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神魔天尊

点击:
第一卷 剑阁侯府

第0001章 棺材里面活死人

“李枫是庸医!李枫医德败坏!手术成功了,人怎么还会死?”

“打死这庸医,让他偿命!”

医院外,拉起大横幅,病人家属捡起地上的石头往医院里砸,在谩骂医死了病人的医生。李枫!

李枫紧紧的抿着嘴唇,经过多次心理斗争,最终,从医院里走出去,脸上的表情很苦涩,歉意的道:“对不起,各位病人家属,希望你们先冷静冷静,我已经尽力了,我真的已经尽力了,这场手术……呃……”

“噗!”

李枫感觉心口一痛,声音戛然而止,摸了摸心口,满手都是血。

他被人从身后捅了一刀,冰冷的刀子进入心脏,连转过身看一眼是谁杀了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两眼一黑,从阶梯上面滚了下去。

“快报警!李医生被人给杀了!”

这是他最后听到的声音,然后,他的意识就完全陷入黑暗和冰冷。

……

玉岚帝国,东郊墓林。

一具巨大的裹金棺椁,在两头龙象的拉动下,铁链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渐渐走进满是巨碑的墓林。

送葬的人很多,大概有数百人。

李枫的意识,就在这一具千斤重的巨大棺椁之中苏醒,出现在剑阁侯府的一位第四代子弟的尸体中。

周围,一片黑暗,只感觉浑身冰冷,心脏的位置疼痛至极,连眼皮都睁不开。

“被人捅破心脏,我居然没有死?谁的医术这么高?国内肯定没有这样的人物,国外……应该也没有这样的人。”

李枫自身就是心血管内科的顶尖医生,在国内,算是首屈一指,在国际上也没有几个人比得了。

根据现在的医学条件,心脏被捅破,那是必死无疑,所以在他被刀子从背后捅破心脏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死定了。

死在这次医闹事件之中!

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他感觉浑身麻木冰冷,手指动不了,眼皮都睁不开,只有思维还活跃着。

黑暗中,传来陌生的声音。

“到墓地了,抬下来埋了吧!可惜了,三爷留下的独苗也断了。”

“不要你们假惺惺,我哥没有死的,他不会死的,不会的……”一个美丽的少女的声音响起,带着愤懑和悲伤,在哭泣。

李枫虽然躺在棺材里面,但也能听出这女孩的声音很幼涩,可见她的年纪应该不大。

“你哥明明不能修炼武道玄气,身体虚弱,还偏偏学那些纨绔子弟去青楼争花魁,结果还输了,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引发胎疾,死在了青楼里面。四个时辰前,心跳就停止了。”

周围似乎有很多人,但是声音都很刻薄。

“真是丢人,剑阁侯府的子孙,居然因为争输了花魁,被气死在青楼里面,尸体还是被一个青楼女子给送回侯府,若是他爹还活着,恐怕也得被气死。”

“剑阁侯府这次算是丢大面子了,等着瞧吧!指不定别的王侯怎么笑话我们。”

“这个残疾死了也好,免得老侯爷每个月耗费大量地武元气为他续命,真是浪费,这些地武元气要是给我,我现在都是劈山斩河的绝世高手了。”

……

宁千武冷冷的盯着拦在棺材边上的青衣少女,道:“馨儿,天气炎热,尸体不能隔夜,隔夜就发臭了。”

宁馨儿跪在棺材边上,死死的将棺材给抱住,不让任何人抬走,“四叔,你就这么迫切想将我哥埋了?你是怕老侯爷出关之后查看我哥的身体,看出破绽吧?我哥真的是被气死?”

宁馨儿的声音隔着一层厚厚的棺木传进李枫的耳中,带着哭腔,显得孤立无助,“都是你们害死了我哥,我哥本来就不能修炼武道玄气,根本不可能成为剑阁侯府的爵位继承人,但是你们还是不放心,活活的将他害死。”

周围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很久之后,有人过去劝慰,宁馨儿最终还是被人给拉开。

棺材被抬起来,准备送去埋了。

李枫算是大致明白现在的处境,原来自己在棺材里面,若是被埋进深深的泥土中,那么今天就要死第二次了。

有没有这么坑爹事啊?

李枫想要张开嘴巴,但是喉咙却极其干涩,根本发不出声音来,连“我没死”这三个字都发不出声来。

“放棺。”宁千武冷漠的道。

宁馨儿在一旁哭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唯一的至亲哥哥被放进墓坑里面,被一铲铲泥土给掩埋。

李枫急了,紧咬牙齿,将僵硬的手抬了起来,在棺材壁上面敲击。

“咚咚!”

棺材之中,发出敲击的声音。

棺材很厚,声音很低,但是却瞒不过武道高手的耳朵。宁馨儿自身就是神体境界的修为,听觉很敏锐,道:“住手,棺材中有声音!”

