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做外贸那些年的人,少妇,女学生,洋妞

点击:
       年初结婚了,和自己长跑了N年的高中同学。期间有分分合合,或许是真的爱,或许是命运的纠缠,到底还是在一起了。
  看多了天涯里筒子们的各种经历,总有种冲动想把自己的那些年的外贸经历中的各种事儿,都拿出来说说。网络没有熟人,陌生的环境,没有人看得到我,慢慢说开,算是给自己那么多年的那些过往找个坑,挖个树洞,埋了起来。将自己累累的心底,腾空放松。
    07年的7月,我毕业了。总算他妈的毕业了,一直对这所学校无所好感。两个要好的同学送我到校门口,寄完行李,然后提着一包衣服揣着两张火车票就南下了。上了18路到黄岛轮渡的公交车,一直想早点离开这个所谓大学的无聊地方的我,竟然就那么在公交车上扶着座椅靠背,哭得花枝乱颤,上气不接下气。估计整车的人都看着我,看我拿着行李,一身学生打扮,自然也就明白了--离校的毕业生。

  后来想明白了,也不是怀念,也不是祭奠。只是对自己过去待了四年这个地方和自己过去的时光,做了个告别。无法言说些啥,本人屌丝一枚,大学四年无女朋友。靠的是五姑娘,去的最多的就是学校图书馆,网吧这两个地方。至于上课,当然是选修课必逃,必修课选逃。大一完了后,就一直在想快点毕业。不愿意再继续在所谓的大学里听老师们讲些已经完全脱离市场和现实社会的一些课程了,事后证明我是正确的,至少正确了一半,当然也错了一半。高考的时候,国际经济与贸易,哇靠,高大上的专业呀!挤破头也要报,运气好了点,也就被录取了,只不过学校是个二本中的三流,不过好歹有书念了,也不枉辛苦的高三。

  就那样,我竟然一直哭到了齐长城。总算止住了。哎呀呀…………。也算是给那四年混混噩噩噩的大学,告别了。在青岛四方火车站,开往南昌火车的开车前三分钟里,我出现在了检票口,脚一踏上火车,车便开动了。有惊无险,我总算没错过。

  后来有时候在想,要是当初没赶上这趟火车,自己会怎样。我也想不出来,或者…………,或者………………很多个或者,很多个结局。我没想到的是后来在另外个城市遇到了以前高中的同班女神。认识了一个闽南土豪的少『妇』,还有那些曾经出现后来渐行渐远的女同事,简直的俄语翻译,德语翻译,还有那个至今让人惦记的俄罗斯姑娘JAN,准确的说JAN不是姑娘了,因为遇到她的时候她已婚了。

    那时候是穷学生,自然没有那么奢侈去买一张卧铺车票。想想这父母每天那么辛苦,一心想着马上就去工作,好好报答他们。说来惭愧时至今日,自己都还没好好地报答父母。
  因为青岛没有直达厦门的火车,需要到南昌中专。刚好我们班有个同学是江西老表,就借了他的学生证去买了两张学生票,一张青岛到南昌,一张南昌到厦门。我一直在想,当时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去厦门,厦门没有亲戚朋友,也没有熟人。为什么呢,厦门并不算的太有名,在当时的2007年,还没有艾利斯顿商学院,易中天给厦门大学的宣传效应也还没那么夸张。相对于广州深圳,厦门或许没办法比较吧。隐约记得,自己对自己说不太喜欢太过浮躁拥挤的大城市,可能是这个原因直接PASS掉广深两城。以至于后来每次去这两个城市出差,我都办完事就干这回厦门。或许是着魔了吧,现在想起来,我觉得是冥冥之中的命运安排。

  火车到了南昌自然要下车换乘南昌到厦门的列车。出战的时候,悲剧了…………查票,还要查学生证…………。铁路大盖帽,让我拿学生证出来,我傻眼了。立马赶紧逃出来瘪瘪的钱包,狂摸了一阵书包和衣服口袋,装作很无助很着急的样子:我的钱和学生证都被偷了……。大盖帽不理我,直接让我补票…………我说我钱都被偷了,哪里还有钱补票?直接头也不抬地对我说,去派出所报警。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走进那个车站派出所。

  一位警察阿姨在扫地,问我干啥?我说报警,钱和学生证被偷了。另外个年轻的警察哥哥出来盯了我几眼。一个老一点的警察,对我说,小偷那么好心?拿钱了还把钱包还给你?我坚持说被小偷偷了…………现在没有学生证出不了站。老警察说,你想好了,报假警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还是死硬着,为了能出站,我被偷了,我就是要报警。那阿姨让我拿身份证自己在那柜台上一本子上登记了姓名,案由,啥啥的…………。那老警察正要跟我继续说什么,来了俩便衣,喊了声张所。哦,原来老警察是所长,老警察对一个年轻的警察哥哥说,小X你带他出去吧。就这样,我被送出了检票口。真的很感谢这位年轻的警察哥哥,当年给了我一个穷学生那么丁点方便和帮助,我边走边回头说谢谢警察哥哥。呵呵…………那时候的我已然22岁了,不知道那个警察被我叫哥哥叫得是否有点小惊喜…………真心希望他现在也已经是个小领导了,莫以善小而不为呀!

