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87节

点击:


    “什么祖师,很牛逼哄哄吗?我看蜀山剑派的白眉真人也不过如此。见到通天教主跑得比兔子还快,这个世界是不是什么祖师,老祖太多了一点吧。”大牛哼哈道。

    “大牛,你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通天教主是什么人?是圣人,几乎是不可战胜的存在,不生不灭,白痴。”我狠狠得瞪了这个家伙一眼。

    “老大。你介绍一下通天教主,谁认识啊,谁知道他那么牛啊。”大牛有些委屈,竟然也撅了撅嘴。

    我自然懒得理会这个浑人,继续说道:“这混元祖师道行十分高深,我们众人联手对他进行狂轰乱炸。方有胜利地希望,我估计,他的道行应该接近千年,所以我这个炼妖宝葫恐怕降服不了他,不过若能引导他猛攻我布下地七魔炼妖法阵,没准能让他受上重创,那时要灭他就易如反掌了。”

    “不用太多废话了,老大,还等什么,杀啊!”大牛这浑人又热血沸腾起来。抢着喊道。

    我无奈之下。也不多说废话了,辨明了五台派在东南边。领着众人腾云驾雾,飞空而去。

    也不知道飞了多久,凭感觉,我知道应该十分接近五台派了,于是领着大家降低飞空高度,朝地面掠去。

    不低飞还好,一低飞就见一道红光在百丈外飞扑而来,后方则是三道青光紧紧追随,显然乃是修真中人之间的争斗。

    本来这等闲事我也不屑管,但如今我身边相当于有一支大军,五百方寸山弟子加上五百妖魔战宠,这等实力几个修真者怕什么。

    我打了一个响指,示意将这四人都拦截下来,问个究竟,也好知道五台派的具体方位。

    前面那道红光见前方突然出现大批人马,顿时大急,喝道:“何妨鼠辈,拦大爷道路,日后灭你们全家满门。”

    “大牛,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我喝道。

    大牛最喜欢充当头号打手,因为那样才显得最拉风。

    大牛二话不说,运起全身法力,身后出现一巨大的佛像身影,手持一金光闪闪的降魔杵,正是南海圣地普陀山最具杀伤力的法术:大力降魔杵。

    一道无比眩目地金光大杵激荡起无边的风浪,朝那红影击去。

    见到如此浩大的法术,那红影哪里还敢继续不要命的突围,只能硬生生的停下身来,手中捏了个法诀,祭起一个红色的葫芦。

    “我乃五台派朱洪,你个无名小辈,看你怎么死在我六六真元宝葫芦之下!”那红影之人见我方来势汹汹,后方又有追兵,当下决定不再留手,祭出一法宝。

    这红色葫芦可有名堂,并非普通法宝,乃是六六真元葫芦。

    这朱洪乃是五台混元祖师之逆徒,盗取了祖师的天书,按照天书上所传的妖法炼成这六六真元葫芦。

    这葫芦应用三十六个有根基地童男童女的阴魂修炼。

    这三十六个有根基的童男童女并不难于寻找,所难者,这三十六个人须分五阳十二生肖,十二个为主,二十四个为宾。主要的十二个还要照年龄日月时辰分出长男、中男、少男,长女、中女、少女。祭炼的日子还要与这主要的十二个地生命八字相合。

    尤其难的是少男、少女限定十二岁,中男、中女限定是二十四岁,长男、长女限定是三十六岁。既要生肖对,又要年龄符,还要与祭炼的日时相生,差一点便不行。所以每年只能炼一次,共用三双男女,一正两副。

    这妖道还嫌妖法不厉害,每次除正副三双男女外,另外还取三个生魂加上。最末一次,再取一个禀赋极厚、生俱仙根的童男作为全魂之主,与妖道自己元神合一。这种妖法六六相生,深合先天造化,阴阳两极迭为消长,共用阴魂四十九个,加上本人真阳,暗符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在各派妖法当中,厉害狠毒,无与伦比!

第115章 建功,炼妖宝葫收朱洪

    一见那六六真元宝葫绽放出万道红芒,无数个幽魂男女从葫芦中窜出,遮天蔽日,声势好不浩大,我就知道大牛一个不慎,就有生命危险。

    纵然这朱洪与大牛道行法力相差无几,但有无厉害法宝的区别那可是天壤之别。

    “兄弟们,全力施展法术,击破那群魂魄幽灵!”我看出这六六真元宝葫内释放出来的幽魂虽然厉害无匹,但毕竟还是可以打散的,集中众人的法术,虽然不一定能够一举击败朱洪,但救下大牛,那是绝无问题。

    一时间,方寸山弟子施展出的五雷轰顶与苍灵箭的雷电系法术铺天盖地,而雷电系的法术对于幽魂的伤害堪比火系法术,被雷电劈过,一些法力不强的幽魂立刻魂飞魄散,根本无法再凝聚成形,继续威胁众人。

