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7节

点击:


    “忆罗,我们似乎也该显摆一回了,走,给你买些首饰,换套新衣服。”我摸了摸怀中的黄金,说起话来也底气足了许多。

    女人的天性此刻暴露无遗,一路上有些羞涩的忆罗见我主动陪她逛街购物,竟然冲动的在我额头上吻了一记。

    我还在回味那突如其来的一吻时,忆罗已经拉着我飞奔向不远方人声鼎沸的夜市了。

    人群穿梭如潮,杂货琳琅满目,一些民间艺人更是喧器其中,将夜市渲染得热闹非凡。

    人流之中,有大群少男少女,他们虽然兴致勃勃,却奈何囊中羞涩,怀揣几十文钱,美其名曰‘逛夜市’,实则无处落脚,只得趁着精神尚好一阵游玩,露宿街头不过是早晚之事。

    折腾了一天,我也感觉骨头都仿佛散架了,睡意阵阵袭来,好说歹说将忆罗拉到客栈。

    经过一番打听,运来客栈是长安城朱雀街生意最火爆的客栈了。待到运来客栈时,却发现这里的确是人头涌涌,生意好的有些离谱。

    我和忆罗挤了大半天,终于挤进客栈,却发现里面一片狼藉,破桌烂椅遍地,竟是一群土匪般的玩家闯入客栈打劫,绑架了掌柜的,和几名巡逻的官兵对峙着。

    虽然新手玩家口袋没几个铜板,但铤而走险去打劫,日后必然被大唐官府通缉,走上一条沦落为江洋大盗的不归路,除了入妖成魔一路,绝对不可能修成高深法术。

    根据我职业万家的经验,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在现实生活中定然是一些靠收取微薄保护费讨生活的小混混。

    若帮官府捉拿这帮家伙,大唐官府对我的好感定然上升几点,不过我虽武学经验有了几千点,却毕竟没有学拳脚刀剑的功夫,只有比普通人高明一点的眼光罢了。

    一个油头粉面的小子,用一把尖刀抵着掌柜的咽喉处,态度十分的嚣张,丝毫不惧不远处那几个官兵。

    他的身旁,有十多个少年,清一色的布衫,不消说,自然是他手下喽罗。

    很显然,这帮白痴一定是整天瞎混,读书少,不知道西游世界的背景在大唐朝,不知道大唐猛将如林,谋士如雨,他们这几个小混混,可能还妄想着凭借着手中的几把尖刀,杀出名堂来,崛起在长安。

    一声低沉的怒吼:“何人闹事!”

    我抬头一看,见一虬须大汉冲了出来,手中持着一巨型板斧。

    官兵们纷纷推开,似乎要给这个大汉留块空地打斗。

    见此人身披火红战甲,我猜他定然性刚暴如烈火,加上他手中那一板斧,不由得心中一凛,知悉他是何人。

    程咬金,天下谁人不识君!

第009章 奇缘,白日做梦金銮殿

    不出我所料,后方退去的官兵已经齐声呐喊:“知节将军,我们要看三板斧!”

    程知节便是程咬金,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

    不过很可惜,那帮白痴混混玩家不知道程咬金何人。

    “看得出你是一个将领,想要我们放了这个老家伙,给我们准备黄金万两,美女百名……”那油头粉面的小子开始漫天叫价,以为游戏世界可以任意胡作非为。

    那小子话音还未落,却见程咬金疾步如风,冲着自己就是一斧。

    “嘿,人质在手,你们怎么不谈判?”少年头目拖着掌柜的往后退,面色已是苍白,因为弹指间,保护他的三个兄弟已经横尸在地,无一活口。

    围观的玩家见程咬金如此凶悍,都不由得倒吸了口气凉气,知道大唐猛将果然名不虚传,个个悍勇无敌。

    “几个小毛贼也有资格和我讲条件,你以为你是窦建德啊!”程咬金咧开大嘴哈哈大笑道。

    谈笑间,程咬金再次出手。

    一斧劈出,不但速度奇快无比,而且舞出一多斧花,刹那间一朵斧花分化为三,斩向那白面少年。

    少年那里见过这等战场上练就出的杀人斧法,斧未到,劲风袭体,遍体生寒,呼吸都窒息了,随后只觉得胳膊处一痛,惊恐间低头,却见自己的臂膀已然落地,不过断手仍旧紧握着那把尖刀。

    掌柜的也没有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扑通’一声,被吓得晕死过去。随后,官兵们一拥而上,将那群少年捉拿拷走。

