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风流镖师

点击:
  明末,京城威远镖局奉崇祯帝密旨,押送大批黄金与珠宝南下,途中,由于局势混乱,镖局押运线路几经变换,及至北京陷落,威远镖局只能隐身与荆北、华西、关陕三省交界的秦岭深处。
三百多年后,有着镖师职称的少年鲁春在高考中脱颖而出,考取了江夏大学。来到江夏之后,即遭江夏市公安局、公安部与总参警卫局三方觊觎,千方百计要将鲁春召至麾下……于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就此展开。 鲁春的表现很好,而且越来越好,三方眼红不已,抛出的诱饵也越来越香,从一级警司到三级警监,从上尉军衔直至上校,更甚至,建国以来首个少年将军的头衔在向鲁春招手——这一切的诱惑,鲁春是否抵挡得住?
 都市狂澜!校园风云!武林争霸!
风流人物,镖师鲁春!

第一卷

第01章 含怒出手

荆北省的江夏市是着名的四大火炉之一,时值八月下旬,从气象学角度来讲,应该已经是入秋了,然而,火炉毕竟是火炉,气象台每天发布的气象预报照例是副高肆虐。

虽然,夏天的炎热为大多数人不喜,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讨厌夏天。据说每当夏天来临,实用主义者会将生鸡蛋放到水泥路面上滚几滚,直接可以剥了壳开吃。鲁春就是属于典型的实用主义者,眼下手里拿着的就是剥了壳的鸡蛋。

浪漫主义者在夏天也有好去处,比如说露天泳池,夏天的露天泳池,男性某器官海绵体的充血显得容易之极,提着枪在水里来回穿梭,偶尔碰到异性的臀大肌或股大肌,然后撒泡尿,闭目享受水底水流冲击产生的按摩效果——人世间最大的快事莫过于此。

作为浪漫主义者的罗宁,此刻正躲在开足空调的桑塔纳里,回忆着昨天泡泳池时的每一个细节,偶尔,他会露出一丝难以名状的笑容,接着会瞟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简言。

简言是江夏市刑侦支队队里为数不多的女性出勤刑警,隶属C大队一中队,以此来推理的话,罗宁也应该是一员刑警,没错,俩刑警做车上执行任务呢。

今天的任务说起来有些诡异,据不大可靠的消息,距他们十数米之遥的农行营业大厅将会在下午一时三十分遭到武装劫匪的打劫。尽管整个刑警支队高层有超过半数的人认为这是有人恶作剧,但不管怎样,有人举报而警方不作为,捅出去的话谁也担不起这责任,经过局领导研究,埋伏的任务落在了C大队一中队,由一中队中队长陆小天负责并现场指挥。

说起来,罗宁对于漂亮的简言倒是满佩服的,这年月,不怕风吹日晒,与男性同事执行同样任务的女刑警已不多了,即便是简言,也不止一次受到过调任文职的关怀,结局显然是简言拒绝了领导的照顾——要不,坐在副驾驶位子上的应该是个爷们了。

漂亮的女刑警自然会受到比较多的关怀,比如这次简言的搭档罗宁,那可是全江夏市公安系统技能大赛的前十名选手,身手十分了得,与他一起执行任务,安全系数那是提高了不止一个级数。

与刑警队的大多数同事一样,尽管对于大美女简言二十四小时意淫,但要让罗宁去追求简言,那也是想都不要想,干刑警本就是日夜不分居无定所,娶个老婆是同事,这将来父母、孩子谁照顾?所以,当简言咕哝一句“热死了,去买根冷饮”,罗宁表现地很不耐烦。

事实上,罗宁的确很不耐烦。大热天,窝在小车里几个小时,因为怕热,罗宁甚至任膀胱充盈而不去厕所,凭什么普通同事的一句话就得出去被日头暴晒?

“信不信我揍你?”简言柳眉一竖,正要发飙,罗宁已经推开车门,准备斜穿马路。女人动手,那叫撒娇,罗宁总不可能也还手吧,那不就成了非礼了嘛。罗宁很清楚男人动手与女人动手的差别,在暴力威胁下,最终妥协了,不过,他还是用行动表达了内心的抗议——车门没关,车内的冷气跑光才好。

简言连叫数声让罗宁关车门。怎奈罗宁装着过马路。甩着头左右看有没有驶过地车。这种情形下。关车门地叫声被自动过滤掉了。

日头照旧一个劲儿肆虐。当简言关好车门地时候。耳塞里传来了一个清晰地声音:

“中国农业很行……”

简言那个暴寒。中国农业出了个袁隆平。地确很行。不过。这里地“很行”很显然是“银行”地变异版念法。

简言有心要嘲讽几句。不过。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陌生。既不是队长。也不是组里地同事。透过车窗看去。正在街边冷饮摊买冷饮地罗宁正用诧异地眼神打量身边出现地路人。

路人穿着地确良地白衬衫。深蓝色地海军裤。脚下是一双泡沫塑料地拖鞋。肩上挎了个淡黄色地解放包。如果看得仔细些。依稀还能看得见上面绣着地红五星。

真是奇怪的人……

罗宁看得直摇头,这身装扮,怎么看着像是八十年代反穿越而来的。更不可思议地是,这人手里还拿着个吃了一半的煮鸡蛋,干乎乎的鸡蛋黄,看着就让人嗓子眼发堵,怎么就吞得下去呢?