    朱洪见漫天雷光闪电大作,且都是正宗的仙家道法,有天地煌煌之威,自然面色大变,没有想到我们这帮人的法力个个不俗,都有两把刷子。

    朱洪这一分神,大牛那道威力最大的大力降魔杵在漫天雷电中脱颖而出,狂袭而来,向朱洪的面目劈去。

    惶恐之下,朱洪也顾不得什么面子,性命要紧,在半空中一个侧翻,狼狈万分的躲开这一杵。

    只是大力降魔杵乃是灵力所聚,锁定目标后不被破去是不会自动消失的,一个诡异地回旋。巨大的金色棒子又朝朱洪的后腰砸来,威势更添三分。

    没有选择,朱洪只好以本命真元灵力击出一道幽暗的光影,与大牛这记大力降魔杵正面碰撞在一起,终于化去这普陀最出名的法术。

    “你们是何人,我乃五台派大弟子朱洪,难道不知道我师尊混元老祖的威名吗?”朱洪狐假虎威的喝道。

    “你地六六真元宝葫的确有些威力。不过面对我们这么多仙家道法地传承人,根本毫无用处。单独对付一人,可能还真让你嚣张了。怎么,现在怕呢?”我冷声喝道。

    “笑话,我会怕。”朱洪面色微变,也冷冷的哼道。

    “朱洪,你还有胆提师尊的名号,真是厚颜无耻到了极点。”穷追不舍的那三道青光现出人身。也是三个道士,一身青衣,手中都捏着一把仙剑。

    我以目光示意,让众人暂停动手,看这四人窝里斗,同时让李真和郭飚带着兄弟们缓缓移动阵形,免得四人逃脱,通知了那混元老祖。那就是一个麻烦事。

    “就凭你们三个也敢追来,我若不是忌讳师尊和许飞娘这个婆娘,早在半路上就把你们给灭了。”朱洪凶相毕露,再度祭起了他赖以保命的六六真元宝葫。

    那六六真元宝葫对上三个五台派的弟子,威力之大,一下便显现出来。

    只见无数道妖风黑雾从葫芦中喷射而出。化作万千幽魂厉鬼,将三名五台派弟子笼罩其中,根本无法脱身。

    被朱洪的法宝这么一折腾,三名弟子才知道这位大师兄地厉害,惶恐之下,只得祭起手中的仙剑,期望能够冲破鬼雾。

    岂料这六六真元宝葫名字虽然好听,似一仙家法宝,实际上阴毒无比,专门污秽仙剑。那鬼气黑雾一沾在仙剑上。立时切断了仙剑上的灵气仙脉,让其与主人脱了感应。片刻之间,三名弟子都失去了护身仙剑,成了砧板上的肉,任那朱洪宰割。

    朱洪似乎很享受这种玩弄人的感觉,也不急着一下弄死这三个他早看不顺眼的同门师弟,而是让那鬼气所化的厉鬼不断的撩拨伤害三人,务必让他们受尽折磨,在无穷无尽地恐惧和怨恨中死去,才称了他那歹毒的心。

    但是得意忘形的朱洪却忘记了,四周还有我等人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局面。

    我悄无声息的祭起炼妖宝葫,轻喝了一声:“着!”

    只见一道白色的冰雾从宝葫中喷射出来,划破天空,眨眼工夫就到了朱洪上空,将其笼罩。

    这时朱洪才想起我地存在,知道大事不好,欲收回六六真元葫芦对抗我,却为时已晚。

    况且,那六六真元葫芦虽然厉害,和我手中的炼妖宝葫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法宝,无法匹敌。

    按理来说,这炼妖宝葫应该只能将那妖魔收进去,慢慢炼化,但我发现,任何修炼了邪派心法或者妖魔心法的人,炼妖宝葫都有感应,换句话说也就是都能吸入。而且,很显然,这朱洪的道行比我低了个数百年。

    我这一试,果然如我心中猜想那般,一举擒住了朱洪。

    朱洪在炼妖神光之中疯狂的挣扎着,但根本无济于事,缓缓的飞向炼妖宝葫的葫芦口。

    “你们饶了我吧,先前都是我错了,放我一条活路吧,我给你们做牛做马,伺候你们,永远为奴为婢。”先前不可一世的朱洪见死期将至,顿时张皇失措,嚎啕痛苦,苦苦哀求。

    可惜,我虽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但对这种嚣张无比地家伙没有任何好感,杀一个也算替天行道,虽然我也即将沦为妖魔。

    见我无动于衷,朱洪更是惶恐,叫道:“放了我,我把我身上地法宝都给你,包括那个六六真元宝葫,如何?”

    我依旧一脸的冷笑,看着朱洪,宛如看着一个死人。

    朱洪还不死心,又哀求道:“放我一条活路吧,大爷,怪我有眼不识泰山,我身上还有一本魔门天书,有各种歹毒地法术修炼法门,还有各种厉害法宝的炼造之法,只求您当我是个屁,把我放了吧。”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