    至于程咬金则意犹未尽,晃动着手中的宣花大斧,神情十分得意,似乎在等待颂歌如潮的场面。

    我和忆罗还好,毕竟都是从和百年蟒精生死相搏中活过来的人,血腥场面也见了很多,眼下这地上被斧头拦腰斩断的三具尸体,还不觉得翻胃。

    但其他刚刚来到繁华长安城这个花花世界的少男少女们哪里见过这等血腥场面,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三个少年,此刻却横尸面前,肠子都流出来了,一些少女们都开始呕吐起来。

    见众人的反应如此惶恐,程咬金有些意外,猛一拍脑袋,似乎想起了什么事。

    “各位,众所周知,我们天策府的精兵天下无双,为了增强我大唐军力,特开府授徒,来着不限,待遇极高,包吃住,且每个月有三两银子的饷银,而我程咬金,就是你们的一个师父,想学天下无敌的三板斧的家伙可以来找我。不过首先声明一点,力气小的别来,免得丢了我老程的面皮。”程咬金大声喝道。

    “大将军,拜你们为师了那以后岂不是不能拜其他门派?”有的人问道。

    这个问题,也正好是我的疑惑,若在这天策府学武,日后找其他门派学法术不算叛师,也是不错的选择。

    “当然可以,我名义上是你们的师父,其实是统领你们的将领。另外,秦琼、罗成、尉迟恭、薛仁贵他们,还有,想学呼风唤雨的法术也简单,找钦天监袁天罡即可。怎么,还有什么问题?”程咬金摇头晃脑的答道。

    “太好了,终于有地方免费吃住了!”想到早晚流落街头的悲惨境地,此刻竟柳暗花明又一村,许多人异口同声的大叫起来。

    我则一拉忆罗的小手,低声问道:“忆罗,我们也去天策府学点基本功夫防身,怎么样?”

    “我都听你的,青云哥。”忆罗红着脸答道。

    见这个小妮子如今动不动就脸红,我不禁有些奇怪,正准备追问,却猛然发现不知何时,程咬金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

    “小子,怎么藏头缩尾,带着面纱,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程咬金沉声问道。

    被程咬金这么一逼问,我虽不慌张,却也一时哑口,不知如何答话,而身旁的忆罗却唧唧喳喳,帮我解了围。

    “大块头,不要这么对我的青云哥说话,他戴着面纱,是怕影响长安城的治安。”忆罗哼道。

    忆罗长的俊俏可爱,虽然戏称程咬金为‘大块头’,程咬金也不生气,反而和颜悦色的追问道:“哦?小小一个草民,还能兴风作浪,影响我长安城?”

    “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青云哥长相委实太过英俊,可以说是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加上文武全才,乃是无数待在闺中女子的最佳夫婿,一旦以真面目示人,必然长安大乱,不说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要缠着青云哥,就算皇宫里的公主恐怕都会戴着一大帮侍卫来抢亲!”忆罗一脸严肃之色的答道。

    程咬金被忆罗这番话唬的一愣一愣的,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小子,做的好,不过也难为你了,长的如此俊俏却不能享受人生,以长安治安为己任,有心人啊!你既然有所牺牲,我老程不知道还算了,但已经知道,必然给你一点小小的回报。”

    “回报?”我有些迷惑。

    “告诉你一个秘密,对你日后肯定有好处的。”程咬金轻声说道。

    “那……那先谢谢将军了。”我又惊又喜。

    “你知道我那三板斧绝技从哪里学来的吗?”程咬金反问道。

    “好像是在梦中,一个白发老人传授给你的。”我想了想,然后答道。

    “没错,小子,这等秘辛你也知道。告诉你吧,我师尊可是神仙啊,你若发现在我们天策府已经学不到什么东西了,也可以学我这般,去睡上一觉,没准就碰到我师父了。”程咬金笑道。

    “这也叫秘密啊,让我没事就大白天睡觉?”我心中虽如此忖道,但口中却不敢这么说。

    “将军,在下未必有你这一等一的运气啊!”我苦笑道。

    “我话还没说完,你睡觉也要选择地方的,我告诉你一个地方睡觉,很有可能作梦遇到我师父。”程咬金在我耳边轻声说道。

    我心中大乐,果然自己人品好,程咬金的师父白发老人可是神仙啊,自己这么快就知道他的下落了。

    转**一想,应该还是自己的福缘最高,达到了五十,所以才有此际遇。

    我掩饰不住面上的笑意,因为无论如何,一个神仙师父似乎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你们鬼鬼祟祟的在那里交头接耳,说些什么啊!”一旁的忆罗双手插腰的哼道。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