罗宁顺着这人的目光看去,正好看见中国农业银行六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瞬间明白了所谓农业很行的意思,急忙下意识地朝简言看去。

简言也明白过来,因为那个人距离罗宁比较近的缘故,刚才听到的声音是通过罗宁衣服上的纽扣式通话器传到她的耳塞中的,联想到能够把银行念成很行,可想而知是一文盲,而文盲,在刑警眼中通常又是犯罪嫌疑人的代名词,简言的手不自觉得摸了摸绑在大腿上的枪带,摸到了枪把子,她的心稍稍安了安。

“原来中国农业不是很行,”古董男又开始自说自话了,而且是语不惊人誓不休,一开口就否定了袁隆平院士的丰功伟绩,“嗯,农业银行,就这里了。”

冷饮摊旁边的古董男吃完了手里的鸡蛋,随手把蛋壳一扔,接着就快步向这边跑来,而且,瞧他的架势,目标正是简言所坐的车子。立时间,简言的心脏咚咚直响,难道劫匪发现了他们的潜伏,先拔钉子再抢银行?

还没等简言反应过来,那人已经来到车边,脸凑到车窗上,张大嘴巴,一龇牙,惊得简言就要拔枪射击。

牙齿很白,真的,与牙膏广告里的模特不相上下。不过,牙齿白并不是抢劫银行的理由。

就在枪出了枪套,堪堪要抽出裙底的时候,外面的那人小心翼翼地用手指甲伸到口中,仔细地在齿间剔了几下,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鸡蛋碎屑纷纷掉入口腔,等到口腔中积聚了足够多的碎屑之后,那人“吐”的一声,一口唾沫喷溅在车窗上。

已泛黄的蛋白碎屑,被染黄的唾液,把车窗装扮得很是后现代。

才喘了口大气的简言瞬间又是怒火满腔,太过分了,把警车的车窗当镜子,完了又把镜子当痰盂,还有没有把刑警放在眼中?正要下车收拾这家伙,却忽然停住了,心脏再次剧烈震颤。

车窗外的人换上了一副很正色的表情,无意间还皱了皱眉头,用手指撩拨一下额前略显散乱的头发。

简言的心跳加速源自于看清楚了这人的长相,脑海中尚存有那人龇牙咧嘴的残影,一转眼就换上免冠证件照的表情,细细瞧来,却是怎一个帅字了得。

坏人通常都是很帅的……

简言手心的枪把不知何时已经松开,努力抚了抚发烫的双颊,暗地里提醒自己:长得帅也不是抢银行的理由……

车外的那人眉毛很浓,眉毛过浓会给人以阴鸷之感,这人却浓得恰到好处,而且,浓眉之下的一双眼睛也是大而有神,那眼神,好像已经透过窗户直达简言内心深处。

君本佳人,奈何为贼……

简言很是羞于自己的失态,不管怎样,她方才已有那么点动心,动心并不可耻,可耻的是那人的脸明显带那么一丁点婴儿肥,这说明什么?说明简言居然对一高中生(可能)动了心!尽管只是小小的,但一向高标准严要求的简言在内心里并不能原谅自己,抓住他,亲手抓住他!只有这样,才能洗刷简言方才一瞬间失神的耻辱。

外面那人大概觉得外形足够达到抢劫标准了,忽地又咧嘴一笑,紧了紧挎包,欢快地绕过桑塔纳,朝着银行营业厅大门蹦跶而去。

买完冷饮上车的罗宁正要将星星雨递给简言的时候,却见简言咬牙切齿打开车门欲待尾随古董男,急切之下脱口而出:“你疯了,下去干嘛,营业厅里有其他兄弟在呢!”

“抓贼……”

简言也是被胸中的怒火烧昏了头,两个字说得铿锵有力,待觉得不妙,双手紧紧捂住嘴,可惜已经晚了。

被她尾行的目标非常警惕地回过身,好巧不巧,此时正好是坐在驾驶位上的罗宁侧着身子,眼神有点愤怒,而且,因为头部位置与简言的膝盖成水平直线,所以,还带了几分猥琐,这种眼神很容易让人误会是劫完了钱还顺带准备劫个色。

“住手!”一声断喝,古董男拔脚怒射,泡沫塑料材质的拖鞋此时犹如被针筒注射了硅胶,丝毫瞧不出半分飘忽,势大力沉地瞅着罗宁飞奔而来。

拖鞋精准之极地透过车门缝隙,在罗宁还在寻思这究竟是导弹还是拖鞋的时候,已然击中他手里的星星雨,一股大力传来,被击中的星星雨脱手而飞,目标正是罗宁的鼻梁。

“啪!”星星雨散开,把罗宁装扮成麻子脸。

妈的,敢袭警!

罗宁这个气啊,一抹脸,正要下车抓人,手臂猛一股力传来,整个身子被拽出车子,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脸上黏糊糊的,却原来是被人头摁车窗反剪双手制了个服服帖帖——对了,黏糊糊的感觉源自于后现代主义的口水画。

第02章 鲁春同志

旁边的简言看得彻底呆住了,从射出拖鞋,到闪过她身边揪出罗宁,两三秒而已,这个是劫匪?抢银行大材小用啊,培养一下,让他去美国抢劫原子弹,亡日灭美那是指日可待啊。

就在简言发呆、罗宁不知道遭遇何方人马袭击的当口,古董男发话了:

“我说同志,如今我们每个人都沐浴在社会主义幸福阳光下,”手一指毒辣辣的太阳,“……心里想到的就应该是为四化做出自己的贡献,难道你做贼不感到可耻么?”

罗宁的心蓦地一沉,难道真的遇见反穿越而来的?这种人不可理喻,解释起来还怕他精神失常,怎么办?眼下,当务之急一定要稳住他。

“兄弟贵姓,今年贵庚,那个村子的?”罗宁被摁得一点脾气都无,因为担心对方是穿越人士,还得陪着小心,问话的时候那叫一个郁闷。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