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94节

点击:


    紫郢、青索仙剑专颇各种邪派法宝与法术,剑气纵横,气势如虹,竟然在一个照面,击在那赤癸球上,就将其击成漫天暗赤色的粉末,余威不减,朝鸠盘婆席卷开去。

    鸠盘婆毕竟是成名已久的邪派高手,知道这紫郢、青索仙剑之威不宜正面抵抗,只能转移其攻击的目标,方可缓上一口气,否则被这两柄仙剑追到天涯海角,也免不了被诛灭地悲惨命运。

    鸠盘婆双手一张,变幻莫测,施展出九子母天魔法术,空中顿时阴风四起,鬼哭狼嚎,九个婴儿似地晶莹骷髅围绕这一具成年女子的尸体飞速旋转着,拦在了紫郢、青索两柄仙剑狂攻地路上。

    受到邪气的吸引,紫郢、青索仙剑顿时迷失了方向,没有追踪鸠盘婆的本体,攻向那九子母天魔。

    几个错落,威力可怖的紫郢、青索仙剑竟然硬生生的将那九子母天魔给消灭掉。

    要知道,那九子母天魔比普通的法宝还要厉害几分,只要有一个子天魔逃遁而去,便可再次变幻出九子母天魔,岂料眨眼工夫悉数被灭,鸠盘婆若再施展这一威力绝伦的杀招法术,必然大耗元气,待会斗上其他蜀山剑派的高手,别说取胜了,自保都成问题。

    没得选择,鸠盘婆也不知道施展了何等逃遁法术,只见身形在空中微微一闪烁,竟然就那么凭空消失了,即便是紫郢、青索仙剑也无法锁定她的气息,可见这鸠盘婆法术之高,的确超忽想象。

    李英琼与周轻云见成名已久的邪派高人鸠盘婆竟然也落荒而逃,自然信心大增,自大心也开始急剧膨胀起来,疯狂追杀赤身教的门徒,在万千妖魔面前,杀得是越来越欢,让其他各扫门前雪的高人们的面色也越来越难看,不知道该不该出手,阻止这两个疯狂的小丫头。

    滇西魔教开山祖师叱利老佛终于按捺不住,高喝了一声:“住手,两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凭着仙剑法宝之利,竟然视我魔教无人。”

    李英琼与周轻云也不答话,二女对视了一眼后,御剑而起,朝这叱利老佛攻去。

    滇西魔教的法术极为诡异,法宝也同样诡异无比。

    叱利老佛冷冷一笑,祭起一如阵似枝的法宝。

    这法宝名为乌鸩刺,乃是滇西魔教中名叫布鲁音加的蛮僧所有,后这名蛮僧被老佛杀死,收回次法宝,重新祭炼后,威力更是大增。

    乌鸩刺长约三寸八分,比针粗些,形如树枝,上面有九个歧叉,非金非石,又非木质,亮晶晶直发乌光,隐隐闻得血腥。

    乌鸩刺迎上紫青双剑,九个叉子忽然放射出九道黑芒,似九头巨蟒,朝两柄仙剑缠绕而去。

    这等捆法宝的奇异功法从未失手,是以叱利老佛信心十足,就算不能夺取这名震天下的紫青双剑,应该也能暂时困住这两把极富灵性的仙剑。

    失去了紫青双剑的两个蜀山剑派的后辈,那还不是手到擒来,任意虐杀。

    叱利老佛打着心中的如意算盘,面上露出了诡异的笑意。

    黑光刚刚缠住紫青双剑时,的确减缓了两柄仙剑的速度。

    岂料李英琼与周轻云施了一个法诀,二剑竟然迅速靠拢,随后合璧,却见双剑化为一剑,那九道黑气瞬间被绞散。

    合璧后的紫青宝剑速度陡增,几乎是瞬间冲至叱利老佛的面前,刺向老佛的眉心。

    老佛的反应不可谓不快,赶紧偏头,却见血光乍现,老佛的耳朵已经被削了一只。

    紫青宝剑一个飞饶,再度化作两道剑光,恢复成紫郢、青索仙剑,悬浮在李英琼与周轻云的身前三尺处。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也有些发凉,这紫郢、青索双剑合璧,威力果真是所向披靡啊!

    (有推荐票的兄弟,多多砸票啊,谢谢了。)

第125章 神通,独力擎天降紫青

    金顶佛光而成的海市蜃楼之中,那片唯美的虚幻光影之中,蜀山剑派的高手们及门下弟子数以万计,化作无数个小黑点,在光影中若隐若现,如今唯一派出的弟子就是李英琼与周轻云,但这紫郢、青索双剑合璧威力实在惊人,虽然说不上什么天下无敌,但也一时无两,加上邪派外道都自私自利,不愿意做那出头鸟,而且个别老祖还总惦记着欺负小辈没面子,万一败下阵来更是彻底丢了面皮,如何在万千邪魔之中立足,只会成为别人的笑柄,自然无人敢抵挡紫郢、青索合璧之锋,以致于李英琼与周轻云越杀越是过瘾,手下竟然无一合之敌,所过之处,犹如那秋风扫落叶一般,萧瑟之中,弥漫着浓浓的杀气与血腥之意。