“馨儿,你听错了。入葬最忌讳被中途打断,会让死者的灵魂不得安宁,继续铲土。”宁千武下令道。

“咚咚!”

棺材被敲击得更响。

这次就连那两个铲土的侯府家奴都听清楚了,停了下来,后退了两步,有些惊异不定,难道诈尸了不成?

宁馨儿却不管那么多,跳进坟坑之中,手指扣住棺材的底部,体内的血液加速流动,武道玄气随着血脉运转。

“咯咯!”

她纤柔的手臂居然将千斤重的裹金棺材给举了起来,放到坟坑边上,棺材实在太重,陷阱泥土一寸深。

“嘭!”

她的手拍击在棺材盖上面,爆发出上万斤的力量,直接将棺材盖给打飞了出去。

谁能想到一个如此娇柔的少女,竟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宁馨儿乃是剑阁侯府的修炼天才,年仅十四岁,就已经达到神体第一重,在剑阁侯府的第四代子弟之中算是出类拔萃。

刚才她表现出来的力量,让剑阁侯府的那些叔父辈都微微一惊。

好厉害!

这是修炼出了神通武体!

幸好是女子,若是她的男儿身,肯定是爵位继承人的有力竞争者。

“嘭!”

棺材盖飞出去,将一块墓碑给撞倒。

棺材被打开了!

阳光照射进棺材之中,映在一张年轻的苍白的脸上。

宁千武的修为高深莫测,目光如电,龙行虎步,带着一股压迫性的力量走过来。

他走到棺材边上,看到棺材之中的尸体闭着眼睛,这才松了一口气,训斥道:“馨儿,这下你甘心了吧!你哥已经死了,本来可以顺利的入土为安,却被你给强行打断,你这么做,你哥的灵魂不得安宁啊!”

“听说下葬的时候被打断放棺,误了时辰,下地狱之后,鬼魂会被腰斩!”

周围又是一大片指责声,直是说得宁馨儿低下了头,紧紧的咬着嘴唇,哥哥,已经死了,是我打扰了他的灵魂上路,哥哥,对不起!哥哥,不会被腰斩!不会的!

棺材之中,一个极其沙哑的声音,“咳咳!对……对不起,各位,我……我……还没死……”

李枫也很焦急,怕又被埋了。

同时他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李枫之所以闭上眼睛,那是因为,他知道人在黑暗之中待久了,若是突然看到强烈的阳光,眼睛会瞎掉!

宁千武看到棺材中的少年睁开眼睛,脸色大变,眼球都要从眼眶之中瞪出来了,就差吼出一句,“你他妈居然没死?”

这个先天残疾的废物,居然真的活过来了。

命怎么这么硬?

让很多人失望了!

宁馨儿却是喜极而泣,将棺材之中的少年扶了起来,将他的脸靠在自己的胸膛上,紧紧搂着,“哥,我就知道你没死,我好害怕你真的离我而去了。”

“水……水……”李枫声音沙哑,并不知道这个长得挺漂亮的少女是谁,他现在只想喝水。

李枫喝下水后,脸色逐渐恢复。

宁馨儿亲手将李枫搀扶到一辆华丽的古车上面,拉车的却不是马,而是一头长着马身鹿头的青色玄兽,浑身都是金属一般的鳞片!

青鹿马拉着古车,离开墓地,返回剑阁侯府。

李枫的身体很虚弱,坐在车上。

宁馨儿都将他搂在怀里,用小胸膛撑着他的头,说着一些奇怪的话:“哥,你先天心脉郁结,本来就不能修炼武道玄气,有谁欺负你,你告诉妹妹我啊!我帮你教训他们。”

李枫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所以只能保持沉默。

在宁馨儿看来,觉得这是哥哥从小自卑的原因,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沉默寡言,叹息道:“我根本不相信你是被气死,肯定又是四叔和大伯他们在背后搞鬼,真不明白他们为何那么心狠,好歹是一家人,何必要赶尽杀绝呢?居然趁爷爷闭关修炼之际对你下手,真是太可恶了!”

李枫依旧没有说话,他很想说,“妹儿啊!你认错人了。”

但是,他现在实在太虚弱,而且心口疼得要命,若是没有人照顾,估计很快就会饿死在荒野。

现在他也只能先认了这个便宜妹妹,将来再将今天的恩情还给她便是。

通过宁馨儿的只言片语,他也大致明白了一些东西。

这具身躯的主人叫做宁小川,今年十六岁,剑阁侯府的第四代直系子弟。十年前,父母双亡,留下年幼的两兄妹相依为命。

宁馨儿的天赋极高,年仅十四岁就修炼出了神通武体,将来前途无量,乃是剑阁侯府第四代子弟中的佼佼者。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3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