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猎头局中局(第一部)

点击:
第一章谋局
  01
  当MSN的工作群组里那些小头像接二连三地由色彩斑斓变成暗灰色时,不用看表我也知道,下班了。
  我管理的团队,规矩简单明确。上班到岗时间不以打卡计,而是以MSN的上线时间为准,理由很简单:只有开机上线,才能证明你已基本进入工作状态。无特殊情况,不需要加班,事实上如非大项目,我也不会鼓励大家加班。
  猎头行业就是这样,你的一切决定于你的业绩,没有人会关心你的工作勤奋与否。我唯一制定的几项制度,也不过是帮助大家养成好的工作习惯,仅此而已。

  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肩膀。
  我从桌上的烟盒里拿起一根烟,正准备点上,看见马胖子的身影在门口一闪而过,两秒钟后,我的打火机“腾”地冒出火苗时,他又退了两步出现在我的门口。
  他把肥硕的脑袋探过来,脸上笑咪咪地:“萧总,还没走?”
  我把烟点上,微笑回答他:“还没。马总有事找我?”
  马胖子这才把整个身子缩回到门口,接着就踱了进来。他四处打量着,似乎第一次来我的办公室一样:“萧总,这个发财树长得好啊。”
  我微笑不语,心里却暗自好笑:这话他两天前刚刚说过一遍,今天好像又什么都不记得了似的,摆明了是在没话找话。韦小宝韦大人说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马胖子站了一会儿,看我没有给他让座的表示,就索性自己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依旧不作声,只是礼貌地起身拿纸杯给他倒了杯水,看他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
  马胖子摆弄了一会儿我茶几上放的小摆设,清了清嗓子,故作神秘道:“萧总过去也是IT精英,应该知道郎铁军吧?”
  我愣了一下,接口道:“郎铁军?你说的是赛弗科技的全国销售总经理?”
  马胖子面带微笑:“萧总果然是厉害。就是他!我收到消息,郎铁军,离职了。”

  说实话,这个消息让我半信半疑。赛弗科技是华南地区乃至全国都赫赫有名的一家IT公司,他们在信息安全领域独树一帜,有着过硬的技术和产品,加上又是完全本土化的企业,得到政府在各方面甚至业务上的许多有力的支持。郎铁军则是他们业务口的一把手,在业界有“南天王”之称,这个美誉其实在充分肯定其能力之余,明确指出了其在南中国区的人脉深厚广泛。

  这么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那肯定是“地震级”的动静,怎么我会连一点风都没收到?
  我脑子在高速运转着,无暇理会马胖子。他见我不再搭话,眉头紧锁,猜出我在想些什么,就补充道:“我也是半个小时前才知道的。应该就是昨天的事儿。”停了停,他又加重语气说:“消息绝对可靠!”
  说到这儿,马胖子站起身走到我身边,用他肥厚多肉的手掌拍了拍我的肩膀:“老萧,想想看,我们要做事情了。”
  我顾不上理会他,心里继续盘算着:郎铁军离职,他是有了下家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那么,赛弗的这个职位空缺谁来补?
  马胖子见我没有反应,停在我肩膀上的手有些尴尬地收了回去,然后问我:“晚上有安排吗?喝两杯?”

  我回过神来,笑着拒绝说:“不好意思,晚上还有个约会。”
  马胖子似乎有些失望,但他还是故作豪爽地拍了拍我:“那下次吧!”
  看着他扭着肥胖的身躯消失在我办公室的门口,我把抽了一半的香烟丢进刚才给他倒的那杯水里,烟头“滋”的一声灭了,冒出一小股青烟,黑色的污渍迅速在水里扩散开来。
  02
  盛世软件在距上市咫尺之遥时轰然倒塌,我坚持了八年的理想也随之灰飞烟灭。我和老唐、石方三个股东,用尽所有的积蓄和能借到的钱也未能度过IT行业那个寒冷的冬天,在一个春寒料峭的季节,盛世被收购了。
  公司整合完毕后,我递上了辞呈。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以后,我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剩下的只是无尽的疲倦。一切的不理解,不接受,挽留都不再重要,我内心告诉自己的只是要一种解脱。也许,我需要找一个地方,静静地舔一舔自己的伤口。

  我自愿无条件放弃我在盛世软件的所有股份,并在一份协议上签了字。盛世再也不是当初我们谁说了算的地方,为了能顺利离去,我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要。
  我卖掉了自己最后的一点点不动产,带着一个大背囊,离开广州。我换了一张新的手机卡,把号码通知给了家人和极少数的几个朋友。

  我辗转了云南、湖南、四川之后,最终在广西的阳朔驻足下来。那段日子,我每天呆在房间里看书或是上网,晚上就到酒吧喝酒散心,后来酒吧的老板因为我的一次即兴演出而邀请我客串驻场唱歌,我便因此获得了免费的晚餐和酒水,实在是意外的收获。

  那段日子我过得舒适而惬意,没有人打扰我,也没有人再跟我探讨理想。
  只是在一个不经意的夜晚,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很奇怪是因为我的新号码只告诉了有限的几个人。对方是一家猎头公司,关于一个职位要推荐给我,我简单寒暄了几句就委婉地推辞掉,我不可能再到竞争对手那里去对付盛世软件。我只是会好奇地询问他们如何得知我的电话,他们客气地回避,令我只能感慨他们的神通广大。
  但是这之后,不同猎头公司的电话开始络绎不绝,令我不胜其烦。

  一天晚上,最初那家猎头公司的董事长亲自打电话给我,很直接地问我一个问题:“萧先生,你有兴趣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么?”
  这是一个十分大胆的假设,但却忽如其来地激发了我的好奇心和兴趣。
  那天我们居然聊了很久,最后居然还敲定了意向,确定了时间,我答应去尝试着担任他们公司的项目总监,大概是这个神秘的行业和来自另外方向的挑战激发了我的斗志。
  回到广州后,我依约到了这家赫赫有名的远大猎头公司就职。在我的坚持下以项目总监开始起步,但是董事长仍然指示总办按照常务副总的待遇给我准备了办公室、配车以及薪水。
  开始的日子我过得闲散有余,激情不足。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熟悉和了解了猎头公司的操作模式,并且以最恰当的方式切入了这个行业。

  我不需要坐班,只是每月要完成惊人的销售quota。看到其余同事每天紧张忙碌的状态,我不知自己该作何感想,我观察到这个行业看似无本生意,而且客户需求丰富。但是要命的是很多单客户不肯付出太多费用,而且往往无疾而终,或者中途变卦,又或者客户到头来在付款上耍赖打横,许多顾问也是做的欲哭无泪,并非传说中那么风光神秘。

  我的解决方案很简单,就是啃大客户,做那些质量高的客户,虽然操作周期稍嫌漫长,但每单成交后数目可观,并且客户付款方面规矩爽快,总体来说反而稳定有效,并且容易做出较长期的合作伙伴来。
  按照公司规定,我入职三个月后要开始被考核,也就是说,收入开始与业绩挂钩。我在此期间利用自己原有的客户关系联络了几个业界知名的外资公司在广州的分支机构,将其几个常年难招的“硬骨头”职位谈下了意向,并利用原有的人脉关系梳理和建立了该行业的人才库,做好了比较充足的准备。
  然而在其他同事眼里,我显然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我每天早上大约10点钟以后才会拎着笔记本回到公司,回去之后就上网浏览,或在msn和qq上与人聊天。午饭过后,我多数会在休息室睡到三点,然后就拎着笔记本到楼下的陆街咖啡约目标职位候选人喝茶。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8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