  在南昌火车站等了几个小时后,总算要上车去厦门了。我的车票由于是在青岛买的,是没有座位的。原本还妄想着火车很少人,上车随便坐的我,这下又傻眼了。怎么这么多人呀!好多江西老表拖家带口,拿着行李扁担的,一起击倒检票口排队。

    不算是太拥挤,上了车,我已经是指好站在走廊过道上的某个位置了,没有多余的空间可以选择。
  我站在三个老太太的座位旁边,倚这座椅。时间很长,我得尽可能的瞅准机会等有人下车的时候赶紧占座。三位老太太唧唧呱呱的讲这里那里,原来是邵武某部队当年的建设功臣家属,大多都是北方人,一听我是山东过来的,都觉得好亲热呢。现在都退休了,闲暇就结伴去旅游。其实真的不难理解现在那么多人考公务员,一入侯门,福利定是刚刚的。
  火车上的各种推销,瓜子花生方便面,啤酒饮料矿泉水…………。九十点过,正当模糊的时候,一会来个卖袜子的,一会来个卖毛巾的。不胜其烦,站在过道上半睡半醒的时候,被人给打扰,想杀人的心都有啊!

  好不容易熬到早晨,我已经有了座位了,是半夜时候几位邵武老太太下车时候留了一个给我,谢谢几位老太太。
  不得不说下鹰厦铁路,初中历史就讲过50年代,为了对台斗争,举全国之力,建设而成。技术落后,在今天显得就更为落后了。弯度之大,让人叹为观止!更是大多数时候都会停车让行,因为是单行线。不过现在好很多了,厦门到南昌动车四个小时。
  到了漳州的时候,就看到了成片的香蕉树林,还有龙眼荔枝树。沿海的气息就来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我到了厦门车站。出了火车站后,提着装了几件衣服的包,看了看这个城市,这是第一眼看这个自己决定来的城市。当然差不多所有的火车站,都有种火车的味道,那种味道我觉得比较难闻。夹杂着各种体味,汗臭脚臭……。
快离校的时候,在网上看了些关于厦门的介绍。度娘里问到了个比较大的城中村--后埔,在金尚路吕岭附近。乘上46路车,在吕岭路下车。跟着巷子的人流,开始走入这个鱼龙混杂的后埔村。
  果然,很容易就看见路口贴的租房告示和一些电话,随便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大叔的地瓜口音很重,头一次听起来有点吃力。不一会一个穿着拖鞋的大叔,在路口朝我招手。边走边问,房间多大,有没有门禁,房东大叔让我先看看,一楼的光线太差了,屌丝们可能都知道,城中村的握手楼,一楼二楼的光线就是那样子。我摇摇头,问还有别的么?房东说还有,不过不在这一幢楼,是旧房子。我沿着他手指的方向,哇靠!的确是老房子呀!穿过闽南老是建筑的院子,走到侧门,再通过仄仄的楼梯上楼,一个小撞只有两层楼的小平房。房东大叔说,看你了,肯定是没有那边的好。不过也还算干净,光线不错。问多少钱?房东说200一个月,押一个月房租。我想了想,这个价格不算贵,毕竟那些稍微新一点的都得400多500 一个月呢!我兜里就两三百块钱,给了房东大叔一百块,说先给100定金等会再给你其余的。大叔说莫要紧了,莫要紧了…………地瓜音来着的,我学不大会。很多年之后,想起来,觉得蛮好听的。

  就这样,我算是给自己找了个窝,在厦门的第一个窝。

    收拾了一下,其实就是把地板拖了一遍,厕所清理了下,后十分钟搞定。如今的生活,一个房间半个小时也搞不定,想想究竟是人想要的生活么,越来越复杂,不再那么简单如初。
  洗完澡,然后差不多就到了午饭时间。再从这仄仄的楼梯走下去,穿过老厝,走到巷子口便听到各种店铺传来让人耳颤的超大声的爱情买卖……。一切便豁然开朗,人来人往。各种装束的男人和女人,也有我这样的带着眼镜,然后早出晚归的蚁族。想必,这一切有很多人都熟悉不过了。
  找了个江西瓦罐汤,草草吃完。便买了几筒纸,和一个很便宜的棉被,上去刚租的那间民房。走上楼梯的时候,听见两个女孩子的声音,我看见另外一间房的门开着。和我年龄差不多的两个女孩子,正在吃饭。瞄了一眼,其中一个长得还挺漂亮的,白白的皮肤,隆起的胸部不大不小,修长的小腿,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有两个酒窝,眉毛细细的,脸蛋也很舒服。没想什么,快速地打开自己房间的门锁,或许是那时刻还很简单。 后来很多年里,一直想自己如若就那么一直简单的活着,或许该是多好的事情。

  中午睡了小会,接到胖子电话,说他还在青岛找工作,谁谁签约了,谁谁去了哪里了……。  互相安慰鼓励的一番。说下午开始去投简历找工作。

    休息了下,就下楼去找网吧。这种城中村肯定都有好多网吧,正规的,黑的都有。其实到了城中村的弄堂,找不到地方就随着人流走,都会走到主路上。当然跟着一些年纪轻轻的人流走,自然会到年轻人活动的地方,比如网吧。那时候的笔记本电脑还没如今这么普及,网吧的生意自然很好,周末时间基本是爆满。
  习惯用谷歌搜索,自然搜索出来厦门人才网,注册,登录。一看不错呀,这么多外贸企业招聘呢!忘记说了,大学时学的国际经济与贸易,在我们那会,这可是牛逼哄哄的热门专业,一听都专业名称都给自己弄得晕乎乎的。其实,用现在的话说,不就一说鸟语的二道贩子么?大学,当然是指我们国内的大学,其实性价比真心不高。很多课程与市场无关,与技能无关,连最根本的学术都关系甚微,不能不说是大学教育制度的失败。所以,到了现在,我身边亲戚的孩子,都还在一个一个努力用功,却又考不上好大学的时候,我更诚实地建议,去蓝翔学挖掘机吧,还能搞个澳大利亚新西兰的技术移民。比一个破本科毕业证好多了。当然我家的亲戚都是老老实实的农民,挣钱不易,送孩子上学就更加吃力。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10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