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妖路漫漫吾上下求索 第68节

点击:


    我还没回过神来,我身边的二人已经联手向我攻来,正是蜀山剑派的方明和东海碧波龙宫的释小龙。

    很显然,这二人恐怕也事先有协议,否则联手合击不会如此默契。

    方明手中一把仙剑,红光万道,未见其人,已经被这万道红芒骚扰的眼花缭乱,眼中只有那绯红一片,不见其他颜色。

    一道青光在漫天嫣红之中闪烁而出,化作三道青流,分袭我上中下三路,正是东海碧波龙宫龙行搏击中的杀招‘雷动九天’。

    这两大高手联手,威势一时无双,我一时也心智被夺,竟生出穷途末路的颓废之感,只得紧守门户,手中的乌龙鞭化作十八圈黑色鞭影,里九层,外九层,时而扩散,时而碰撞,化作片片黑纹涟漪,聚而不扩,周而复始,如那抱元守一之姿。

    一方是漫天红霞席卷而来,另方则是三道青光劲气化作雷电之威,狂劈而来,竟然连破十八重气幕,直奔我本体。

    这联手合击虽被乌龙鞭卷起的十八重防御气幕削弱不少,但若被打实,恐怕也要受重伤,再无战力。

    这时,我身体突然犹如游鱼一般的那么一闪,竟然奇迹般的感觉两股可怖的力道擦身而过,躲过一劫,尽管被对方的剑气与雷击的余威伤到一些,只是微略疼痛,并无大碍。

    趁着二人全力出手落空,我开始了我的凌厉反击。

    手中的百毒烟岚连珠飞弩连发四十八箭,分袭方明与释小龙,而同时我已经完成法术苍灵箭袭向释小龙,并且已经成功召唤出天兵护法,也攻向释小龙。

    为何我要将这龙宫高手释小龙逼得手忙脚乱,就是因为太忌讳这龙宫的风波十二叉。

    普通的龙宫弟子都可以以这套无耻的叉法纠缠我大半个时辰,若给释小龙成功牵制住我,不被他叉死,也要死在方明的仙剑之下。

    我没有想到那释小龙如此强悍,竟然空手暴拳凭借着可怖的力量击破了苍灵箭,而他钢叉一晃,将二十四支箭砸飞后,身形剧烈一晃,竟然身边出现一个和他一摸一样的人,正是和方寸山的分身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护体龙神。

    我也暂时不理会那蜀山剑派的方明,轻吟法咒,施出了分身术,依旧朝释小龙发起了猛攻,绝对不给对方有喘息的机会。

    那释小龙也着实强悍,眼见已经敌不过我,更加无法抽空施展法术,竟然大喝一声,身体陡然增大了几分,最可怖的是身披的盔甲竟然被无数异物顶破,赫然是突然长出的龙鳞,淡紫色的,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见释小龙竟然如此明智的率先施展出护体神功,我知道要短时间内解决掉这家伙也十分困难,当机立断,护法天兵与分身加上本尊,同时转向,联手朝方明攻去。

    我时不时用百毒烟岚连珠飞弩朝释小龙发出十百支淬毒劲箭,虽一时无法奈何这位龙宫高手,但也让他手忙脚乱,无暇帮上盟友方明一把。

    方明乃是蜀山剑派杰出弟子,但剑派的功夫都在剑上面,没有那么多法术,此刻见我又是天兵护法,又是分身术,又是苍灵箭,偶尔甚至还用那百毒烟岚连珠飞弩放几支冷箭,哪里有不溃败之理。

    此番全力出手,方明节节败退,退到了陷空山无底洞的王钟的身旁。

    这陷空山无底洞的王钟可不是省油的灯,虽和同是邪派的大雪山万兽谷的区展鹏斗得难解难分,却仍旧抽空,头也不回,对着方明就是一刀。

    这一刀竟然无声无息,迅若闪电,斩在了方明的肩上。

    枯骨刀蕴藏的妖力迅速将方明的左肩处的血肉尽数化去,露出了皑皑白骨,分外可怖。

    趁他弱,取他命。

    我没有任何犹豫,乌龙鞭化作一条出洞的蛟龙,朝方明的颈子卷去。</div>

第093章 搏命,正不胜邪妖气盛

    方明被那大雪山万兽谷的区展鹏突如其来的一刀伤了后,面若金纸,受了重伤,不过虽左肩已成白骨模样,但右手依旧紧握着仙剑,口中念念有词,已经祭出了蜀山剑术中的一大杀招‘万剑诀’。

    只见方明手中的仙剑刹那间光芒大盛,映得整个擂台都嫣红一片,万道霞光之中,竟然有数百道霞光化作实质气剑,呼啸而下,威力笼罩了整个擂台,杀力之强,一时无双。

    擂台上所有的各门派高手被方明这垂死前的反扑都搞了个措手不及,不约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争斗,全力敌住那威势骇人,奔腾而落的万剑。

