟全氏中国的斯提芬周熟到什么程度,石方说他并不直接认识,但是他有朋友跟他非常之熟,约出来直接谈都没有问题。
  我心里大概有了底,正准备收线,石方突然说了一句,其实原来老唐跟这个斯提芬也很熟。
  “东楼,你记不记得那年深圳有家冠宇公司挖过我们的技术队伍,后来是你找猎头架空了我们的那个项目经理。那家深圳冠宇公司当时的老总,就是周伟建。”
  我的思绪随着石方的这句话“唰”地被拉回了三年前的时空。
  当年的盛世软件在一路高歌前行,项目的增多加大了人员招聘的工作量,人员的流动性也随之开始增加。一位技术骨干在最紧要的当口提出辞职,我苦口婆心地劝解却收效甚微,最后那位项目经理只是很勉强地说他再考虑考虑。
  我到现在仍然记得我故去的朋友,天下投资的谭剑铭当时跟我说的一番话:“我知道在人力资源方面你是专家,招聘也好,激励也好,职业生涯设计什么也好,你比我强。但是,关键时候不是靠这些,是靠经验。我没学过人力资源,但我的公司从来没有缺过人。首先,非常时期,你不可能用常规手段去招聘。你们现在项目繁多,最缺的肯定不是应届毕业生这种生手,而是熟练工人,有一定开发经验的程序员甚至是项目经理对不对?这些人哪里有现成的?当然是同样做这些项目的公司!看准之后,把竞争对手整个技术团队挖过来!釜底抽薪,一举两得!”

  他建议我找一家猎头公司去运作此事,并且要开出高薪。告诉猎头那边,让他们做薪酬调查,完了之后用其现有收入的两倍去挖人。
  谭剑铭说:“这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个价码。你我也一样,之所以有时候我们还觉得自己清高或是讲道义,有原则,那是因为价码不够,也许有的人比较贵而已。项目做完了,就把工资降到一半,不愿做的,就滚蛋!在项目期间,做好人员培训。”
  我当时听得身上只冒冷汗。却不能不承认谭剑铭的办法是的确可以最好解决目前的困境。
  后来开会时老唐问及石方项目的进展状况,石方表示一切都还顺利,但是人手问题很快就会上升为主要矛盾,并且目前的人员结构也很不稳定,已经有两个项目经理提出辞职。
  老唐面色凝重,询问了那两个人的名字和负责的项目,思索了片刻,抓起电话打给深圳一家公司的老总:“Stephen,你丫不够意思啊,开始挖我的人了?”
  我楞了一下,旋即明白老唐这番话既有判断也有试探的意思,果然对方装了一下糊涂也就承认。放下电话,老唐有些愠怒:“至少有一个是被他挖走了,另外一个还不知道。”

  回到办公室,我刚刚坐下,助理就过来说要辞职的那个项目经理等了我很久。
  我微笑着说让他20分钟后进来吧。然后我拨通那家猎头公司老总的电话,开门见山指定他去挖两家公司的技术团队,那边满口答应,并且承诺其中的冠宇公司可以在半个月内搞定。
  没多久,项目经理敲门进来,坐下后就跟我说:“萧总,冠宇公司的人找了我很久,答应给我很好的待遇,我上次也考虑了您的话很久,但是还是决定……”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