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76节

点击:

    “还等什么,傅青云。”白京手中的三尖刀用力地一舞,仿佛在向我示威。

    “小心,青云。”玉儿和忆罗同声呼唤了一句。

    我回身朝两位美女点了点头,大步走向白京。

    见忆罗如此关心我,白京虽然心下不爽,但也只能默默忍受,谁让他情场上已经先败下阵来,只得在战场上找回一点颜面,男人的尊严。

    “看刀!”白京怒吼一声,手中的三尖刀疾刺向我心窝,仿佛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这三尖刀虽是刀,但给我感觉更像龙宫的兵器叉子,不过更加锋利一些,三把刀两边都开锋,闪烁着慑人的寒芒。

    我存心以浑厚的内力压住这嚣张地神将白京,不退反进,双手化作漫天掌影,终于在三尖刀刺中我身体的前一瞬间握住了三尖刀的中后部,低喝了一声,体内的内力如洪水决堤,以三尖刀为发泄口,狂袭向白京。

    白京虽然也算高手,但比内力哪里是我这等破了生死玄关之人的对手。

    不过一瞬间,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手中的三尖刀似乎就要脱手。

    我露出了一个不为人察觉的阴险笑容,装作气力不济,缓缓后退。

    白京大喜,因为我不过是内力爆发能力特别强,持久力远远不如他,于是狂用力,朝我这个方向推去。

    我假装不敌,身形继续缓缓后退,心中同时盘算着那段距离,十五米,十米,五米,三米……

    我猛然再度发力,白京一脸冷笑,以为我不过是强弩之末,最后的垂死挣扎,于是施展出全部的气力,猛力朝前一捅。

    我内力运用自然,突然间撤去所有的力量,身形同时朝一侧闪开。

    白京持着三尖刀,不受控制地朝前方一人刺去。

    后方观战地惠岸行者等人发出了阵阵惊呼,白京这才回过神来,定神一看,发现唐僧一脸愕然,凝视着自己手中的三尖刀。

    ‘噗哧’,三尖刀没有任何悬念地刺入了唐僧的小腹之中,留下了三个可怕的血窟窿。

    原本就失血过多的唐僧哪里还能承受这等程度的伤害,加上心中恐惧,终于颓然倒地。

    “啊,我……我杀了唐僧!”白京惊恐万分,自言自语的说道。

    “没错,现在自刎以谢天庭,还来得及。”我开怀大笑。

    “是你陷害我的,傅青云。”白京怒吼道。

    “奇怪,先前见你十分冷静,为何此刻如此紧张,慌乱,实在有些让我失望。”我虽然心中不解,但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白京也不答话,只是凝视着我,那无形的目光竟然渐渐凝结成一股可怕的能量,一波接一波的朝我袭来,而且袭击的目标还是我那柔弱无比的眼睛。

    我只感觉到双目一阵刺痛,顿时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心知中了白京的法术,一不小心阴沟里翻了船。

    “老大,小心!”大牛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随后听到‘砰’一声巨响,强大的气浪突然出现,猝不及防下我自然被掀翻倒地。

    众人见我双目通红,眼泪水直流,知道我中了白京的暗算,慌忙将我扶到后列。

    而白京虽然偷袭得手,但面对着毕方等三位邪派高手,根本不敢寸进,最后只得退回到天兵神将阵营之中。

    等待他的自然是嫦娥仙子的一顿臭骂,毕竟谁都看见了白京几乎将唐僧弄死,别说白京不是嫦娥的面首,就算是,恐怕也要被斥骂好一阵。

    “老大,唐僧似乎不行了,要不现在将这个和尚还给惠岸行者他们?”大牛的声音在我耳边再度响起。

    “不行,一定要等我们都悉数离开长安城,安全了,才可以释放这个人质,现在你们先想办法救治他。这个和尚乃是神佛转世,没那么容易挂。”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谁说不放人!”突然,一个宏大的声音在上空响起,不知何方神圣驾到。

第100章 浩荡,方寸弟子齐叛师

    我一听到这冷杀的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

    除了‘以灭天下妖魔为己任’的云阳真人,还有谁。

    方寸山,除了高深莫测菩提祖师之外,就是小天师云阳真人的道行最高。当然,孙悟空不包括在内。

    云阳真人飘然而落,却不带一丝仙气,只因他火气太盛,落地后也不和惠岸行者等人打个招呼,就怒气冲冲的来到我的面前,兴师问罪。

    “傅青云,这大半年来,你修行刻苦,进境极快,与当日刚入方寸时不可同日而语。但你若认为你区区几百年道行就想逆天行事,简直是不知死活。”云阳真人怒道。

    “还有你们这群不成器的家伙,竟然也不分青红皂白,助纣为虐,干下绑架大唐高僧这等荒唐事,莫非是觉得我方寸山一派的刑罚太轻了,想体会一番。”不等我答话,云阳真人那犀利无匹的目光扫视四周,看得众方寸弟子都低下了脑袋。

