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不死神皇

点击:
第一卷 陨落的王者

第1章 苏醒

凌风感觉脑袋沉沉的,像钻进了一群蚊子,嗡嗡直响。他使劲全力睁开眼睑,眼中迸散起一串串金星。

周遭的景物宛如水中的倒影,不停晃荡。旋即,这种天旋地转的感觉逐渐消散。透过视线笼罩的范围,凌风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我不是死了么?”

凌风张了张嘴,发现自己的舌头好似一张砂纸,唾液稠结了,苦得就像黄连一样。

“少爷,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房间角落,一个耸拉着脑袋,正打着瞌睡的少女猛打了个激灵,满是欣喜的朝凌风奔了过来。

这个少女约莫十四五岁的模样,面容娇美,体态修长。特别是胸口那两只小玉兔发育的异常饱满。行走之间,随着身段妙曼的节奏,坚挺的胸部就像放松弹簧似的鼓突出来,隐约可见白缎子似的肌肤。

凌风的呼吸瞬间急促起来,他的目光下意识的锁定在少女颤巍巍的胸口。

“少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那个少女浑然未觉的弯下腰,如葱白的柔荑按在凌风的额头之上,试探着他的体温。

青丝撩面,一股处子独有的体香钻进了凌风的鼻子。

凌风登时面红耳赤。以他现在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少女傲人的双峰,大片的柔腻白皙的肉壑。于是血气方刚的凌风某处就有了反应。

“体温正常,没有发烧呀!”

那少女满是费解之色,美目微微斜视,发现盖住凌风的棉被之上不知何时,高高顶起的一个帐篷。

“咦,少爷,你身上什么时候放了根棍子?是不是很不舒服,奴婢现在就把它拿走!”

那少女娇美的面容之上漾起一抹懵懂之色,放在凌风额头的柔夷往下游移,忽然顿了一顿,似乎明白了什么,双颊瞬间布满红晕,娇呼一声:“少爷,你都身受重伤了,还敢胡思乱想!”

如银铃般悦耳的声音方落,那个少女就满是娇羞之意的跑出门去,想跑是去禀告府邸的主人去了。

香风吹起那少女的长裙,露出了匀称丰腴的纤细小腿,又让凌风一阵眼花缭乱。

饶是凌风活了千年,也感觉方才那一幕有些旖旎,他本想阻止那个少女出门,但是当他想挣扎起身躯的时候,一阵钻心似的疼痛蔓延到四肢百骸,迫使他再次倒在了床上。

趁这空档,凌风陷入了回忆。

他清晰的记得自己已经死了,死在六名造物境的绝世尊者联手夹击之下。

但是此刻的他却莫名其妙的活了过来。

凌风现在的意识很清醒,为了证实自己是不是活在梦境里,他特意用牙齿咬了咬舌头,钻心的疼痛告诉凌风,自己没有做梦。

在凌风陷入沉思的片刻,房间的门又被推开。出现在凌风眼里的除了那个先前仓惶跑出去的少女之外,还有一个年轻女子。

这个女子大概三十来岁的样子,长得妩媚雍容,雅致的玉颜之上画着淡淡的梅花妆。

“你是谁?”

当凌风见到这个女子的时候,内心涌起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说熟悉,因为眼前这个面带慈爱,关切之色的女子似曾相识。说陌生,因为在凌风上千年的记忆之中,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

“风儿,你是不是在醉月楼被人打傻了?竟然连姑姑都不认得了?”

那个女子发出椎心泣血的凄然叫声,紧张的奔过去,趴在凌风的床边低声抽泣起来。

“姑姑,你是我姑姑?”

凌风的眉头紧紧的簇了起来,思绪如风般飘散,回到了一千年前。

千年前,凌风出生在于兰国,天明城,凌家。

在凌风漫长的人生过程之中,有些记忆已经开始模糊。随着仔细的回忆,眼前这个女子熟悉的面容和记忆之中早已经香消玉殒的姑姑逐渐的融合,重叠在一起。

凌风幼年的记忆之中,对亲生母亲的印象一片空白,陪伴自己、照顾自己的只有这个年轻女子。

这个年轻女子待凌风亲如己出,无微不至,情同母子。所以凌风才那么快想起她的容貌来。

凌风怔怔的盯着前面的年轻女子,眼珠仿佛是铆死的,不会转动。他的心跳陡然加快,已经万分确定,眼前的这个女子正是他的姑姑,叶玉容。

但是,姑姑叶玉容不是在一千年前香消玉殒了,此刻怎么可能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难道?

难道自己重生了一次,回到了一千年前?