    我一见这情形,知悉若再给这对美丽的少女剑侠在万千妖魔之中如入无人之境,还杀个片刻钟,此次峨嵋金顶正邪三次斗剑,就是一个永远的笑话了。

    我本来打算在关键时刻力降蜀山剑派白眉真人,但此刻没有选择,所有的老祖们都为了避风头,销声匿迹,奸诈到了极点,我思量了半晌,终于还是决定亲自出手,拦下这对势不可挡的合璧双剑。

    我嘴唇微动,身形消失在虚空之中,刹那之后出现在李英琼与周轻云的身后,随手一挥,便是南海圣地普陀山大乘佛法最可怕的法术:大力降魔杵。

    如今我道行虽只有一千一百多年,但等级却是五百多级。加上领悟了九转玄功第五层,体内的内力和灵力可以相互转换,以致于我法力之高,比普通地道行千年的妖怪要高处不止一倍。

    如此一来,我虽是随意出手,但威势无匹,我身后刹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光影佛像。万道金光汇聚而成,光芒越来越盛。最终凝结成一把巨大的金色降魔杵,冲向李英琼与周轻云二女的后背。

    “卑鄙小人,就知道偷袭。”李英琼听闻到后方劲风突起,还没来得及回头,就骂了一句。

    周轻云回头一看,见一道巨大无匹的金光降魔杵狂袭而来,也不禁花容失色。喝道:“英琼,小心,这好像是南海普陀的法术大力降魔杵!”

    “普陀不是名门正派吗,怎么会助纣为虐,与邪魔歪道混在一起。”李英琼口里说着话,心意一动,紫郢剑已破空而来,迎向那道无比刺目地金光。

    感觉到这大力降魔杵中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法力。周轻云也不敢怠慢,竟然也御剑来攻,青索剑卷起漫天剑浪,威势丝毫不弱于我施展地法术大力降魔杵,横向冲袭而来。

    被紫郢、青索两柄仙剑这么一夹击,我施展的这大力降魔杵虽然威力无穷。也不免被合击击破。

    见漫天金光骤然散去,我知道我还是低估了这紫郢、青索双剑的威力。

    没有合璧已经是如此难缠,若合璧威力再翻个几倍,那还得了。

    想到这里,我便不欲给这二女双剑合璧的机会,嘴唇不停的蠕动着,各种法术信手拈来,苍灵箭、五雷轰顶、万剑诀、御剑术等攻击型法术,朝二女席卷开去。

    我施展出的法术威力绝伦,纵然李英琼与周轻云有仙剑紫郢、青索在手。一下遇到如此漫天飞袭而来的法术也不禁手忙脚乱。终于被我地法术将二人分开,各自为攻。

    我此时宛如一个施展法术的风暴中心。硬生生的凭借着我那充沛无比的法力值将二女成功的压制住,同时,我还不忘抽空施展出有益法术,妖界的铁布衫、普陀的佛光护体、莲花宝座,蜀山剑派的天罡战气、真气护体,方寸地天兵神甲,一时间我身上万千彩芒流转,防御力、攻击力、闪躲能力等等,都瞬间大幅提升,到了一共可怖的程度。

    就算是正面硬撼这紫郢、青索仙剑,我也有信心挫败。

    不过我是不会轻易冒险的,何必拿自己的生命去尝试锋利无双的极品仙剑的威力。

    同时,我还施展出召唤法术,如方寸地天兵护法及分身术,普陀的金刚护法,万一紫郢、青索骤然合璧,至少我前方还有几个肉盾,这才是安全的取胜之道。

    李英琼与周轻云哪里想到我这么一个年轻的丑八卦,手段竟然如此惊人,硬生生的压制了她们,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用仙剑抵挡一波又一波的法术攻势,根本无暇反击,也无法脱身,更加没有双剑合璧的机会。

    我突然想起,我来这凝碧崖是来扬名立万的,为日后一统蜀山妖魔做准备,这种消耗打法虽然是最安全的,但却缺少了霸气,没有人会心服口服的。

    想到这,我不再释放法术,让两位女剑侠成功地缓上了一口气,然后才道:“就让我来体会一下紫郢、青索双剑合璧地威力,竟然到了什么程度!”

    见我牛气冲天,李英琼与周轻云也不敢大意,二女并肩而立,御剑来攻。

    却见一紫一青两道剑光相互交织,终于融合成了一体,刹那间化作了一柄紫青双色的巨型仙剑,而且其中似乎还蕴藏着蜀山剑派最可怕地法术:剑神施天剑。

    合璧的紫青双剑是天剑,而李英琼与周轻云二女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白发苍苍的老人,正是剑神的幻影。

    这一战,我许胜不许败。

    剑势如虹。我俨然不惧,但也不能让这紫青天剑冲至我面起时气势攀升至最高峰。

    我暴力喝一声,狂暴的灵力充斥了整个空间。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