    那万剑诀实在是诡异万分,不愧为仙剑绝招。

    先前还红彤彤的一片,万剑嫣红,突然间万道气剑的光芒相互冲击,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那一刹那仿佛天地都阴暗下来,擂台上的高手们都有那双目生出那种类似失明的感觉,手下也不禁一慢,气剑已然趁着着些许的空隙,冲至面前。

    惊呼怒吼声在擂台上此起彼伏,估计都在痛骂那蜀山剑派怎么会有这种群体攻击的法术,而且威力如此可怖。

    我距离方明最近,实际上却是气剑最不密集的区域。

    因那万剑上升空中,奔腾来袭,都是以方明为中心,那气剑极富灵性,自然不会去伤害施法之人,也就是方明。

    身边寥寥无几的数柄气剑,我不用出手就被护法天兵及分身解决掉了,乌龙鞭划破血红的天空,化作一缕黑气,终于缠住了方明的脖子。

    我本就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手上一发力,浑厚无匹的内力瞬间绞杀了这位蜀山杰出弟子,身体如一滩烂泥一般,瘫倒下去。

    干掉一个九大擂主之一,我心中无半分欣喜之意,赶紧回头一看,发现龙宫的释小龙已经躲过了我毒箭的数番追杀,毁去了追击他的劲箭,此刻刚刚抽空出来,错过了救方明的良机,只能恨恨的瞪了我一眼,缓缓向我逼近。

    我朝释小龙身后的善美使了个眼色,示意一起围攻,但善美先前与那阴曹地府的毕方交手,还未分出胜负,且被打得十分狼狈,险象还生,若被这毕方和释小龙围攻,恐怕支持不了多久,只得装作没有看见我的示意。

    释小龙身旁的护体龙神一上手就是风波十二叉,将我的分身缠住,随后他同样施展出风波十二叉,期望能够缠住我。

    可惜我身旁还有一个护法天兵,我将天兵朝前一推,人朝右侧一闪,手中的赫然多了一把一把宝剑,正是死去的方明尸体旁那把红光万道的仙剑。

    我‘唰唰唰’,以宝剑化作三道剑气,凝结成三个圆环,随后宝剑纵穿过,人剑合一,正是灵台方寸山两仪剑法的绝招‘三环套月’。

    三个红色的剑气环猛然缩小,流入那前方犀利无匹的剑气之中,更添人剑合一的威势。

    释小龙手中的叉子已经缠住了我的护法天兵,哪里还能腾出手来招架我这杀势滔天的一剑。

    却见他不慌不忙,大口一张,猛然大喝了一声。

    这一声暴喝,威力之大,超忽想象,所有人都觉得耳膜‘嗡嗡’作响,仿佛这可怕的音波随时会刺穿耳膜,让人心惧。

    同时擂台上余下的六大高手心神同时一乱,不光是手脚慢了下来,而且全身酥软无力,头晕目眩,犹如一个喝醉酒的人一般,全身是力,却又使不上劲道,说不出的难受,烦闷欲呕。

    释小龙这一喝,乃是碧海龙宫的龙神心法中以声波震伤所有人的功夫,和那佛门的狮子吼有些类似,只是威力还要大上数倍,叫做碧海龙吟。

    不过这龙神心法毕竟是内功心法,威力纵然无穷,却恰巧无法克住打通生死玄关任督二脉的我。

    我手中的仙剑去势未变,头上却呈现三花之相,散射着柔和无比的三色光芒,威慑全场。

    “三花聚顶!”释小龙愕然惊道。

    单论内力修为,放眼整个西游世界,也许还真找不出和我比肩的高手。

    威慑所有人心神的碧海龙吟,只能让我心神一凛,没能对我的心神造成冲击,我那剑三环套月依旧没有受到任何遏制,相反在我的加力下,速度陡然倍增。

    那释小龙哪里想到我的内力已经修炼至三花聚顶之境,不免有些张皇失措,如此一来更加无法闪避开我这一剑。

    红色的剑芒瞬间贯穿了释小龙的右肩,血花飞溅,舞动长空。

    残忍的美丽在面前飞掠而过,我依旧不为所动,接着手中的仙剑一阵疯狂的旋转,将那血窟窿飞速扩大,几乎卸下释小龙的整个臂膀。

    释小龙发出一声惨叫,终于倒地,左手捂着伤口,双目之中都是不甘之色。

    我哪里有空理会释小龙眼中的怨恨,剑如流星,在他颈部留下一抹艳红,送他去了鬼门关。

    没有片刻停留,想到善美乃是忆罗的师姐,也算自己的盟友,帮她就是帮己,二话不说,带着一个护法天兵和分身,朝那地府的毕方杀去。

    那地府的毕方着实了得,虽然被我和善美联手杀的节节败退,却依旧紧守门户,退而不溃,让我也有些心惊。

    这阴曹地府的法术和武功实在诡异,那毕方虽是双手,却同时有三把武器在不停的变幻着,分别是一把乌黑的哭丧棒和黝黑的大剑,及一火红的烈火鞭。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3/22666.html