凌风满是不可置信之色,思绪也陷入了混乱。

一千年前的点点滴滴宛如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之中不断的晃过。

千年前,凌风出生的凌家在天明城内也算豪门大族,他记得当时的凌家家主是自己的父亲凌中正。

父亲凌中正排行第二,共有三兄弟,上面有长兄凌中福,下面有个弟弟凌中庸。

当时凌家的成员之中,大伯凌中福是个不择手段的阴险小人。为了夺走父亲凌中正的家主之位,引狼入室,和天明城的其他势力里应外合,逼迫父亲凌中正退位。

父亲凌中正在大伯凌中福的强势之下,无奈放弃了家族之位。但是大伯凌中福并没有从此罢手,不顾血肉之情,对父亲凌中正和姑姑叶玉容暗中下毒手,打算斩草除根。

父亲和姑姑最终含恨而终,凌风因为机缘巧合,躲过了一劫,从此隐姓埋名在外流浪。好些年以后,凌风修炼有成,便携带雷霆之势回到天明城凌家。

但是那时候的凌家因为大伯凌中福的昏庸无能,已经完全落败,被天明城其他势力吞没。

凌风一怒之下,杀尽了参与毒害自己父亲和姑姑的天明城大小势力,从此与清风为伴,音讯全无。

“风儿,你到底怎么了?”

见凌风如丢了魂一般,怔怔发愣,叶玉容唉声叹气的道:“你是不是怕你父亲知道了你和陈家的小子在醉月楼争风吃醋,责罚于你,所以装疯卖傻?如果你的娘亲在,绝对不会让你吃那么大的亏……”

“姑姑……还是你了解我!”

凌风回过神来,展颜一笑。

不管叶玉容的猜测对不对,他也不去否认。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对凌风来说,根本无关紧要。

此时此刻,凌风已经万分确定,自己回到了一千年前。

“你这个死孩子,害姑姑白白担忧了这么久。”

叶玉容终于放下心来,笑骂一句,叨叨絮絮的道:“你父亲对你之所以如此的严厉,也是恨铁不成钢的心思在作祟,谁叫你每日吊儿郎当的,占着自己是凌家少爷,到处占势欺人,这次在醉月楼和陈家的那个小子对上,被他打伤也是活该。”

“姑姑,我头痛的厉害,有些事一时之间还真的想不起来,你能否详细的告诉我这次受伤的经过?”

凌风装模作样的摸着自己的额头。

一千年前鸡毛蒜皮的小事,他真的记得不是很清楚。

其实凌风的伤势并不严重,除了手脚多处扭伤,脑子因为震荡有些晕眩之外,并没有其他的后遗症。

“风儿,你真的没事?”

见凌风连昨日的冲突都记不清楚,叶玉容又簇起了眉头。

“凌风少爷,这次的事,奴婢也是当事人,还是奴婢来说吧。”

插话的正是方才羞怒跑出去的少女,她的名字叫兰芳,是凌风的贴身侍女:“少爷昨日带着奴婢外出,本来是打算去集市买点文房四宝回府打发时间,但是经过醉月楼的时候,少爷看到了冰月小姐和陈家的人在一起,少爷执意想见冰月小姐一面,但是陈家的人不让,就和少爷发生了冲突。少爷未觉醒命轮,又孤身一人,哪是陈家那些侍卫的对手,不出几个会合,就被陈家的侍卫打倒在地,奴婢、奴婢当时真是吓坏了。”

兰芳此刻依然心有余悸,捂住自己的樱桃小嘴:“但是最可恨的是冰月小姐,她见到少爷被陈家的人暴打,竟然没有出面阻止,还在一边看热闹,实在太可恨了,好歹少爷幼年的时候,也跟冰月小姐有过婚约。”

“风儿,傲冰月那个丫头是个眼高于顶的人物,今年和你同岁,已经是聚元境的修为,自然看不上未觉醒命轮的你……”

叶玉容苦口婆心的劝道:“虽然我们凌家的祖辈自小给你和傲冰月定下了婚约,但是那仅仅是口头的承诺,自从傲冰月这个丫头考进了神武学院,围绕她身边的都是前途无量的天之骄子,你、你还是断了这份念想吧……”

说到此处,叶玉容的面色之上满是惋惜和惆怅之色。

凌风的年纪已经十五岁,即将成年,依然还未觉醒命轮,不能修炼。

由此可以断定是一个前途暗淡的平庸之人,最终会泯灭在茫茫人海之中。傲冰月那个天之骄女怎么可能看得上凌风?

凌风仔细聆听,得到的信息和脑海中的记忆逐渐重叠在一起,终于知道了大概的情况。

一千年前的凌风因为不能觉醒命轮,便自暴自弃,占着凌家的势力,在外横行霸道,但是有一点是无法否认的,那便是凌风对傲冰月的爱意。

傲冰月和凌风同岁,今日也是十五岁,但是却已经修炼到了聚元境,是傲家,乃至整个天明城的骄傲。

傲冰月长得非常的美貌,小时候和凌风走得很近,加上双方的祖辈有意撮合,在凌风的潜意识里,早已经将傲冰月当成了自己一生的伴侣。

但是随着傲冰月的天赋和修为不断的被挖掘出来,眼界和阅历自然也是越来越宽阔。

见过无数的天才之后,对凌风越来越冷淡,甚至到了厌恶的程度。所以才会对凌风的纠缠烦恼不已。昨日陈家的人出手教训凌风,恐怕暗地里就是傲冰月授意的。

此刻的凌风已经脱胎换骨,拥有一千年阅历和修炼经验,傲冰月对于他来说,不过是过眼云烟,不值一提。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3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