    我虽然双目暂时失明,无法看到云阳真人那疾声厉色得模样,但我心知,若给云阳真人说动了众人,失去了兄弟们得支持,恐怕自己还真的无法收拾残局。

    “何谓逆天行事?何谓天?真人你若指的是天庭与灵山,这个天的含义未免太可笑了。”我淡淡的道。

    “天庭与灵山,岂是你这等小辈能够非议的。”云阳真人轻蔑地说道。

    “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这么浅显的道理。真人竟然不懂,还在众人面前指手划脚,你纵然道行数千年,又如何?不过是一个莽夫,哪里懂得天道运行。”我体内的内力和灵力终于驱逐了眼部白京留下的异力,恢复了视力,与云阳真人对视着。毫不相让。

    我这番道理,说得相当玄妙。什么天道运行,其实这世界又有什么人懂。

    不过越是玄妙的东西,越能唬人,起码就唬住了这个灭妖无数的小天师云阳真人。

    但这道行数千年的高手沉默了半晌,马上对我地说法嗤之以鼻。

    “天道?估计就是那答大道无情,大道之下,天地万物皆为蝼蚁。这等深邃的思想,和你说也不懂,你毕竟太嫩,太渺小了,在我眼中都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云阳真人恢复了张狂之态,冷笑着说道。

    我也有些惘然,没有想到这云阳真人智慧如此之高,还真能说出一些天道地特征。仿佛还真领悟了什么,是那么回事,不过若我就这么被他辩倒,形势便不再掌控之中。

    “蝼蚁?十步笑百步,你充其量不过是一只比我强壮一些的蝼蚁,却总是打着替天行道的幌子。四处灭其他更为弱小的蝼蚁,诚可谬也。”方寸山其他弟子惧怕这位云阳真人,我却丝毫不惧,答话的同时还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白眼。

    “师门不幸,竟然出了你这等叛逆,祖师若知,定然将你逐出门墙。”云阳真人一张白面都被气得通红。

    “走出这一步,就没有想过要回头。”我淡淡的答道。

    在众人惊异地目光下,这才明白,对于我而言。绑架唐僧。根本没有背负什么重担,只有那义无反顾的勇气罢了。

    “最后问你一句。傅青云,你放人还是不放人?”云阳真人显然知道再与我做那口舌之争,实在不是明智之举,只好黑着脸问道。

    虽然所有人都听出了云阳真人言语中的威胁之意,和他流露出的那股有若实质的腾腾杀气,但我偏偏不卖他的帐。

    “放!”我笑着答道。

    “那还不将唐僧交给我。”云阳真人面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但不是现在。”随后我面色转冷,哼道。

    云阳真人没有想到我翻脸和翻书一般,不但不放人,还调侃他,顿时气极败坏,手中已然多了那把七星宝剑。

    七星宝剑一阵轻微的颤动,清脆悦耳的剑鸣之音有若龙吟,让人心神寒战。

    我丝毫不惧云阳真人地威胁,手中宝剑的剑锋一转,又在可怜的唐僧的身上留下一道伤,冲着云阳真人喝道:“我们这么多人都未安全,离开这长安城,怎么可能将护身符交还,你应该不是那么愚钝的人,怎么可能想不明白这点?莫以为道行高,就可以轻易逼我们就范。”

    “好,傅青云,日后不将你斩于剑下,我愧对师尊菩提。”云阳真人不怒反笑,显然怒到了极点。

    当着众人的面,我驳了他地面皮,他自然怒吼中烧,没准想把我碎尸万段。

    “你也说了是日后了,那现在还提着宝剑,杀气腾腾的看着我干嘛?你莫菲以为你的眼神可以杀死我,或者让我畏惧,自刎以谢天下?”我一直不喜云阳真人,此刻有机会,自然一顿冷嘲热讽。

    纵然这云阳真人道行极高,但面皮却薄的很,否则昔日也不会被妖怪几句话激得勃然大怒,誓要决一生死。

    看着云阳真人的面色因为我而清一阵白一阵,我心情舒爽多了,忆罗救了出来,折辱了白京,现在又让云阳真人吃瘪,那感觉就和猪八戒吃人参果一般,全身上下十万六千个毛孔,都清爽无比。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